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眼睛闭上》入选《新诗200首导读》并由赵思运教授点评  

2011-04-07 12:5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睛闭上》入选《新诗200首导读》并由赵思运教授点评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作  者:姜耕玉  赵思运  主编

      出 版 社:东南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2月第1版


版  次:页  数:字  数:
印刷时间:开  本:纸  张:
印  次:I S B N:9787564125837包  装:
当当网等各大网站均有邮购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1061

——————————————————————————————————————

《眼睛闭上》

安琪

 

眼睛闭上就能看见黑暗,看见黑暗里的呼吸

摸索和心底里的欢喜

眼睛闭上就能看见梦

梦里的小推车把一些陈年遗迹运走

把家具运来

眼睛闭上就能地老天荒,随手碰翻

波涛汹涌的海

 

你见过海在青年的成长里茁壮

在一条江里慢慢汇入宁静

至为深远的感觉排除现实的元素好暖和

好比眼睛闭上看见的一切

它们多么像是真的

(是的,这一切多么像是真的)

 

                   (选自《诗刊》2005年5月上半月刊)

 

【点评】

虚拟是美好的。但现实又常常把幻灭和破碎塞给人们。“眼睛闭上”,在虚置的场域中本可以享受“地老天荒”,然而,睁开眼睛,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能够搅得天翻地覆——“随手碰翻/波涛汹涌的海”,这一句诗横空出世,绝妙无比。

                                                                   (赵思运)

——————————————————————————————————————————

【中国大学生人文素质必修课《新诗200首导读》(东南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编选者姜耕玉教授所作序言!】

 

《新诗200首导读》序

文/姜耕玉

 

    大浪淘沙这句话老而弥新,真诗会因时间流逝而闪光。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随着人们进入全球化视野,观察汉语诗歌有了比较稳定的立足点。初期白话诗的简单幼稚,烙印般的挥之不去,这不单单是指语言形式,也表现在诗意的平面性,主要原因是诗的现代意识的匮乏与精神的贫困。而在五四新诗诞生之际,具有灵魂震撼力的大诗人荷尔德林已经谢世半个世纪。我深深为李金发的《弃妇》而沉醉,正是李氏的诗,洞开了我的灵魂之门,使我精神的树叶飘动了起来,而《弃妇》的语言,未入现代汉语的节奏和流畅,不能勾起人们阅读的兴趣。八十年代以来,具有冲击力的诗人,大多接受了西方现代诗歌与现代哲学思想的启蒙,使诗返归人自身,成为生存体验与灵魂家园之鸟而翩翩起舞。应该说,最近30年是百年新诗的鼎盛期,然而,由于没有进行过新诗的汉语修辞的启蒙或训练,在诗形上仍然尚未去掉初期诗的随意与幼稚。

    解放了的新诗观不无偏颇,连海子也说过:“诗歌不是视觉,甚至不是语言。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她不在修辞中做窝。”(《诗学:一份提纲》,《海子、骆一和作品选》南京出版社1993年版)诗歌精神不在修辞中做窝,那以什么为依托呢?当然,这是海子在自杀前3个月写下的,他因困扰与痛苦,沉迷于荷尔德林的“神圣的黑夜”,以企求灵魂安宁的居所,别让修辞打扰了这种安静而神秘的居所。这是可以理解的。诗歌作为一种语言艺术,语言表达的最佳状态,是带有节制的一种状态。莱辛在《拉奥孔》中主张不到顶点,他说:“在一种激情的整个过程里,最不能显出这种好处的莫过于它的顶点。”(《拉奥孔》第19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节制,至于艺术表现,是留有空间,提供潜能发挥的可能。汉语诗歌的现代精神与修辞,虽有对抗矛盾的一面,却并非二元对立。节制,使矛盾处于一体之中,运作汉语诗性效果最佳的字词组合,营构自身体验与沉迷的精神窝巢,连同生命经验的复杂微妙及其神秘性,获得逼真的显示。事实上,诗人一旦进入诗性状态,只要沉醉于诗性状态,那么每一个汉字,就会带有精神性,带有生命经验的信息,发出纯粹的光芒。要紧的是,要有字词之间汉语智性的构成。汉语词汇或音节组合,是聚敛灵与肉的声音的过程,这种诗意构成,犹如制作成衣,是质料与精神气质的契合,也就是逼真的显示。唯如是,新诗才可能以独具魅力的汉语特色,进入全球化的视野。

