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52——77)  

2010-01-11 13:47:00|  分类: 安琪长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52——77)

 

/安琪

 

52)我深知你的聪明,我不说

我没有控火能力,我点燃这样的火,温暖自己。

但它竟然照见了我的孤独,和忧伤。

它照见我绝望的沉默,我不说

而你亦不知。

我深知你的聪明,我不说。

我无法抑制的想象之火经由我点燃并渐渐蔓延。

 

一旦它成为这样的火,我就必将再死一次,而我不愿。

我想哭,我在远离你的地方写下如此文字你不会知道。

 

53)头像暗着,头晕着

总会有一个瞬间击中你,水的长呼吸,下午的哭泣

一片寂静。你掏出手机,按下几个字符,又删除。

你甚至不想发出,你只是写着:我看了入殓师

我知道总会有一个瞬间让我痛不欲生

心悸而又,无可奈何。

 

下午的寂静,溅起了黄色,深黄色,还有一些幻想

的余波。头像暗着,头晕着。凡有所感,必有所伤。

 

54)关于“识荆”的错乱轮回

——我深知先锋对人本性的破坏会大于它对人的塑造,它让你在看到更为纷繁破碎、瞬息万变、玄秘凌乱的世界的同时也将剥夺你原始的本真的哪怕是无知也好的安宁。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是警告,还是……?

——是可能的事实。先锋很破坏人,中国古典安慰人。

——我对先锋充满敬意,但也许我不会被挑选到前排。

——也许会“身不由己地去了”。

——那就揪出那看不见的第三只手看看,当做“识荆”或“塞壬”。
——惭愧,只知“负荆”不知“识荆”,正在百度。原来是李白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啊,居然是我前前前夫说的。

——前前前夫?你也作古了吗?

——难道你不记得春秋时期某个雨夜路过你驿站的那个女扮男装的男子,那就是我。
——那可能是你记错了,我只记得曾经为一位女士大老远地送荔枝。
——真狠心啊,累坏了老马家好几匹马啊。

——你吃过那荔枝吗?

——我们家单于不让吃。

——那就真不知道“昭君姑娘”是怎么养颜的了。

——以泪洗面嘛。

——那也是“此泪只应天上有,人间胜似洗面奶。”

 

55)才如何高到八斗?

——去折腰吧,五斗米喊你呐。

——是啊,五斗米甚至开骂了。

——五斗米恶狠狠跳得老高变成六斗米了呵呵。
——我倒希望是“八斗”或者“泰斗”。

 

56)忽然还是突然?

——想到你说“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我就忽然也想到一些词。

——你喜欢用“忽然”,很优美,我一般用“突然”,很杀人。


57)所罗门打开的本真之瓶

——你拔开了我的所罗门魔瓶,今天又冒出了一首小诗。

——所罗门忙着写文案,无法去看冒出瓶中的魔鬼,难道魔鬼就不来看看所罗门?

——有啊,但也怕啊。怕本真的Pygmy要现原形。

——本真将不存而艺术永恒啊。若你觉得本真不如艺术,你当庆幸。

——再杜拉斯一些、再皱纹一些都没关系吧?

——反应很快啊你。是的,像叶芝一样独爱她的垂老打盹。

 

58)尸鬼或诗鬼

——我那些诗真有“鬼”样子吗?

——有“尸”样子,还没到“鬼”的境界。

——诗鬼是很年轻的时候就炼成的,我看来是过期了。

——那就当老鬼吧。

 

59)按图索骥的索

——跟你聊天真尽兴,无须加工,随便整理就是“按图索骥”模本。

——你那“按图索骥”的“索”真吓人,不会是活套吧?

——难道你希望“死结”?

 

60)得知安马或马安对话皆成文本,马氏即兴打油一首,诗曰——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打油归。马鞍不卸劳鞍马,古来斗嘴几男回?

