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古筝的声音/卧夫  

2010-08-05 16:51: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的声音
  
  古筝有两种声音:一种是音乐的声音,一种是文字的声音。我在这里所要说的,就是我在古筝的诗里找到的声音。
  
  愿秋雨之外,其他的声音都骤然熄灭。
  愿雨夜没有节律的喘息,是雨声之外,
  惟一来自自然的声音。
      ——古筝《一个声音》
  
  “没有节律的喘息”应该是怎样的格调?是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肉搏之前、肉搏之后还是肉搏过程当中的来自自然的声音?
  来自自然的声音,因为缺少矫情的成份,就比弹断琴弦或者敲锣打鼓显得纯粹动人。而雨夜中的细节,任凭你憧憬了。第三人称虽然不在现场,但是一句“没有节律的喘息”让人仿佛身临其境。人世间某一时段的缱绻与决绝,在揣摩中尽收眼底。
  我们可以充分使用近于泛滥的包容与宽恕忽略过去的一切,若把单词“resentment”(仇恨)拆开,完全还有机会重新开始。就像诗人专心致志地虚构一件礼物的模样时,所得到的快乐远远超越了礼物的价值。在门前挂盏明灯,叶子的方向就充满了诡异的变数,行人的方向有时也如一片叶子,被风操纵。而且,梦见的是同一张网,“不然,我们怎会同时说出/一条鱼的名字?”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心甘情愿地坐在石头上一边织网一边唱歌,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省略了种种挣扎,轻易地爱上一朵伸手可触的野花,无论你在这里停留几天还是几年,写诗的女人都可以用夕阳勾勒出的侧影,代替鱼类。
  
  一个声音穿过墙壁。
  他在和我说话,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但看不见嘴唇。
      ——古筝《另一个声音》
  
  我们所面临的世界,不能只局限于触摸,甚至需要用心感应,才能理解和体验到意料之外的完整与通透。“他在隔壁的屋子催促,我说我已过去了/如果你能感觉到。”墙,无论有门无门,都不是客观上的障碍,诗人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古筝发现变化多端的影子,被聚光灯一次次曝光,一次次描摹在砖的正面、反面、侧面,以及一块砖同另一块砖相互依靠,或重叠的夹缝中。“我的花朵只在夜里开放,开给墙壁看。”有句话叫“不撞南墙不回头。”一条道走到黑,把自己在南墙上撞得头破血流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从前,我国的建筑物大门一般都是朝南,讲究排场的人家在大门内会有一道影壁墙,所以出门首先就要向左或右行,直着走肯定撞到南墙。美国学者威尔•鲍温告诉我们:“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是我们的思想让他们变成了好人或坏人。”无论好人还是坏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恐怕谁都不愿意去撞南墙,或左或右,就多了一种走路的肢势。诗人,当然也不愿意故意去撞南墙,可是,他们又不想也像别人那样绕墙而过,于是通过反复思考,给自己寻找不一样的出路。男性诗人,基本都是翻墙而过。女性诗人,一般都是先挖墙角,等挖出洞来再钻过去。他们这一过程,其实就是写诗的过程。
  “我越勤奋,就越愚蠢。”古筝在自嘲中,把下半年对上半年的复制或延续,以及对梦的贪恋,都倾述得朗朗有声:“在梦中一切皆有可能。”在梦里实现梦外的机缘,这是凡夫俗子做梦也想不到的足以抵达巫山仙境的捷径——虽然你能做到用照片装饰房间。
  约翰•列侬百感交集地说过:“现实总是留给想象极大的空间。”诗人尽管以梦抚养自己,但不是解梦人,甚至不需要解梦人。“我不说话时,尘埃们便活跃起来。”如果我们拥有足够甜蜜的词语,四季的花朵真的就会为我们开放?那么,繁星之中都有谁的位置?异样的梦是否还会延续?
  
