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简述张立的诗歌/安琪  

2010-04-21 11:56: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自为自在,到自足的写作

                ——简述张立的诗歌

                    /安琪

 

中国地大,地名也如繁星闪烁,若非专业地理或行政人士,平头百姓想要把散居祖国的各县市说个清楚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每个地方在不同领域出现的出类拔萃人物就成为该领域中人认识该地的标志。对中国诗歌现场的诗歌中人而言,宁夏灵武因为有了一个杨森君而变得不再陌生。今天,同样出生并成长于这片土地的张立,将又一次以诗人身份为灵武做注——

灵武,古称灵州,县制历史已达2200年。水洞沟遗址的考古发掘证明,早在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就在灵武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灵武是中华民族远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对灵武历史的扫描在使我们感叹这片土地源远流长的文明进程的同时也生发出了一丝的遗憾,对它在现当代诗歌版图上资源的相对稀缺。在此也许我应该先行把笔墨匀一点给杨森君,这位宁夏现代诗歌的卓有建树者,自198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就一以贯之地以其内心深具悲剧意识的审美观照在对唯美幻景的追寻中发现美之裂痕,之现实的不可能,也因此,他诗歌中的欲言又止、进退两难,令读者有着时日流逝、良辰不再的认同。杨森君的写作无疑与他自身成长的艰辛及切身融入理想并遭遇失败的生命某个时段有关,这是独属于他的人生历练。在宁夏,我轻易地在其他许多诗人的文本中读到杨森君的影子,他们从杨文中挪走个把诗句的现象似乎并不隐晦。

这使我更为坚信我对杨森君独特诗风的判断——原创的才是最打动人的。

作为杨森君大学毕业担任政治老师的第一届学生,张立也是读着杨森君的诗长大的,这位1960年代末出生于宁夏灵武的农家子弟,幸运地在高中三年沐浴着杨森君诗性的哲思的语言和超出常规的思维,内心暗暗下定长大后也要成为诗人的决心。诗人并非一个专有名词,也就是,并非只有写诗的人才叫诗人,一切有英雄主义抱负有自由飞翔之梦的有创新求实精神的在我看来都是具备诗人秉质的人。中国是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诗歌无意中充任了宗教的作用,它的历史远自人类的第一声“吭育吭育”的劳动号子所形成的同甘共苦的凝聚力,这凝聚力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在文本上,众所皆知的《诗经》由孔子编删而成,当我们在奉孔子为至圣先师的同时,我们同样不应忽略诗歌的教化作用,正是这样的教化深入每一个中国人的骨髓,使中国人本能地热爱诗歌,热爱诗人,热爱诗意的生活。

张立就是这样一个热爱的人。在他还是杨森君的学生的时候,他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老师身上的诗歌光芒,他感受到了诗性通彻全身的舒畅和愉悦,他生命中诗歌的一面被调动激发出来了。为了诗歌,他几乎天天到杨森君的单身宿舍,以下围棋为理由。他童稚初开的心喷薄着,每一缕清晨的风都像他多年未见的亲人招呼着他,每一道黄昏的泥土路都赋予他意义的思索。在杨森君的围棋面前他一输再输自然有他作为一名学生才华不敌的缘故,也有他这个机灵小孩暗藏的小主意,他希望借此多有一些时间聆听杨森君的诗歌教益,也借此多揣几本杨森君的诗歌书籍回去细啃。

我不知道热爱诗歌的张立是否因为这个热爱而学业不长,事实是,张立2003年毕业于中科院经济管理系在职研究生班,2001年评为高级经济师。这样看来,热爱诗歌的张立后来走上了一条与文字无关而与数字有关的人生之路,这同样很好,诗歌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作为专业工作来被对待的。没有一个诗人能够仅靠诗歌存活在中国当下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不知道工作后的张立是如何一步步在工作中大显身手并一路取得一系列不俗成绩,我只知道工作后的张立并未放弃他中学时的挚爱,诗歌,依然在他生命中如顽固的爱情顽固地变成婚姻并生儿育女着。张立,继续着他诗人的黑暗之旅。说黑暗是因为张立的诗歌之路比较艰难,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他用稿纸写了三麻袋的诗,投出去的有一麻袋,退回来的有两书包,其他都石沉大海。这些具体的属于他的经济学专业的数据听起来非常真实,真实得有些残酷,符合纸版本时代每一个偏居边远地方未名诗人的成长经历。这是一个1960年代出生诗人并不陌生的记忆,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我由此对张立有着切肤之痛的体悟和感动。

