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转载]陈仓《诗上海》于端午节正式面市  

2010-08-05 17:08: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陈仓、李占刚、陈忠村、徐俊国等诗人朋友对我的热情接待!上海令人温暖,连机场也有公用电脑:)——安

    编者按:陈仓经过两年时间创作的《诗上海》,于今天上午正式由南京大学出版社面市。今天是中国的传统佳节端午节,又是诗人的节日,这本书的推出,无疑是对作者极大的鼓励。该书分为人、物、风、华、情五章,从各个侧面描写上海司空见惯的风土人情。

 

         眼睛在上海,头脑在山林

             ——序陈元喜(陈仓)诗集《诗上海》

             [转载]陈仓《诗上海》于端午节正式面市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赵丽宏

 

    几年前,上海作家协会举办一次全国性的征诗活动,主题是上海世博会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雪片般的应征来稿中,有一首题为《让我们一起前进》的诗作引起我的注意,诗题似乎很一般,但内容却如奇峰突起,非同寻常。作者站在现实的土地上,回溯城市的历史,回溯现代人从荒凉苦难的过去走来的脚印,时空交错,新旧比照,虚实相映,进而牵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这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对城市,对历史,对时空,对现代生活的憧憬和思考。此诗从语言到构思,都独具个性,而诗中新奇的意象,大胆而深邃的想象力,让人惊愕,也引发读者的深思。我将这首诗推荐给其他评委,大家一致看好,将它评为此次征诗评奖的首篇,也就是唯一的一等奖。这次征诗,为求公正,评委看到的作品只有编号没有作者姓名,所以当时我不知这首诗作者为谁。最后揭晓才知道,作者是一位来自陕西的新上海人,名叫陈元喜。后来在上海图书馆举办获奖诗作朗诵会,过传忠先生将这首诗朗诵得情绪跌宕,绘声绘色,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心灵收到震撼。我也由此记住了陈元喜的名字,并开始留意他的创作。

    陈元喜的诗歌,粗看平实无华,细读却韵味悠长,朴实凝练的文字构筑成铿锵的节奏,新奇缤纷的意象折射出内心的向往,思维的触角常指向出人意料之处。陈元喜经常在他的诗中写上海,而他眼中的上海和诗中的上海,和很多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的表达未必相同。作为一个外来者,在融入这个城市的过程中,他观察,体验,思考,并情不自禁地联系他熟悉的山林原野,放任想象之翼自由翔舞。陈元喜在谈他的写作体会时曾这样说:“我可以把自己的眼睛放在上海,来注视这个无比伟大的城市,而把自己的头脑放在最偏僻的山里,来思考这个有些爆炸的城市。所以说,我对上海的一草一木的讲述方式,肯定与你有所不同。我不期望你接纳我的方式,但是我希望你能容忍我的方式。”

    作为一个上海人,我读陈元喜那些写上海的诗,感觉新鲜出奇,我欣赏他的风格。陈元喜的诗常常使人初觉愕然,细品则欣然而生共鸣。譬如他写宝钢,没有一句描绘钢城雄伟的景象,而是从“呼唤一粒粒子,集合一粒粒沙子”开始,对钢铁的冶炼以及钢铁在生活中作用的展开奇丽大胆的想象:“他有时候化作一把剑 在我们的手中 他有时候化作一面墙 为我们遮风挡雨 他有时候化作一对翅膀 带着我们一起飞……”但他并不满足止于这样的想象,他由钢铁而联想到他所崇尚的品格:“更多的时候 他化作一根坚硬的骨头 让我们在风风雨雨中 挺起坚强的腰杆 让我们在冷冷暖暖中 保持着向上的姿势”。这样的联想,尽管奇崛,却不失自然,将诗的境界提升到比吟咏对象更为阔大宽广的高度。陈元喜诗中的城市景象,无不和他熟悉的大自然和乡野产生关联,他写销售羊毛制品的名店《恒源祥》,想到的是人和羊的关系,也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人肆意向自然掠夺摄取,为了满足奢华的生活而杀戮生灵。人类物质生活的需要,和自然生灵的生存自由,似乎还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诗人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困惑,也许会被人视为杞人忧天,却是发自内心的由衷叹息。在《野生动物园》中,陈元喜把这样的困惑和思考抒发得更为淋漓尽致。诗中有一个意象,让人心惊:“难道在它们的字典里 人本来就是刀子的意思”!很多久居都市的城里人,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对生灵动物的尊重,已经淡漠甚至冷漠,读读这样的诗句,也许有警醒的意味。