  梦见我的人,一定是在森林中迷路了,
  并遇见天使。
  ……
  梦见我的人,一定是在年轻时不小心遇见过我,
  并试图将我遗忘的人。
      ——古筝《梦见我的人》
  
  许多窗户都在某个夜晚打开,可是,春天已经有点遥远,桃花早已谢去,红灯笼忽明忽暗。月光铺在静谧的床沿,梦中人看见一匹眼熟的白马,在不远处安静的饮水。松针和松果在夏风中窃笑,“梦见我的人,一定有拥挤的白昼/辽阔的深夜。”剩下的日子难免充满幻想,一个寂寥的午后,被回忆打动的人突然想起一句年轻时的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承诺,已被时光冲淡,又被命运修复。此时此刻,诗人的情绪却是越来越坚硬了,没有比爱情更远的远方,“最远的人,总在最近的地方。”五十米开外看不到边界,废墟上的那些砖一块紧挨另一块,即像阴天里一群灰色的密云,又像无数只沉默的嘴唇。在清晨与夜晚之间,诗人从办公桌走向另一张书桌,乌托邦被固定在第五扇橱窗里面,那盏陈旧的老月亮虽然有点老了,但那也是不可替代的月亮。鬓边插着茉莉的女子,在夜里爱上花儿的同时,也爱上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眼不见,心更烦。诗人喜怒无常地夸大了自己的某些声音,并对夸大的部分不仅信以为真,甚至深信不疑。诗人对诗歌的一种强劲的宗教意识,则是死不改悔的寄托,尽管比谁都更清楚这一寄托比空气还空虚,比山洞还空洞,诗人徘徊其间往往期待一种爆炸,期待一种也许比噩梦更恐怖的爆炸,企图以此激动自己。我们被激动的时辰是那么少,于是就学会了面对孤独。寂寞虽然也能让人体会空前的美丽,可是被移植的时候,那一瞬间海升上来,尘世像陆地一样飘渺而遥远,粼粼春水映照出另一个人的灿烂:
  
  只为你灿烂,在其他任何地方
  我都把自己乔装成一枚绿叶,安静的
  被春天遗忘。
      ——古筝《黯淡》

  
  诗人古筝在秦淮河畔目睹了年轻时的海誓山盟和如今已模糊的指纹、闻风而动的草以及纹丝不动的石头。“从反方向倒流过来的水声,从半空流回琴弦。”甚至向反方向走去,回到四月。往事,变成被秋风带走的枫叶,灯暗下去时,风在摇晃。卧室变得浩瀚,谁在梦中给一个人写信?镜中的人近在咫尺,却一直身处两个世界,一个在记忆中,一个在镜子外。
  诗人通常像一只无处可逃的蚂蚁,给自己挖的洞形同乐园,并不是故意回避耀眼的阳光,因为历史的车轮几乎六亲不认。在一座崭新的城市,一个人,成为一个没有历史的人。“社会是复杂的。母亲说。”当你一切准备就绪,将有一些鬼影你情我愿地即刻为你鼓掌。每一盏流畅的车灯都会把行人照亮,就像我们义无反顾地看见一只漂亮的面具,也会回眸一笑。
  
  很久以来,他们都这样,在平淡的生活中
  谈一场秘密的恋爱,这场恋爱所建立的
  亲密关系:是一朵玫瑰与龙卷风的
  一场艳遇。
      ——古筝《情人》

  
  众所周知,古筝是一件古老的民族乐器,战国时期盛行于秦地,刘熙在《释名》中说筝因“施弦高”而发音“筝筝然”,筝由此被命名。傅玄《筝赋序》亦有附注::“今观其器,上崇似天,下平似地,中空准六合,弦柱拟十二月,设之则四象在,鼓之则五音发。”古人对乐器古筝的论述多为传闻,我们对当代著名诗人古筝的认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知,则有耳闻。只是,我们若把古筝的诗当诗来读,经常就如走在沼泽地里几乎寸步难行,乃至令你欲言又止。这个古典的女人,习惯于用左手写诗,而把右手视为敌人。在她的沉静里,潜伏着桃花的笑靥。当她发现秋天比兔子的尾巴还短一截,却又丝毫不肯将虚构带回白色的冬天。
  如果你处于一个比较低级的位置,比如说你是一个乞丐,你应该更容易获胜。夸你的不给你发奖金,骂你的不敢用菜刀砍你,你有何惧!虽然来到一个新的天地,但有一些眷恋仍被牵挂,原来的那个世界如丝如缕。湿画布上的省略号一会红、一会青、一会皂、一会白。关于某一个词的思考,导致断断续续的琴韵在惊慌中泣不成声。在天空里行走着的那群没长翅膀的人,也许正在寻找一本丢失的诗集,或者寻找英雄人物:
  
