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艳阳天  

2010-07-12 15:26:00|  分类: 安琪长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艳阳天

安琪

 

1)

风成吨成吨地批量生产,夜晚缩小在某座酒店里
它抖着身子企图把你当做外衣

而你也适时地给了它温暖。

 

2)
“全体的雨集合起来。”你第一次对雨感到兴奋

无疑,雨有助于皮肤与皮肤的叫嚷

嚣张之美迎合暗无天日。

 

3)

花盆成排倒下,同一个方向的花盆同一个方向

倒下犹如孩子们的小脑袋瓜乖巧

齐整。回忆拥挤着,四处乱窜。

 

4)
褐色与麻色在走廊上过家家,筷子做的称
有小刀

的刻度,有石头的称砣,有女孩子细细的竹枝手

灵魂3.8克有科学为证,有女孩子的爆米花摇晃在竹凉椅上。

 

5)
我曾看见黎明的阿姨,长长黑发像一把缅甸刀
她雪白的脖颈,雪白的脖颈!解北街88号。大码头。

那在溪边卖咸甜汤的是我的外婆,阿姨的妈妈。

 

6)
我爱四果:空,气,水,火。

我爱传统的手工业者秘密调制的汽水——
快速地摇动,倒转,直到发出“嘭”的一声,我亲眼见过
它的爆炸,阳光蹲在它上面
一地碎新娘。

 

7)
然后是高颧骨的祖母,无财,却有封建世家底之傲然
清晨她为自己备好一泡茶然后不徐不缓褪下想象的祖父

通向祖父的路还有多少年?
还有多少个祖父要进入祖母的想象?

 

8)
她残余的美居住在逼仄台阶的小楼状如一盒发缩的饼干

香烟制品的祖母,我在床边阴暗角落偷吸一口阴暗提前死去

我匆匆赶回祖母下塌的棺材旁檀香像祖母坚决不说的临终遗言
一座纸房子,彩电和仆役抬着轿把祖母送往乌有之乡

 

9)
“担粗,担粗!”我们怪叫着——
扑鼻猩臭被手推车远远运了过去但一定要经过家门

一定要惊动我们这些少小不识愁滋味的小人儿。

 

10)
奴才婆90高龄依然眼不花耳不聋
她絮絮叨叨——

她絮絮叨叨为抢占子孙阳寿而感到愧惭。

 

11)
月亮瓦解了夜晚和山头的密会

技艺高超的月亮带给父亲三个大窟窿以至我缓缓地

从他的自行车上摔下——

白布遮天,比萨斜塔倒了
它和两个铁球同时着地!

 

12)

奴才婆终于摔倒了,手杖压在身底下

呻吟跑到半空中

呻吟像鸣锣收兵的锣把五个儿子一一招回。


13)
“有女同居,不亦乐乎?”
“知之为不知,不亦君子乎?”

 

14)
幽灵的咖啡屋谁是我的好对手
风直接吹动我的长发,掀开它

根根断裂,唯一是语言之发生生不息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5)
文火慢慢,集中在质量毫无保证的诗歌加工厂
我们约定先下手为强
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自杀症患者
顾城:一代人的黑眼睛最终看到了自己的斧头和绳索和死
揉皱三颗时间
谁抢到无,谁抢到有,都是一场恶作剧
“自设赌局必输局。”

 

16)
闪烁的笑容断断续续藏起咯吱窝
只要生活还在紫山群岛捣鬼
你就有表达的冲动。


父亲又在念着儿歌:
“壁虎壁虎,墙上爬爬。”

 

17)

而中药依然煎熬在孔雀之火上,涅磐不易

长安亦居之不易,贾岛问韩愈:

汝懂推敲之术乎?
可曾见我胯下之驴之来世乎?

 

18)

一个和尚藏在深山里

两个和尚抬水过来

三个和尚?


——“三道地狱!”萨特对波伏娃指证。

 

19)
主妇们钟爱萨特,其《存在与虚无》恰好填补战时秤砣之不足。

 

20)

这一片陌生的光阴刚好够我右手享用,

你苦心的劝慰,事实上你并不知我恐惧什么。

             1999.10.10.漳州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