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转载]张景:让时间开口说话——序中国当代汉…  

2010-03-25 14:26: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目录请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h305.html——安】

[转载]张景:让时间开口说话——序中国当代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张景简介:1965年生,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在海内外发表诗歌近四百首,1983年创作的长诗《厌恶》引起较大反响。现供职于贵州省文联,《南风》杂志社副主编,副编审。  

   

   《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经过近一年的筹备,经过近一年的紧张编选,现在即将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在此,我想谈谈我们编选这个《年鉴》选本的背景和初衷。

    2006年,注定是汉语诗歌难以忘怀的年份,从2006年的9月4日“中国青年报”的署名文章率先对诗歌发难,到“梨花事件”的发生,再到10月26日“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对诗歌再次发难,让汉语诗歌从“86年诗歌大展”之后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无疑,此次公众和权威媒体对诗歌这种“极端”方式的关注,充分说明虽然汉语诗歌在自身演进过程中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但同时告诉我们时代仍然需要诗歌,公众依然关爱着诗歌。
    2006年11月10日至11日,首届由《诗歌月刊》(下半月刊)、贵州省文联艺术中心和修文县委宣传部主办的“贵州修文•阳明诗会”在王学圣地修文县召开。与会诗人围绕 “良知与责任——当代诗歌的精神使命”的会议主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与交流,大家就“阳明思想”与贵州诗歌的精神潜脉、当下汉语诗歌精神立场的暧昧和审美极度贫血的症候,特别是针对信仰、价值、尊严、情感诗歌基本元素在诗歌写作中的严重缺失等问题充分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本次会议的一个重要成果是与会诗人签名后共同发布了“良知与责任——中国修文诗歌宣言”,向当下诗歌发出了贵州诗人独特而富有时代理性的声音,展示了贵州诗人积极参与一个时代的诗歌建设的心灵力量与精神气质。但我们意识到仅仅是发布宣言和在理论上阐述远远不够,应该以文本的形式对当下诗歌做一些建设性的努力。

 

    我们知道,由于社会的转型和“后现代”思潮的渗透,一个时代的价值体系日渐倾斜。我们认为:价值,是支撑世界的最敏感的神经,而当下价值体系已显紊乱,信仰、价值、尊严、情感等诗歌的基本元素以及作为社会人文内核的“良知与责任”在诗歌文本中严重缺失。我们认为,诗歌从与意识形态过分亲密的关系中解脱出来,走下圣坛,从宏大的题旨和叙事回到日常生活的场景和细节,回到诗歌本身的轨道,回到心灵是诗歌自朦胧诗以来最大的进步。在这样的语境之下,相当一段时间,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由于诗歌写作者价值的自我放弃、心灵的自我赦免、命运的自我放逐;由于诗歌对现实关注的苍白、独立与责任这个诗歌最高品质的丧失;由于诗歌文本创造力与想像力严重缺失,审美的极度贫血,诗歌文本丧失了应该具有的诗性品格。再加上由于影视文化的勃兴,电子传媒的迅猛发展,文学生产和文学消费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致使汉语诗歌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但是我们认为,从千百年文化传承的角度,诗歌仍然是最具魅力的文学样式,是一个民族语言智慧与光芒的开掘者,精神与情怀的捍卫者,是一个时代的圣者和歌王。她所闪耀的独立意识和精神品格,是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元素,她依然应该引领和呈现一个时代的精神与品格的风尚。这是我们编选《年鉴》的第一个背景和初衷。
    2007年正好是新诗诞辰90周年的年份,翻开新诗近百年的历史,沧海横流,涌现出了众多优秀的诗人。他们高洁的灵魂和他们书写的光辉诗篇,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乃至文化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人性光芒和精神路碑。因而,纪念新诗90周年诞辰,以此更好的借鉴和传承新诗为我们提供的一些有价值的传统和经验,在新的话语背景之下,继续抒写新诗的光荣与梦想,让诗歌焕发出具有时代人文内核和新的美学原则的光彩,就成为我们编选《年鉴》的第二个背景和初衷。而当我们向贵州省文联党组副书记、省文联副主席刘世杰和党组成员、省文联副主席井绪东汇报后,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编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的工作才得以实施。

 