 

61)得知马氏即兴打油一首,安氏也不甘示弱,即兴回击,诗曰——

脑子一紧张,灵感跑光光;好马要好鞍,坏马也得装。

                                      

62)《海子评传》和《昌耀评传》

那天带一个诗人朋友去书店买书,推荐他《昌耀评传》,他一口气买了两本。我们跟老板说,最好把《昌耀评传》拿一些放诗人诗集这柜而非单纯放在人物传记那柜,这样诗人就会人见人买。老板听了眉开眼笑,点头称好。 

我自己那本预备第二次阅读。《海子评传》我已读三遍,慢慢会赶上《红楼梦》和《比萨诗章》。燎原文章的大气之象总是扑面而来,适合烦恼时读读开阔心胸,每次读完就感觉人生在世,岂是“俗”字可以了得的。也就豁然开朗了。

 

63)伊沙名言

“不是针对谁,我在说常识:研讨会上不发言,朗诵会上不朗诵,不是低调,是不道德。真低调,不出席。知道‘伟大的嘉宝’的‘伟大’是什么意思吗?那么多时尚的影迷知道吗?”

 

64)百度“伟大的嘉宝”后从黑白子博文获悉——

A)她是默片时代的女王,却在有声片来时后才创下事业的高峰;

B)在公司为她安排的一场又一场无聊的妓女角色中别人都受批抨时她却能得到观众的欢喜并丝毫不影响她在别人心目中的洁与净;

C)她在36岁事业高峰时匆匆隐退,她用孤身索居来用心呵护着只有她才有的神秘;

D)她从影期间没有得过奥斯卡影后,但谁知道,这不是她的遗憾,而是奥斯卡的遗憾;

E)在她五十多岁的时候奥斯卡曾授予她终生荣誉奖,为嘉宝报不平的说这个奖来的太迟了,但嘉宝不赴晚会和不接见任何媒体的行动告诉了大家答案,“没关系,这对我没有什么,因为它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已经五十年没有提过我曾演过电影。”

 

64)“世界诗歌日”(20090321)安琪的诗观12条

A)信仰诗,诗有神。

B)我经常在写作中感受到如有神助,神即诗神。

C)诗歌高于一切!

D)未经文字记录的人生不值一过!

E)当生活种种都能游刃有余进入诗时,生活种种皆为幸福。种种!

F)保持一颗先锋的心。

G)平庸之人无法写出先锋之作。

F)先锋,永远必须!它是创新、勇往直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激烈,它使“我到来、我看见、我说出”成为可能,它拒绝千人一面,它血管里流淌的永远是个性的血。

I)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

J)你们活得大致相同那是因为,你们都在模仿生活,抄袭生活。

K)我有极端的性格,正是这性格保证了我的诗写,只要这性格一直跟随着我,我就能一直写到死。

L)要做诗事就要做好,不然就不做,做好做坏花的精力其实差不多。

 

65)“圣贤”是如何在对话中演变成“狗”的?

——我要下线去睡了,难得周末,能睡则睡。

——我到北京后连中午都不睡了,以前在老家文化馆下午都睡到三点半。

——在北京我只“但愿长睡不愿醒”。

——我一个朋友的QQ签名是“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我很认同,也转送你吧。

——长眠于地上还是地下,那感觉是不一样的。

——喂喂喂喂喂喂喂……我既不想让你当圣贤又不想让你当饮者就得大声一叠声喊你。

——喂人还是喂“大一点”?

——喂“大一点”?喂太太的简称?

——“大一点”就是“犬”,人们经常用“良心”去喂它。这叫“避讳”,是“中国古典”的东西。
——太也是“大多一点”啊。

—— 太(我可没说“太太”)不是东西啊。

——你可真“太不是东西啊”。

——你这样说我,你真把什么拿去喂“大一点”了?
——我摸了半天,良心早被狗吃了,好象是那年在离乡的火车上。 那只狗后来托梦给我说,它是一只披着狗皮的马。
——那就不是我了,我只贴过“狗皮(膏药)”不披狗皮。

——狗贴不贴狗皮膏药?

——不贴,它自家就生产狗皮膏药。

——不贫嘴了,去折腰吧。

——五斗米……引无数狗雄竞折腰……

——狗雄和犬儒,倒是绝配。


66) 《海子诗全集》和《海子诗全编》

从当当网订购的《海子诗全集》已到,此前在老家其实已买过《海子诗全编》,后离开老家时我一直认为它被一个诗人朋友拿走了,但他说没有。现在,我不知道那本《海子诗全编》到底在哪。还是买一本“全集”保险。海子一直是我的挚爱,他“适时而纯洁的死亡”使他的一生毫无瑕疵,他将以他精深博大的文本和极具青春的定格而成为中国新诗的源头性人物。一旦他的形象成为中国大众心目中的诗人偶像时,中国诗歌就将走出现今被妖魔化丑化的局面而呈现出神圣的纯粹的内质。

