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人们要团结起来,有问题大家关起门来自己说  

2010-11-17 17:56:13|  分类: 人访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纪初诗歌(2000—2010)八问

 

提问:王士强(文学博士,现供职于天津社科院。)

回答:安琪

时间:2010-11-17

形式:邮件

 

王士强:你对新世纪以来的诗歌生态满意吗?你同意有学者所认为的这一时期是中国诗歌生态最好阶段的说法吗?

安琪:1869年德国生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最早提出生态学这一概念,用以研究生物体与其周围环境(包括非生物环境和生物环境)的相互关系。迄今,这一概念已推广至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我们现在所言及的诗歌生态即是其中之一。新世纪以来诗歌与其周围环境的相互关系有如下几个方面值得关注:

1、  互联网的普及使全球的信息交流和资源共享成为可能,这一划时代的革命激活了诗人们的创造冲动——无需编辑把关审核、无需纸媒印刷传播就能让诗歌飞向千家万户,多么美好的现实。而阅读的便捷和免费也大大缩短了新诗人的学习期,他们直接对接了当代诗坛的第一现场,他们的成长和被关注也直接指向当代诗坛的第一现场。

2、  诗歌活动的相对低成本和绝对高效应使各级地方政府开始重视旨在打造地方文化软实力的诗歌节,如西峡诗歌节、鼓浪屿诗歌节、三月三诗歌节、广东诗歌节等,均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持续多年地举办。

3、  一些步入中年的中国经济界成功人士重新捡拾起青春时期的诗歌理想,以编书办刊、举办活动等形式投身诗歌,典型如黄怒波的中坤集团和潘洗尘的天问文化传播机构。

4、  各种层面各种机构组织的诗歌采风活动足迹遍及祖国大地,每次活动及其宣传都把诗歌的声音传向四面八方,这里面影响较大的是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

5、  相比于上个世纪民间诗歌环境的严酷,新世纪民间诗歌在出版上显然较为宽松,只要经济许可,人人都可以当主编。也因此新世纪十年,无论正规出版还是民间出版其数量都有惊人进展。诗歌出版已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更不是什么神秘的事了。

6、  具体到诗歌写作,每一个时代的诗人依旧一茬一茬长江后浪推前浪地写着,不会因为时代而有什么变化。因为诗歌写作究其实是个人的事,非关环境,也非关时代。

7、  新世纪十年舆论环境对诗人依旧偏见十足,但凡他们把眼睛盯住诗人,就一定是负面的,梨花体和羊羔体就是例证。因此诗人们要团结起来,有问题大家关起门来自己说,对外最好维护诗歌维护诗人。

从以上七点我同意有学者所认为的这一时期是中国诗歌生态最好阶段的说法。

 

王士强:世纪初的诗歌在艺术方式、美学取向等方面发生了哪些明显的变化,请予以简单归纳。

安琪:如果我们把中国新诗作为一个物种来看待的话,则它立足并存活的生存之本无疑离不开“中国”这片土地,它的根之所系足之蹄迹一直在中国传统的天然滋润下。有意思的是,新诗的几个开山祖皆为精通西学的留洋人士,他们在捉襟见肘的白话写作中刻意注入的西方现代主义诗人的诸多写作元素成为中国新诗物种的强大营养源,诗人黄灿然认为中国新诗处于两大传统的阴影下在我看来也可以视之为在两大传统的浇灌下。百年中国新诗就像一株枝叶繁生的树,旁逸斜出的树枝是它的各种写作形式但它们依然属于这株树,本质上并无重大的变化。细加寻思,新世纪以来我注意到一种名之为“跨文体”写作在诗歌上的尝试,它试图让树不再仅仅是树,所使用的方式就是嫁接、拼贴、剪辑、乱伦、混搭、强指,乃至把树栽到牛的腹部或把牛塞进树身中豢养等等,这种跨文体的尝试我曾在《轮回碑》中做过,视野所及还有余怒的《猛兽》,伊沙的《唐》(我把《唐》看做是伊沙和唐朝诗人的跨时空接招和对招),侯马的《他手记》和陈先发的《黑池坝笔记》。尤其后两部,已经出现了文体的混乱,有论者就对它们的诗歌身份提出质疑。我个人是支持这种跨文体写作,我认为只要具有诗性精神的文本,都属于诗的范畴。

除了跨文体对诗歌技艺及美学上的突破外,新世纪还有另一种非诗倾向的写作,即杨黎提出的“废话”写作,在“废话”写作理念下,每一句话都是诗,一旦诗歌的写作难度彻底消失后,诗人也就无存在的必要了。我对诗歌的这种变化持反对态度。

 

王士强:网络作为新生事物对于新世纪诗歌有怎样正面和负面的影响?它是否可能改变中国诗歌发展的某些基本格局?

