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用诗的灵魂起舞(大卷文学社汤钰梅报道)  

2011-05-23 18: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诗的灵魂起舞

                                               ——记女诗人安琪

                              时间:2011-05-22 19:14:15

             http://www.djwxs.com/show_hdr.php?xname=N31MC51&dname=Q956F51&xpos=8

                               大卷文学社  汤钰梅报道

 

    有人说写诗的人多半都是感性的,对于花开花落,岁月点滴都会有触动心弦的感受,然后把这种触动转化为笔尖的文字。更多时候诗歌就像是一本故事集,记录着关于诗人成长和生活的点滴,向我们娓娓道来给予它们生命之人的性格思维。

    安琪老师是一个很优秀的女诗人,我和她约在周六的下午进行采访,她是一个很守时的人,对于我的每个问题,也都认真作了回答——

 

  记者:是不是写诗的人特别容易感性。因为感觉诗歌只有敏感的人才会写出来?

  安琪:感性在我看来更像是人的本能意识,也就是,人在出生的时刻都是感性的。理性则为后天学习所得。在感性这点上可参照动物,动物一生都是感性的,它们处理事情不会依凭理性。不仅诗歌这一文体与感性较近,一切艺术都与感性较近,感性越发达证明他与万物的本能越接近,也就越能参悟并表达出万物的“原来所是”。我推崇感性。并非敏感的人才会写诗但好的诗人一定要易感的。

 

  记者:就您自身而言,应该是一个感性的人吧?

  安琪:是的,我的诗成于感性,人则败于感性。感性既然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状态,而社会之为社会,却是由一系列理性规章构成,也就是,社会需要的是一个人的理性,一切的学习都在教会人懂得沟通,懂得幸福生活的要义,这要义基本以牺牲个人本能感性要求于他的行动为前提。简单一个例子,人都想睡到自然醒,但社会的工作要求他7点即起来赶车赶地铁。由此推广开来艺术家与社会与俗常生活的冲突总是很激烈,也因此出现许多优秀艺术家自戕的事例。归根结底,感性就是本能冲动在你遇到事情的第一时刻要求你做的。

 

  记者:那样子,会不会经常遇到自己的理性和感性打架的情况?

  安琪:是啊,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性格冲突。自己与自己的冲突处理不好就会分裂。能处理好的人一般都是社会中的如鱼得水者。

 

  记者: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两个自己,往往创作中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是把心里最想说的表达出来,即使表达出来的作品没人欣赏?

  安琪:是的,当然也得考虑表达的方式,也就是得学会处理语言的方式。有时你觉得你写出了一个完全真实可能还是百感交集的自己,读者却觉得无甚高论甚至是老生常谈,这就是你的表达还不属于你自己。用自己的口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是专业领域诗人要下功夫琢磨的。

 

    记者:您写诗已经很多年了,那么这么些年过来,在您心目中,您觉得,什么样的诗才真正算得上是一首好诗呢?

  安琪:我认为的好诗应该是能打动我的,这打动有诗歌散逸出的情感引发的共鸣(也就是我会想,我也有过此种人生际遇),有作者独特的语言表达引发的征服效果(也就是我会想,我怎么不会这样写呢?),有作者尝试文本新体式所扩大了的诗歌写作的范畴(譬如新世纪以来的诸多跨文体实验)。它们不一定同时存在于一个文本,只要有一个即为好诗。

 

  记者:安琪老师你会一直写下去吗?一直写到很老很老拿不动笔为止吗?

  安琪:自然想啊,但做得到做不到全凭天意,西谚说,诗人是代神说话的人。神不让代时诗人就没辙了。

 

  记者:《女诗人安琪:像杜拉斯一样生活》这篇采访稿是写您的,我看了之后蛮有触动的,其中最显眼的是女性主义者这几个字。我想知道,安琪老师您对于女性主义者的定义是什么?是如何看待女性这一社会角色的?

  安琪:有时我觉得很悲哀,时代到了21世纪,女性的位置却没有相应地向前推进,女性的自我意识也没有和社会的发展变化同步,而是仍处于波伏瓦所说的“第二性”状态。承认、揭示、反抗,仍然是女性主义者的三个主基调。一言以庇之,21世纪的今天,“追求个性解放,打破束缚女性的种种传统戒律”,依然还是有思想的女性的内心驱动力,虽然悲凉但仍不应妥协。现在女性受教育的程度越来越高,但她们面临的矛盾和痛苦却依然没有减弱,女性的一些基本问题仍然在周而复始地重复着,所以我觉得“女性主义”应该不断得到重申,哪怕重申毫无意义,也要重申”。“女”是性别身份的标志,“性”是人本身所具有的能力和作用,它强调的是能力与作用。女性的很多角色,如温柔,做家务啊,等等,这都是男性社会对女性的要求而非女性先天具有的,但久而久之,女性也认为自己做家务是天经地义了。“女”,作为与“男”对立的客观存在,他们相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相离则应是各自独立的两个世界。而事实却是,大部分女性无法独立成一个世界,主要原因我以为有两个:生理的和社会的。作为女性应该有性别自觉,要在不利因素和环境中保持这种自觉。不要告诉我女人很伟大因为她可以当母亲,这些都是常识,我也知道也承认女人很伟大,男女保持着这个世界的平衡,等等。那些道理一百个人有九十个人懂,现在我们要看到并指出九十个人不懂的男女不平等,女人不伟大。我觉得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女性还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成为另一个女性的压迫者,从古至今,女性所受的压迫除了来自社会和男性,还有来自女性自身,比如婆媳关系就是很典型的社会问题在家庭中的反映,克服女性自身的狭隘,确实需要女性的自我提醒。女性主义者的可悲就在于,男性、女性都讨厌女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都是很孤独的。有时连女性主义者也不见得会理解和接受另一个女性主义者。我佩服一切女性主义者。