    虽然新诗形式不尽人意,但在阅读中,还是会被一些涉入灵魂的诗篇所震撼。比如读到昌耀、海子等人的诗时,我甚至对诗形的追求,产生了动摇。当然,精美的诗形,切入汉字音节的韵味,能够给人以阅读的快感。譬如覃志豪的《追求》:“大海中的落日/悲壮得像英雄的感叹/一颗心追过去/向遥远的天边”。诗中经典的隐喻,转化成了现代汉语音节,很好发挥了汉字的音响,以沉缓——疾速的节奏,将悲壮的气概,抒写得淋漓尽致。不少诗虽也切入现代诗性体验,但几乎在说白话,甚至比白话还罗嗦,有些还存在明显的语法错误,这大概是缺乏汉语诗歌修辞训练而带来的遗憾。

    作为诗人,守望自己的天空,写作愈个性化愈好,而作为选家,则要做兼纳百川的大儒。我欣赏新锐诗人,他们以新思维、新意象给诗坛带来生机。我敬重那些在贫困与寂寞中吟唱的诗人,真诗总是与痛苦、孤独而结缘,与独辟蹊径者同行。诗无国界,诗人不分年龄大小,衡量诗人的身份,要看他是否有创造力。失去创造力的诗人,即意味着才华凋谢,青春已逝。我看重具有冲击力的诗,不仅指诗的意义所独具的震撼力,也指想象力奇特,词语组合(音节)奇妙,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惊喜。洛夫的《午夜削梨》是一首写实的诗,诗笔奇特犀利:“刀子跌落/我弯下身子去找//啊!满地都是/我那黄铜色的皮肤”,谁能在削黄梨皮时想到自己的皮肤呢?即使想得到,也不会这么写,然而洛夫敢,直逼人的感官,写出疼痛感,并表现得如此水到渠成,令人叹服。词语这般纯粹而到位,不可复制,是诗人艺术冒险所致。古代诗歌追求“语不惊人誓不休”(杜甫语),达到入很严的格律却自然之至的节奏效果。现代诗歌词汇组合的陌生化,也不能不讲究语言的凝练与现代汉语的音节,只是侧重于感觉的语言与修辞效果。孔孚的“佛头/青了”(《春日远眺佛慧山》),“一颗心/燃尽”(《戈壁落日》),两个隐喻性词语,一锤定音,余韵裊裊。诗人竭尽心力,把汉语诗意锤炼到这一境地。诗人的创造力,表现为对汉字的驾轻就熟,每一首诗,都给人以新异感,带给读者一个惊喜。

    我们不可一律在诗的意义的层面上要求诗,还要看是否别具一格,独具诗的情趣、意趣、理趣、谐趣等,这集中透视着诗人的灵气。如匡国泰的《一天》,以12个时辰为题,以湘西山村生活为意象创造的资源,既有地道正宗的民俗趣味,又表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乡土风流排开座次/ 上席的爷爷是一尊历史的余粮/ 两侧的父母是如秋后的草垛/儿子们在下席挑剔年成/ 女儿是一缕未婚的炊烟/ 在板凳上坐也坐不稳”。首先是诗歌比喻的民俗意趣与乡土神韵吸引读者,然后才有兴趣悟出在这隐喻中国传统家庭伦理关系的表象中,几乎包容着每个人的现存位置。中国汉字的排列艺术,也拥有诗意发现的可能。台湾诗人白荻的《昨夜》,则力借汉字叠合式排列,渲染诗意效果,原属繁体字竖排,效果更佳。新诗形式仍处于探索与健全之中,期待有识之士做出更多的尝试。

