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张执浩短评  

2010-02-14 16:48: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张执浩先生为某个专辑所做的点评,简短,却涉及诸多方面的思考。存此,感谢!——安】

 

我一直认为在今日之中国诗坛除了公开的“知识分子”和“民间”两大派系外,必然存在着另外一个或多个其他阵营,它们以“缺席”方式存在着,人数庞大,实力雄厚。如果说几年前的上述两大派系之争是新诗发展道路上各种矛盾反复纠结的必然结果,那么,所谓的“第三条道路”的提出则应当视为这些“缺席者”对权力和强势话语的再次不满与反动。难道诗坛真的发展到了非此即彼的地步么?在这场口诛笔伐的争斗中,我静静地观察,然后惊讶地发现,原本敌对的双方竟然会在某种意义上殊路同归!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令人失望的。而且我有理由相信,正是基于同样的失望之心,才有人扯出了“第三条道路”的大旗。但我以为,从表面来看它似乎是成立的,但从形势的发展来看它却很难成立。因为对于个体写作者来说,从来只存在一条道路——好诗主义的道路。我注意到,参与“第三条道路”的建设者中有许多人是相当独立的个体写作者,譬如树才,譬如年轻的刘川等,他们分散在各处,通过作品表达着自己独特的声音。这种分散性在确保他们不被某种“集体”的喧哗声裹挟掩盖的同时,也暴露出了“第三条道路”这面旗帜的不可靠性。因为出于流派的策略来考虑,地域性相对集中和稳定大概是必需的,无论是南京的“他们”、成都的“橡皮”,还是武汉的“或者”等等,稳定的写作队伍应该是其得以成立的前提。
辑录在这里的6个人6首诗从某个侧面证明了我的判断。扬拓写马雅可夫斯基、南昌杨瑾写海明威(桑地亚哥)、安琪写杜拉斯,他们都在试图寻找“我”与“他”的对应关系,这样的对应只有在对抗中才能够最后确立下来;而王征珂、席永君、刘川的诗其实也是在寻找另外一种对应:内与外、灵与肉……这样的对应关系仍然需要一种永不懈怠的对抗精神的支撑。当我读到这样的诗句时,我得说他们找到了,而且发出了火花:
“ 当我老了,身上没有皱纹
只有火柴的划痕”
这是新的一年,祝愿这些散布在各地的心灵感受到彼此摩擦而带来的尉籍。
                                                       张执浩

 

张执浩短评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张执浩,1965年秋出生于湖北荆门。现居武汉。系武汉市文联文学院专业作家。主要作品有诗集《苦于赞美》,随笔集《时光练习簿》,中短篇小说集《去动物园看人》,以及长篇小说《试图与生活和解》、《天堂施工队》、《水穷处》等。作品曾入选百余种选集、年鉴。曾获2002年度“中国诗歌奖”,2004年度《人民文学》奖等。被中国汉语诗歌中心、《羊城晚报》等媒体评为“当代十大新锐诗人”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