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谁有本事比黄怒波多捐几个亿?  

2010-10-13 13:08:25|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黄怒波有关的回忆若干

文/安琪

 

所有传奇人物无一例外都能打动我的心,这里面,自然有一个黄怒波。所有传奇人物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匪夷所思的生命历程,这里面,自然也有一个黄怒波。这位“小时赶上文革,父亲自杀,母亲也因煤气中毒而去世”的西北汉子,下乡插队后在恢复高考那年考上北京大学,其后分配至中宣部,终因忍受不了机关的沉闷,下海创办中坤集团,并一步步成为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地产商。

关于中坤关于黄怒波,纸媒网媒所报多多,其人生轨迹比我们自家亲人更让我们熟知,而黄怒波一手把籍籍无名的安徽宏村、西递打造成世界文化遗产在我看来是最为壮丽的手笔,在我开始热爱旅游的1990年代,周庄鼎鼎大名,宏村、西递那是闻所未闻,但是黄怒波来了,宏村、西递不可思议的命运转变也来了,黄怒波之于宏村、西递就像传说中点石成金的那支食指的现实存在版,令我们看到了英雄创造历史是如何可能。宏村、西递,是黄怒波写在大地上的可看可进可感可触的立体史诗,只要地球不爆炸地球上还有国家,一句话,只要世界在,世界文化遗产就在,世界文化遗产在,宏村、西递就在,宏村、西递在,中坤集团就在,黄怒波就在。

哈这真是一个伟大的远景只能存活在此刻的想象而无法在未来亲身感知,但其立足于现在的主人公黄怒波我却也有缘见面若干,并与之有过若干次天知地知我知他不知的关系,现择取主要回忆如下(那些大场合见面连招呼都没法打的权且忽略不计)。本回忆将尽量以文字为证。

以下为记忆中的某次,本次记忆刊登于《诗歌月刊》下半月2007年12月号。读者可以跳过不读。——

 

《首届中坤国际诗歌奖颁奖暨帕米尔文化艺术研究院挂牌典礼侧记》文/安琪

 

今天下午(2007年11月12日),和老巢、刘不伟应邀参加首届中坤国际诗歌奖颁奖暨帕米尔文化艺术研究院挂牌典礼。北京的诗歌活动,不同人组织的会有不同诗歌群体参加,譬如中坤公司的活动就以学院派居多,而沈浩波等组织的活动,自然清一色民间写作参加。我们编辑部三人既非学院也非民间,就什么活动都去看看。

说起来原先第三条道路也有自己的活动圈子,譬如清华大学和人民大学组织的活动,成员就大都是第三条道路。后来因为道路又分出道路,大家心气有点散,也就无人再出面招集聚会,此为题外。

下午的两个典礼选择地点在中山公园中山音乐厅。中山公园在故宫博物院边上,有着和北京任何一个公园一样的开阔、清亮。立冬刚过,树叶大片转黄,尤以银杏树为最,它们均匀地分布在石灰路两旁,金碧辉煌,令人欣喜。为什么会选择中山公园?北京大学孙玉石教授在代表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的致辞中道出了如下史实:中山公园原来是文学研究会的成立处,时在1921年1月4日。文学研究会是新文学运动中成立最早、影响和贡献最大的文学社团。由周作人、郑振铎、沈雁冰、孙伏园、叶绍钧、许地山等12人发起。看来,中坤集团的选择确实是有一番深意。

另一番深意体现在,此次典礼提供的相关资料都是由质地粗糙的亚麻纸构成,纸上印有深蓝的剪纸艺术,获奖作者的诗作就印在有深蓝剪纸的亚麻粗糙纸上。看起来很中国,很传统。更妙的是,连外包装袋也是纸做的,干干净净的白纸,精精致致地印着面积很小的“首届中坤国际诗歌奖颁奖暨帕米尔文化艺术研究院挂牌典礼”字样,连个手提的地方都没有。与会者索性就整个手掌捏着这个纸袋,到我回来时我手捏的地方都破了。也许,中坤集团此举有响应环保之势?

更大可能是,因为这是国际诗歌奖,而中国又是纸的故乡,于是一切以传统为美,标旧立异。不管怎样,从地点的选择和会议材料的印制,都可见出主办方着实费了不少心思。

中山音乐厅装置前卫、现代照明设施先进。会议的题榜为一大大的蓝底,上面的汉字白色、英文字紫红色,简练庄重。左手席就座的评委有谢冕、叶廷芳、赵振江、欧阳江河、唐晓渡、陈超及现场翻译王炎。主持人西川先中英文介绍了此次典礼的大致概况及来宾,正式颁奖时则上来一个北京外国语学院的留学生辛尼亚。该姑娘是俄罗斯人,说的却是英语。

