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读刘不伟诗作《拆那•刘春天》  

2010-09-04 13:03: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刘不伟诗作《拆那bull;刘春天》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刘不伟和刘春天,2008年,北京中视经典,安琪/摄

    现代生活新媒介如何融入当代新诗

                             ——读刘不伟诗作《拆那•刘春天》

                                       文/安琪

 

刘不伟的手机屏保上有一个圆嘟嘟脸蛋的女孩一眼看去就是刘不伟的少年女版,她就是刘春天,刘不伟的女儿。当刘春天还在她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就见过她,她一岁时我也见过,两岁三岁四岁时我都见过,五岁时我要她帮我出一个问题以便我考倒别人她说:“人在身体里是啥样子的?”这小丫头小小的脑瓜里竟然装着生命本源的问题,不免让我和刘不伟面面相觑。

刘不伟在北京创事业,刘春天和妈妈在呼和浩特,这首诗于是有了发生的机缘,可以想象,刘春天妈妈的手机屏保一定是刘不伟,当刘春天想爸爸了她就伸出小舌头舔手机上的爸爸,这是生活的真实它关乎一个孩子对远方爸爸的行动迫近,当诗人继续写道“都舔坏三个手机了”,我们可以认定这是艺术的真实它关乎诗人想象力的扩大和语言的顺势延展。当诗人选择“舔手机”这样一个细节来表现女儿的天真可爱他实际上把现代通讯工具融进了诗歌的抒情表意中,这是诗写意象的丰富。来自农耕文明强大传统的中国当代新诗一直焦虑于表达上的顾此失彼,亦即,一旦放置进时新语汇譬如飞机电脑便有左右不对劲的别扭感,而一旦写到杨柳炊烟便自然而然有着无比的诗意。但现在,刘不伟在《拆那•刘春天》一诗中把“手机”意象做足、做透,他让刘春天借助手机传递了渴想父亲的感情,在其后则用“如果”一词来一个假设并且引出自己同时也在借助手机表达挂念女儿的思绪,其中的玄关之巧妙令人过目难忘。这里面有着电影蒙太奇镜头的切割、组接与拼合,其出奇不意的效果和必须如此的肯定一并达成。

“手机”本是用来发声的工具但在《拆那•刘春天》一诗中,刘不伟让它发挥出无声效果的最大化,当我们想象那个“低着大头”着看手机里的女儿“傻乐”的父亲,我们不禁发出会心一笑,这个父亲不正是现时代如此便捷通讯工具下的父亲们经常做的动作吗?

拆那•刘春天》是一首异常打动人心的当代诗,它强烈的画面感和内心旁白在焕发父女之爱这一主题下轻易就能赢得读者的共鸣。通常情况“父女之爱”是一个老调得不能再老的主题,刘不伟的成功就在于他引进了“手机”这一旁人极少触及或不知如何触及的核心意象,手机就像一个中转站让父女的“想”在此互相碰撞并擦出温暖的火光,同时照亮了路过的读者。手机也因此从客观的物件变成了主观的善解人意的情之绳索牵连起相隔两地的父女之爱,它提供给当代诗一个精彩的可能:器械的生硬是可以转化为柔软的触须抚触到当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并进而以文字的形式即兴发挥。

这首发生于日常情景的诗作是对人性美学的真实展示,它一经诗作定格便固化为读者如我们可以共同感知的情感经验完全有赖于诗人与女儿之间血脉相通的感情找到了恰到好处的出口——手机。我之所以一再强调“手机”是因为,大多数当代诗人在享用着现代生活新媒介的同时却手忙脚乱或捉襟见肘于写作中的新媒介。《拆那•刘春天》应该是一首成功案例,也因此甫一出手即被认定为刘不伟的代表作。

刘不伟是个一意寻求崭新突破的诗写者,2006年——2007年他以百来首《拆那系列》构成了独特的刘不伟现象,这现象来自于他笔下一个个普通众生的生存境况所喻示的中国社会现实,无论梁素坤、马军、唐炜,还是宋庄的画家、鞍山铁路边下棋的老头儿和本诗中的刘春天,他们实际上代表了一个个有着同样命运的群体,这是中国社会众生相在诗歌中的形塑,而“拆那”之为“中国”的英文中注也是大家熟知的事实,当刘不伟选择“拆那”(中国)作为他倾力构建的诗歌大厦,这一“自觉立场足以支撑他走得更远”(赵思运博士语)。擅长摄影、研究过电影拍摄诸多手法的刘不伟在这个系列中使用上了剪辑、拼贴、装置、原样呈现、情景再现等各种技艺,使人物鲜活而立体地凸显于文本上,似乎伸手就可揽在怀里。阅读《拆那•刘春天》,这种感受尤其深刻。

 

                                    2010-9-4

 

 

《拆那•刘春天》

                     刘不伟


刘春天
我亲爱的女儿
爸爸一离开呼和浩特
你就嘟嘟想爸爸想爸爸
鼻子也想
眼睛也想
耳朵也想
肚肚里也想

虽然妈妈手机里有爸爸
你也不能总用舌头去舔呀
都舔坏三个手机了
这样子当然不好了
有辐射
辐射就是大老虎咬你的小脚趾头
是呀
爸爸也想你
可想可想了
如果
如果你像安妮卡公主一样
骑上长翅膀的飞马
飞呀飞
那你就一眼就能看到了
在北京
德胜门
55
路公交车上
爸爸正低着头
是是
低着大头
看着手机里的你
傻乐

 

 读刘不伟诗作《拆那bull;刘春天》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刘不伟和刘春天,2008年,北京中视经典,安琪/摄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