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入选《二十一世纪十年中国独立诗人诗选》,感谢并存。  

2010-10-05 12:1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入选《二十一世纪十年中国独立诗人诗选》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lne3.html的诗。感谢并存。——安]

 

一。简介略。

二。作品。

 

《给外婆》/安琪
 (外婆:苏碧贞,外公:江锦锥)
 
你蜷缩在狭小房间宽大床上的身体
如一团卷皱的纸外婆,你不能动的右手
摊放着左手努力伸起迎着我的手它们
颤抖着哭泣着拥在一起外婆
 
它们有着互相呼应的血统!而与之呼应的
你的丈夫我的外公正在客厅的桌上
以遗像的姿势存在。他们哭过的红眼睛
和白色身影在忙碌——
我的父亲母亲大舅二舅
大舅母二舅母和表弟们
 
因为死亡,我们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我们看见死者的死和生者的必死外婆!
你说别哭,别哭,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外婆你说别哭别哭
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你的手绵软无力它们累了,这一生你用这双手
撑起一家十口人的吃和胃
你有六个儿女,两个公婆,一个丈夫
你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卑微的命运
你有先外公而来的中风和瘫痪而最终
你死在外公后面仅半年
 
我们先是埋葬了外公再埋葬了你
我们先是有了糊里糊涂的生之喜悦再有
明明白白的死之无奈。

                      2007/5/8

 

《极地之境》/安琪


 
现在我在故乡已呆一月
朋友们陆续而来
陆续而去。他们安逸
自足,从未有过
我当年的悲哀。那时我年轻
青春激荡,梦想在别处
生活也在别处
现在我还乡,怀揣
人所共知的财富
和辛酸。我对朋友们说
你看你看,一个
出走异乡的人到达过
极地,摸到过太阳也被
它的光芒刺痛
 
                           2007/10/18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安琪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晋山晋水,往事犹存

我曾经仁过,智过,曾经努力过,最终却绝望

我被记忆带到了春秋

末年已到,人世恍惚,我依稀记得我的三个重臣是如何

密谋着吞食我的国土,我的子民,并最终得逞。

我死了但从我躯体中活出去的三个儿子

我强悍的继承了我骨骼血液的三个儿子

名韩,名魏,名赵,它们灼灼有光

飒飒有风地一直一直长,直到长成

战国七雄。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此村秀丽

有五凤来栖。此村儒雅,时间传递过来的

书声朗朗都候在房梁屋脊

朝霞铺陈开的红色丝绸为我的山河增添壮丽哦我爱

这飘荡着久远气息的鸡鸣之晨!

我在夕阳中的行走不断遇到朴素的问候因为我不是

无数人中的一个,我胸中藏着的万千激流正为我

布置一场美妙的柔情它纠缠,怦然。

我百分百——

我百分百将把我的爱人领进南宋村,多年以前她是我的

痛苦之刺细细,而尖锐地,扎在我肉里。

 

我将和她重新开始,不记前尘,不记前臣,恩怨两清。

 

                          2009/7/16

 

《池塘》/安琪

 

青蛙人,一公一母,

青蛙人,一唱一和。

青蛙人,老公老婆,

青蛙人,就是你我。

 

青蛙人,池水清冽,

青蛙人,塘中相爱。

青蛙人,头抵着头,

青蛙人,身叠着身。

 

青蛙人,你我拉钩,

青蛙人,不离不弃。

青蛙人,今生今世,

青蛙人,长相守否?

             2009/8/10

 

《日常生活》/安琪

 

我爱这清晨灼人目光的爱,夏日清风空旷

这北方才有的清风!

我爱黄昏地铁拥挤,一张张朴素的面孔奔驰在

回家的路上。我是这面孔晃动在你脑海

你不断翻阅的手机里我爱。

你盯得紧紧的牵挂让我安慰

无边的快乐快乐无边。

我爱这夜色鼻息若有若无

这幻觉要摸一摸才知它是真的

这白净的日日新的青春在苏醒,在恢复荣光。

曾经困难的往昔曾经孤独

茫无所依。曾经我与世界较劲

与不断滋生的恐惧互为兄弟

与俗世的欢乐为敌如今不了

如今我与你共欣共喜共斑驳你说无须忧虑

也不必担心没有饭吃。

仅仅只是这一句我就要相信你是一个好人

像相信真理一样我相信你我爱。

 

                      2009/6/30

 

陈述,虚拟或真实的面孔/安琪

 

你总是在陈述,在陈述中回望时间的残骸你的来路,你来历不明

又一览无遗。一个自虐症患者的陈述能证实什么——

6月28日,已逝的端午的回响:马连道,空城缭绕茶的余香;

6月29日,忧心冒起,如水如珠,点点滴滴;

6月30日,秋瑾主义者的嫁接错位,一个人口中吐出的悼词;

7月1日,欢乐蒙着阴影的面具,焦虑使你措手不及;

7月2日,你越来越弱智,你将崩溃同时你将因往事而后悔;

7月3日,云开雾散,单线条的早晨在阳光中荡漾仿佛可以持续一生的安慰;