首届中坤国际诗歌奖获奖者为翟永明、伊夫·博纳富瓦、绿原、沃尔夫冈·顾彬,前两位因诗获奖,后两位因翻译获奖。体现了该奖对创作和推介的重视。

唐晓渡、树才、叶廷芳、欧阳江河分别为四位获奖者念了他们执笔的授奖辞,四位获奖者除伊夫·博纳富瓦因年事已高(80多岁了)无法亲临现场,特意用CD方式当场播放他的获奖感言,其他三位均亲自上台致受奖辞,并分别接受芒克、牛汉、赵振江、谢冕的颁奖。其中,伊夫·博纳富瓦的奖由外宾柯蓉代领。

整个程序因为全部中英文而多出一倍时间。

帕米尔文化艺术研究院接牌仪式由中坤集团老总黄怒波(笔名骆英)和他的老师谢冕教授共同完成。在京城诗歌界,我的这位福建老乡是元老中的元老,权威中的权威,每次在各种诗会场合看到他神采奕奕思维敏捷话语前卫的发言,总使我感到很骄傲。帕米尔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唐晓渡,副院长欧阳江河、西川。唐晓渡介绍了研究院的成员,有小说界的莫言、电影界的贾璋柯、美术界的徐冰、音乐界的郭文景、戏剧界的孟京辉、批评界的陈晓明,等等等等,一句话,基本上是各种艺术门类的优秀分子。今天到场的有陈晓明,据说也有孟京辉等,但我没看到或者说看到了也不认识。

两个典礼穿插着大提琴、钢琴、古筝、扬琴演奏,很高雅,但也很消耗时间。

对艺术院成立的祝贺,除了前面所说的孙玉石教授的致辞外,还有张同吾先生代表中国诗歌学会、柯蓉女士代表外宾致辞,

朗诵似乎是必须,朗诵什么,谁来朗诵,答案自然是获奖者朗诵,朗诵他们的诗作。翟永明是诗坛的奇迹,她的光彩,她的不老,她旺盛的创造力,在我看来,是中国诗歌界黑洞式的人物,所谓黑洞就是,你只要见了她一眼,就会被她吸引住。我和翟永明从无深谈,却一直很喜欢她。今天的她,似乎比以往所见略微憔悴了些,却一样是我视线跟踪的点。以前见到的翟永明很少讲话,今天因为致受奖辞,因为朗诵,让我真切地听了一回她的声音,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但很有女性磁力。属中音音质。

她朗诵的是《轻伤的人,重伤的城市》。

伊夫·博纳富瓦同样是通过CD播放他的朗诵,由树才翻译并朗诵中文。

顾彬亲自用他的母语朗诵,由欧阳江河朗诵顾彬自己和北岛共同翻译成的中文。

绿原先生由他女儿代为朗诵一首他翻译的海涅的诗。

朗诵之后有屠岸老先生上台就着编钟、古筝等乐器伴奏,吟诵了李白的《将进酒》,据说现在能吟诵古诗的人已经不多了。我听屠老先生的吟诵,感觉有点像越剧念白。

任何一次诗歌聚会,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借此见见新老朋友。北京太大,从来没有串门习惯,人与人相见凭借的也只有各色活动了。譬如今天,我见到了我们这次90年90家中的很多家,他们是:牛汉、林莽、芒克、梁小斌、翟永明、欧阳江河、西川、树才、蓝蓝、叶匡政、胡续冬,可能还有其他人我没看到。虽然我们抱了20几本新出的刊物过去,我还是没有给这些入选作者,因为我们已经都寄出去了。我只是让他们翻阅一下先睹为快就收回给新的朋友。

自然还会遇到我们的批评家和作者,一一列举实在很困难也没必要。我向诗刊社朱先树和王燕生和邹静之老师问了好,他们都是我当年刊授学院的老师。和张清华老师聊得更多的是张德明和戴小栋,前者很快就要到北师大跟随他念博士后了,后者则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张清华老师很看重张德明的才华,并认为德明是能够把才华发挥出来的人。听到张清华老师对张德明的肯定,我也很高兴,因为,我们刊物有两期都是跟他合作,由他撰写点评和导读的。这证明,刊物眼光不差。

我跟张清华老师说,德明是个点一他就能给你十的人,很勤奋和聪明,文本细读能力很强。人声嘈杂,不知道张老师听到了没有。

对小栋,张清华老师和我都认为,他的创作量实在太少了,真的很浪费才华和时间。

整个颁奖过程我恰好和林莽老师坐在一起,交流了很多诗歌看法,林莽老师是个对诗歌有贡献的人,一直受到我的敬重。此处不再一一赘述。

是为记。

 

