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燎原理论专著《地图与前景》目录  

2010-07-12 13:38: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存一个燎原教授理论专著《地图与前景》目录。——安】

 

地图与前景

作者:燎原

出版:作家出版社 2003年

定价:26元

 

目录】

 

序言………………………………………………金元浦
孪生的麦地之子
源地
阿底峡雪谷
史歌中的王和寓言
落日中的亚洲高地之鼓
亚洲高地中的生命秘史
大花开放
生命层位的心灵冲和
树根的大地美学
地图与前景
批评的冒险与失态
人间歌神
洒扫庭除中的诗歌
午夜听《黑骏马》
野战者的精神指证
沦落的探险传奇
中国当代诗潮流变十二书
朦胧地平线上的“向日葵”
原生文化中的“史诗”高地
东方智慧的“口语诗”冲和
迷离月色下的“古典”之箫
从学院涌向街巷的“莽汉”
“第三代”的诗歌飞行集会
“城市诗”与智能信息空间
突围演习中的“女性诗歌”
趋向经典性的“纯诗” 文本
从“麦地”向着太阳的飞翔
重返“家园”与新古典主义
暮色中“结结巴巴”的谢幕

[附录]燎原诗论的获奖理由
获奖答辞

中国新诗百年之旅
举炬擂鼓的诗歌赤子(胡风、田间、陈辉)
苦难土地的深沉史诗(艾青、臧克家)
峻厉疼痛的灵魂奔赴(阿垅、穆旦)
寂廖天空的双子星座(陈敬容、郑敏)
渔火照亮的水手生涯(蔡其矫、曾卓)
时代风雷的红色号角(郭小川、贺敬之、李瑛)
远方的云与焚烧的星(公刘、邵燕祥、流沙河、孙静轩)
汗血沤渍的智慧之树(绿原、杜运燮、袁可嘉、牛汉)
西部大陆的生命史传(昌耀、杨牧)
热挚慷慨的社会忧思(张学梦、雷抒雁、叶文福、叶延滨)
心灵的雨与岁月的风(舒婷、李小雨、梅绍静)
沧桑中年的灵魂之旅(张新泉、曲有源、章德益)
太阳说:来,朝前走
天路上的圣徒与苦行僧
高地上的奴隶与圣者
有关当代诗歌一些问题的答问
人民的蹦迪
穿越城市的河流
“太阳用完了我”
民间生活的暖意
为自己的历史命名——关于“中间代”的断想
一眼看不透的诗歌
我看见,我说出?
追逐星光的羽毛
后记

————————————————————————————————————————

为自己的历史命名

——关于中间代的断想

 

文/燎原

 

安琪和黄礼孩在2001年底为60年代出生的诗人们,编选了《诗歌与人》这样一本诗刊,并提出了“中间代”这一概念。这是一个重要的诗歌选本,又是一个勉强的诗歌概念。关于“中间代”群体的界定,安琪提出了两个参数:“他们介于第三代和70后之间”,“大都出生于60年代”。但另外一个事实是,风行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第三代”,正是一批60年代出生的诗人。那是一拨天分颇高的诗歌顽童,诸如它的首倡者万夏、李亚伟及以四川为重地的一大批围拢者。同一时期,更有一群学院背景的重要诗人:海子、骆一禾、西川、张枣、陈东东、陆忆敏、唐亚平等等,无一不出生于60年代。他们以自己杰出的写作,早在十多年前就成为那一时期中国诗坛最痛快的记忆。面对这样的诗事,安琪的这两个参数又如何能表明它作为一个概念的严谨性,以及涵盖的准确性?

以年龄为诗人的写作断代是一件尴尬的事。你又能从1959年和1960年,1969年和1970年的出生者这不同的“代”里,判断出什么精神本质和写作本质上的差别?

但我大约能猜测出安琪这一勉强表达中的本意,她这里的中间代,应该是指60年代出生的诗歌民众中,排除了上述诗人的剩余部分。鉴于那拨诗人已在十多年前便成就了自己并相继离开诗坛,那么,这剩余的部分便有着延迟了自己的开放期,而又成为20世纪90年代以至眼下诗坛的中坚这一特征。所谓的“诗歌是一种慢”,其实就是对这一拨的步履虽然舒缓,但却更富耐力并能“笑到最后”的矜持表达。

在诗歌写作中,任何群团的集结和自我命名,都不无自我彰显、自我推销的本质。而一部诗歌史的生成,除了其核心部分的作品实体外,也许的确需要一些事端和事件——一些群团流派的对撞和涡流搅动。正是这些动态元素,构成了一部诗歌史的活跃。虽然所有的命名都具有含混的性质,但它却给我们带来了说话的方便。譬如朦胧诗、西部诗、第三代、后现代、莽汉诗人等等,现今无不成了我们指说某一诗事的方便术语。而这些指称所代表的群团,它们在相遇时的冲撞、纠葛与缠绕,则在一部诗歌史的内部产生着不可替代的震荡、助动作用——比如几年前民间写作与学院派写作的抵剑论棍,尽管剑棍交击得火星四溅,却适时地明晰并深化了当代诗歌写作必须面对的一些问题,并使各自在即有的轨迹上,更为深入广阔地展开。由此而言,诗坛或许并不需要一团和气,与倡行在我们这个时代媒体上关于某一诗人和诗歌的广告评论相比,我宁愿把那种不同立场上真刀真枪的理论攻击,看做是诗歌的江湖好汉们献给对方的敬意,献给诗歌的敬意。

