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29——51)  

2010-01-11 13:42:00|  分类: 安琪长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29——51)

 

/安琪

 

29)我们已离开众人之路

我们已离开众人之路

我们脱轨,旁逸斜出

当年江清月正明当年艳阳高高照

今日自说自话自欣自悲自生灭。

 

30 2009315,见到杨炼

2009315,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东院阿拉伯文化中心参加阿拉伯大诗人阿多尼斯北京之行活动,除了见到众多诗人外,最有收获的还是见到了杨炼。杨的精神气质完全与他创作于1982年前后的文化史诗《诺日朗》吻合。

 

31)落日以杨炼的方式浑圆地向我们泛滥(本节引号内容出自《诺日朗》)

他如猛虎,“焚烧于激流暴跳的万物的海滨”。

他大踏步走向主席台,“成为所有江河的唯一首领”

他长发披肩,“那通往秘密池塘的小径”。

他笑,“斑灿的黑暗展开它的虎皮”。

他说,“活下去——人们
天地开创了。鸟儿啼叫着。一切,仅仅是启示”

  

32)我的高中历史老师林光荣先生如是说

多年前,我的高中历史老师林光荣告诉我们

判断一个伟人应以他一生的伟业为主导譬如毛泽东

我们要看的是他如何一手缔造中华人民共和国而非看他

娶几个老婆。多年以来我一直用我的历史老师

告诉我们的方式判断一个人譬如诗人

我们要看的是他/她建立的诗歌王国而非他/她生活的

富足,或困窘。

 

33)人人皆可为圣贤,人人也皆可为暴徒

——没想到就这样进入了柏拉图式的《对话录》:人人皆可为圣贤,信然!

——同理推论,人人也皆可为暴徒。

 

34)汽车导航

只要输入出发地,再输入目的地

汽车导航就会语音提示和地图显示指引你

毫无阻隔到达你想去的任一处

 

昨天在张兴材的小轿车上我一次

又一次地为这高科技的玩意儿惊叹

就像第一次看到我的电脑被远程使用时

我连呼见鬼了

一样。

 

35)垂垂老矣的青春

健步行走在北京的南锣鼓巷,这簇拥着酒吧、中央戏剧学院、按摩房、咖啡屋、吉他室、茶餐厅的元朝小巷,脑中不断闪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词组——“垂垂老矣的青春”。

唉,垂垂老矣的青春,垂垂老矣。

 

36)阿拉伯幻念

我们从北外阿拉伯文化中心走出

我,叶匡政、苏历铭、刘不伟

那一瞬间我感到我像个尚未衰老的母亲带着我

虎虎生威的三个小子

他们真帅

真像我走失多年的三个

来自阿拉伯的

坏小子! 

  

37)虚拟的符号

我从不为虚拟的符号写诗但这并不意味着

我所写的对象都实有其人。

昨天我跟老巢打赌,只要我写下三个字“某某某”

——我就能写出

一首长诗。

 

38)问题人生

——为什么要写某某某?

——早上我起床,北京用它惯常的好阳光招呼我:早安,安,恭喜你还活着。

 

——为什么要写某某某?

——然后我到王府井,我先坐635,再转108,或104,或104快,或803,反正哪趟车先到我转哪辆,反正目标都是灯市西口,反正,最后我都要到中科大厦中视经典。

 

——为什么要写某某某?

——我写文案文案文案文案,我写疯了,我得意地笑,我无比自豪地发现除了诗,我还会写文案!

 

——为什么要写某某某?

——有一年周末,我一个人先倒地铁,再倒公交,去了康西草原,可是康西草原没有草,只有马师傅和马。马师傅带我骑马,先是慢走,然后小跑,然后大跑,我迅速地让长发飞起在康西草原马师傅说,你真行,这么快就适应马的节奏!我说,马师傅,难道你看不出我也是一匹马,像我这样的快马在康西草原已经不多了。

 

——为什么要写某某某?

——我没有哭,我只是看到你,你们的头像时心里有些酸楚。我怎么一下子,就和世界为敌了?

 

39)一首长诗该有多长

一首长诗,该有多长?我问昨天沉闷的阴郁天空它说

在我们南方,我们从来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下

什么时候停。我站在窗前,哗啦拉开眼前某物

风一下子带足一斤沙砾扑向我,在我们北方风说

我从来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刮起什么时候栖歇。

一首长诗,该有多长?高楼总在建设中

它的高度需要不断生长的阴影来体现。

有一次我和钱博士去北语开会他指着对面阳光笼罩的

28层楼说,我的朋友住在这里。

那一瞬间我想象那些砖瓦并不存在他的朋友孤零零地悬在

28楼。所有人都孤零零地悬在空中不是吗?

假设我们撤下那些砖瓦,所有生活在空中

的人将是你我他——

他们齐刷刷跌落下来,仓促的脚在空中乱动

划出一道道灰尘的气浪。

 

一首长诗该有多长?跑马圈地

随心所欲。

 

40)在巫术的餐桌上我们狭路相逢

不认识多好,不认识就能逃脱厌倦的宿命,就能

避免,在巫术的餐桌上,狭路相逢。那些穿花衣

的小鬼,爬满每一棵夜晚的树,伪装成树叶,或

水珠,预备在你经过时落你一脸冷不防。预备迷

你惑你,再羞你辱你。预备一踩油门一溜烟溜走。

预备一群公马母马好马壮马和烈马,再预备一只

害群之马,让你惊慌失措,沼泽地深陷越陷越深

让你无从呼喊,让人无从施予援手,让你大日头

下暴晒大冰雹下暴打大路朝天,他们纷纷走那边。

 

41)他们纷纷走那边

纷纷笑着

纷纷喊着

纷纷浪着

纷纷漫着

纷纷挤眉弄眼着

纷纷调情打骂着

纷纷饥着

纷纷渴着

纷纷动着

纷纷乱着

纷纷今朝有酒今朝醉着

纷纷明日愁来明日愁着

纷纷不知老之将至着

纷纷散场了

散场了

着。

 

42)友情提示

你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进入我的诗歌成为文字证供。

 

43)“你好”之变幻指向

我在注视着那变幻的你好

——人尔
——女子

 

44)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像狄金森一样写作?
电影是独立制作人的时代,诗写也是很“独立”的,我会“独立”得更彻底了,像Emily Dickinson——与世隔绝式的诗写。

 

45)后人挖你之后——

挖吧,白骨一堆而已,没有殉葬的金银。

 

46Jumbo又是何怪物?

本意是一种巨型老式喷气式飞机,巨型可理解为求知欲的巨型,老式就说明不合时宜,总之欲飞乏力啊。现音译、意译为鲸漂

  

47)又一次打通人家的任督二脉

——我最近在练诗写的《易筋经》,你那意识流和语感就是我被打通的任督二脉呢。
——
“任督二脉”?这话似曾相似,半年前有人跟我这么说过。我怎么经常打通人家的任督二脉啊?

 

48)身不由己入梦去

——昨晚你到我梦里了吗?

——我不知是不是“身不由己”的去了。

  

49)人家打酱油,我们打对油之一

花事因雨连三月,

草色遥看近却无。

横批:不对。

 

50)人家打酱油,我们打对油之二

叶嫩雨肥碧云天,

蜂叫蝶嚷黄花地。

横批:非礼。

 

51)人家打酱油,我们打对油之三

可惜绝配天地隔,

恨不相逢未家时。

横批:别字。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