    上海这座城市,曾有很多诗人为之吟咏歌唱,其中有慷慨激昂,有辛酸凄楚,有浪漫的遐想,有无奈的写实。有些人深爱着这座城市,他们诗中的上海便是血土难离的故乡;有些人久居此地,却始终心生隔膜,对眼皮底下的景象熟视无睹;有些人客串来此,走马观花,发几句浮光掠影的感叹。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立场和视角。陈元喜称上海为“无比伟大的城市”,并无嘲讽之意,他来自天籁不绝的西北山地,却已和这个水泥都城相依为命。他的诗,为吟咏上海的诗歌多了一种视角,多了一种复杂的情愫。对上海的一些标志性地域和建筑,陈元喜也时常在他的诗中涉及,但他避免了一般颂歌的腔调,也将这些景物纳入自己思考和抒情的体系。他在龙华烈士陵园怀想先烈:“你们倒下去的时候是血肉之躯 站起来却变成了 一棵棵香樟与松柏”;他在上海科技馆里驰骋想象,思维穿越时空,上天入地,遨游古今,回望亿万年前,“我们不过是一只鸟的后代 在飞的时候不小心丢失了翅膀”,遥想亿万年后,“我们会不会已经成为一块钢铁的祖先”?他写中共一大会址,写徐家汇,写玉佛寺,写七宝古镇,都有不同于常人的角度和感想。上海人熟视无睹的景物,在他的笔下被写出了新意。陈元喜说:“世上没有什么地方不是风景,关键是长没有长看风景的眼睛。”读他的诗,我能感受到他那双善于在城市里看见风景的眼睛,他的目光中涵着探求的欲想,也含着毫不掩饰的真情,这使得他的诗作有了撼动人心的力量。

    上海涌现出陈元喜这样的新诗人,令人高兴。陈元喜将他写上海的诗结集为《诗上海》,很可一读,我乐于为这样的诗集作序。

                                                           2010年1月17日于四步斋  

                                                 该序文先后刊发于《文汇报》、《上海诗人》等报刊

 