安琪:网络对一部分被纸版本时代遮蔽的老诗人的抢救,对一大批新诗人的推举,功不可没。如果没有网络,1960年代出生没有参加第三代诗歌运动的中间代诗人将被汹涌其后的70后、80后们第二次遮蔽(第一次是第三代诗歌运动),而这是不公正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已经改变了中国诗歌发展的某些格局。和网络对新世纪诗歌的正面影响相比,它的负面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王士强:你对现在诗歌刊物的状况满意吗?现在的民间诗刊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和八九十年代相比有无变化?

安琪:新世纪下半月刊的纷纷出笼,使得诗歌刊物猛然间多出一倍,对诗人而言,刊物越多自然越好。当然,能够寄希望的还是下半月们,这毕竟是主办方花费自己财力物力人力最重要的是“热爱”而倾力办的刊物,他们的编刊机制和编刊愿望自然比较优质。它们是另一种意义的有刊号的民刊。

中国的诗歌民刊是世界出版界的一个独特现象,它来自于中国出版体制的独特。肇始于《今天》的民刊构成了中国民间诗歌独特的传统之源生生不息,常常是一批民刊停办了,另一批民刊又新起了,民刊像中国诗歌的血奔涌着。但民刊越办越像官刊也是不争的事实,环境宽松了,民刊也就失去极端甚至反动的勇气与动力,这里面发星的《独立》民刊对自由精神的推崇一以贯之,值得尊敬。而发端于新世纪的黄礼孩《诗歌与人》开辟出的“专刊”特色及推出的“中间代”“70后”等诗歌代际概念,客观上改写了由学院把持的中国诗歌历史的书写,非常了不起,是新世纪民刊的重要收获。

 

王士强: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氛围中,诗歌与娱乐文化、流行文化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如何看待某些诗人的炒作行为?

安琪:2010年11月16日,南京女诗人古筝上了《现代交通报》封面人物,也就是整版她的照片外加另外一个专版的人物评述,隶属大众报业集团的《现代交通报》把古筝像明星一样推出我觉得就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好现象,也就是,诗人应该是美丽、健康与才华的综合体,应该是社会关注与向往的对象。诗人们以正面形象走上传媒应该是诗人们的骄傲,反之,以负面形象被社会指指点点则是诗人们的耻辱。

 

王士强:当今口语诗歌有着怎样的成就和误区,如何看待它未来的发展?

安琪:诗歌就是诗歌,在诗歌前面附加任何定语都是不妥的,这里面包括打工诗歌、校园诗歌、网络诗歌什么的。口语正如书面语只是成就诗歌的一种语言形态而非诗歌本身。就好比一头牛有血有肉有骨头,口语可以是血或肉或骨头,但绝不是牛本身。口语诗歌是一个伪命题没有可探讨之处,能够探讨的是,口语在诗歌写作中如何使用(诗人批评家格式也曾如是说)。

 

王士强:应该如何定位诗歌写作与现实生活的关系?在艺术的自主性、独立性与艺术反映现实、干预现实之间,当下的诗歌是否存在偏差?

安琪:每个人都活在现实中,每个人都代表了现实的一个部分,每个人写出了自己生活其中的这个现实,集合起来即为整个的现实。这是我认为的诗歌写作与现实生活的关系:诗歌就是生活,写作就是现实。

 

王士强:您认为当前诗歌创作存在着怎样值得注意的问题?

安琪:多年前我热衷指出别人诗歌的问题并经常为此和人吵得音高八度,今天我已知道诗歌是写作者个人的事,每个人能解决的只能是自己的问题,我也因此注意不到当前创作存在的问题了。

 

 

【简历】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生于福建漳州。中间代概念首倡者及代表诗人。1995年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2006年获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主编有《中间代诗全集》(与远村、黄礼孩合作,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著有诗集六部。诗作被译介到韩国、美国等。曾多次参与编撰《大学语文》教材。现居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1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