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读徐建宏诗作《白宴》/安琪  

2010-04-09 13:42: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生死之间的最后一次告别”

                       ——读徐建宏诗作《白宴》

                            

                                                            文/安琪

 

每一句话的出场因着语境的不同而显出不同的语义,当徐建宏说“我是一个小人物”时你切不可以为他是谦虚的自况,他之自诩为“小”对应的是徐向前和徐继畬的“大”,前者为徐家的第十九世祖,新中国十大元帅之唯一北方籍。后者则是徐家的第十五世祖,这个名字在我们听来有点陌生的徐家先人,在徐建宏的评价体系里远超过我们耳熟能详的战功赫赫的徐大元帅,因为,徐继畬是个几乎被中国近代史埋没的人,“而这是不公正的”,徐建宏说。在那个人声鼎沸的山西省城媒体采访团欢迎宴席上,徐建宏认真地拿出了笔就着纸质柔软的餐巾纸一笔一划写下“徐继畬”三个字并且认真地指着“畬”说这个字读“于”而不是“奢”时,我感受到了他作为徐家后人的责任和使命,他近乎虔诚地略说了徐继畬这位出生于乾隆年间的先人的事迹并且强调了他的专著《瀛环志略》对魏源创作《海国图志》的重大影响,使我在回京的当天即上网查阅了徐继畬的资讯。对我这样一个出生于唐武则天时期才由河南光州固始人陈元光开漳建制的漳州南蛮人来说,山西这地方正如我曾去过的陕西、山东、河南、河北等中华民族发源地,不经意间冒出一两个教科书上白纸黑字有名的人的后代,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

我对徐建宏的祖先崇拜心理深表理解和向往,这种在亲缘意识中萌生、衍化出的对本族始祖先人的敬拜思想一直以来就是维系中国人的一根可感可触的血缘和亲情纽带,更何况徐家的这两位先人并不仅仅只是徐家的先人,他们同时肩负着被社会大众熟悉并崇拜的价值认同。也因此,诗人徐建宏除了创作自己的诗歌以外,他更大的自我要求还是在对徐家先人成就尤其是徐继畬的资料搜集与整理上,这是徐家先人对他命定的期许因为,他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也因为,他一直以来从事的就是文字编写工作。徐建宏,1967年出生于山西忻州,现供职于山西《先锋队》杂志。主要创作方向为诗歌、碑文、记传,迄今徐建宏已为山西大地各古迹、村落撰写碑文十余则,为山西文朋友诗友做传数十篇,他那文绉绉的老学究式笔法显示了徐继畬前辈对他灵魂的灌注,而他举重若轻、谈笑风生、合理布局的活动组织能力,又毫不含糊地焕发了徐帅徐向前的一点点风采。在山西,徐建宏素有“徐团长”的美称。

在我为徐建宏的诗作《白宴》进行解读之前我先行简读了徐家的两个虽死犹生的先人其中的指向在于本诗的叙写命题与我本文的开篇并非毫无瓜葛——这是一首生者写给死者的诗!在清明节刚过去众人家族坟墓上枯黄的草被清除一新空中还飘荡着祭拜的香火的此刻读徐建宏写于1995年12月的《白宴》,我感受到了同样的“死亡事实逼近亲人的绝望与绝望中的感悟”,谁都要经历这样一场“白宴”,那是生者为死者布下的互相都看不见的礼仪。为着寄托一种哀思,诗人创造了“白宴”一词,这似乎是白色的烟雾白色的送葬队伍及透明的清明雨集结而成的想象固化?而当诗人说“我们从来没有过死者的感觉”时,我们不由得要庆幸“好在死者都有过我们的感觉”,这种庆幸来源于我们作为暂时的“生者”的体验,每一个生者都是未来的必死者而每一个死者也都是曾经的已生者。生死问题永远是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孔子以“未知生,焉知死”来表示他的逃避,这远不如庄子的“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来得洒脱。说到底,死亡不是一个可以探讨的命题,它更多的作为一种本相而存在。人生世间情愿也罢不情愿也罢,最后终归一死。这一切恰如诗人最后残忍的指证“一看见白宴,内心便开始刮风”,这风刮了几千年,还将一直刮下去。作为后人,所能做的如果能像诗人徐建宏一样,秉持为祖上树碑立传的雄心,也是足以安慰此生了。

《白宴》,生死之间的最后一次告别,且把这杯酒像怀念和祝福一样洒向大地,已离俗世的亲人们,你们好!

 

                                        2010-4-9,北京。

 

 

 

 

白宴

                 徐建宏

 

这是生死之间的最后一次告别。

如同把水倾入土地,

让它向深处浸洇,

没有到达的地方便是目的地。

然而,再宏大的场面,

又如何遮掩哭泣的风声?!

 

多年前,一场清明的疏雨,

宣告了这个送葬的祭日。

我们被遗弃在局外,

担当着阴阳的使者。

但更准确的说法是:

我们从来没有过死者的感觉。

 

有比那些忙碌的人更为痛心的事实是:

我们是死者的后代;

那些远的或近的先逝者,

其实都是我们的亲人。

 

在高高的山坡上,休息着

劳累了一生的亲人,夭折的孩子,

还有那些不忍提及的面孔。

一看见白宴,内心便开始刮风,

它抽搐着,一直到送葬者走尽。

 

1995.12

 

 读徐建宏诗作《白宴》/安琪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右边戴眼镜背着手的为徐建宏,像不像团长?2010年4月4日,邢占平/摄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