 

  记者:您自己也是一个很强的女性主义者吗?

  安琪: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女性主义者一直是我的追求但受制于才华和能力,我无法做到我想望的,好在已有许多女性主义者走在前面,我愿意在此表达我对她们的敬意:崔卫平,李银河,沈睿,翟永明,林白。她们在不同的领域里表现出了一个女性主义者“在一切玫瑰之上”的勇气和魅力!

 

  记者:所以,你的诗歌里会有与其他女性诗人不同的风格和感受在里面,有女性的感性细腻也兼具男性的气魄。

  安琪:回顾我的写作历程,我也经过短暂的小女人写作譬如《红苹果》、《养雾》、《草莓颜色的公园》、《情感线条》等,它们的特点是:唯美,装纯。所幸,这个时段很短,我就进入颇具女性自我意识的《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干蚂蚁》、《节律》、《未完成》,“词”这首就不用说了,在“爱人”和“词”之间最后“词”出现时爱人藏在阴暗里,很多批评家说这首诗是我命运的预言。用词和爱人不断追问,作为一个女人的身份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爱人,作为一个爱人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在爱人与词的不断追问中,用一个女人和诗人的视角去不断追问明天。作为诗人的身份已经超越了女人的身份,爱人藏入阴暗、藏入词之中。我觉得这是潜意识里面的,当时一个晚上我写出了四首之后,无意识地敲出了这一首,内心就是这么写的,属于下意识的写作,但它已预示了我的弃女人角色的底质。1999年,我写了一个诗观“我的愿望是被诗神命中,成为一首融中西方神话、个人与他人现实经验、日常阅读体认、超现实想象为一体的大诗的作者。”则完全公示了自己超越女性性别的写作野心。当我发现自己身上确实具有“女性主义”意识时,一切似乎都豁然开朗,经此认定,个人的困惑会少些,一想到既然自己是女性主义者,那么,你经历的种种(创作与生活的幸与不幸)就都可以理解的了。诗歌写作的语言问题属于标,内在意识才是本。同一个题材,女性主义者和非女性主义者在使用语言上是不同的。批评界所赋予我的“中性写作”说法也正建立于此,身为女人却想写出不女人的诗作,也就只好中性了。

 

  记者:应该说每一首诗歌背后都是存在故事的,那么安琪老师,这其中,您记忆最深的故事是哪个?

  安琪:你真能读诗,每一首诗歌背后都存在故事,说的对,我也相信每一个作者在写作某一首诗时心中很清楚本诗的来历。可以说我所有的诗歌都有出发点,它们,构成了我存活于世的文字真实,这真实已超过我的人并将比我的人活得长久。既然每一首诗都与我当时的生命息息相关它们就是我当时生命最深刻的记忆,似也很难找出一首。一定要找我希望是《给外婆》,整个过程都在诗里,外婆安慰我的“别哭,别哭,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也是真的。外公外婆从小带我长大,他们的死让我不得不相信,死是可能的。你发现了吗,人在年轻时总觉得年老很遥远,活着时又觉得死亡很遥远,他们的忧患意识因此很不具备。身边人的死最多也就提醒你一时,让你感叹几声人生无常,过后依旧该争还争该夺还夺,《给外婆》让我反省,也让我置身某个境界,平和内心。

 

  记者:小时候听故事慢慢长大,长大了才发现原来故事里就是我们自己。

 

    安琪老师是一个睿智的女人,岁月在她身上的是退却了浮华与青涩的从容不迫:一种对于生活的从容,这是一个一直追逐梦想的女子,从女孩到女人,她完成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角色的转换,更是一种心境的转换;一种是对生命的从容,她不是一个急躁和经常抱怨命运的人,她懂得生命里的很多东西需要自己去寻找,生命的路口,一旦选错,便是永远。

    也许每一个写诗的人都有一个在流浪的灵魂吧,安琪也向往着神秘的西部,向往着神秘的青海湖、圣洁的布达拉宫……那让我们一起祝福这个女子,可以将这一切都装进自己的文字里,成为最美的诗篇留下给时间!

 

安琪照片,简介(见网站)

                                           22/5/2011

  评论这张
 
阅读(10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