是时候了,中国诗人必须团结一致把海子塑造为诗人中的诗人,诗人中的偶像。

以上为徽籍诗人叶匡政的观点摘取。

 

67)中国诗歌圈博主关于解决男女性别差异导致的问题的一段值得回味的观点

近日,中国诗歌圈转载了沈睿女士《一个女诗人的心灵史》自述文章,从而引发了小范围的男女问题探讨。其中一向匿名的博主如下这段话令我沉思,他/她的观点是此前的我从未想到的,它显然可以部分解决因男女性别差异导致的诸多问题。原话如下:

俄国哲学家、诗人索洛维尤就曾说过:“真正的人,具有充沛理想人格的人,显然不能只是男人或女人,而是应具有两种性别崇高统一的人。”
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没有性别的,或者说,男女性别被双方兼收并蓄了。
拥有“双性化”特质的人,具有较佳的生活品质及人际关系能力,也是一种较健康的性格特质。“双性化”即做到“刚柔并济”,也就是说每个人最好拥有坚强独立的刚性面,也能拥有温柔细腻的柔性面,视不同的情境,表现最合宜的行为,如此一来,才能在未来复杂多元的社会中快乐生活。

 

68)在烦恼处烦恼,在快乐处快乐

赵括纸上谈兵,兵败处,被坑40万;

你我电脑上谈快乐不快乐,如是:

——人生真是苦海无边,可是回头无岸啊。

——往快乐处想,我的秘诀是,一离开烦恼源,就不烦恼。

——就是要健忘疗法?
——是啊,阿Q一下。套用佛家语:在烦恼处烦恼,在快乐处快乐。

——快乐能坚持到底吗?

——当然能。不快乐都让赵括派兵出去,被坑杀后,剩下的就都是快乐了。

——别提赵括了,他跟我的先祖赵拨是兄弟,正因为他的长平之败,我先祖才羞于姓赵而改用父亲赵奢封号“马服君”的马为姓的。

——原来是败将之后啊。

——算是败将之侄孙,不是他的嫡系部队。

 

69)蓝月亮之老巢妙语一

“像我这样透明的一个人,如果男人不喜欢我,那是他有问题,如果女人不喜欢我,那是我有问题。”

 

70)蓝月亮之老巢妙语二

“一场酒下来,也许就结下了一批敌人,也许就交了一群朋友。”

 

71)马老乡马惊飙之妙语一

“够用就好,不要奢靡成性。”(针对我自叹书读得太少而言)

 

72)马老乡马惊飙之妙语二

“对于这句话,周星驰必有此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嘴很油、舌很滑?’”(针对我打趣他“油嘴滑舌”而言)

 

73)安琪对马老乡惊飙之“信马由缰毕竟有缰,不如无缰,更不如无疆”之答。

“信马由缰,人之渴求;信马无缰,马之理想;信马无疆,掉到地球那一边。”

 

74)我在新手机面前的容颜

朋友送了一把手机,倒腾半天既不会发短信也不会接短信,既不会存号码也不会调号码,羞愧而沮丧,感到自己多么无能,完全被低科技的手机挫败。

 

75)声音在新手机里的容颜

学弟吴子林博士来电,一时竟没听出来,似乎声音在新手机里也换了新面孔。

 

76)记得多年前舒婷说过,有家底的表现之一是:有十几年的老友。

许久未让伟雄来电解忧,今日在华灯初上的街头故伎重演,听他一以惯之的劝慰夹杂时常伴随的雄浑呵呵声不禁感叹,毕竟15年老友,知我强悍,也知我脆弱,知我良善,也知我任性。我庆幸在写作《永远未完成》时凭着本心的驱使恢复了和伟雄、宜兴的感情。此前我和他们怄气已近一年(伟雄说,是我跟他们怄气,他们可从来没跟我怄,想想也是,一年来问候、寄茶叶他们都一如往昔)。无论如何,他们是最纵容我的兄长,我希望今后他们对我提醒再多些,严厉再多些,不要让我太走极端。

 

77)决不让崩溃胜利!

正如我对你说的,我不知为何这般分裂,总是控制不住地人前激情而其实内心几近崩溃。

 

 

 

                            2009年3月8日——4月16日,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