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2010年1月1日,我和另一个我的辩驳  

2010-01-02 15:33: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月1日,我和另一个我的辩驳

 

                                 文/安琪

 

我想回到耶稣诞辰前,那时这世界并不以公元纪年,如果我生活在春秋时期的鲁国,则以鲁庄公某年来确定我的出生,倘若在汉朝则为高祖某年,哈那真是一个有趣的时间算法。在这样的一种算法里历史、人物的概念十分醒目不像现在,全球大同,2010年,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说自己进入公元2010年,可是究竟2010年和刚刚过去的2009年有什么不同:太阳变大还是变小了?空气加重还是减轻了?河水顺流还是逆流了?没有,一切如昨,该怎样还怎样。

就像2010年1月1日我遇见的你还是2009年12月31日的你,我们依旧拌嘴使性,互相给对方施加压力,你不买我的账我不买你的账,我说我放弃了老家三室两厅出来而你在北京十年最大的梦想就是攒够钱回老家买个三室两厅,你说人生不是就该这样吗我说NO,我说人生应该更有价值譬如我就知道不能像我外公外婆一样老死家乡你说他们不也是国家机器的螺丝钉不也为国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有什么不好?我说不,他们对国家没有意义国家有他们没他们没什么两样,他们只对我们这个家族有意义,所有个体首先是对自己的家族有意义因为每个个体构成了一个家族的血脉链条。你说不要老觉得你会写几句就很了不起老以为自己有天才,我说我就是有天才。你说天才什么样子?我说天才就我这样子,但是你没有看见的眼睛,和氏璧也只有和氏才能看见,其他人只能看见石头。2010年1月1日这一天,我和另一个我就这样在内心不断辩驳、互否、折磨,直至头痛欲裂,抹了红花油方才沉沉睡去。

时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早就对它不耐烦了。如果没有事件做脚注则时间根本就不能认为它存在,如果我拿掉日历、时钟和一切可以指示时间的物件把你放到一个荒岛,我敢肯定你会完全没有时间概念,我想回到耶稣诞辰前那样我就可以指着街头一个老人说他叫赛彭祖,他已活了一千岁。然后对人说我今年只有十八岁。这不是不可以的,如果没有这些人类制造出来的用来指示时间的物件,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想说自己几岁就几岁。

2001年1月1日我和另一个我还就正常与非正常的生活进行了同样的辩驳、互否和折磨。我认为不正常才是上天用以标志自己非同凡响创造力的杰作,天才和英雄命定要遭遇不正常的考验,这不正常包含着生活轨迹的不正常、所遇非人的不正常,更包含莫名其妙的横祸与匪夷所思的困顿,等等,等等。所有的不正常都是上天用来成就一个人的必须,对此孟子老先生早就用那段著名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来概括了,这使我坚信孟子必定在他生命发展的每个时刻都经历了不正常的人生历练,那真是有感而发的一段肺腑之言,我甚至看到了孟老先生痛心疾首又自我励志的表情!正常的人大都也是平凡的人,不是说他们一辈子遇到的都很平坦,而是他们在遇到有可能不平坦譬如冒险的机遇到来时他们选择的大都是放弃而非赌一把试试看的行动,于是他们就正常过去了。譬如刚改革开放时那些第一批辞职下海的人在当时家人和朋友看来肯定是不正常的,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干嘛去摆摊设点跑业务啊。他们下海了,成功了,人们便夸赞他们有勇气,当然更多的是失败了,失败的没有发言权,好在还是有人给予了失败者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词“失败的英雄”并获得了流传,这个词的发明者一定也是一个“失败的英雄”。

我喜欢“失败的英雄”这五个字,项羽如此,谭嗣同如此,秋瑾如此。2010年1月1日我对你说,只有“失败的英雄”没有“成功的庸人或俗人”,庸人和俗人只能归入面目模糊的“人民”的谱系而只有“英雄”才能从“人民”之流中凸现出来,或独立成峰或群峰并峙,如果我不能成为峰中之一,我也会向众峰致意而不是视而不见甚至诋毁他们。

2010年1月1日,我和你说到了我的非正常生活,它们既是我的性格所致,也是命运为我安排的一个又一个关口,《西游记》最大的比喻就在于它的九九八十一难,这是唐僧要取得真经的必由之路。我40年的人生怎么就像400年?当我回头寻找来路,所见依稀正如李白所云“苍苍横翠微”,那些个事件中的人物包括我,都陌生得无法指认,我几乎不相信我曾这样一路走来。所谓前生今世我在今世都已经历:那么多的前生,那么多的我!

2010年1月1日,众人纷说新年快乐,似乎在2004年12月29日,我也这么说过,我是怎么说的?现在我把它搜索出来,如下——

 

   《新年快乐》/安琪
  
  新年,你都把我忘了,我觉得很突然
  被越来越大的时间吓了三跳
  头一跳在1969年
  我出生,鸡正好叫到
  鸡冠的位置
  第二跳在1992年
  我写诗,结婚生女,感到全世界的好
  都来了
  
  越来越大的时间在2004年跳了
  第三下,嘿嘿
  我不动,动的是12月29日20点49分
  满屋并不新鲜的
  空气其原因主要是新年到了
  带来那么多消化不了的雪
  和冷。虽然张灯结彩
  新年还是冷
  还是有些
  
  茫无头绪。实际上我已忘了新年
  我觉得很突然若干年前的
  若干年前我曾经那么渴望新年
  像一切成长中的孩子
  若干年后的若干年后我不像成人一样
  成长了。
  我把新年限制在一朵花里
  花开新年到
  花谢新年飞
  
  新年年年如此?噢不对
  想想看新年也老了
  我曾经在新年看见一天地的雪,天哪
  一夜之间新年
  白了头。

 

                                                        2010年1月2日,有感,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