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存刊发《江山文艺》2010年第3期诗9首  

2010-08-13 11:08: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刊登在《江山文艺》(湖北省优秀期刊)2010年第3期(总第84期)诗歌专号诗作9首。感谢并存。——安]

 

                           安琪诗歌  

 

2010年元宵之夜京城雨雪大作》

 

一个满腹才华的人他的才华恰如这漫天大雪纷落到地上被踩踏

被化成污水而我何其伤感我不幸看到他的才华绚烂如漫天大雪

而我何其心疼我不幸看到他的才华被踩踏被化成污水于京城夜。

 

                                        201031

 

《麻雀纪事》 

(或人的一身究竟豢养着多少只麻雀?)

  

用一屋子唧唧喳喳的小麻雀烦你你是小麻雀们的耳朵:

一只汇报截也截不住的流年逝水一只细数大白菜青椒

五花肉剁椒鱼头曾经摆开的人世宴席,繁盛抑或枯萎

欢喜也是悲凉。一只伴你电脑前游戏一晚又一晚一只

叮咛纵使家事琐碎你也要保证你的乐观情绪不受影响

一只说,对于不可解的命题我们可以暂时不解且请让

时间消化一切,一只回退内心自我教育自我反思自我

成长,成长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一只趴在床上读书

吟句一只跟你厨房打转微笑旁观它说,瞧瞧我的左手

和右手,一点都没有烟火味。一只用纯洁的表情凝视

你一只像夸张的母猪拱着你一只心灵淤积着泥泞一只

身体无比诗意,一只一生的努力都在破墙而出一只却

作茧自缚。一只通宵做梦梦中它死命地惊叫噩梦噩梦!

一只白日做梦梦中它死命地惊叫我爱我爱!一只朝你

递去温暖的抚慰一只脱口而出恶毒的咒语然后它说天,

我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一只坦承一切它所做过的往事

一只拒绝承认它从未做过的,一只有点精神分裂它说

我和我的文字所构成的世界是两个世界,如果你爱的

是文字的世界那么请原谅,那不是我。我和我的文字

从来就不是一回事。一只说我已准备就绪,审判可以

开始一只说,我从未找到通往天堂的路,当然,我也

不曾知道地狱究竟在何方?一只号召,麻雀们,我们

应该给主人一个短暂的休息周期以便我们继续烦他乱

他,以便我们的叽叽喳喳不会丧失最终的倾听,那么

就此告辞亲爱的,屋子留给你,我和我的小麻雀们将

就此告辞,打盹冬眠,以便春暖花开时学那前度刘郎

今又来——

 

                              20091220日。

     

《睡到鱼群苏醒直至错误地理解我与世界的关系》

  

直至铃声大震把你从恐怖之乡唤回

直至狗日的春节一天天走进,来,现在开始倒计时——

距离你独自过除夕还有九天、八天

七天……三天、两天、一天——

这是最后的时刻宝贝你只要和我

一起挺过去谁都知道

你就是我。

 

睡到鱼群苏醒在水中闯来闯去,每一只陆地的动物

都能在水中找到对应植物亦然

直至我扮演的悲剧主人公获准登台以喜剧的面目出场

直至你,我亲爱的幻想之诗的词句你将永在幻想之中

你就是我——

互相充满疑问却已无从解答。

 

世界不依托时间存在也不依托空间

世界寄居在你身上并且邂逅了我,每一个不同的你带给我

不同的世界。

 

201024日,北京。

 

《菜户营桥西》

  

自此我们说,可以拐弯了,可以走辅路走路漫漫的路

其路也修远其求索也艰辛其情也苦其爱也累其人其物

不值一文其生已过半其革命已成功或尚未成功其遭遇

也丰硕也奇异也幸福也荒诞那么我们说,你还要什么

你,在路上的你,追赶时间的你,欠死亡抽你揍你的

你,女性主义的你,你还想要什么?

 

菜户营已到,这左一道右一道的桥嫁接在空中使平地

陡然拔高几米,你转悠其间自此我们说,可以安歇了

那些临近崩溃的楼层在夜晚换了面目,孤云缠绕某夜

我们看见月亮像白血病患者惨淡的脸凄清而哀怨某夜

凉风曝光了草丛中草拟的意识流我们在长椅上的幻想

那些过往的困惑因絮叨而成型而复活落迹于刹那光影

 

我们,在路上的我们,被时间追赶的我们,热爱活着 

的我们,并不存在的我们,我们还能要什么?