    21世纪,新诗告别了政治思想运动,回到自身的位置,呈现着无序生长的可能性。因此,只有从“潮”上下来,走出以“潮”论诗的圈子,才能看到新诗生长的全景。诗及文学思潮,总是与一定的哲学潮流紧密联系着。在80年代,朦胧诗或新诗潮,本来是随思想解放运动而兴起,朦胧诗对新诗坛发生了强大的辐射力,北岛们的诗,至今读来,仍令人亢奋。90年代,告别朦胧诗即意味着告别了诗潮。新诗与中国文学,在中西文化的撞击中进入全球化语境,这是冰河消融、大海与川流之间互生消长的过程。海子、昌耀、杨炼、西川等,即是获得这种诗的自觉的创造个体,因而他们留下了不朽之作。而那执意要把诗推向极端的诗,不可避免地带有先天不足,他们的才华被弄“潮”的亢奋所消耗。

    值得关注的,那些远离诗坛,在贫困寂寞中写作的诗人,如老乡、姚振涵等,还有70后、80后的年轻诗人。他们那真诚的作品,给诗坛增添了亮色。老乡的诗独得西部风骨,“长城上有人独坐/借背后半壁斜阳/磕开一瓶白酒  一饮了事/空瓶空立/想必仍在扼守  诗的残局”(《西照》),真正使汉语字字铿锵,个个立在纸上,展示了空阔苍凉的诗意人生,颇得中国侠客精神之壮美。另一首《黑妻红灯笼》,以带有善意调侃的通俗口语,低诉糟糠之妻一生的悲苦与善良,短诗却抒写了中国一代妇女的悲情。姚振涵的乡土诗,像庄稼的茬子一样简朴,却于简朴中见纯正。《在平原上吆喝一声很兴奋》,写一个人走在田间小道上,不由得吆喝一声,“那声音很长时间在/ 玉米棵和高粱棵之间碰来碰去”,在青纱帐割倒的九月,“声音直达远处的村庄”,诗人的这种“幸福”感,诚然带有农民的自足,而给予读者更多的,则是返归乡土、返归生命家园的感觉。丁庆友祖祖辈辈生活在黄河岸边,凭对农民与土地的真情实感,才会有《望一片玉米眼睛里就有泪》,唱出“每一片玉米/泪眼里/一棵是爹/一棵是娘”的传世之句。

    70后、80后有一批诗人,走出了新诗写作的怪圈或与大众隔膜的围墙。他们的作品,像是自生自长起来的,虽然还不成熟,但语言朴素清新,使自身生存状态和瞬间情感获得简洁的逼真表现。如朱剑的《磷火》,由坟茔磷火而想到人的骨头里有一盏“高贵的灯”,使这首诗不同凡响。“许多人屈辱地/活了一辈子/死后,才把灯/点亮”,以对人性弱点的批判,使诗具有对灵魂的震撼力的普遍意义。黄春红的《记忆》:“祖父和父亲的村庄/我摘下的野花变成了诗句//野鹅和妇女的河流/我和鸟群低调的飞过//银色的雪,蓝色的雪/天在慢慢变蓝”,这首诗把祖辈的村庄写得很美,“蓝”显然是对自由美好的憧憬,似有现代桃花源之意。女诗人富于想象,取得了独有的汉语修辞效果。从前一首找回人的尊严的企图,到后一首的“蓝”色畅想,标举新一代诗人所具有的现代诗歌精神。

    本诗选由于列入高校通识本,需要也应该坚持诗的语言基线,致使部分独具诗性体验的篇什未能编入,甚感遗憾。同时,因阅读面的关系,不可避免存在遗珠之憾。本诗选,仅是一个摹本,准备采取在流动中淘汰与选优的策略,不断把好诗补充和吸收进来,代替选本中存有不足的篇什。如此几个回合,至新诗百年之际,使选本趋于完善,总数为200首。    

