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就《如东诗章》18首答“名人名家走中国”总策划胡翔问  

2010-10-10 17:01:50|  分类: 人访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如东诗章》18首答“名人名家走中国”总策划胡翔问

                  2010年10月10日,北京富连成社

 

胡翔:地理诗歌顾名思义,同时具有地理和诗歌双重属性,涉及到众多的风物和心灵的平行线。请你以创作如东题材的诗歌为例,谈谈地理诗歌对一个诗人心灵的扩张和强大有什么帮助。

安琪:今年的中秋之夜,我在北京的某幢高楼里闲散读书,想到此时我的一帮诗人朋友正兴奋地奔向通往如东的列车,他们将成为如东这个中秋之夜的第一批客人,不禁心生玄妙之感:这一轮照耀北京此刻和如东彼刻的明月,是否还是同一轮明月?这种困惑张若虚有之,苏轼有之,我也不能免俗有之。我于是打开电脑,敲打出《如东诗章》18首。这里面有此前我对如东网站的阅读所积累的知识,有对曾经书写过的各个景点各种不同可能性的想象性深入探究所达成的交替、移情与挪用,如东诗章就这样一气呵成。每个诗人一生中都会参与地理诗歌的写作,诗人是易感的动物,尤其对陌生地方的进入更容易遭遇措手不及的视觉或事件的冲撞,由此产生的表达欲望急需借助文本形式固定。诗人与地理的关系可谓相生共存。景点激发诗人,诗人成就景点,这方面例子举不胜举。每一首地理诗歌的写作都把一个地理空间带进诗人心胸,这种带进本身无疑是对诗人自身生命意识的一种充盈,诗人作为个体存在是有限的,而地理之于一个诗人却是无限的,地理诗歌写作之于一个诗人的意义也正在此。

——————————————————————————————————————————

如东诗章(十八首)

安琪

 

《如东晨歌》

 

滩涂之上成群的海鸥

湿润喜悦的脆啼。

海鸥白白的身子,灰灰的身子

小细爪抓出的印痕。

凉凉的风,爬过

我们的肌肤。

快速问候起早的人

但不用出声——

一切都如霞光初照

情意绵长。

 

《如东,邀请你到海上跳迪斯科》

 

午夜你在海上跳起迪斯科邀请风邀请浪

午夜你踩过的每一道波纹都会荡漾出莫扎特的笛音

午夜你遇见屈原听他长吟九歌离骚

午夜你朝水面泼洒一杯酒你说——

李白兄,请与我共舞!

午夜你在海上跳起迪斯科舞姿被璀璨的星光

迷惑你见色心喜

色是月色,而月

是天空轻盈的脚印在海的裙布上。

午夜你有最狂热的理想被鼓声一再放大

有最艰辛的跋涉被痛苦一再证实

有最致命的自由被现实一再否认。

 

《如东,一道道海鲜送来一阵阵南黄海的密语》

 

一条鱼用波浪的鱼鳞告诉我

它心事层叠,曾经期待安徒生选它为美人。

一只虾蹦跳着试图把弯曲的身子拉直

它真的很努力但它活着时永远见不到

梦想成真(死后也不行)。

一只蟹横着走路已有多年它每一次启步

都要思考先迈左腿还是右腿?

它和虾相遇在如东南黄海互相探讨

如何脱下青黑外套换上彩虹

鲜艳的红色?一只老蚌路过此地恰好听到

它们的言语它对小螺说看看,这就是

无知的恐怖。小螺不解其意

(它还太小,不知人间烟火的残忍)

而海带是清醒的它把自己打了几个结

(它希望人们解不开它,放过它)——

一个渔夫用鼻子嗅到了这一切他撒了一个网

让鱼虾蟹蚌螺在餐厅的桌面碰头

当然海带也在其中

当然,这餐厅不一定只在如东。

  

《如东,会有一群名叫灵感的孩子在金蛤岛迎迓你》

 

大温泉小温泉居住的岛上也居住着金蛤和灵感

它们汩汩冒着仿佛用也用不完

 

为你享乐主义的温泉所吸引我来到金蛤岛

我带来了尘世的疲惫和奔波过后的泥泞——

 

我的身心急需你的修理,在遍布大温泉小温泉的

金蛤岛上,水流像你我的祖母轻拍我们直至睡梦

 

降临。直至淡蓝的花朵开满天幕,往昔的纤维

毛细血管的路径,再也回不去的故乡,和前生。

 

海风搬走此刻的愁绪,炫耀喜悦的脸,未曾遭受酸腐

浸泡的海风是金蛤岛喂养大的,它们小手轻拍,轻轻

 