近若干年来,“民间”正在成为一个时尚的诗歌话题。而“民间”到底又是什么呢?如果按照这一概念的本在意义理解,我想它的核心部分首先应是诸如“底层群体”、“平民百姓”、“芸芸众生”这样一个实体。而所谓的“民间写作”,便应是诗人建立在这一实体上的立场、视角和情怀。但事实上,民间在当今诗坛已成为一个完全被工具化了的概念,并且是以与某一即有前提的对应而存在的。先锋诗人们概念中的“民间”,它在80年代的朦胧诗时期,是与“官方”一词对应的,即所谓的“民间诗人”——“官方诗人”;“民间刊物”——“官方刊物”。它在90年代后现代诗人们的概念中,是与“学院派”对应的,即所谓的“民间写作”——“学院派写作”。它在文学批评的概念中,是与“贵族化”一词对应的,即所谓的“平民化倾向”——“贵族化倾向”……对于眼下这一模糊的民间指称,我想它只有一个本质特征,这就是写作的“在野”性质。亦即不能被官方刊物的传统尺度当下接纳的,具有观念上的超前性和芜杂尖锐的艺术生机的这样一种写作。因此,所谓的“学院派”和“民间”的指认或自许,都不是惟一的标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当今大部分民间立场上的诗人们,无不具有学院背景;而诸多被归于学院派的诗人,不但经常在民间刊物上出现,而且也在同时经营着自己的民间刊物。假若将当年的《今天》及其诗人视作当代诗歌中最早的民间写作,那么,从民间一路向当今的延伸中我们看到,它从曾经的思想和艺术上的异端,经由与官方刊物规范的对峙、冲撞,到新的对话平台在不断上升的搭建中,彼此间地相互融渗,两者原先泾渭分明的边界于今已显得非常模糊。这正如我们现今看到的另外一种现实:那些在民间刊物上扬旗招展的诗人们,也同样活跃于官方刊物。而许多的官方诗刊,更是开辟专栏,将民间刊物中的优秀诗歌移植其中。尤其是2002年创刊的《诗刊·下半月刊》,几乎就是专门为民间诗刊上的佼佼者,搭建的一个平台。我们于此不能不感叹时代的巨大进步,当然更会深刻地体察到,正是民间写作超前性的艺术探险及其深得人心,加重了在这一进程激变的活力。

然而民间诗刊并不能一概而论。就我自己近四五年来接触的一些刊物而言,有许多还属于需要把现代汉语使用正确的那种水准。更为明显的一个事实是,随着官方刊物这一对应壁垒台阶的降低,民间刊物的锋锐性、革命性和挑战性正在日渐丧失。现今已很难看到诸如当年的《巴蜀现代诗群》、《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非非》等那种生气咄咄、让人震撼的刊物了。近年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民间诗刊,除了可与上述刊物相提并论的北京的《诗参考》,就是眼下的这本《诗歌与人》。关于这本刊物,在我看来似乎更敏感地体现了当下弱化边界的“融”的趋势:它不是一本具有共同艺术目标的流派性的刊物,而是以60年代出生的诗人这种“代”为旗帜的诗人同盟。如果流派性的刊物是以与它在的“对立”来确定自己,那么,这本刊物则是以广泛的“和”为宗旨。它在60年代的前提下,第一次把所谓的“民间诗人”与“学院派诗人”,也把无门无派却有上乘真功的诗人们聚合在一起,几近为我们提供了这代人的诗歌全景。 

这其中的许多诗人都是近若干年来领潮流于诗坛的活跃人物,这无疑显示了60年代的出生者作为当代诗歌写作中坚力量的群体实力。这也正是“中间代”概念的提出并要求定位的理由和依据。而这其中的深层原因,还由于这一群体在面对诗歌史的总结时,却处在被“第三代”、被海子和西川等同龄的先行者们覆盖的尴尬中。从理论上讲,一个诗人或群团,他们在一个时代的诗歌进程中做到了什么,这个时代的诗歌史便必须应有相应的表述。并且,对于学术界,断代性的研究也是其本有的方法之一。但某些事物能否被作为专门的研究选题,却存在着极大的偶然性和机缘因素。比如20世纪40年代的“九叶诗人”们,这个杰出的实体就是在被历史疏忽了近40年后,才由他们自己的一本同仁同名诗集而获得了名份,继而被做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的。从这一意义上讲,“中间代”的要求更显示了充分的理由,并且其中似乎还有着对历史负责的含义。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但在此我还想说出自己的另外一个感受:在看到这一代诗人正在日益深化、丰富着自己的同时,我也注意到他们原先令人惊奇的“野生”风格,则在持续的技艺演进中,越来越显示出成熟的端庄相。这个特殊的信息似乎显示着:他们也已经老了。   

但当我从这一选本中读到诸如祁国这样的《自白》:“我一生的理想/是砌一座三百层的大楼//大楼里空空荡荡/只放着一粒芝麻”;读到周瓒《期待那特定的时刻……》那综合了学院式的缜密和民间自由精神的理论文字时,又恢复了自己的阅读惊奇,并对接受新的艺术冲击怀有期待。

 

2002、4、4上午威海

 

(本文刊登于香港《当代文学》杂志2002年)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