 

                                      2009/6/22

  

《陈述,虚拟或真实的面孔》

 

你总是在陈述,在陈述中回望时间的残骸你的来路,你来历不明

又一览无遗。一个自虐症患者的陈述能证实什么——

628日,已逝的端午的回响:马连道,空城缭绕茶的余香;

629日,忧心冒起,如水如珠,点点滴滴;

630日,秋瑾主义者的嫁接错位,一个人口中吐出的悼词;

71日,欢乐蒙着阴影的面具,焦虑使你措手不及;

72日,你越来越弱智,你将崩溃同时你将因往事而后悔;

73日,云开雾散,单线条的早晨在阳光中荡漾仿佛可以持续一生的安慰;

74日,继续丢开一些时间,有一些期待朝向暗红幻景;

75日,时间的脚越来越快,有一种恐慌渐渐增大乃至要命;

76日,一个称之为诗人的人她的不打自招,她夸张的虚幻的表达;

77日,她辛辣而微酸的故事被温水轻轻浸泡并于此有了变异的面容;

78日,温水啊温水,你要在事实得到证明之前恒久地温下去;

79日,再一次被无助捆绑,头堵头痛,以便配合心裂十八瓣;

710日,如果不能拒绝,就请保持沉默。

 

                                 2009/7/9

 

 

《出埃及记》

(给你,你勉励我,监督我,带领我)

 

我醒在第一个没你的清晨

我神思迷离

不知此身何在

我看见阳光在窗帘外喧嚷

我不知此身何在而我不慌

我知有你

每一个醒来的日子你在

每当黑暗降临你我道安

我决定

我再一次决定

修正我的性格缺陷

我自虐

也虐他

如你所见我自虐

也虐他

我身藏一座两座埃及

我身藏无数埃及

我充当自己的摩西却还未

走出已经

40年。

 

献给你

我全部的埃及

你勉励我

监督我

带领我。

             2009/7/18

 

  

《现在几点了》

——关于一次失眠的自我教育

 

我迟迟没有睡去的这个我躺在床上

我躺在床上的这个我着急等待沉沉不睡的那个我

 

——现在几点了?

——我站在铁轨这面,看见那面人群木然的诧异的表情状如火车开过。你在我旁边以至我没有看到你的脸,我感到一阵阵心酸。

 

我躺在床上的这个我今夜要与那个迟迟不来的我

作战到底,今夜,那个负责睡眠的我已经罢工,已经瘫痪

在赶往这个我的路上

 

——现在几点了?

——如果想我,就把“想”种在心上,它必定长成一棵大树。等艾略特尸体发芽的那天,我就来采摘果子。

 

或者,那个迟迟不来的我正在赶往通向你的路上?

它习惯你的气息已有一定时辰

在你的注视下它安然而放松,像史前时期备受宠爱的火苗

一旦得到精心照护就不想熄灭

 

——现在几点了?

——国安叔叔,宇宙警察,我的老师,你又来上课了,我失教太久,需你辛苦!

 

嘀嗒,嘀嗒,哪里的水声?我看了看手臂它并未滴血——

故事说的是有一个人被蒙上眼睛,被告知要割腕,

一天之后此人死去而事实上,他听了一天的嘀嗒声

只是水声……

 

——现在几点了?

——秋风开始给夏天剥皮,阳光软塌塌的,你一遍遍擦拭的木地板将不再湿漉,秋风来了,收起你的刮痧片你的脖子将不会再有红点……

 

睡吧,睡吧,这个我不用再等那个我,那个我本来就是

这个我,你心无旁骛,睡眠就会降临,你心无旁骛

心无旁骛,心无旁骛,心无,旁骛,心,无,心

无,心,心,心,心……

 

——现在几点了?

 

                         2009/8/18

  

   

《夏季1号,又名放弃》

  

哦,浮在水面上的脸是我那乏味的时间

浮在睡眠上的脸是我那奇怪的爱人同志

他日日过着超现实的生活一点也不让我

知其影踪。他早出晚归,拎着大大黑包

和自己壮硕的躯体,他是一个数字天才

和情欲的白痴。他把春天藏进他银灰的

小车把夏天送给裸露的西藏把秋天揉到

感冒的白纸巾而冬天,必须承认,冬天

有点艰难,我在没有位置的小屋站立太

久这有点荒唐。我的脚变成树桩,头发

却尚未变成树叶,我的气息足以与你的

你们的美味佳肴相配。这是一个有趣的

实验我同时进入到活死人,和未亡人的

状态。我在这样的进入中享用到了肉体

的泥淖和精神的全方位肢解我要说我爱。

 

                        2008/11/04,北京。

 

《翻云覆雨》

 ——或给你。

 

红色血光中伸出的手你的手,献给你,一个

意外主题,一场奇遇!现在让我把锈迹斑斑

的爱情换成友情和亲情我做到了并以此与鸟

自由嬉戏。黄昏开出的处方很快就要兑现你

我当要觉悟从迷醉中猛醒,悄悄地,卷起来:

一团密布阴影的云,和它变幻的莫测冷暖哗

啦啦,下着,下着。野花开放,干扰了城市

的假象,倘若我们曾经放声高歌我们当说够

了,够了。此生足矣。在谵妄的死亡机器收

走我们之前大地旧了,天空修改了密码,使

镜子凝固烦恼的面孔趁着寒冷将至未至我们

走吧,说再见,就说再见。我们曾经相逢够

了,够了。这一笑泯却世间恩怨,这一笑悲

欣交集我们提前进入落日伟大的行列我知道

只有欢乐才能共享而痛苦只配,默默收藏在

心里,谁能把清水搅浑,谁又能把内心的欲

与望诉说谁就能,占卜出红色血光中深蓝的

深蓝的祝福:我们爱过并被获许,无罪释放。

 

                                      2008/11/06,北京。

  

 

存刊发《江山文艺》2010年第3期诗9首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存刊发《江山文艺》2010年第3期诗9首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存刊发《江山文艺》2010年第3期诗9首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