                  

                                                                          南京秣陵  2010年11月10日

——————————————————————————————————————————

【中国大学生人文素质必修课《新诗200首导读》(东南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王珂教授序二!】

 

新诗是精致的语言艺术

文/王珂

 

    2010年10月22日到25日,我到南京大学参加“‘文学形式’国际学术研究会暨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年会”。会议期间,网络热议“羊羔体”。《探索与争鸣》编辑约我写一篇“檄文”,题目是《新诗的困境:从“梨花体”到“羊羔体”》。理由是2006年秋天“梨花体”出现时,我竟写过一篇轰动一时的《新诗教授谈著名女诗人为何被“恶搞”》。5年后,与“梨花体”类似的“羊羔体”问世,受到网民“非议”,必有“深层的社会原因及时代背景”。

    正当我在思考如何写这篇“高难度”争鸣性文章时,见到了中年诗评家姜耕玉教授。他说他正与他的高足、青年诗评家赵思运教授选编“高校通识本”《新诗200首》。编选原则与众不同:坚持诗的语言基线。

    我猛然明白了:“梨花体”和“羊羔体”受到非议的原因正是越过了“诗的语言基线”!无论是“梨花体”,还是“羊羔体”,都既违背国人已有的诗歌常识,也超出了国人的忍耐限度。所以这两种本身具有一定探索性质的“口语诗”被嘲笑为“口水诗”。

    姜耕玉教授请我作序,我便仔细读了《新诗200首》的电子文本,我更明白了“梨花体”和“羊羔体”绝对不能代表同时期新诗,更不能代表百年新诗的水平。

    1988年出版的《中国新诗大辞典》收入了1917年至1987年70年间诗人、诗评家764人,诗集4244部,诗评论集306部。2006年出版的《中国新诗书刊总目》收录了1920年1月至2006年1月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出版的汉语新诗集、评论集17800余种。网络更是让新诗的产量大增。千里挑一,当然可以选出精品。

    但是又不能盲目乐观,必须客观公正地评价百年新诗。新诗百年主要取得了十大成就:促进了中国的思想解放,完美了现代汉语,丰富了国人的感情生活,发展和丰富了汉语诗歌,展示出国人在不同时期的生存状态,丰富了小说、散文等其他文体,支持了中国现代音乐,促进了中国妇女文学的发展、民族诗歌的繁荣和中国现代学术的进程。但是不可否认,新诗百年一直存在着“合法性危机”和“公信度危机”。因为新诗还有十大问题:生不逢时,长于乱世,缺乏必要的文体标准,过分重视自由诗,职能单一,普及教育工作落后,新诗人严重缺乏诗家语意识、诗体意识和经典意识,年轻诗人浮躁偏激,受到外国诗歌,特别是浪漫主义诗歌的负面影响,新诗评论界正气不够。

    我非常赞同姜耕玉教授的观点:新诗写作应该设立一定的门槛,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写诗的,好诗的标准首先是语言标准。只有立足于中西语言文化相比较、相交汇的语境中,考察新诗,觉察其弊,自知不足,寻找克服其弊的路径,才是21世纪新诗革命与汉语诗歌崛起的希望所在,才有使汉语诗歌在世界文学中,展示出新异的语言魅力与语言力量的可能。现代汉诗的基本要素,在于对汉语智慧的发挥。比如,简练、写意、灵趣、智性等汉语诗性语言质素,同样切入现代人的生命感觉。虽说诗性体验、诗人对灵魂和生命的抒写,是自由的,但诗人对语言的把握和处理,特别是如何“在诗上面”下工夫,在最大限度地发挥汉语词汇组合所特有的诗意结构效果中获得自由,实际上是不自由的。这就是汉语自由诗的诗性表达机制,也是汉语自由诗的艺术功夫,掌握不了这门语言功夫,就不能称为“汉语诗人”。

