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转载]文化视野中诗歌群像展览(修订稿)  

2010-07-21 12:52: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印象记

 

模庞大的“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已基本竣工,策划者王竞成、月色江河先生让我谈一点感想,事实上,我这个距离遥远的编委并未出什么绵薄之力,但出于对诗歌的热情与责任,我还是欣然凭借阅读的点滴感受写一点“印象记”的文字。

如果将“大展”作为一次历史意义上的“巡礼”,那么,“90后诗群”的出场,首先显示了一种“唯新情结”,尽管,少年成名在今天早已不是什么传奇。“大展”的界限为“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这一时至今日俨然有30年历史的跨度,事实上,已为勾勒80年代以来当代诗歌的整体图谱营造了刻绘的空间。不但如此,30年的历史也足以成为一个诗人从出生到成名的时间度。然而,从编排的目录来看,“大展”又不是一次简单的编年史排列,在此可以看到编选者付出的努力与匠心:如果可以从纳入到特定历史群落的“流派诗歌”比如“非非主义”、“北回归线”、“第三条道路”、“《极光》诗群、“反克诗群”、《打工诗人》诗群、《大别山诗刊》诗群、《大象诗志》诗群、《芙蓉锦江》诗群等民刊作品大展,以及“区域诗群”、“网络诗歌大展”的编排方式,又决定“时间”只能成为其中的标准之一,在年代、地域、性别、媒介等多样化的权利赋予和视野关照下,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是群像式的构成,她的立体型、空间式的构成,决定其厚度和广度,这一特征,从当代诗歌的发展趋势来看,充分证明了诗歌写作的多元性和判别标准意义上的复杂纠葛,这使得“文化视野”的介入既显某种认知上的无奈,同时,也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

无论从数量,而是具体的细部构成,“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都体现了自身的冲击力以及策划者的渴望。应当说,以上述方式对近年来诗歌发展进行一次集体展览和集束编排,本身就由于其崭新的形势而构成了冲力的力度。当然,与形式的冲击相比,“大展”更多还在于诗歌阵容以及编写者精心遴选之后的写意格局。既然,我们可以将之称其为“文化视野”中的一次群像展览,那么,其群像及其文化意识本身就可以刻绘出写作的图景。只不过,当代诗歌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个人的表演,其回归艺术过程中的自我理解已经为其染上了深深的“个人性”,而这自然要求我们以例证的方式去抽样解读。

按照编排的顺序与出场的顺序,路也、马知遥、孙磊、周伦佑、蒋蓝、瘦西鸿、梁晓明 、南野、顾北 、黄恩鹏、 周瑟瑟 、郑小琼 、许强、树才、马莉、老巢、莫非、安琪、阿翔、李元胜、杨然等成名多年的诗人,部分已经迈入到文学史的文字书写中,而“90后诗歌展”以及“大展”中笔者熟悉的部分“80后诗人”也早已通过其写作的力度对诗坛发起了冲击。以我曾经为其诗集作序的原筱菲为例,《冬天的局部》以及其多次书写的以“冬天”为主题的诗,诗质纯洁透明,无论是风景描绘,还是个人记忆,以及情感的寄托,“冬天”都有向往与怀旧的体验,但“90后的诗人”显然更愿意在诗中加入某种悖论甚至喜剧的成分,“一脸坏笑目送它远去/这个冬天在我的视线里/变得空无一物”,她以自我遮蔽甚至迷失的方式完成了“冬天”的告别,而北方特有的季节却由此隐含了无尽的风景。与之相比,郑小琼等既可以划入到“打工诗人”同时又是“女性诗人”群落的实力派诗人的加入,又使“大展”在诗人“收藏”丰富性的过程中获得了来自生活底层和性别叙事的双重质感。《在铁具上》由于其独特的色调以及厚重的背景,使“打工者”的感受成为当代城市生活的一道风景:他们憧憬过,同样迷茫过,生活是如此的真实并像铁具一般坚硬甚至无情:“而我感到的疼痛,迷茫于生活中的信仰/灼热间的轻烟中,倾听铁的颤栗/在黝黑与闪亮,光明与虚空之间/铁在我身体里积聚,我将它打造成/一枚铁钉,将我钉在这浑浊的岁月”。想来,这无疑是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群像展览的需要出场的“雕像”之一。

按照当代诗歌的发展趋势及其构成方式,“诗歌地理”俨然已成为了解其面貌的重要途径之一。“诗歌地理”不仅是对当代诗歌的地域性认知,以及后现代场景下诗歌写作从时间走向空间,它在具体上还包括诗歌的板块构造,以及如何认识当代诗歌的整体与局部。显然,今天对于一个区域诗歌的认识,我们更多变成了一种诗人名字、诗歌刊物以及诗歌活动和事件的诉诸,这样“流派诗歌”、“地域诗歌”、“校园诗歌”乃至“网络诗歌”、“90后诗歌”等等划分方式,都或隐或明地应和着这一内在逻辑——“诗歌地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诗歌权利的寄予和实现,这样概括的结果本身就是对其析分的重要方式之一。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公认的诗歌“集占地”之外,那些知名或者未名的诗人正是重绘诗歌地图的线索与契机。至于“网络诗歌”以及本次“大展”现有的发布方式,本身也说明了“诗歌地理”的重要传播方式和技术性特征。

在以整体扫描的方式,“中国当代诗群回顾与年度大展”大致呈现出其“文化视野”中的创作图景。限于篇幅,“大展”中更多颇具实力的诗人及其写作都无法逐一例举,而在具体展览过程中,“一个一首诗”的限度既反映了“展览”的宽度与广度,同时,也将更为辉煌的登场留给了未来。显然,无论就当前诗歌的自身环境以及“离散效果”而言,“大展”均体现了我们时代的诗歌概况。由此联想在各种“年度选本”盛行的年代,举办一次“诗群大展”本身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遥想当年的“朦胧诗”、“现代诗群大展”,任何一次成功都是由于不懈的努力而完成的,为此,无论从参与者还是评论者的角度,我都衷心期待未来的诗人已置身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