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刊登在《茂名晚报》上的两篇批评文章  

2010-08-13 12:54: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晓音姐发来的《茂名晚报》上的评论。自年初起意写批评文章以来,盘点一下似也不少,只是诗歌荒废了。。。——安】

刊登在《茂名晚报》上的两篇批评文章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茂名晚报》2010年7月16日
刊登在《茂名晚报》上的两篇批评文章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茂名晚报》2010年7月30日

——————————————————————————————————————————

       对生命价值的另一种朴素言说

                           ——读吴奕《温暖地想起》

                                   /安琪

 

一个人的生活大体由两部分组成:直接生活和间接生活。前者来自自己的亲历亲为,后者则取之于道听途说,其中又以明星们为最,毕竟,明星们是最吸引大众眼球的媒体宠儿,他们主动或被动地被搬到舆论前台的言行举止成为小老百姓茶余饭后最为可口的消食产品。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她不仅消食了明星们或真或假的传闻,而且还想把这消食感受陈述出来求证大家,那她一准是个有想法有行动力的文字工作者,本文作者吴奕就是如此。她从两个明星入手,其一为日本女明星酒井法子,其二为香港女明星阿娇,轻轻揪出她们身上的共同点——深陷不名誉的丑闻,而推导出令人思索的结论:这两人要被“温暖地想起”看来比较困难了。

“温暖地想起”,本文的主题经由两个女明星的现身说法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出场,它来自于酒井法子经济公司对中国粉丝的冀望,这冀望在作者看来基本已是无望——一个自毁自己清纯形象的女明星想重塑形象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作者在文中第三段的分析很能引起读者的现实共鸣:寻常人的时间、精力、注意力都是有限的,难有空闲去想起一些与日常生活距离比较远的人和事。明星们的生活本来就是“关你何事”的生活,小老百姓喜欢不喜欢本质上都跟他们生活的改善没有干系,你酒井法子既然要自毁长城也就休怪我们不再“温暖地”想你,没“冰冷地”想你就很不错了。

第四、第五段作者思想的脚步继续推进,已不单停止于“温暖”和“冰冷”之争了,而是更深一层地挖掘到“想”这个原初本在,也就是说,如果连“想”都不存在的话,则“温暖”或“冰冷”就更无所依托了。作者敏锐地发现并毫不含糊地指出,那么多明星隔三岔五地总要制造一些事端以便在媒体露脸其原因正在于,他们迫切需要被“想”,无论“温暖”还是“冰冷”,这就已经揭示出明星们身上阴暗的底质:为了避免被大众遗忘而不惜迎合大众的审丑心态。

在文章的最后两段也就是第六、第七段,作者把笔触从明星身上犹如镜头转移一般定格在“领导”身上,这个转换显示了作者已不满足于把批判的锋芒指向遥远的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明星了,明星的生活毕竟是间接的生活,只有“领导”,才是每个小老百姓躲不开的直接生活,哪怕你是无业游民也有居委会来领导你,应该说,“领导”是中国社会每个人都避不开的一个鲜活词汇。那么究竟领导和明星有何必然联系可以让作者产生这样的镜头转移?却原来领导和明星一样,都是社会关注程度较高的人。此言甚是。

也因此,领导和明星一样,也存在着被“想”的问题,如果说,明星们的被“想”有着自己主动为之性质的话,则领导的被“想”更多起自他在任时的表现,“想”可以附加的状语很多但总结起来无非也是“温暖”和“冰冷”两大类,那么作者自己更认同哪类?自然是如题所示的“温暖”类了。

本文实际上是对生命价值的另一种朴素言说,一个人被“想”的方式实际上就是这个人存留在世上的方式。付出温暖的人得到的必也是温暖,反之亦然。

 

                                     2010-7-12,北京

——————————————————————————————————————————

      对父亲及其时代的思索和怀念

                               ——解读肖力散文《聚散终有时》

                                          文∕安琪

 

