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我愿意视莫言获奖为中国作家共同的荣誉(《珠江商报》特约)  

2012-10-11 23:42:14|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愿意视莫言获奖为中国作家共同的荣誉

                                       安琪

 

还在地铁时就不断地翻阅手机微博,万众瞩目的七点就要到了。这几天微博热炒莫言是本届诺奖热门已吊足大家的胃口,其中自然有挺莫和倒莫派。倒莫一方主要从政治立场和道德角度来要求莫言,而莫言抄写《讲话》和在法兰克福演讲中关于“脱帽致敬”的言论确也有他被人诟病的把柄,但我却想摒除这些问题而成为挺莫派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中国人!

百年诺贝尔文学奖迄今未颁发给任何一位中国人这本身就不正常不应该,2000年高行健获得了但他确实是以法国籍身份,所以历史上中国人还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这话没错。如今终于有一个莫言呼声这么高为什么我们不挺他呢?2011年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得奖时我应《珠江商报》编辑朱佳发之约撰写了一篇题为《特朗斯特罗姆就像中国诗人的亲戚》,见报后许多媒体沿用了“亲戚”字眼写特氏,如果说特氏还只是中国诗人的亲戚的话,那么莫言就当然地是中国人的亲人了。

现在,自家的亲人正跟那么多国家的作家对决,无论如何都得替他喊一嗓子吧?有不满意的地方等亲人赢了咱们关起门再理论行不行?这就是我朴素的有如农民本色的挺莫出发点。大家伙成天嚷嚷着爱国,眼看真正爱国的机会到了却怎么反而要横挑鼻子竖挑眼跟自家人过不去呢?正当我这么胡思乱想时七点到了,微博显示,莫言获奖了。那一瞬间我非常激动就好比自己获奖了一样,同为写作者一员,我愿意一厢情愿地视莫言获奖为中国作家共同的荣誉,因为我们使用的都是汉语,方块字的汉语,伟大的诗经时代、楚辞时代、唐诗宋词时代流传至今的汉语在今天登上了被视为文学最高成就的诺贝尔殿堂,这难道不是今人对前人最好的致敬和告慰吗?无论谁获得,都是伟大的汉语的胜利!

跟莫言不曾见面,却有若干件值得一记的事与他有关。我刚来北京时曾供职于北京共和联动图书公司,因为我是作家的缘故,老板张小波把《十作家批判书》的组稿工作交由我做。我们定了要批判的作家这里面就有莫言,而批判者我邀请了山东诗人批评家格式。所谓批判其实就是研究,格式这篇题为《饥饿的挥霍者》的文章以他一贯的锐利语感和直达事物核心的写作特色,深得莫言作品的奥义,以至于成为格式批判文章的代表作,而这篇文章也得到莫言的激赏,当格式出版诗集《本地口音》时,请到了莫言为他题写书名。所以在莫言获奖的这个晚上,我第一个打电话给格式,我觉得在格式和莫言之间,我好歹起到了牵线作用。我的欣喜和格式是一样的。

我第二个电话打给的是诗人蓝野,又是一位山东人,他此前在微博上细数莫言作品特色显然表明他对莫言作品的熟稔。我和蓝野说得最多的是莫言对山东高密的贡献,因为莫言,高密必将成为世界文化人心目中的圣地,我们再也不必言必称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了,我们有了自己因为作家而扬名于世的小地方了!这多么好。

我第三个电话打给的是我先生吴子林,我的耳朵边已经起了老茧的一句话是,莫言是童老师的学生。童老师,北京师范大学童庆炳教授是也。查看莫言简历有一句:199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并获文艺学硕士学位。该班的班主任就是童庆炳教授。据同班同学、现《诗潮》主编李秀珊说,童老师对他们这届唯一授予学位的作家班学生可谓倾尽心血,批改他们论文相当严肃认真。这个晚上,吴子林向童老师打了电话祝贺,同为童老师的学生,吴子林突然之间有了这么一位获得诺奖的学兄,这一切,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莫言出生成长于中国,创作成名于中国,以他迄今57年的人生该认识或被认识多少人?现在,这些人都能如我一样与他扯上或高或低关系,哪怕仅从这点,我们都该为他获得诺奖高兴。犹记得去年特朗斯特罗姆获奖,中国诗人纷纷撰文叙述和他的交情,今天,我也如法炮制,叙叙和莫言的间接交情,应该没啥不妥吧?

祝贺你,莫言!

