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应晓音之约解读吴奕随笔《温暖地想起》  

2010-07-12 16:53: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生命价值的另一种朴素言说

                           ——读吴奕《温暖地想起》

                                   /安琪

 

一个人的生活大体由两部分组成:直接生活和间接生活。前者来自自己的亲历亲为,后者则取之于道听途说,其中又以明星们为最,毕竟,明星们是最吸引大众眼球的媒体宠儿,他们主动或被动地被搬到舆论前台的言行举止成为小老百姓茶余饭后最为可口的消食产品。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她不仅消食了明星们或真或假的传闻,而且还想把这消食感受陈述出来求证大家,那她一准是个有想法有行动力的文字工作者,本文作者吴奕就是如此。她从两个明星入手,其一为日本女明星酒井法子,其二为香港女明星阿娇,轻轻揪出她们身上的共同点——深陷不名誉的丑闻,而推导出令人思索的结论:这两人要被“温暖地想起”看来比较困难了。

“温暖地想起”,本文的主题经由两个女明星的现身说法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出场,它来自于酒井法子经济公司对中国粉丝的冀望,这冀望在作者看来基本已是无望——一个自毁自己清纯形象的女明星想重塑形象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作者在文中第三段的分析很能引起读者的现实共鸣:寻常人的时间、精力、注意力都是有限的,难有空闲去想起一些与日常生活距离比较远的人和事。明星们的生活本来就是“关你何事”的生活,小老百姓喜欢不喜欢本质上都跟他们生活的改善没有干系,你酒井法子既然要自毁长城也就休怪我们不再“温暖地”想你,没“冰冷地”想你就很不错了。

第四、第五段作者思想的脚步继续推进,已不单停止于“温暖”和“冰冷”之争了,而是更深一层地挖掘到“想”这个原初本在,也就是说,如果连“想”都不存在的话,则“温暖”或“冰冷”就更无所依托了。作者敏锐地发现并毫不含糊地指出,那么多明星隔三岔五地总要制造一些事端以便在媒体露脸其原因正在于,他们迫切需要被“想”,无论“温暖”还是“冰冷”,这就已经揭示出明星们身上阴暗的底质:为了避免被大众遗忘而不惜迎合大众的审丑心态。

在文章的最后两段也就是第六、第七段,作者把笔触从明星身上犹如镜头转移一般定格在“领导”身上,这个转换显示了作者已不满足于把批判的锋芒指向遥远的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明星了,明星的生活毕竟是间接的生活,只有“领导”,才是每个小老百姓躲不开的直接生活,哪怕你是无业游民也有居委会来领导你,应该说,“领导”是中国社会每个人都避不开的一个鲜活词汇。那么究竟领导和明星有何必然联系可以让作者产生这样的镜头转移?却原来领导和明星一样,都是社会关注程度较高的人。此言甚是。

也因此,领导和明星一样,也存在着被“想”的问题,如果说,明星们的被“想”有着自己主动为之性质的话,则领导的被“想”更多起自他在任时的表现,“想”可以附加的状语很多但总结起来无非也是“温暖”和“冰冷”两大类,那么作者自己更认同哪类?自然是如题所示的“温暖”类了。

本文实际上是对生命价值的另一种朴素言说,一个人被“想”的方式实际上就是这个人存留在世上的方式。付出温暖的人得到的必也是温暖,反之亦然。

 

                                     2010-7-12,北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温暖地想起

                                     文/吴奕

 

    最近,日本女明星酒井法子涉毒被捕,十多年清纯形象一朝尽毁,她的经纪公司说:希望中国的粉丝,仍然可以温暖地想起法子……虽然有粉丝宣称愿意帮偶像顶罪,但她今后要想被许多人“温暖地想起”,看来是比较困难的了。

娱乐界同样命运的另一个人,不用说就是“艳照门”里自称“很傻很天真”的阿娇。她的最新反思是:当初她并没有错。看来,这个MM要想被曾经喜欢过她的人们“温暖地想起”,也是很不容易吧。

寻常人的时间、精力、注意力都是有限的,难有空闲去想起一些与日常生活距离比较远的人和事。能不遗忘,已属不易。而想起的时候,因着具体的人和事,既可能是满意地、幸福地、高兴地、感激地、得意地的……也可能是失落地、幽怨地、忿恨地、难过地、憎恨地……酒井的经纪公司在此精准地用了一个“温暖地”,既有正面情感,也保持了足够距离,实在是高呀。

想来,“温暖地”的对面,可能是“冰冷地”。当某人“冰冷地”想起的什么人的时候,在思想者一边,心里必是有一些不满或怨念的。不过就算是轻微的憎恨或者失望,始终是忘不了、放不下、丢不开,时不时地袭上眉间心头,给人添一些挥之即去的堵。

不过,温暖也罢,冰冷也罢,终究是要“想起”的。假如,连“想起”的可能性都基本没有,有的只是冷漠和不关心,只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淡忘或者无视,那温暖或者冰冷就全都无从谈起。互相之间曾有过关联的人,这种关联无论是现实的也罢,虚拟的也罢,如果后来竟然走到了完全漠不关心的境地,于常人或许无妨,于明星而言,岂不是最大的悲哀么?由此可以理解,就算是曝丑闻、造绯闻、炒旧闻,明星们隔三岔五地也要在媒体上露一下脸,娱乐一下大众,就是要避免被大众遗忘。

现实社会中经常被人想起的人,也就是群众关注程度高的人,除了明星,大多数情况下是领导,或者类似领导的人们。有的人,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或人品能力,堪称楷模,等等。离开多年,仍然经常被人们温暖地想起、提到;而有的人,除了可能会被家人、亲人、几个腹心及利益相关人等经常满意地、幸福地、高兴地、得意地想起,更多的人,想起TA的时候,可能是不满的,或者怨怒不平的,甚至在有可能的时候,祈盼着可以无视、漠视、遗忘,希望TA可以人间蒸发,最极端的情况是听到TA的坏消息竟燃炮相庆,简直就是渴望TA遭天谴、得报应。这,也应该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恨意吧。

每每遇到、看到、听到这一类人,我就暗忖:还是做一个可以被多数人“温暖地想起”的人比较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