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舒雨湖读安琪《反复让我跌倒的春天》  

2010-02-05 14:33: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安琪《反复让我跌倒的春天》

       文/舒雨湖

 

首先是“反复让我跌倒的春天”引起了我的注意。跌倒,是被春天所跌倒的,这很新。对于春天的情感,很多朋友都在说,无论是诗,还是散文,还是小说,都有很多。其中说出自己的切实感受的,也是很多的。这首诗,说春天来的时候桃花开的事情,同样是说自己对春天历来的情感。
作者对春天的情感,从“跌倒”一词就可以看出个明白:是感动,是折服。有了这样的基调,正文的谱写就很有充实的必要。
其次,集中于春天在一个地方的标志事件:桃花的绽放的方式。一种花的开放方式,是一个细节问题。引用马策的观点,是“一咕噜一咕噜地开”,就写出了花开的方式,而且是马策和作者都赞赏推崇的方式。
这样的书写,就细致一些。花开,很多花都被描写过,而且描写的侧面是各有不同的。如果说描写花开的方式,并配上(或者潜在地体现)作者的理解与关注,这是很特别的了。所以,我以为,这是别致的地方。
再次,第二节从景到时代,体现诗思。这样说,也就是对比以前很多时代,见着美好的景物或者季节,或者说自己所想到的美好的境界,都以“诗”的名义来说话,到如今的一些场景,而产生感慨。经过零六年,很多生命,或者在面对美好的境界的时候,都可能赞赏这个观点的:我们的时代是“视诗歌”“为羞愧的时代”。
或者,这个时候,对于一个喜欢用诗的形式思索世界的生命,情感是降到了最低点。喜欢诗的人,或者将诗当成自己日常生活的宗教。有感叹,这是很必然的。
第三节里面,将旧的时代与过去的一年的一切,都放在一个“跌倒”上,说“它们跌倒在/春天桃花盛开的一咕噜/一咕噜里”,这是很有道理的。而且,从这个时刻,个体生命又重新整理自己的情绪,开朗起来了:旧的已经“跌倒”了,这个跌倒远不只是第一节里面的让“我”跌倒那么简单了,而是自己可以重新审视岁月,或者说新的世界。
在这个时候,说起马策走了,离开了北京,但是这些诗句却留下来了,说明描写美好的境界的诗篇是留下了。而且,作者在这里提起,也充分说明作者对这样的描写美好境界的诗篇的赞同,对诗的赞同,肯定了现代汉语诗歌作为个体生命的追求的深入人心的性质。


                                                        2007.03.10 10:19


《反复让我跌倒的春天》
——有感于马策诗句

                       诗/安琪

反复让我跌倒的春天,正在登陆,桃花
开了,桃花不是
一朵一朵地开
桃花是
一咕噜一咕噜地开
我觉得马策的诗很对,虽然他
写完这句诗
就离开了春天
离开了北京

桃花让春天反复跌倒
一长串的落日,排满
黄昏的窗口,黄昏只是
不小心
窥视到
歧路上的亡羊被从
离骚时代,赶到
这个视诗歌
为羞愧的时代

它们跌倒在
春天桃花盛开的一咕噜
一咕噜里
被马策顺手塞进
即将离开的北京。

2007/2/9,北京


(刊登于《中国诗歌》2007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