  那些浅灰的词语,相互碰撞
  在雨季寻找一轮太阳
  仿佛在没有英雄的年代
  寻找英雄
      ——古筝《寻找英雄》
  
  “你混迹于一堆旧书中/浸染了一身油墨的味道。”有人说要送你一条裙子,你就一直怀想着裙子的色彩和格调,并把裙子想象成一朵烛花,很灿烂地开放。当两条路出现在眼前,“你反而觉得无路可走了。失去的已成为一片未知的水域。”只一低头,那张脸便消失了。
  安琪给古筝做过这样的结论:古筝确实具备了天生的梦幻和诗意——她的长相恰好又是梦幻和诗意的注解。
  重庆子衣如此确认古筝:她的诗歌既有江南女子的柔婉与妩媚,更有一种情理相协的思考深度。
  郭豫章告诉古筝:斜阳下是一个女人可以倾城的容颜。
  曹英人如此评价古筝:这个季节适应了你的柔软。
  晚秋亭话如是说:诗是天性中的东西,古筝把心灵中呈现的东西用自己熟悉的词语记录下来,成为诗歌。
  相马则称:从时间的秩序,她获得了向死而生的平静。
  小南以致古筝:在一根弦上缠绵,在一湖水里忘情。
  禾泉小心翼翼地提醒我们:你不用担心她会尘落。
  朱竹声称面对古筝这样的女子不想弹一把都难:外无一根琴弦,内里却有一根心弦。
  解非曾经枕着古筝的名字袅袅入梦:纵然你的眼神将我灼伤。
  雁西读了一通古筝,忽然觉得原来生命可以这么美丽:那场雨注定要落下
  胡翔忍不住感慨:古筝的声音是我最后的,最后的呼吸。
  古有说法:分瑟为筝。古筝的诗则由古筝弹拨而成,虽然不是震耳欲聋,也非危言耸听“为你,我保持一个下午的沉默/我不动,秋风就没法从我身边过去。”一把刀一生都在雕琢一块石头,当某个城市成为身后的背景,这个也许并不喜欢的城市,将会变得令人格外向往。因为,那是一个容纳了一个人的名字的地方。
  如果总是怨天尤人,很难拥有更多的空气。缘于物欲,可能逆来顺受,但是为了心的挺拔,却容不得半粒粉尘。诗人古筝制造的声音,恐怕并不适应阅读,而更适合倾听。“设之则四象在,鼓之则五音发。”哪怕21根弦只剩下孤苦伶仃的最后一根,那些失眠的葵花、相似的玫瑰、镜中的女人、尖叫的房子、纸上的光阴、奔跑的水以及另外的过程,都有刻骨的声音若隐若现。
  
                                              2010.O8.01.卧夫制造

 

    古筝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27199343?retcode=0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的诗《鸽子衔来的种子》手迹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的诗集《湿画布》以及古筝主编的诗刊《陌生》

 

    附1:“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在京举办(文/安琪)
  
