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刘心武让那些自认为真正的红学家们跌破了眼镜  

2010-10-11 11:37:52|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写《班主任》,后揭《红楼梦》的刘心武


 
                              文/安琪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三部)要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举行读者签售会的消息一传开,就有某愤青在博客撰文扬言到时要亲自找刘理论理论,这一博客发布,立马使刘心武踌躇起来,以至于差点闹出不去签售的孩子气之举。
        以上内幕来自我的一个好友,他与出版刘心武“揭秘”系列的某图书公司老板是好哥们,这一来,我有可能曲里拐弯得到一些小道新闻。不管怎么,那天,刘心武最后是坐在了签售现场,而我也亲眼目睹了从电视上走下来的他。
        说起来我们这一代经过“文革”尾巴的人对刘心武是不会陌生的。1978年,我在漳州大同五七学校读小学四年级,有一天,老师在课堂上讲到一篇作文,说的是哥哥带弟弟去玩,弟弟看到什么都好奇,一路上不停地问一些有趣的问题的故事。过不了多久,学校组织市新华书店进校卖书,事前嘱咐大家备好钱,我记得我跟妈妈讨了一元备用。
        卖书那天,我们那所只有六间教室的平房全部辟为卖场,状如今天的超市,每间卖场有一位售书者把着门,里面有若干工作人员守着,学生们自由地在里面挑选书籍。我一本一本翻阅着这些书,因为手头只有一元钱,舍不得乱花,在我的本意,是想买一本小学生作文选之类的,时至今日,买作文选应该还是小学生的首选吧?
        突然,我看到一本厚厚的书,名《醒来吧,弟弟》,我瞬间想起老师课堂上讲过的关于弟弟的那篇作文,心想,就是这本吧。于是毫不犹豫地买下,应该是7毛八分。我的一元钱就这么花了出去。
        回家后,我翻读该书,才知道这并不是给孩子看的作文书,而是一本大人读的课外书。那时还不知道“小说”这个概念。很厚的一本书,我认真地一篇篇读完,并且还拿给爸爸看。当然,我看不太懂里面的文章,直到渐渐地上到五年级,上到初中,在不断的阅读中,才慢慢明白书中的意思。
        一直到我上了高中,特别是上了大学,我才恍然大悟,我竟然买到了伤痕文学的开山之作,《醒来吧,弟弟》是1978年出版的国内最早推出的批判“四人帮”罪行的中短篇小说集,书中的《班主任》《伤痕》《第十个弹孔》等,都是风靡一时并影响深远的伤痕文学代表作。其中,《醒来吧,弟弟》和《班主任》都是刘心武所做。
        刘心武在《班主任》一文从正反两方面塑造了两个被“文革”伤害的青年学生,一个是众人眼中的不学无术青年,另一个则根正苗红,满嘴马列,无论哪一个,都是被伤害者。其中尤以外表看起来积极向上的好学生所受的极左思想影响更令人叹惋。
        可以说,刘心武在他的成名之初就能挖掘出好学生身上被伤害的部分,这是很有眼光的。在一般作者笔下,他们只会看到“文革”对那些因为无学可上而沦落为不良少年的伤害,却忘了还有另一批思想观被异化的人的存在。刘心武因此成为伤痕文学的典型代表。
        我对刘心武的记忆还因为一个老师的一段话,我这位老师也是本市乃至本省著名小说家,年龄和刘心武差不多,但名气自然无法和刘同日而语。他经常在聚会上引用某次他在某个现场听到刘心武报告中的话,大意是,刘直言不讳地说,你们都没机会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好比是一个空荡荡的会场,随便谁进去都可以坐到一个好位置,等到我们都坐满了,你们才赶到,你们就只好站在门边等了,等我们哪一个出去你们才好进来填补。
        我的这位老师说这话的意思很无奈,他说,文学的好位置都被刘心武这些赶得早的人抢占了,我们只好在本省做个作家了。
        嘿嘿,我昨天在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签售会”现场时真的很想向他证实我老师这些话的真伪,但终因没有机会而作罢。我想说,刘心武讲话可真实诚,听起来可真推心置腹。这番话可不像他在央视“百家讲坛”上讲述秦可卿时候的神神秘秘,记得央视在做刘的节目时辅之于许多画外音乐或重锤或敲锣、画内烟雾或缭绕或缠绕以凸显节目之玄妙色彩。说实话,刘心武之对《红楼梦》的解读也真是到了匪夷所思、胆大妄为的地步,简直像侦破故事了。但这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刘心武,红楼又热了好大一阵,刘心武也继《班主任》之后,找到了一条通往非纯文学之路,这真是很好的事。
        更好的事在于,刘心武让那些自认为真正的红学家们跌破了眼镜,这些一向在考证上死下工夫的什么什么家们,遇到了一个比他们更执着于考证且更不可思议地考证出诸如秦可卿是清朝某个落难皇子秘密寄养在民间的女儿的结论,真要让我辈文学工作者兴高采烈不已了。
        谁说《红楼梦》只是红学家的专利?普天之下,莫非红土;率土之滨,莫非红迷。
 
                                            2007/7/29

  刘心武让那些自认为真正的红学家们跌破了眼镜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刘心武  (刘不伟/摄,2007/7/28,中关村图书大厦。)

(本文刊登于《厦门日报》海燕副刊2007年8月8日,责编:年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416)|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