2008年老巢担任主编、我和刘不伟担任责编的《诗歌月刊》下半月终刊时我们策划了一个“诗性人物”专题,用以表达我们对那些贡献财力、智慧于诗歌的各界人物的敬意,这里面就有一个黄怒波。通过批评家唐晓渡我找到了中坤集团的秘书小蒋并得到了黄怒波的诗及评论,刊物出版后也直接邮寄给小蒋,整个过程我连黄怒波的一个电话都没拿到更遑论见面,但因为此期刊物的编辑,内心觉得离这些诗性人物近了几分,不免把他们都当亲人一样看待。黄怒波的中坤建的是地面的房子,《诗歌月刊》下半月则典型属于纸上建筑。至少,黄怒波被我们邀请过到我们的房间做客了一把。

本次关系见证:《诗歌月刊》下半月2008年终刊号。

 

2008年10月26日,我和黄怒波发生了第三次的关系。首届“帕米尔文化周”在京开幕,我接到了小蒋的邀请参加了开幕式,作为一个关注并敬重黄怒波的诗人,我觉得有义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宣传工作,于是我将新闻通稿投递给新华网,很快获得刊登,详见: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8-10/30/content_10279958.htm

此文中我拍摄的诗人欧阳江河的照片经常被各类网媒选用,每次看到都觉得十分自豪。

 

某天我在对诗人西川的网络搜索中突然读到黄怒波写他的文章,题为《西川问题》,刊登于《人物》2008年5月号。文中开篇几句话让我高兴了一小会儿,原文如下:“2006年3月27日,《经济观察报》发表了安琪对西川的专访文章。文中针对围绕着西川的一些问题和评价讲了不少,那是一次非常完美的对话。之所以完美,因为很本真、比较彻底。”

 

“之所以完美,因为很本真、比较彻底”,这恰好也可以用来评价此次《经济观察报》对黄怒波的访谈。《经济观察报》在京城学界享有极高赞誉来自于其秉承的新观念新姿态理念,它们对思想在创造财富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体现在编辑方针上就是经常大版面大篇幅访谈文化思想界前卫高端的精英人士,2006年我曾应邀担任过“中国心灵”栏目的访谈主持,采访过郑敏、梁小斌、于坚、欧阳江河、韩东等,西川也是其中之一。此次《经济观察报》对黄怒波的采访,问题十分尖锐,题题抓住“钱”不放譬如“有人认为你在诗歌界的名声更多建立在你对诗歌的赞助上面,而不是在创作上面,这个问题怎么看?”,譬如“关于北大杰出校友的评选问题呢?也有人说你是因为捐钱多才得着这个荣誉的。”等,这些问题一般人扛不住是要大怒的,它指向的是对一个人自尊心自信心的考验。但黄怒波毕竟是黄怒波,这个福布斯榜上有名的“高调”地产商,这个动辄以千万来捐款的北大学子,轻松地化解了一支支直奔胸窝而来的矛,他化解的方式很简单:承认。承认钱对他诗歌声名的帮助但“我对我的诗歌很自信,我觉得我诗歌创作的这种思维方式、版本别人不具备。”承认他被评为北大建校110周年11个杰出校友是因为他捐款多但“我想,北大选我是对的,说明北大不止培养科学家、政治家,还培养企业家。”

呵呵,读黄怒波这期访谈真是痛快极了,不是活到一定份上的人是不敢像他这样有啥说啥,所谓高僧说家常话前提必须是高僧,平头百姓天天说家常话说了也白说。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得有成就的人才有发言权,黄怒波说“我们创造这么多财富回报母校,谁能给呀,这也是挺自豪的。”

黄怒波还说“捐款这条可以挑战,你有本事比我多捐几个亿。”是的,这也是我非常认同的,不要不服气别人捐款得名声,如果这世界人人都往捐款这条路走,至少天下大同不会那么遥远。对捐款的人,就该给名声,以便让更多的人见贤思齐。《经济观察报》访谈黄怒波的意义也在此。

对黄怒波,我无比佩服,我唯一替他发愁的是,哪里去找一座比珠峰更高的峰让他继续登顶?这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暂且留给上帝去想。

 

                                        2010-10-13,北京。

 

谁有本事比黄怒波多捐几个亿?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黄怒波。2007年11月12日(刘不伟/摄)

——————————————————————————————————————————————

【安琪的黄怒波】http://anqi69.blog.163.com/blog/getBlog.do?bid=fks_081075086082085075080084085095085081080071092085084065086

【沙白的黄怒波】http://blog.163.com/shabai_vip@126/blog/static/173084447201092025048804/

【阿尔的黄怒波】http://ztw769161.blog.163.com/blog/static/4785403201092274338938/

【洪烛的黄怒波】http://hongzhu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2722930320109137570556/

【老巢的黄怒波】http://laochao320.blog.163.com/blog/static/172685529201092242144801/

【周瑟瑟的黄怒波】http://zhousese1968.blog.163.com/blog/static/1731470872010921101344803/

 


 

  评论这张
 
阅读(16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