  2010年8月1日,古城北京以极其适合皮肤感受力的凉爽夏风迎来了南京女诗人古筝,夏风固然善解人意,比夏风比善解人意更善解人意的是诗人们辅之于激情想象的行动力——在友情款待古筝物质的身体的同时,盛情附加以对古筝诗歌进行情趣各异的发声方式的传递。
  这就是由《现代青年》杂志社和北京中视经典工作室联合主办的“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来自京城诗界各个领域的诗人们参与了此次温情而浪漫的诗意之旅,他们是:方文、赵智、潇潇、王雪莹、薛树林、卧夫、杨北城、雁西和安琪。
  《现代青年》主编、诗人雁西主持了朗诵会,他首先感谢来自六朝古都南京的女诗人古筝带给大家聚会的美好理由,雁西并且代表了出差在外未能赴会的诗人祁人、北塔向古筝表达了诗人的敬意。雁西说,古筝是近几年经由网络这个媒介涌现出的优秀女诗人,不仅在诗歌创作上有独特的江南韵味,在诗歌理论上也正开辟着崭新的领域,她主办的《陌生》诗刊连续推出的“归来者专刊”、“60后专刊”、“女诗人专刊”、“男诗人专刊”……无不令人感叹洋溢在一个女诗人身上的创作力和爆发力一旦激发出来,是多么惊人。
  雁西率先朗诵了古筝的作品《快乐》,快乐是诗歌的元素之一,也必然是古筝此次北京行的收获之一。
  有着小姑娘身段的古筝用着清脆悦耳的小姑娘的声音表达了她的感谢之情,言语间竟无语凝噎。古筝用一首《瞬间》表达了她此刻的情绪:生命是由每一个瞬间构成的,每一个瞬间都不可替代,也都值得珍惜,譬如今晚。
  主办方之一的安琪首先转达了远在新疆拍摄电视连续剧《兵团往事》的导演、诗人老巢对“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的祝福:他坚信这个创办于2007年12月9日的朗诵会将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为每一个到北京的诗人朋友留下幸福的回忆。安琪在发言中提请大家注意古筝神秘的人格魅力,她说,作为一个才貌双全的女诗人,古筝获得了男女诗人的共同喜欢,这是女诗人所能获得的最高待遇。安琪以鲜活的实例论证了古筝通灵的一面,凡她写到的诗人均大为惊异素未谋面的她竟能把他们的性格甚至情感挖掘得八九不离十。
  女诗人王雪莹现身说法证实了古筝获得女诗人热爱的特质,她说,她自从去年和古筝结伴到福建开会并旅游一趟后就深深地爱上了古筝,她说,古筝的整个生活环境和自身的教养非常高贵,但在为人处世上却又非常随和、通情达理,古筝几乎是她眼中的完美女性。(插播一句,这个晚上,作为客人的古筝经常起身给大家续酒续饮料,让我们这些东道主连呼惭愧。)
  王雪莹身上有着浓浓的中国现代女性别致的风范:优雅、从容,她朗诵了古筝的代表作《风开始变软》,全诗两节,第一节“风”是主人公,第二节的抒情主体则是“你”,“你”从阴冷的地方走出,遇到了开始变软的风,知道春天要来了。用“变软的风”来指代春天应是古筝细微感觉的发现和指认。
  《中国作家》编辑部主任方文对《风开始变软》也进行了现场点评,他特别指出了诗中“这个下午”因为“这个”的限制而使“下午”显得意象紧密,具有了一种特指的成分。雁西说,方文是个很低调的人,极少出席诗歌活动。(插播一句,这是北京7年我第一次见到方文,信然。)方文调皮地用标准的新闻联播口音朗读了古筝的《小小的心》,引来一片掌声,都说,想不到方文还有这一口。
  憨厚的杨北城诗人之外的身份是著名企业家,除此还是京城诗界的著名车夫,他的典型故事是,只要他在场,必负责在宴席之后把席间无车可归的诗人一一送回家去,都知道北京城很大,大到有一回杨北城送完大家回到自己的家后天已大亮。所以这个晚上杨北城朗诵的是古筝的《失眠的葵花》,送完大家,他又要失眠了。
  和杨北城一样忙碌仗义的是人民的好摄影家卧夫同志,此君近阶段已成京城诗人和诗歌活动的最爱。凡有卧夫在场,你的影像就有了留存的百分百必定。更何况除了影像,卧夫的妙笔还能生出一朵又一朵百花的花。古筝的形象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成全摄影家的美名,卧夫同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晚上,卧夫的嘴沉默着,他的摄影机则不断地开口:嚓嚓嚓。
  帅哥赵智匆匆赶来时便被要求自罚三杯,他说,我用点评古筝的诗代替,如何?众人皆曰可以可以,赵智于是徐徐道出:古筝的诗歌题目很讲究,很出彩!众人不免对着手中的古筝诗集《湿画布》一一印证,纷纷佩服赵智的慧眼,不愧是《人民文学》练出来的!
  永远那么令人惊艳的潇潇姑娘用着可以拐弯的川腔朗读了古筝的《寻找英雄》,因为“我也曾写过与这首同题的诗”,潇潇如是说。也许每个女人一生的梦想就是寻找到一个英雄,所谓英雄救美。
  当周占林说他是河南人要用河南方言朗读古筝的《在某处》时,我冷不防发现这个见了若干次面的中国诗歌学会网站主编竟然长着《手机》中范明的脸,有一种浓眉大眼的帅气。这个晚上亲人聚会般的气氛使平素不苟言笑的周占林妙语连连,也有如范明在《手机》中的表现。情深意长的诗歌朗诵会制造出的情深意长的现场效果拉近了诗人与诗人之间的距离,以至于大家都不约而同称呼前来接王雪莹回家的薛树林同志为“姐夫”,并决定适当的时候要隆重颁发薛树林同志“中国诗歌姐夫”的荣誉牌匾。
  而次第响起的手机短信跳出的一行行炙热的祝福话语加深了这个夜晚的湿/诗度,古筝的心在如下一连串甜言蜜语中一次次湿润又湿润,它们是——
  默默:江南古筝终于拨响北国朗朗之音,祝贺古筝诗歌朗诵会圆满成功!
  李少君:古筝发清音,祝古筝的诗歌在北京古城的上空回响!
  王久辛:古筝好!欣闻“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今日举办,我表示热烈的祝贺!你的诗歌,温婉柔媚,行云流水,真挚技巧,灵慧轻盈,自成秀色,乃金陵一艳耳。而你办的《陌生》诗刊,器容八方,自成高格,为新诗尽了心力!我代表中国诗人俱乐部全体同仁及尊敬的主席吉狄马加、高峰,向你表示热烈的祝贺!祝你诗美,人更美!
  张德明:祝贺古筝!
  黄梵:祝贺老友古筝的作品朗诵会顺利举办!
  古马:古筝新音,愿出自心灵抵达心灵!
  阿毛:祝“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圆满成功!
  顾北:闽人顾北祝古筝诗歌朗诵会成功!
  胡翔:衷心祝贺“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浪漫举办!
  陈衍强:江南一张琴,盛夏弹古筝。
  三色堇:蓝色之吟,音韵之美。热烈祝贺古筝诗歌朗诵会圆满成功!
  老皮:古筝奏新曲!热烈祝贺“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顺利举办!并向与会诗人问好!
  洪烛:在外地出差,祝贺古筝来北京与众诗友相聚。
  金铃子:我的生活可以没有诗歌,但是不能没有古筝,我喜欢美人,更喜欢美人发出的琴声,祝福中!
  何三坡:古筝从南京一路弹到北京,她音色明丽、清凉,改变了北京的炎热天气。
  ……
  
