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的坏脾气与美德  

2010-08-09 13:49: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的坏脾气与美

         期刊观察  http://news.gd.sina.com.cn/news/2010/08/01/959712.html

 

  愤怒、哀怨、缠绵、清高、尖刻、疯狂、自恋、自闭、好斗、放纵、自以为是、不知所谓、容不下批评等等,我们可以数出一大堆当代诗歌的坏脾气,但诗歌胜在有独立于世的勇气。在许多语言文字屈膝沉默、游刃于修辞隐喻的时候,不少诗歌还能保持挺直站立的姿态。许多的诗歌,不愿意有很深的城府,不愿意有太重的机心,不愿意深陷圆滑世故,甚至是,有不少的诗歌写得平庸且愚蠢,但它们不会对时代满脸堆笑、低声下气。我以为,这是诗歌难能可贵的美德,更是时代极度稀缺的美德。

  2010年第7期《人民文学》,登载阿毛等人的短诗。阿毛的《玻璃器皿》,对美有近乎偏执的感受,“它的美是必须空着,必须干净而脆弱”,玻璃器皿美得孤单、冷清,但是,当“我用它盛眼泪或火”的时候,这份美还能不能完好无缺?当“你们用它盛空气或糖果”时,玻璃器皿,还能否有出世之姿态?《玻璃器皿》谈不上是阿毛最出色的诗,但字里行间有勇直与坦白。安琪的《极地之境》,对异乡有恋,此恋,未必恋人,也可能恋物,“你看你看,一个/出走异乡的人到达过/极地,摸到过太阳也被/它的光芒刺痛”,复杂的情感里,既有温温的热,亦有隐隐的痛。纵然生活需顺其自然,但生命不可完全妥协。《极地之境》对“乡”的理解,相对狭小了些。蓝蓝的语言驾驭能力不错,《沙之书》有浪漫的美好情怀,诗人写出了人间的闹与动,有孩子的喊叫、有露水的清凉,沙漠也不再荒凉,生活的甘甜,有时候需要在不被祝福的处境下去寻找。孙磊的思维,跳跃性大,《去向》有不错的看法。“夏天去散步/是去等一次爱。去违背/去歪曲这一生”,“几块石头形成的阻力”,“迫使我要求自己,/每天必须全神贯注地颓废一次。让一些体温滑出肉欲,一些罪/现出金属的质地,现出锐角,/它在说服了一部分恨以后,/高声呼叫自己饿了”《去向》有其出彩之处,但语言稍嫌生硬,诗的节奏不太稳定,写诗之写的痕迹重了些。

  《花城》(2010年第4期,双月刊)登载凌越新诗9首,这一组诗,有一个不谋而合的想法,那就是如何在庸常中获得平静的心境与快乐的力量。永恒虽遥不可及,但平静与快乐可以克服人类对永恒的奢望。《我到过无数城市》对生活有执着之念,“我历经沧桑?我经历得还太少,/……让我继续作为你的耳朵、鼻子、眼睛和泪腺而存在吧”,面对沧桑,唯有接受了,才可能靠近心静。《我和成千上万本书籍为伍》,倾诉了诗人对书籍的真挚情感,亦省察了人类在文字面前的命运。诗的更高理想,也许并不是充当文字的囚徒,“我知道灵魂越深沉,奋笔疾书的文字就越沉默”。善于由动中取静,凌越的诗有不错的捕捉力。如何让诗更飘逸灵动一些,如何避免以精致的知识或按部就班的生活编织诗意,也许是凌越要面对的问题。

  苇子的诗,写得流畅,却不失刚烈。2010年第4期《十月》(双月刊),收有苇子的《永安溪,轻流水》、《雨季诗章》。其中的《永安溪,轻流水》,将生命的柔弱之美及绵延之性表露无遗。“直到我写下刻骨的深爱/把流水穿在身上去向远方/这惊世的柔软/脆弱的美貌/我一生一世都携带”。有些语词,如果用在人身上,则显得粗鲁造作,但若以流水代替物事,则可能缓和个中的不协调。人的孤独与无助,不仅体现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更体现于人与大自然之间的难以沟通中。《永安溪,轻流水》写法虽稍显传统拘谨,但因作者心境开朗,其诗之意境也能抵达刚柔并济之处。

  《给H:在VRMONT过53岁生日》(欧阳江河,载《钟山》2010年第4期,双月刊),语言由高到低、由雅到俗,跳跃性极大,虽然一口气难以读顺,但诗人能进退自如,词语、知识、生活的隔阂在一定程度上被打破。语言似乎已成为诗人的“玩具”,“在金钱的声音被持断之后,/诗的声音是什么?一只神秘的手按下免提键。/现在,手机是广播,/全世界都在听这个声音”,诗人宠爱语言,语言回赠诗人天马行空之想。但这种天马行空之想,也没有能力重新连接过去与现在,“古代是我的现代,而我只是一个仿古”。突如其来的戏谑、偶发奇想的对杖、恰如其分的讽刺,让知识在诗中不显得那么突兀。欧阳江河的诗有磅礴奇峻之气,当然,如果可以不那么依赖知识,《给H:在VRMONT过53岁生日》,也许可以更平坦自然些。

  稍加留意,就可以发现:诗歌仍有自己的坚持在,有自己的骨气在,甚至再抒情一点地说,它有自己的理想在。不肯对时代满脸堆笑、低声下气,因了这美德,诗歌能识破真相、穿透幻相,独立于世。许多诗歌,愿意回避种种被承认的荣耀,愿意传钞于网络及民间,愿意私藏于阴暗抽屉,自甘于人不知的艰难处境。红尘俗世,要保全高贵自由,有时候,需要有放弃与退居的勇气,文学也不例外。

                                                                 (来源:南方网)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