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俺们被骂了——看《山花》、《西湖》/许莎莎…  

2010-03-31 16:56: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山花》、《西湖》
文/许莎莎
 《北大评刊》2009年第6期
 
接近年末,本期《山花》《西湖》相较之前几期水平略有下滑,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篇达到了年度平均线。
11期《山花》回应“经典栏目”刊选的是李洱《你在哪》(短篇),小说以尚在娘胎中的兄妹二人为叙述视角有一定新意,但批判和讽刺乱搞性生活和婴儿买卖的主旨却并不能使人提起兴趣。此外,小说中的年轻“妈妈”对待自己孩子毫无爱心这一点非常失真,因此不得不说此篇并不成功。11期《西湖》的“新锐”所选朝露叶晔《人之初》(中篇)同样涉及到生育问题。小说主要描写了“我”和妻子“少女”一直没有孩子,中间经历的买孩子和买精子的过程。小说题目为“人之初”,当然不仅仅指涉故事情节中“我”与“少女”要孩子的故事,还以略带调侃的语调描写了“我”与痴呆的母亲之间的深情。小说试图通过“人之初”之难来放映一些生活的本质,可惜小说似乎是以种种离奇吊诡的情节来吸引人,因此不免有失真之处。此外在结构上略显枝蔓,语言不够精彩,只有在描写“我”一家与买来的孩子之间培养感情的细节上有些许动人之处。
12期《山花》“回应经典”栏目所选的则是储福金《旗舞》(短篇)《我们都是钟点工》(短篇),前者讲述的是文革期间少年傅星星的所见所闻,这包括与心仪的女生去参加批斗,对自己喜爱的老师进行批斗以及参加“战斗队”。作者对于文革历史的态度既不是批判、反思,也不是饱含深情,而是似乎将一切应有的痛苦都化为青春期少年眼中的稀松平常。这本来也未尝不可以作为一种态度,一种艺术追求。但遗憾的是,作者的笔法也同他的小说一样散漫而平淡,反而让人疑惑他选择文革的题材是否只是出于模仿前人或充当噱头的考虑?而《我们都是钟点工》一篇则更注重其讽刺、反思现代都市以及城乡差异的主题,作品本身没有更多的可读性和文学性。同样反映文革时期的小说还有12期《西湖》“新锐”中阿航《乘风而去》(短篇),小说讲述了文革期间的电站工地中三个好朋友“我”、海拉吉、徐汝南的故事,其中表现了人在物质和感情匮乏之中所引起的各种欲望。但小说写作技巧不高,描写流于浮泛,结构也比较散漫。同样的问题也反映在作者其他作品中,阿航《小小花》(短篇)展现了姊妹花解芬、解芳在大城市的打工经历,特别对妹妹解芳的纯真、善良有所表现。但除了上述所提到的问题外,小说对解芳的想象纯粹是一种男性理想,使人物显得虚假。
《山花》“先锋之旅”栏目的小说一如既往的不着调。11期选黄孝阳《蝶》(短篇)和顾北、安琪《昨夜一恍惚想到安琪和她的诗》(短篇)均让人感觉不过是一些奇怪词语的堆砌,看完之后一点印象都没有。两篇小说的作者同样故作深沉和矫情的笔调让人接受不了,而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恍惚》一篇中所谓诗人安琪的诗也是一点诗味都没有,更不要说是诗歌技巧,只能算是二流歌词。在这种情况下,作者“骄傲”的文艺腔真不知究竟为何?客气一点说,两篇小说试图想探讨一些爱情、生命的本质,也试图制造一些细节,但因为训练不够可以说同一般水平线的先锋小说还有些距离。12期本栏目所选的是寇挥《长城下》(中篇),整篇作品十分冗长,全篇则描述了小说主人公“我”被硕大的“秦俑”背走去做新长城的“镇城”之物的整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越是想要逃离,离自己的命运越近。作品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离奇的情节和事物,头颅平原、南瓜孩、被秦俑强奸的护士、跑出蛇的“潘多拉”盒子等等,让人实在不得不对作者匪夷所思、不知所谓的想象力感到诧异。在阅读完全篇作品后,似乎感觉它是个寓言,但它的寓意却不得而知(难道它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感到宿命般的沉重感和压抑感?),所谓“先锋”难道是体现在令人不耐烦的没完没了的怪诞之中?