    我一向主张新诗诗人,特别是青年诗人应该牢记以下三段话:“一位年轻的作家的前途并不存在于他观念的独创性中,也不存在于他情绪的力量中,而存在于他语言的技巧中。”(奥登语)“一个人与其在一生中写浩瀚的著作,还不如在一生中呈现一个意象。”(庞德语)“请将诗艺看作一种素质,一种生活质量,一种人文功底,而不要当作一种谋生的职业或求闻达的工具。”(昌耀语)应该记住波德莱尔不但被视为现代诗人之父(father of the modern poet),还被视为“精致化的现代诗人的原型(prototype)。

    我一向坚持今日新诗是艺术地表现平民性情感的语言艺术,任何诗人都必须过语言关、诗歌知识关和诗歌写作技巧关。诗人要重视学养、技术、难度、高度。新诗包括内容(写什么)、形式(怎么写)和技法(如何写好)。内容包括抒情(情绪、情感)、叙述(感觉、感受)和议论(愿望、冥想)。形式包括语言(语体)(雅语:诗家语(陌生化语言)、书面语;俗语:口语、方言)和结构(诗体)(外在结构:句式、节式的音乐美、排列美,内在结构:语言的节奏)。技法包括想象(想象语言、情感和情节的能力)和意象(集体文化、个体自我和自然契合意象)。……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个新诗观:新诗是采用抒情、叙述、议论,表现情绪、情感、感觉、感受、愿望和冥想,重视语体、诗体、想象和意象的汉语艺术。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新诗不是没有好诗,而是没有好选家,没有好选本。新诗史上一直有两类“相互对抗”的选本:一类出自中文系教授之手,这类教授一般不是诗人,强调入选诗作的经典性和学术性,还强调选本的系统性和历史性,选出的常常是“四平八稳”的作品。还有一种选本出自诗人,特别是民间诗人之手,强调入选诗作的创新性和时代性,常常主观性太强,对诗歌历史缺乏必要的系统了解,容易剑走偏锋,选出极端作品。姜耕玉和赵思运既是教授又是诗人,都不在“正宗”的中文系任教,分别是东南大学艺术系的教授和浙江传媒学院的教授。特殊的身份使他俩独具匠心,具有中文系教授和江湖诗人都不具备的“选诗”优势。文本至上,不拘一格选好诗;语言至上,沙里淘金辨真伪。正是本选本的最大特色和成功之处。

 

                      2010年11月18日于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

【中国大学生人文素质必修课《新诗200首导读》(东南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编选者赵思运教授所作后记!】

  

                    后记

                                    文/赵思运                                   

 

    《新诗200首导读》作为大学生人文素质必修课教材,呈现于读者朋友面前了,有几点需要简要说明:

    1、本书秉承好诗主义,聚焦于诗歌文本的成熟度与文本贡献,因而不是呈现中国新诗史的全貌,而是从百年新诗的视野中遴选优秀的汉语诗歌精品。

    2、本书坚持新诗语言标准的底线,注重汉语诗性因子与诗歌语言智慧的挖掘与彰显。因此,有些诗歌的综合指标虽然很高,但是在汉语方面特色不够鲜明,也只好忍痛割爱。有些在语言形式和诗歌技术方面虽有重大探索,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成熟度,也只好暂时搁置。

    3、有些经典作品由于读者过于熟悉而缺乏普及意义,也不再入选。而一些出生于70年代、80年代的诗人虽然没有很大影响,但以其诗思的独特与语言的精准入选,他们为本书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4、“诗无达诂”,见仁见智,点评乃一家之言,故,本书名曰“导读”。如果我们的点评能够激发读者的诗思火花,则心愿到矣!  

    5、王珂教授、谭旭东教授、雷文学博士应邀做了部分推荐工作和精彩点评,特表示感谢。东南大学出版社文科分社社长刘庆楚先生对新诗普及给予了大力支持,使本书得以顺利出版,谨致以诗的谢忱!

 

                                                                                                                                                              2010年12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