 

                                       2012-10-11,北京。

————————————————————————————————————————

【相关链接】


珠江商报,2011年10月16日。
 

瑞典诗人特兰斯特罗默获得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
他就像中国诗人的亲戚
www.sc168.com  2011-10-16  来源:珠江商报  作者:文/安琪

    导读: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10月6日揭晓,一年一度的全球文艺偶像诞生。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摘取了桂冠,瑞典科学院称“他以凝炼、简洁的形象,以全新视角带我们接触现实”,“特兰斯特罗默大部分诗集以凝炼、简短和深刻的比喻为特征。在其最近的诗集,他转向了更为短小、更为精炼的模式”。

 

那天吴子林博士告诉我,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我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这下该有很多中国诗人高兴了。吴博士不解地看着我,我继续说,特朗斯特罗姆不仅两次到过中国,中国的很多诗人也多次到过他家啊。从这个角度说,特朗斯特罗姆真像是中国诗人的亲戚。

但对这个亲戚很遗憾我却找不到感觉,手边的抽屉里至今依然躺着一本绿色封皮设计典雅的《特朗斯特罗姆诗选》,李笠翻译,归属于黄礼孩主编的《诗歌与人》丛书。这是今年4月份黄礼孩一个人主持的“诗歌与人奖”的获奖作品文字版,特朗斯特罗姆是该奖第六届得主。从这个意义上说,黄礼孩比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们更早确认了特氏的大家地位。我在收到诗选的第一时间翻阅了几首,除了感叹黄礼孩做书实在漂亮外,对里面的诗歌却没有深入的细读,总想还有时间,以后再读不迟。另一方面,似乎特氏的诗作撞击我的点对接不上,就像当年希尼获奖,我也是立马跑去买了一本诗集,读起来却感到不过如此。也许,对我这种被庞德《比萨诗章》培养出重口味的人而言,一般诗作要打动我确实不容易。

因为特氏与中国诗人的亲戚关系,这几日各大报专访中国诗人的文章成篇累牍,统计一下,北岛和特氏据其所言自1985年到现在,和特氏相识已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了。北岛的散文集《时间的玫瑰》里收有他撰写的《特朗斯特罗姆: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详细书写了他和特氏的诗歌交情。在此文中,作为特氏诗歌译者的北岛批评了同为特氏诗歌译者的瑞典籍华裔诗人李笠,引发了后者撰文《是北岛的“焊”?还是特朗斯特罗姆的“烙”?》进行反批评,行文还颇为犀利。由特朗斯特罗姆引发的北李之辩透露了两代译者在诗歌观念和诗歌用字上的取舍差异,都知道翻译是再创作,其耗费的心力一点儿也不比译者本人的创作少。相比于精通瑞典语的李笠,北岛的翻译似乎如李文所述,是坐在大人肩上的孩子,即使不会走路,也比被骑的人高出一点。也就是李笠认为,北岛是那个在两三个译本中弄出个体面译本的人。至于事实是否如此,我们这些局外人也只能冷眼看好戏一般知道这段公案就行了,深究不是我们的事。

对大陆新一代读者而言,客观地说,传播特朗斯特罗姆最力的当是李笠,这位长发飘飘身材健美两眼含情的诗人近几年回国定居,频繁出席各种诗歌活动,笔者也有幸在西峡和青海两次诗会上与其相遇,感觉他确实是个有丰富人生和内心的人。李笠自己的诗歌创作也颇见先锋功力,更兼他是直接从瑞典语翻译的特氏,无论如何应该更接近特氏本人的语言吧。不仅如此,近几年中国诗人隔三岔五远赴瑞典拜访这位现如今终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这里面全然离不开李笠同学的组织、引荐。我现在脑子闪现出的去过特氏家里的诗人就有于坚,王家新,伊沙,蓝蓝,莱耳,黄礼孩等,现在这些见过大师的人正受到媒体追捧,回忆着与特氏有关的点点滴滴。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这样一件事,据蓝蓝介绍,特朗斯特罗姆很喜欢中国文化,在家里挂着中国的书法横匾,但有趣的是,他把匾挂反了。当时他们一行人进门看到后,李笠赶忙过去,把匾取下倒过来重新挂好。这个细节折射出了文明与文明之间在进行交流时难免出现的“反”现象,也就是,一种文明试图输出某种价值观念给另一种文明时,另一种文明接收到的有时却是这种文明想回避的。

就像一句老话说的,外国的好东西到中国都变味了。当然,现在我们谈论的是特氏,这位被北岛、于坚等众多中国诗人认为早就该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在2011年10月的诺贝尔月里,终于实至名归。

 

2011-10-11,北京。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55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