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中间代诗群刊发《文学界》2010年8月号  

2010-08-18 20:49:00|  分类: 中间代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感谢远人组稿,给中间代登录《文学界》的机会,感谢远人对中间代的理解,他在开场文论所言及的“对‘中间代’诗人来说,这个时间性清晰、纲领性模糊的命名,保证了他们群体间的差异性原则和自我张扬的写作个性,既拓宽了诗的生长空间和表现领域,又为‘个人化写作’提供了艺术的支持和文本的保障,秉承起多元并包的时代精神”,实在是把脉贴切的精锐之言。——安]

 

“中间代”:命名而来的派别事件
  
  ■ 远人
  
   2001年10月,有“中国第一民刊”之称的《诗歌与人》重磅推出了一期“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对历来就风云跌宕的中国诗坛来说,一个新的命名和一个新的群体几乎突然间出现在诗歌读者面前。
  “中间代”是什么?这样一个命名有什么样的意味?按它的倡导者安琪的话来说,所谓“中间代”,是指一群“诗歌起步于80年代,诗写成熟于90年代,他们中的相当部分与第三代诗人几乎是并肩而行的”诗人。这个说法看似简单,但它包蕴的却是新世纪一场最大诗歌事件的展开。围绕着这个命名,诗坛至今也没有停止争议。
   可以肯定地说,“中间代”本身就绝非一个简单的流派,或者说,“中间代”本身就无意于某种流派的界定,命名的野心就在于它对诗坛一个广阔群体的覆盖。这个群体在年龄上与“第三代”并行,但其作品却被“第三代”诗人遮蔽。在焦虑与影响并存的诗坛,要如何得到读者和诗坛的认可,变成了这一代人的集体尴尬。因此,与“九叶诗派”和“七月诗派”等流派的追认性命名不同,“中间代”选择了强行的自我性命名。
  洪子诚先生在他的《中国当代新诗史》中这样评价“中间代”命名的意义:“……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一代诗人对自身诗歌写作’做‘现身说法’与‘自我证明’,并以‘运动’的方式表达对新诗永无休止的‘运动’的厌倦,力图让一些未被卷入‘运动’而‘被屏蔽’在人们视野之外的优秀诗人的创造得以彰显。诗人们之所以焦躁不安,是意识到这个时代留给诗歌的空间已经不多,也不再那么相信‘时间’的公正。他们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他们从‘历史’中收取的经验是,诗人可能会有许多偏执,但以‘公正’面目出现的诗歌史,偏见也不可避免,甚至更多。”
  这一相对客观的评价实际上指出了这一群体的多元性,使它不再像以往的流派那样,遵循一个共同的诗歌纲领。诗人们尽管贴上这一令诗坛惊讶不已的标签,但仍然各自为战,因此,这个命名的弊端又体现在众多诗人中缺少如“朦胧诗”北岛那样的领袖人物。
  但我们又必须看到的是,尽管“中间代”缺乏领袖,却使它能够提供更广阔的写作平台,将屏蔽而又步入成熟期的诗人一网打尽。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恐怕没有哪个群体涵括了如此众多的诗人。在“中间代”提出的数年间,形成了诗界无人不谈、无人不晓的局面,以安琪的话来说,“这是诗歌对一代人的照耀,是一代人自己证明自己的结果”。
  到2004年6月,安琪、远村、黄礼孩主编的《中间代诗全集》出版,这套两卷本的“中国现代诗编年史”厚达2550页,揽括了82位诗人。这些依赖群体出场的作品使我们看到,诗人们针对各自不同的诗歌理解,进行各自以为的诗歌道路。那些多样态的诗歌文本,形成了多声部的合唱,而这些恰恰是诗坛和读者一直忽略的汉语之声。
  对“中间代”诗人来说,这个时间性清晰、纲领性模糊的命名,保证了他们群体间的差异性原则和自我张扬的写作个性,既拓宽了诗的生长空间和表现领域,又为“个人化写作”提供了艺术的支持和文本的保障,秉承起多元并包的时代精神。
  或许,这就是“中间代”立足于诗坛的最大意义。

 

 间代诗群】(刊发学界》20108月号

 

  某个人
  
  ■树才
  
  某个人?可以是你,是我,是他。
  某个人躲在某个名字下。
  某个人喃喃低语,对风说话。
  第一个某个人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某个人死了!脸过渡为面具。
  有几种面具不能让妇女看见。
  但在人类的厨房里,时间的
  菜刀,需要死亡这块磨刀石。
  
  某个人,见过面的,说过话的,
  死了的,还未出生的……
  某个人正迎面走来,
  某个人已擦肩而过。
  
  据说某个人生来清白,
  据说柏拉图经历了苏格拉底之死,
  通过他的嘴,死亡唾沫四溅,
  通过他的笔,死者重返街道。
  
  某个人,生于XXX,
  死于XXX。
  生死之间,夹着一小段生活。
  而生活,是负债的过程。
  
  死亡是中断。某个人继续……


  
  尘埃(外一首)
  
  ■古筝
  
  尘埃布满你的桌椅,布满空气和日子
  你热爱那些小精灵,煽动翅膀,它们多像你
  被喧嚣遗忘。四周是时间的废墟,像那些
  曾经灿烂的笑容,如今变得如此阴郁
  
  你热爱那些粉状的生命,你热爱那些尘土
  覆盖下沉淀历史的砖块。你感受到身体一天天
  沉寂到砖缝下面,像冰冷的句子发散出死人气息
  
  三千多平米的大屋子,浮悬一个空荡荡的影子
  每天你和日子和那些具有年代的城砖坦然相对
  你移动粉色的旗袍,在尘埃间,在废墟上舞蹈
  你并不惧怕那些随时爬出来的咳嗽声。他们
  很好奇:女人,请告诉我,你更怕什么?
  