为这片温泉的住所喝彩。如果你有幸踏上金蛤岛

率先跑来欢迎你的一定是那个叫“灵感”的孩子。

 

《如东,海印寺》

 

春天的早晨我来到如东

我骑着心血来潮的马听到如东的海印寺说慢性慢些

 

春天的早晨春风在如东旋转出花裙子

一城市的花香草香人们到海印寺烧香拜佛的香

 

春天的早晨如东春光明媚

渔民们出海撒网捞起好大一世界

出海的渔民在海印寺得到了信心和鼓励他们平安又健康

 

春天的早晨我唱起了四季歌

我重新填词谱曲我在如东海印寺内心哼唱四季歌我知道

佛爱众生,佛爱众生快乐,无边。

 

《扶海洲放风筝》

(扶海洲,如东古称)

 

风筝牵着我,一直望到扶海洲

扶海洲人着长衫,扎头巾,讲古语,行古礼

扶海洲人走来又走去

其中似有一个我

 

风筝牵着我,一直望到天尽头

天是蓝天,收容白云乌云流浪孩子好安眠

白云是你的笑

乌云是你的哭

 

风筝牵着我,一直牵到你的手

我从扶海洲来,一直走到如东去

你在如东放风筝

风筝牵着你,一直牵到我的手。

 

《如东,范公堤》

 

九月的如东还是青绿山水的画卷

依稀残存的范公堤在不在都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知悉

你的伟绩,你好范公

你在如东也修建一座大堤正如苏公在杭州修建了苏堤

你的能力真让我佩服!

 

你发动沿海百姓将砻糠遍撒海滩于大汛期间

大潮一至,砻糠随海浪涌进

退潮后,砻糠就附着在沙滩形成一条

蜿蜒曲折的糠线你便令民工

沿线打桩就此确定新堤址

——范公啊今日我在如东看见昔日范堤

已修建成海防公路

道旁树影婆娑我沙哑地冲它们问候一声

你好范公!

 

它们摇摆着身躯回答我的召唤

它们深扎的根依然紧揪着你的堤坝。

 

《如东,跳马伕塞进我们的小心思》

 

这迎神纳福的舞阵塞进我们温暖的小心思

好多事你不知道但天上的人知道

我们舞,三五百人行

数千人也行。

我们舞,在祭祀日我们头戴黄色纸帽

身着马伕服装,脚蹬草鞋腰系铜铃

手执铁扦,腮插银针

气氛神秘正和我们意

我们舞,跳着刚健简朴的舞步

发出震耳的吼声——

都天王爷,我们为你开道请你

为我们消灾降福

我们在舞阵中期待现世安好的小心思

都天王爷,这愿望

你能理解!

 

《在文园,名人只剩一个名但依然让我们慕名而来》

 

郑板桥、黄慎、袁枚,因为你们,文园不再荒凉,我嗅见空气中

都是你们的笔墨纸砚香,你们已经烂在地下却比我活得长久,我

在你们吟诵过的风中再吟一遍,语调如此干瘪,仿佛被咀嚼过的

甘蔗有着长满皱褶的表情。你们风流你们倜傥你们扬州你们八怪

你们因何到了如东又因何到了文园?你们的影子移动在我的影子

上并且覆盖了我。你们覆盖了多少后来者盛开的野心。小虫们睁

着祖辈们遗传下来的眼,它们看见了你们所代表的时代那是你们

的时代。因为艺术的通约性也因为艺术的非进化论你们,还强健

有力并在时间的增值中越发强健有力,这是你们的幸福也是文园

的幸福。你们是一群缓缓移动的永不停止的流水灌溉那些仰慕者

并在他们的仰慕中无数次化为真人。郑板桥、黄慎、袁枚,因为

你们,文园不再只是一个园,你们只剩一个名却让我们慕名而来。

 

《月照如东,如我瞬息的心事》

 

月光在如东寂静地长起来,迎接你,和你们

在如东,你们是月光的第一批客人,带着诗歌的情意

和秋天的旷阔(秋天的旷阔就像内心的迷茫)!

你们将与大海的潮声应和

把眺望的影子留给海中的鱼虾收藏

你们流泻如此之多不可复制的爱给如东,如东今夜!

笔在你们胸中荡漾它说,写下,这思绪纷乱的

花开不败,啊南黄海的如东!

范公堤说出了苏公堤和白公堤它们,都是伟大诗人

的心血见证,而文园是幸福的,必要的时刻

它可以让郑板桥复活,让黄慎、袁枚复活。

如东揭开波浪的幕布,盛大的迪斯科开始了!