    但是《年鉴》如何定位,如何体现我们的诗学主张呢?
我们认为,多元无疑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和历史的潮流,但我们同时认为多元之中总有一个“元”更加接近事物的真相,多元不能掩盖事物之间的差异,多元不能模糊天使和魔鬼的脸,我们不能因为倡导多元而否认事物之间的差异。
    在很多诗人看来,诗歌精神始终是飘忽不定的,似乎已经很陌生很遥远了,甚至是很多诗人不愿启口的所谓的“大词”。我认为这是诗歌悲哀,到底什么是诗歌精神呢?它在当下的具体指向又是什么呢?我们认为:诗歌精神是诗歌对本体生命诸多层面的彻照和关怀在诗人的创作过程及文本中的集中体现,它是对信仰、价值、尊严和情感等诗歌基本元素的一种诗性的揭示、发现、命名和呈现,它包括精神立场与诗学品格两个方面。而是否具有这样的立场和品格,应该是区别真诗人和伪诗人的一个比较可靠的尺度。
    如果说这种立场和品格是诗歌的天然禀赋和内在要求,那么,独立与自由的意志从来就是诗歌精神的内核。需要指出的是这个内核在不同的历史境遇之下既有共同的向度,又有其绝然不同的内容。在朦胧诗时期,这个内核集中表现为对专制的反抗,在朦胧诗之后,又表现为对诗歌与意识形态过于亲密的关系的蔑视和消解,而在当下,它具体体现为在社会转型的阵痛和“后现代”对一个时代的肢解、吞噬的历史境遇中,深刻揭示人们的灵魂在价值倒塌、道德沦丧、心灵麻木、人格扭曲、旨趣庸俗的现实氛围之中的挣扎、绝望和前所未有的精神的分裂。我们认为,这就是当下的诗歌精神,这就是当下诗人独立与自由意志的本质内容和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时代应该拥有自己的诗歌精神,它所确立、闪耀的精神立场和诗学理想就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品格。因此,《中国当代汉诗年鉴》力图在多视角、多向度、全景式展示当下汉语诗歌多元格局创作态势的同时,倾力关注具有独立与自由意志的把转型的阵痛和“后现代”对一个时代的肢解真实呈现,对一段历史进行客观指认和有效命名,闪耀着人性之光和诗性之美的优秀作品。

 

   《年鉴》的定位、编选原则确定之后,接下来就是常务编辑人员的安排、编委的邀请和栏目的设置。我们确定由南鸥担任执行副主编,主持《年鉴》的编选工作,邀请谭五昌和海啸为常务副主编,共同商定日常事物,同时邀请王家新、沈奇、徐敬亚、程光炜等具有重要影响的不同诗学主张的诗人、诗歌评论家担任编委,全面指导《年鉴》的编选工作。

 

    实验性和先锋性是诗歌与身俱来的品格和姿态,诗歌只有不断的实验、突破、再实验,其肌体才能获得一种不断发展的内在机能,才能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而这样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冒险的过程。诗歌的发展如此,一位诗人的创作如此,一个选本的编选同样也如此,同样也是一个冒险的过程。为了充分展示当下诗歌现场的特征和态势,为了对其构成一个立体的审视,为了阅读的生动性,我们冒险改变了以往《年鉴》的编排体例,设置了六个栏目,力求从不同的视角对诗歌现场进行全景式的关照。我们期待同仁朋友对我们体例上的尝试进行批评,以便把今后的编选工作做得更好。

   

    在具体的编选和出版的过程中,全面统稿的南鸥付出了整整一年的心血,谭五昌、海啸做了大量的工作,安琪还独自主持了“实验高地”的编选,徐敬亚、杨志学、树才、王久辛等编委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在此,请允许我以诗歌的名义向为《年鉴》的编选付出艰辛劳作和提出宝贵意见的朋友表示真诚的谢意。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诸多原因,朋友们即将看到的是2006年卷和2007年卷合编的选本,并推迟到现在才出版,务必请大家谅解。从2008年的选本开始,本年度12月31日截稿,次年8月31日前出版发行。

   

    最后,还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年鉴》的编选,旨在为一个时代的诗歌文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收集整理工作,为汉语诗歌的发展做一些建设性的努力。我们将本着诗歌的精神立场和纯粹的诗性原则,公开、公平、公正的进行选稿,并期望通过各位同仁和所有诗人的共同努力,经过三到五年的时间,让《中国当代汉诗年鉴》成为中国新诗享有盛誉的品牌。并通过有效的途径,构建一个国际交流的空间和平台,力图向国际诗歌界提供一个独具诗学魅力和精神品格的权威的年鉴选本。

    对于真正的诗人来说,诗歌是命定的事业。我们深信,时间会开口说话。

                                           

                                               2008年12月18于贵阳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