  风开始变软
  
  风开始变软。下午四点的阳光
  从倾斜的木楼梯上向下走去,在一丛
  深绿的灌木前停步。风开始变软。
  在台阶与台阶之间,每一节宽度,
  都让你感觉到,每向下一步,
  春天的距离,正在
  缩短。
  
  明城墙下。你向低处走去。
  风在变软。你停在一抹暖暖的夕照里。
  什么时候风已经改变了来处的方向?
  让你突然感觉到,这个下午很柔软。也许,
  在心中某个阴冷的地方,你一直渴望,
  风变得柔软。哦,一片风停在唇边,
  向内心深处滑去,并轻轻
  缠绕。


  
  秋天,我把爱人还给人间
  
  ■老巢
  
  你远方,我去远方
  你故乡,我就回故乡
  
  欲望,使夜晚年轻
  你的影子红灯绿酒中舞蹈
  某一刻甚至有了体温
  
  无限接近梦。而梦
  是危险品,通不过安检
  
  天空很现实。云上的日子
  害怕碰上一根鸟毛
  没时间秋天了。你远方
  
  我去远方,你故乡
  我就回故乡。并一反常态
  
  把你还给人间。白天
  越来越短,意味着你恨我
  与我为敌的希望在破灭


  
  在山中(二题)
  
  ■何三坡
  
  春光
  
  春光浩荡,南风的邮差在传递花朵盛开的消息,万丈阳光里,蜜蜂在轰鸣,它们的队伍蜿蜒,朝着伟大的梦想狂奔,庭院里布满了成群叫喊的草莺,它们的欢乐嘹亮,持久。这些欢乐打败了我,在蔷薇到来之前,我愿意在一树丁香花下,沉沉睡去。
  
  羊群
  
  大风扫除了落日的灰烬,天空的大门就关上了,烟树默立,鸦雀无声。万物恭候着明月的降临。
  我坐在矮墙上,看见暮色的野草,在疯长,还没抽完半根烟,它们就覆盖了河流、旷野、山巅。
  羊群下山了,它们穿过黑色的岩石、晦冥的树丛、水库大坝后闪烁的萤火,这些慢吞吞的云朵,过完了缓慢的一天。


  
  1951年丑儿送粪(外一首)
  
  ■叶匡政
  
  太阳辣点,你活该!没半个人影儿,你活该!脚走得生疼,你活该!
  
  丑儿敞开坎肩。补丁摞着补丁
  好劲儿都使给了粪车。车咣当咣当响
  人从不做声
  
  冤不冤?也不冤
  爷爷地主,丑儿活该
  人受穷,天黑得快。喝口稀粥又一天
  
  白色
  
  只有在北京苟全了性命的人
  才能理解我
  才不会捧起桌上这碗米饭
  
  我被它怯生生的白色惊住了
  就像公路
  一下捧出那么多怯生生的遗体
  
  只有在北京苟全了性命的人
  才能认出我
  才不会捧起桌上这碗米饭


  
  今夜布置一盏月光给你(外一首)
  
  ■安琪
  
  对于你提出的问题,我想了很久,我想今夜
  长安一片白,燕都一片白,闽越古国
  也将一片白,古人云
  多情总被无情恼
  现如今,一切皆有可能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和黄山。黄山乃徽山
  人乃徽人——
  微斯人,国将不国,庆亦不庆。
  你我修身于论语
  今晨你邀我共赏孔子
  今夜我就将布置一盏月光给你
  还君明珠双泪流,双目亦笑
  悲欣有天然的线条
  全然不由人自主
  今夜且高举一盏月光照你辗转,反侧过身
  说,月光如论语,可以修身
  如孔子,可以学
  而时习之。
  
  竹篮打水
  
  一只竹篮,在水与水之间,进退两难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昨日是冰水
  冻僵我心。“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今日是
  温水,温暖我心。心既已活好比眼睛睁开看见天地
  之清朗,好比黑屋子刨出一颗月亮虽呈弧形
  却也喜光荡漾,好比话语阵阵袭你而去
  虽间杂有锋利之流却也割得你一身
  刻骨的痛与快!人生在世
  竹篮打水,“抽刀断水水更流”,且让我
  自扰自解,自编竹篮一只,又一只。


  
  如果这还不够(外一首)
  
  ■张德明
  
  我有晴空万里,我有雪花满地,我有天涯浪迹
  如果这还不够,我有百年孤独,我有
  十里相送,我有一寸情愁,如果这还不够
  我有飞刀,我有骏马,我有止痛膏,如果
  这还不够,我还有最后一滴
  遗忘剂
  
  为你打马过江南
  
  杏花春雨,烟波柳笛,桂香霞绮
  江南的画卷在你梦中展开
  西湖上升起明月,映照万川,映照
  你瘦如清风的乡愁
  为你打马过江南,我备日记一册,
  散雾剂一方,采香瓶一支
  我用日记录写江南的心情,用散雾剂清除
  柳巷的离愁,用采香瓶
  收纳万卷锦绣,为你打马过江南,我用大半辈子
  采集苏杭烟雨,用李清照的词牌,为你酿造
  秘制药膏,再用最后五年的光阴
  足不出户,日夜疗治,你的怀乡病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