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红与黑:与我有点关系的朔黄记忆(诗歌)  

2010-04-28 14:40: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犹记2009年老巢和刘不伟从山西南宋村回来后各自写了一首与南宋有关的诗,我当时手痒难忍,虽未去南宋,也写了一首。现在,胡翔也是如此,未去朔黄,竟也赋诗一首,读来令人心动。胡翔,祖籍湖北,现居北京。诗人。历任大学教师、TV制作人、文化策划师。——安】

 

红与黑:与我有点关系的朔黄记忆(诗歌)
胡翔

 


如寂寞的香山一觉醒来
红色的信号时隐时现,眼花缭乱
不容我想战争以外的事情
先,先是爬上朔黄的火车,偷袭
风尘仆仆赶来的士兵们
没粮吃了就吃草,没酒喝了就喝水
没子弹了,就提着灯笼
把每一句诗派上用场
当然,这只是假设
这只是我在烟树园写下的荒诞
我像是被谁认了出来
一个人走在去地狱的路上
一个人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所有的疲惫,心血,翻一个身就是梦想
再翻一个身东方红太阳升
我是这个地方最后的主人

 


当火车启动的时候,煤块就变黑了
一直让诗人在深深的眸里
寂然入睡,这个诗人我在北京遇到过
这个诗人来自福建,属鸡
一到天亮,就开始动笔
很多年了,乡愁们在灯市口大街摸索
常常碰见这个诗人去野外舞蹈
把眼镜摘下,放在地上
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
顷刻,旧的风景丢了,胸前的房子丢了
再也装不下绵绵细雨
再也装不下春月秋思
方圆百里,朔黄大地,源源不断的云
愈来愈阴,愈来愈浓
一场朗诵只剩下
更加沉默的方向

 

2010年4月26日

 

红与黑:与我有点关系的朔黄记忆(诗歌)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胡翔,2010年4月,摄于北京孙中山纪念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老巢、刘不伟、安琪笔下的山西南宋村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

                        安琪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晋山晋水,往事犹存

我曾经仁过,智过,曾经努力过,最终却绝望

我被记忆带到了春秋

末年已到,人世恍惚,我依稀记得我的三个重臣是如何

密谋着吞食我的国土,我的子民,并最终得逞。

我死了但从我躯体中活出去的三个儿子

我强悍的继承了我骨骼血液的三个儿子

名韩,名魏,名赵,它们灼灼有光

飒飒有风地一直一直长,直到长成

战国七雄。

 

多年以后我住到南宋村,此村秀丽

有五凤来栖。此村儒雅,时间传递过来的

书声朗朗都候在房梁屋脊

朝霞铺陈开的红色丝绸为我的山河增添壮丽哦我爱

这飘荡着久远气息的鸡鸣之晨!

我在夕阳中的行走不断遇到朴素的问候因为我不是

无数人中的一个,我胸中藏着的万千激流正为我

布置一场美妙的柔情它纠缠,怦然。

我百分百——

我百分百将把我的爱人领进南宋村,多年以前她是我的

痛苦之刺细细,而尖锐地,扎在我肉里。

 

我将和她重新开始,不记前尘,不记前臣,恩怨两清。

 

                          2009/7/16

 

——————————————————————————

红与黑:与我有点关系的朔黄记忆(诗歌)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人们在南宋村国家级保护文物“五凤楼”前合影。此楼桑木为梯、荆木为梁,五凤,

传说是玉皇大帝的五个女儿。

 

通往南宋的道路很诗歌

                       老巢

 

从太原启程。从一场病

一整夜的磨难让我恢复一个诗人

清瘦的脸色和视线。不健康

从肉体到精神都贴近一个倾向文艺

不作为王朝的审美趣味。南宋

如今的一个村庄,当年的

八千里路云和月已成高速路上

几条标语。隧道里灯光暗淡

 

雨雾冰雪,减速驾驶——

 

每一滴雨里都有一粒尘埃

尘埃包括地上每一天。生生死死

人和江山。与南宋在一滴雨里

遇见。一个暧昧的绯闻

冰雪聪明的女子帮我放慢速度

雾里看花,需要耐心和体力

 

请勿疲劳驾驶——

 

我累了!一个节节败退的王朝

我的敌人年青而强悍。从前的马匹

和剑,以我的招式打败我

不费吹灰之力。留一颗丹心

在汉字里,荡气回肠。一个病句

像公路上一次事故可以避免

而危险时刻存在。路两旁的煤

重见天日,就意味着牺牲

 

前方事故多发地段,谨慎驾驶——

 

或者说,死很久换来一瞬间的活

前方随时断送。一个陡坡一次

急转弯,都具有革命性。驾驶一个

时代的人也被时代所驾驶

爱情对性的污染宋以前已很严重

已经把责任推给肉食和酒

 

从北宋拐个弯就是南宋

就是桑木为梯,荆木为梁的南宋

木结构的梦里栖了五只凤凰

面朝高阳皇帝,我烧三柱高香

天地人和的南宋村无靖康耻可雪

玉体横陈的日日夜夜

诗歌,是我们心照不宣的借口

 

          2009/7/14

 

山西有个南宋村

                     刘不伟

 

山西有个南宋村

南宋村不在山的西面

告给你不要作乱

南宋村在三山

环抱里

 

来了

终于

来了

是的

很山青很水秀很桃花源

一进村就恍惚就急着要抒情

未遂

 

出发喽

向北

我们来南宋画中游

东看看西转转

好晋好晋

左也脉脉右也脉脉

 

采花喽

采花采草

采山采水

采风采风

还看南宋那个风采

在七月

在晋东南

在尼康里

这个造型

赫赫

不赖

闹得挺好

 

若有人问我打探南宋的绿意又亮堂了几许许

来来来

拿酒来

拿原浆酒来

拿耳朵来

就是附耳过来啦

且听我隆重地悠悠地有韵地以疑似唐诗的调调给你娓娓

道来

 

                   2009/7/13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