“都市书写”栏目11期所选李月峰《闺中密友》(中篇)相较之前几期同栏目作品,水平有所下降。小说讲述了“我”与“密友”丽亚的纠葛,故事情节十分俗套:许多年前丽亚抢走了本应成为“我”丈夫的苏林,许多年后已经离婚的丽亚又被我怀疑抢走了我的新“白马王子”华鹏,新仇旧恨致使“我”害死了丽亚,却发现她是被冤枉的。这本来是一个关于争夺与背叛主题的作品,虽然主题不算多么新,但如果运作得当,未尝不能写出好作品。但本篇显然不属于此例,描写与经验的浮泛和浅显使得它更像是一部都市肥皂剧的故事梗概。12期的本栏目则选傅泽刚《路口》(中篇)是一篇关注农民工交通安全意识的小说,作品试图通过贵生、富生两兄弟的悲剧性故事敲响农民工安全隐患特别是交通事故安全隐患的警钟。小说也涉及到都市生活其它一些阴暗面。可以说在题材方面,小说具有一定程度的新意。但新颖的题材同样需要优秀的艺术体现。小说在语言、经验和细节上尚有多处需要打磨和完善的地方,对于农民工的心理表现得也不很准确,可以说,小说只有题材方面值得一提。
“小说平台”这两期最引人注目的可算是方如《樱花》(中篇)。小说开端由一个单身妈妈吴莺的早上开端,给我们展示了一个过于苛刻,有点强迫症的女性形象。接下来随着吴莺这一天的工作展开,小说通过吴莺的回忆逐渐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偏执的女性形象是怎样一步一步形成的。可以说小说的经验是真切的,它深刻挖掘了单身妈妈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和每一种撕心裂肺却又默默无声的痛苦——遭到抛弃、自己的清白被怀疑、独自抚养孩子甚至最终连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都没有——以及在回忆中穿插的吴莺对自己母亲的回忆,让人不禁对生命的本质产生了疑惑。究竟年轻时为了证明自己而坚持生下孩子换来的是什么?可能最终换来的只是对自己母亲的死的无限悔恨——她是那么又恨又爱的容忍着自己唯一的女儿——她却在很久之后方才明白了母亲。吴莺在许多年后早已被生活磨练成了一个对自己与他人都过分苛刻来掩藏自己内心的中年女性,却因为这一天中的种种回忆和与那个千百次出现在自己想象中的负心汉的重逢而遭到了心灵最强烈的震动,她终于真正看清了林森和在内心中总是在自我逃避的自己,她明白了她所应该做的再不是自怨自艾或是掩藏,如今她有自己的女儿,她该像那个在她家打工的女大学生说的一样,像当年母亲爱自己一样爱自己的女儿。这才是她自己完整的生活和她的使命。小说在处理细节和对语言的把握上也不错。但小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它虽然是作者的用心之作,而且相信在有同样命运遭遇的读者群中一定可以引起共鸣,但在其他大多数读者看来,小说却有一种“不可靠的起点”,吴莺为什么要不顾生活实际的困难而执意要生下孩子?这是大多数人所无法理解的,而小说又没有一步步地去说明小说人物的这种特殊心理和逻辑并沿着这种逻辑继续推进,这使人感到无法信服。在这个层面上,可以说作者犯了一个将特殊逻辑当作普遍逻辑的错误,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理解的障碍。这个问题可以说将作品本应有的光彩大大掩盖和削弱了,这该引起作者的注意与反思。
其余,孙春平《拆了墙是一家》(短篇)也上演了一出发生在铁路系统的因为生育困难而造成的家庭悲喜剧,小说描写细致,但在情节上缺乏必要的新意。刘继明《小学徒》(短篇)则描写了在理发馆的小学徒与按摩店女郎之间近似母子似的互相关爱。朱山坡《公道》(短篇)写了一个青年荒谬的城市际遇,但情节颇显矫情。许艺《杏子》(短篇)则将视角深入到农村的少女,表现那些开风气之先的少女的小欢喜与重重心事,只是笔触不够深和细,难以挖掘到更深层次。温亚军《回门礼》讲述了小媳妇艾娅如何自立主张,用丰厚而与众不同的回门礼赢得自己父母对丈夫的支持的故事,艾娅这个形象比较鲜活。野莽《基辅罗斯餐厅》(短篇)则是一篇通过对一场俄式餐厅基辅罗斯餐厅的晚宴和乌克兰姑娘约利亚的描绘,表达作者怀旧之情和感伤情调的小说。肖江虹《天堂口》(短篇)有点像京派作品,小说写了一个在火葬场工作而心地平静善良的人物范成大,读来还算舒服和感动。王传宏《套装》(短篇)描绘了一对夫妻饶一鸣和赵彩云各自的故事,但小说中间存在着重大的断裂,前后两部分几乎没有任何关联。李铁《青春记忆》(中篇)以“李铁”和宋洪江两个人物的视角分别叙述同样的事件,试图展现出四个好朋友“三帮一”局面双方的不同想法和感受。小说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这一目的,可是故事情节本身不够吸引人,在细节处理和语言呈现上也不够细致,整体来说新意不大,水准不高。
《山花》、《西湖》2009年第11、12期推荐篇目:空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