这一篇关于父亲的纪念文章包含了新中国成立以后一代人的历史记忆,这代人在旧社会出生、长大,在新社会工作、经历各式各样的政治运动,有的挺了过来,有的没能熬下去。阅读本文,首先要求读者对解放后至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1949年至1978年这段时间中国的重大政治运动有个简要了解。这里面有土改、镇反、批判胡风、反右、文化大革命,等等等等。文中述及的父亲一生的苦难与这些运动有关,其中父亲未曾谋面的岳父1945年入党,1947年被党组织安排到敌伪卧底,1950年被陷害以地主身份处死,死后竟然还累及多年以后才能进门的女婿,真是时代荒唐的怪现状。这些历史事实,需要向年轻的读者(主要是80后90后)做一个大致介绍,否则文中沉重的笔触和作者富于思想性的文字无法得到恰切的传达。

显然作者对父亲的一生有着积淀深厚的感受感想以至必须分成五个章节才能把汹涌的海截流叙述,而读者也在这样的截流中得以详尽体悟海水之咸涩苦痛的滋味,那么就让我们沿着作者的导引一一领会父亲的一生。

为了让文章不显突兀,同时也局部体现作者的谦逊本质,在进入正文时作者给了一个小引,表明自己写作本文的初衷,其实每个作家一生中大都会为父亲或母亲留下只言片语,更何况作者的父亲颇具历史象征意义的存在本身就有值得书写的价值表象,因此我们说,作者的“思索和怀念”同时也是作者这代人昭示后人的“思索和怀念”。

文章采用倒叙的手法,先从作者听闻父亲之死的当时当地写起,使得行文的脉络极其清晰。在第一章中,作者开篇即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时间“1980年7月10日”,那天,作者公务出差阳江,在抵达阳江的时刻接到单位领导电话,告知父亲已于7月9日辞世并且因为气候炎热不能久候已经下葬的事实,这是一个晴天霹雳,在当时交通和电讯都极不发达的情况下,作者无法立即赶回老家廉江,只能把悲痛埋在心间,也就是说,作为长子,作者竟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悲痛因此更其悲痛。

第二章,作者回忆了父亲的一生,本章最大的意义在于向读者呈现了父亲这代人所经历的历次政治运动,父亲作为“这一个”是有代表性的,他的遭遇同时也是他们那代人的遭遇,从父亲身上,读者窥见了一个特定时代一代人的曲折、心酸与磨难。而父亲因为去世得过早(才52岁),没能等到他岳父平反的那天。而这带给他灾难的岳父,事实上他一辈子都没见过。多么荒谬的时代!

时代与个人的关系大抵两种:创造时代或在时代中沉浮。能创造时代的毕竟少之又少,芸芸众生大多只能被时代所左右。当作者在父亲之死后发出“为什么有些并不行善积德的人可以无疾而终?为什么有些善良的人在进地狱前要倍受折磨?”时,我们能给予作者什么样的安慰?

我们说作者作为一个有独立判断力的知识分子,他对父亲的怀念绝不会仅仅停留在叙述的层面,他必然要赋予父亲之死以更大的追问意义,于是我们在第三章读到了一段纯属于思想性的文字,这是一种提升,也是一次与读者的交流:对生命,对死亡,你有何见解?

一个人呱呱坠地一定因着生命中两个最亲的人的相爱和结合,父亲、母亲,他们是不可割裂的整体,因此作者在接下来的第四章中对父爱母爱的深入阐述就是合情合理,父爱是山,母爱是水,各有其不可或缺的质素,父亲虽然已经去世,其山一样的品质不会有丝毫缺损。作者在这个部分以坚实的笔力塑造了父亲之于他们一家的典范形象。

文章以作者和弟妹们搀扶母亲于清明时节到父亲坟前祭拜而终结全篇,诚如作者所言“在一家人中,各人对已故者的追忆也有不同的故事和心迹”,而作者的心迹字字句句皆是血地流注到这篇文章里,父亲及其一个时代,也就在这样的“思索和怀念”中获得了生命的增值!

 

                                                 2010-7-16,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