人们拉着月光舞,扯着文蛤舞

他们知道海水下面还是海水但一天后面并非一天。

你是月光,照见过一切,生死,恩怨。你懂——

你是月光,你懂。

今夜月照如东,划出一道深深的白痕在水面

我披发梦游于此水

在深深的白痕中如入月光之乡

我在热腾腾的如东要撞见的一定是你,你们!

 

《如东,风筝们在空中演奏阴晴不定的交响乐》

 

它们被技术主义的手送上了天空

风是它们的助推器,云是它们的伴侣,它们和风云

构成了天空壮观而秀美的交响乐队

有一种尖锐挺拔的呼啸

有一出阴晴不定的演奏

在如东

从古至今,天空从不寂寞因为有风筝

把梦做到它的心怀

青铜一样的日子

白银一样的日子

黄金一样的日子

通往如东的风筝路上,劳动后的休憩

你堆积、厚重、狂想的爱要说出

你艰辛、疲惫、挥汗的累要释放

你沉甸甸的果实要收纳入库

你清浅浅的春水要变浓加绿

你抱着风筝就像抱着你自己,你放飞风筝也像

放飞你自己。空中细细

或粗粗的音响回答这一切——

如东,你跟随风筝把一年的喜怒呈现于人们的仰望之上

我因此被你激动。

 

《如东,让我们在海边沉默片刻》

 

我对你说,别出声,让海的咸涩包裹你我,大海有着变幻不定的面孔

那是希望和绝望在内心交战,表面安静的大海深埋不安的核,不安是

它的常态。有一年在海口开往湛江的海域上我被泼溅上来的海水吓到

三层楼高的甲板瞬间湿了一大片。因为是在白天,是在蔚蓝如镜的海

上,我们没有想到海会以此方式告知我们它的力量。啊,变了脸色的

我们,几乎躲闪不及的我们!倘若那天我被大海突袭成功,我将直接

坠入海南的海,一点声息也不留,万物的微小在海的注视下一览无遗

 

——在如东,我顿时想起这段往事,因为是在白天,是在蔚蓝如镜的

南黄海,我对你说别出声,人的一生都要经历特定某刻方能懂得敬畏。

  

《如东知道如东不会知道》

 

我的爱人是深藏于潮底的岩浆

我再也无法将它恢复原状

我的爱人是粗壮的

挺拔的——

世人都看见他的丰溢。

我的爱人把童年复制在沙滩上

甚至他的错误:

我伸出左手

再伸出右手,两手各有

一个伤痕——

这是某个野蛮夜晚的产物

由他带来。

——这一切,如东不会知道。

 

《凌晨两点,如东》

 

凌晨两点的如东

凌晨两点的你

你在凌晨两点的列车上,列车一路向北

离如东越来越远

你的心一路向北,离如东越来越远

也可能越来越近。

 

《和海平面齐平的如东上空的云》

 

你看见如东上空的云

沉甸甸的白在南黄海的水面上饮水

和海平面齐平的如东上空的云,凝重

诡异为你此生仅见。

 

你在海边上看云

云驾驭着你的想象,和经验

云和你有着共同的此时、此地——

如东,2010年,9月。

 

天空很蓝,并持久地制造滚滚而来的云

云在如东的海平面上很低

仿佛在以俯身的姿势聆听

水的心跳,它们,仍然是你曾经寻找的那些云

 

你和它们相会在如东这是

一个偶然,自然也是一个必然

你从偶然之路来到必然之路,之间用去了

一个南黄海的寂寥。

 

《如东,一群鱼剑一样扫过芦苇荡》

 

一群鱼剑一样扫过芦苇荡

一群鱼剑一样的身子把芦苇荡切割成上

下,两部分。

 

它们剑一样的身子曾经挤痛了大海

它们剑一样的身子曾经把大海分成内

外,两部分。

 

这已是另外一种意义的鱼了。

 

《你去过如东,你有细节;我没去如东,我有想象》

——给古筝

 

你有赤脚踩在滩涂上听见大海神秘发芽的声音

吱吱作响,大海开出了绚烂的花朵

然后在残阳下沉沉睡去

 

你有轻盈的身子旋转在海风中的变幻多姿

白云在手边这是真的

白云就像自家的棉花可摘可养

 

你有深深的眼窝装进这一切:如东的纯净

如东大口大口爱情的鲜血

你对如东的爱恰似鲜血奔涌染红每一个苍白的日子

 

你有提前告别的黄昏,沙子堆起的小屋

就让文蛤去住,许许多多的文蛤经营着你留下的呼吸

你说,苏北是个好地方,因为有如东。

 

《乘上心想事成的如东列车》

 

荒废掉的前半生正在如东得到休整

时辰已到,该出发了——

乘上心想事成的幸福列车驶向防波堤加固的远方!

 

 

                              2010年9月22——24日,中秋假期。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0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