   《诗上海》后记

[转载]陈仓《诗上海》于端午节正式面市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陈 仓


    我是陕西人,而且是陕西秦岭山区人,我们那里的山大到什么程度,我一时无法给你比喻,这样说吧,到处都是戳破天的山嘴子,在我们的眼中,最大的就是山峦,巴掌大的就是天空,到现在为止,我们那里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还没有手机信号,在信息化时代,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被大山隔在了时代的外面。因而,不管社会怎么发展,就是一个几千人的小镇,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对我喊一声“乡巴佬”。但是现在呢,我却来到了上海,来到了这个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仰视的大都市。对我个人而言,我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三十岁之前以及这之前的任何记忆,都是乡下人,而在三十岁之后以及这之后的任何期待,都是城里人。哪怕在同一天同一时刻同一个空间,我的影子可能是乡下人但是我的肉体却又是城里人,我自己是自己的落差,自己是自己的参照。
    所以我要说的是,我可以把自己的眼睛放在上海,来注视这个无比伟大的城市,而把自己的头脑放在最偏僻的山里,来思考这个有些爆炸的城市。所以说,我对上海的一草一木的讲述方式,肯定与你有所不同。我不期望你接纳我的方式,但是我希望你能容忍我的方式。
    我流浪过很多的城市,西安、沈阳、广州、福州、北京,现在是上海,都经过长久的停留,我想写一座城市的冲动一直很强烈,但是都没有付诸行动,专业点讲,那就是没有诗的灵感。但是到达上海之后,我终于把冲动转化成了行动,这不是我的才能的提高,而是上海这座城市有太多的东西,让你无法安守现状,让你不得不跟着这个城市一起,伟大一次,神奇一次。我所具备的素质呢?只有对这座城市的感情,上海人很容易怀疑流动人口对这座城市的感情,但是你不能怀疑我,我到上海之后先是添置了安身之所,这就说明我要在这里生老病死,然后我在这里娶妻生子,这就说明我要在这里繁衍后代。我不承认上海是我的故乡,但是我相信我的子孙,在别人问他故乡何处时,他肯定会说是上海,因为他是在这片土地上出生的。种种迹象表明,我是非常喜欢这座城市的,我用“喜欢”而不用“热爱”,不用“LOVE”,是有特殊用意的。我要表示我的爱是朴素的,是内在的,是深沉的,而不是外表的,喊口号的,标语式的。所以,大家可能已经看出,我对上海的人物风华的吟颂,不是想给这座城市立什么碑、树什么传,不是喊喊口号、写写标语一样,那般生硬,那般空洞,那般虚情假意。在里,我回避了一些年轻人谈恋爱的花把式,就是挂一幅“我爱某某某”的横幅,就是在报刊上登出整版整版的表白广告,就是在情人节等时候,花8888元订一顿情侣套餐。这些都是表演,都是给别人看的,最后感动的不是恋人,而是自己或者是无关的第三者。所以说,我对上海的人物风华的书写,不管是批是判是笑是骂,都是善意的,都是爱戴的,都是我喜欢这座城市的体现。我到上海之后,每个周末就出去云游,我的观念就是:世上没有什么地方不是风景,关键是长没有长看风景的眼睛。对于一朵小花,在蝴蝶的眼里就是无比大的风景,对垃圾堆,在苍蝇的眼里可能就是最绝妙的风景。我有时候把一条小马路当成云游的目的地,有时候把一个小镇当成旅游的终
点,有时候则跑的更野一些,半夜三更翻墙进入动物园,看树影婆娑、月光魅影中的小斑马与白天鹅。我对风景最后的体会是什么呢?不仅仅是美不美的问题,而是人们对一种事物的感悟,所以坏人的坟墓有时是风景,好人的牌坊有时也是风景。我要说的是,我无论是写东方明珠,还是写金茂大厦,还是写图书馆与博物馆,我都在写一种感悟而已,企图用自己对这些事物的感悟,给你提供一个心灵上的观赏角度。你可能会发现,这些文字与事物之间不具有唯一的匹配性,也就是说,你可以把一首诗的标题改成任何一个类似的东西,比如把上海科技馆改成北京科技馆,把姚明改成易建联。我要说的是,每一件事物,如果从形态方面看,可能具备着独一无二的特性,但是如果从感悟方面来看,就都具备着共性,你看到东方明珠,它的形状与位置可能是独特的,是一个个圆珠串起来的塔,而且永远都座落在上海的陆家嘴,但是从它的高度上来审视,就是一个共性了,它有时候就在身边,有时候在台北,有时候在更远的西方;你看到鲁迅,他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已经去逝的作家,但是他拥有着其他人物灵魂的共性,他可能现在还活着,有时候是一篇文章,有时候又是一座雕像。在上海,除了我所写的90篇外,还有很多人与事,让我敬仰让我感悟很多,我没有再去书写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他中有你,你中有他,大家都是相通的,共性的,相互重叠与补充的。所以,这些也许是观后感的文字,不是传记,不是简介,你不要期望我能为每一件事物,都量身定做一个独一无二的精神出来。
    你看到的署名是陈仓,这个名字确定是我的,但并不代表这本书都是我创作的,我特别要告诉大家的是,我的爱人自始至终都在做着巨大的付出。我也许是一个白字先生,每十个字里边可能就会写一个白字,这还不算错字,从始至终都是她帮我一个一个字地修正,有时候还会做一点润色与删改,还有她作为第一个读者,在我不满与自卑的时候,她总是不停地叫好,特别是在《恒源祥》这首诗的阅读过程中,她竟然感动地要哭,这给了我无穷的创作自信与激情。还要感谢我的诸多前辈,如赵丽宏先生、过传忠先生、臧建民先生、季振邦先生、杨秀丽女士,还有我的诸多同事,如王捷南先生、方永向先生、孙义林先生、叶松丽先生、陈菡蓉女士,还有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他们都给了我很多的帮助。特别是网络,我在此申明,《注解》中的基本信息资料,不是我翻阅档案得来的,大部分都是收集于互联网,在此对相关的网络表示由衷地感谢,感谢baibu、感谢sina,感谢无与伦比的中国网民,感谢一个繁荣昌盛的网络时代。

                                         2008年12月16日于上海陈家大院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