7月4日,继续丢开一些时间,有一些期待朝向暗红幻景;

7月5日,时间的脚越来越快,有一种恐慌渐渐增大乃至要命;

7月6日,一个称之为诗人的人她的不打自招,她夸张的虚幻的表达;

7月7日,她辛辣而微酸的故事被温水轻轻浸泡并于此有了变异的面容;

7月8日,温水啊温水,你要在事实得到证明之前恒久地温下去;

7月9日,再一次被无助捆绑,头堵头痛,以便配合心裂十八瓣;

7月10日,如果不能拒绝,就请保持沉默。

 

                                 2009/7/9

 

麻雀纪事/安琪

(或人的一身究竟豢养着多少只麻雀?)

 

用一屋子唧唧喳喳的小麻雀烦你你是小麻雀们的耳朵:

一只汇报截也截不住的流年逝水一只细数大白菜青椒

五花肉剁椒鱼头曾经摆开的人世宴席,繁盛抑或枯萎

欢喜也是悲凉。一只伴你电脑前游戏一晚又一晚一只

叮咛纵使家事琐碎你也要保证你的乐观情绪不受影响

一只说,对于不可解的命题我们可以暂时不解且请让

时间消化一切,一只回退内心自我教育自我反思自我

成长,成长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一只趴在床上读书

吟句一只跟你厨房打转微笑旁观它说,瞧瞧我的左手

和右手,一点都没有烟火味。一只用纯洁的表情凝视

你一只像夸张的母猪拱着你一只心灵淤积着泥泞一只

身体无比诗意,一只一生的努力都在破墙而出一只却

作茧自缚。一只通宵做梦梦中它死命地惊叫噩梦噩梦!

一只白日做梦梦中它死命地惊叫我爱我爱!一只朝你

递去温暖的抚慰一只脱口而出恶毒的咒语然后它说天,

我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一只坦承一切它所做过的往事

一只拒绝承认它从未做过的,一只有点精神分裂它说

我和我的文字所构成的世界是两个世界,如果你爱的

是文字的世界那么请原谅,那不是我。我和我的文字

从来就不是一回事。一只说我已准备就绪,审判可以

开始一只说,我从未找到通往天堂的路,当然,我也

不曾知道地狱究竟在何方?一只号召,麻雀们,我们

应该给主人一个短暂的休息周期以便我们继续烦他乱

他,以便我们的叽叽喳喳不会丧失最终的倾听,那么

就此告辞亲爱的,屋子留给你,我和我的小麻雀们将

就此告辞,打盹冬眠,以便春暖花开时学那前度刘郎

今又来——

 

     

                              2009年12月20日。

                     北京冬日,一个宁静的下午。

  

《一生不可自诀》/安琪

(题目来自潘洗尘博客)

 

一生不可自诀,不可提前把人世归还人世。不可取走时间

依附在我们身上的步履,不可被思想的乌鸦引向孤寂

的深渊,也不可,随同阴影的诱惑放任狂想的激流。

 

不可自诀,不可与活着擦肩而过;也不可沉默,自卑

和自怜;不可嫉妒,不可不可理喻,也不可,莫名其妙

仇视他人。不可死在无梦之境,也不可,呼吸在无意义

 

的此在。不可承担太多责任也不可,什么责任都不承担

不可将落叶归罪于秋天也不可,将繁华无端葬送

不可暴殄天物也不可开发过度,不可生无谓也不可死有辜

 

不可在今生不遇见该遇见的人也不可,指望此人命该只被你

一人遇见。不可在熟悉的地方呆上漫长一生也不可

在陌生处四顾张望陌生的躯体游魂般走来走去。

 

不可自诀,我的兄弟,如果你有过瞬间闪念你要相信

我也有过。要相信,唯有此生才是我们的安身之所也要相信:

最终我们都会沉入黄昏,进入一场,悠远绵长的睡眠。

 

                            2008/8/20

 

《菜户营桥西》/安琪

  

自此我们说,可以拐弯了,可以走辅路走路漫漫的路

其路也修远其求索也艰辛其情也苦其爱也累其人其物

不值一文其生已过半其革命已成功或尚未成功其遭遇

也丰硕也奇异也幸福也荒诞那么我们说,你还要什么

你,在路上的你,追赶时间的你,欠死亡抽你揍你的

你,女性主义的你,你还想要什么?

 

菜户营已到,这左一道右一道的桥嫁接在空中使平地

陡然拔高几米,你转悠其间自此我们说,可以安歇了

那些临近崩溃的楼层在夜晚换了面目,孤云缠绕某夜

我们看见月亮像白血病患者惨淡的脸凄清而哀怨某夜

凉风曝光了草丛中草拟的意识流我们在长椅上的幻想

那些过往的困惑因絮叨而成型而复活落迹于刹那光影

 

我们,在路上的我们,被时间追赶的我们,热爱活着 

的我们,并不存在的我们,我们还能要什么?

 

                                      2009/6/22

  评论这张
 
阅读(98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