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贵阳日报》专栏“刹那光影”(三)  

2010-05-11 12:50:00|  分类: 私人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刊登在《贵阳日报》2010年4月28日文化周刊“专栏”版的文章,我的专栏题为“刹那光影”。感谢编辑王莹。——安】

 

  《老》

 

                   安琪

  我越来越害怕“老”。在某种程度上,老是比死亡更悲惨的一个概念。恰如一根齐刷刷折断的肋骨,“老”露出了血淋淋的一面:但却是平稳有序的。这正好是老的残酷和无奈。
  我相信每一个人在青春将逝的瞬间都会顿感生之无趣,他不可避免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晚境──老。他甚至宁愿就此死去只为挽留最美一刻,譬如月光下暗含鲜花的琥珀。很快地,他屈服了。他接受并认命,像散失自由一样散失对青春的怀想。
  我曾经在精神的低谷里被语言的剥离弄得辗转反侧,我的手一下子迟钝而麻木。我恍惚间失足掉进一片空旷的海棉地:轻浮,绝望,欲哭无声。我一下子跃过年龄的界限直接抵达生之尾部,我“老”了。如果一个人不能恢复诗想的活力,不能记起诗写的冲动,他首先就已经老得彻底!
  我行尸走肉般地过了一天又一天,内心的痛苦沿续了整整三月。尽管我不想对未来做太过乐观的瞻望,我依然肯定自己“没完”。这是一种暗示抑或支持?我让自己像一匹光滑的布等待切割。时间的刀子啊,请把我停顿三月的心放在你的利刃上。
  那把刀子叫“老”。

 

                           1999
——————————————————————————————————

《贵阳日报》专栏“刹那光影”(一)

《贵阳日报》专栏“刹那光影”(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