            2010-8-2,北京中视经典工作室(安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20892642
  
  附2:北京之音•古筝诗歌朗诵会剪影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不要因为我老了,便试图将我编入
  星星的队列。我的位置不在那里。
  不在繁星之中。
      ——古筝《位置》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他在隔壁的屋子催促,我说我已过去了
  如果你能感觉到。
      ——古筝《另一个声音》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你在翻阅我的历史,翻阅那些我应该遗忘
  或珍惜的片断。一个女人的前半生从简单到复杂,
  如同一张白纸到一棵有年代的树。
      ——古筝《历史》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有段时间我不说话。舌头也是复杂的
  常把刚要说出的话又咽回去。于是我不是哑巴
  又似哑巴。
      ——古筝《复杂》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薛树林:诗的姐夫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安琪:我想回到古代,找一个郎君相爱。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杨北城:风刮过的地方,记住了雨。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王雪莹:有一些语言只可意会。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方文:多情总被无情恼。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潇潇:有时,人生也要退一步。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雁西:他们曾经从我的门前经过。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周占林:我是一枚涩涩的山果。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赵智:只等你启开神圣的心锁。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薛树林、王雪莹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安琪、雁西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潇潇、古筝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王雪莹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安琪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雁西、王雪莹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卧夫、古筝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潇潇、安琪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雁西、古筝、安琪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周占林、潇潇、古筝、雁西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安琪、古筝、潇潇、王雪莹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潇潇、古筝、薛树林、王雪莹、安琪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赵智、王雪莹、方文、潇潇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周占林、古筝、安琪、雁西、潇潇、王雪莹、卧夫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卧夫、潇潇、周占林、古筝、薛树林、王雪莹、方文、安琪

古筝的声音/卧夫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古筝、雁西、赵智、安琪、王雪莹、方文、杨北城 卧夫 潇潇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