舒婷说“不是一切种子/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张立的诗作也是如此,1988年他的处女作《醒》在《宁夏青年报》发表,这给了他一线欢乐的映照,使他依稀看见缪斯鲜美的面孔。另一张切近而生动而温暖的缪斯面孔毫无疑问是他亲爱的太太,正是这个太太导引出了他所有骚动不安的青春情怀和诗歌血液,他用诗歌向还未成为太太的女友表白,诗歌是热烈的足以代替木讷的他的口头表达,诗歌是善解人意的足以拉近她与他的三千尺距离,诗歌又是他的道歉工具当他惹女友伤心了,诗歌说:“对不起,我爱,请给我一次挽救的机会”。张立有一首题为《羊命》的诗就是为太太而作,诗曰:

 

亲爱的

请不要相信

属羊的女人命苦

我不在乎

你头上长角

这不影响你善良的心

 

这是对太太的海誓山盟,在中国,女人属羊经常被认为命苦但是张立说,我不相信,我也不在乎,我的太太,虽然你头上长角,但我深知你内心善良。只要善良,就是属羊也会得到幸福。

这般朴实可爱的信誓旦旦实在是非诗人不能为,张立写诗有个习惯,先给太太读,然后眼巴巴地等着太太说个“好”字,太太一说不好,他就倍感灰心,对这首诗没了把握。这个世界诗人给情人写情诗的经常听到,给太太写或者主动要太太当第一读者的倒是少见,这是否会对一个诗人的极端想象和隐秘诗写制造阻力我持暂时的保留态度。

张立的诗一般写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它们一定出产在他临睡前的大脑里、吃饭时的筷子间、坐车路上的小憩里,它们大都简短,干练,像从临睡、吃饭、坐车等等间隙里灵活跑出的小精灵,有时回头一笑有时又一溜烟不见了。读张立的诗是一种放松,他不高深莫测也不设置语言障碍,他只是如实地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出,然后告诉你,这就是此时此刻的我。这就叫自为,这,也叫自在。

张立是自为自在的,他的诗歌也是。萨特说,自为对存在的在场意味着自为是面对存在的自我见证。写诗对张立就是自我见证。萨特又说,自在强调的是现象本身的状态。写诗就是张立本身的状态。有了自为,再有自在,张立诗歌也就可以达到自足了。

张立在2008920日开博第一篇做了一个自述,申明此博的开设为的是呼应他平生的第一部诗集《途中的花园》,20104月,张立的第二本诗集《把岸还给河流》又将出版,他惊人的写作速度显现了他旺盛的创作爆发力,但在开博第一篇张立说,“一切随缘,有空就写点儿,没空就停下,不按部就班”。拿张立博文更换的懒散和他诗歌出产的丰硕来比较我们说,这一个忙于公务的张立他诗意的力量非常强大。

张立写诗完全因为他有个挺出名的老师,他到现在还保留着十多年前杨森君给他写过评语的诗歌底稿,上面用红色钢笔涂满了圈圈或叉叉,但张立的诗歌没有引用杨森君的一些经典句式凸显了他“走自己的路”的自我期许,也因此,杨森君极为看重张立的创作并“勒令”我写作此文。

是为记。

 

2010-4-21,北京。

 

 

简述张立的诗歌/安琪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张立,男,笔名:留香、陌立;宁夏灵武人。2003年毕业于中科院经济管理系(在职研究生)。2001年评为高级经济师。中学时代即喜爱诗歌写作。自1988年处女作《醒》在《宁夏青年报》发表以来,已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星星》诗刊、《朔方》、《黄河文学》等区内外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近百篇;《伞》、《途中》等诗于1992年收入《中国新星诗人佳作集萃》一书;《羊命》、《意外》等诗于1993年收入《中国新人诗集》一书;《幻想》、《夕阳西下》、《预示》等诗于2007年收入《时光之轴》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