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能量分析/探花  

2009-10-05 14:15:00|  分类: 中间代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能量分析
 
                       文/探花
 
诗歌作为语言的最高艺术,它是一种高度浓缩的产品。一首好的诗歌它释放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一旦和受众的审美目光对接,作品和阅读者就开始了交流,并在这种信息的交流过程中开始释放能量,表现为使阅读者获得愉悦、悲哀或者思考,有的可能影响一个人甚至一代人的价值取向。
那么诗歌是如何产生这种能量呢。试读中间代代表诗人陈先发的一首“绝句”,“今夜,天狼星又高又滚烫,像一颗泪水。/我欲擦试的眼眶,过于辽阔。/我欲咽下的宝石,过于苦涩。”①在短短三行的诗句中,很显然最为关键的三个实体意象是“天狼星”、“泪水”和“宝石”,这三个意象原本是互不关联的,它们之间很难找到因果等逻辑关系,但在诗人的笔下却得到了有机的联系。也就是说诗人通过语言处理解除了相异性语词之间的障碍,而语词原本存在的相异性就自然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弹性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包容的情感和体验在释放的时候就变做一种能量,从技术角度分析,这种能量是“语词落差”形成的。回头我们再读这首短诗的时候,就出现了辽阔的星空、生命的渺小、爱的博大与炽热、诗人内心的孤独与苦涩诸多丰富的体验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就像倾听一首乐曲时产生共鸣一样,我们无法分清哪种声音产生自哪根琴弦,但这种能量释放却是实实在在可以感受得到的,虽然可能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来表述出来。
如此说来是不是只有形成“语词落差”才能产生诗歌的能量,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再来阅读一首《车过黄河》,“列车正经过黄河/我正在厕所小便/我深知这不该/我应该坐在窗前/或站在车门旁边/左手叉腰/右手作眉檐/眺望象个伟人/至少象个诗人/想点河上的事情/或历史的陈帐/那时人们都在眺望/我在厕所里/时间很长/现在这时间属于我/我等了一天一夜/只一泡尿功夫/黄河已经流远”②,在这首短诗里并没有出现多大的语词落差,但在阅读中我们还是能够体验一种能量释放时的冲击,这种能量是由于“经验背离”产生的。在我们的惯常经验中,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一种崇高的象征,而在这首诗中这种崇高感受到了消解和破坏,这种现实中合理的破坏行为一旦出现在艺术作品中,它是“背离经验”的,会自然产生了一种不合理的破坏力导致能量的积聚和散发。像荒诞主义诗歌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经验背离”,给你带来出其不意的撞击。
“经验背离”能使诗歌产生一定的能量,与此相反的“经验共鸣”也能使诗歌产生出一种能量,“意识传导”就是其中的一种。我们再试读《像杜拉斯一样生活》这首短诗,“可以满脸再皱纹些/牙齿再掉落些/步履再蹒跚些没关系我的杜拉斯/我的亲爱的/亲爱的杜拉斯!/我要像你一样生活 /像你一样满脸再皱纹些/牙齿再掉落些/步履再蹒跚些/脑再快些手再快些爱再快些性也再/快些/快些快些再块些快些我的杜拉斯亲爱的杜/拉斯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呼——哧——我累了亲爱的杜拉斯我不能”③,在语流行进的过程中,意识快速跟进向阅读者并进行传导,这种传导产生的能量给我们带来了目不接暇的内心涌动。“经验共鸣”实质是人们在生命体验过程中,感知或认识客观世界的具有普遍认同的内心触点。“经验共鸣”在诗歌创作中应用是最为广泛的,像“但鞋子的问题/合不合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④这样的诗句,一个普通的阅读者几乎不用审美心理准备就可以心领神会到诗意内蕴的能量。
而随着叙事在诗歌创作中的不断介入,“客观呈现”成了另外一种很时尙的表现方式,诗人从作品的内里站了出来,以旁观者的身份把客观对象或其特征直接呈现给阅读者,甚至不做主观的评判或情绪引导,让阅读者通过自己的判断散发诗歌的能量。“阴天有一具沉默的额头/所有的草都像蛇翻着肚皮/赤脚要过去/走着走着/蛤蟆刚在背后响一声//犁被扛走了/剩下这些干稻草/旧电线晃动一下/现在那只八哥也离开了//田里又开始生长禾苗/青青的/灌满了水”⑤。像这首《农业夏末》它是一种视觉呈现,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会受到视觉的冲击,夏日农村田园的风景立即再现出来,由此拓开阅读者的想像空间。
所有这些技术性手段应用当然都是诗人表达的不同需要,以求再现生命、心灵、宇宙所包含的丰富的动力和内在的秩序,无论是和谐还是冲突,它与审美目光对接的过程中产生的动能,即可能是形式的也可能是内容的,它的最后或最深的作用在于引起精神飞越,超入美境,乃至由美入真,渗入生命或灵魂的核心。乃克夫.贝尔著名的“形上假说”指出,当人们注目于艺术形式的时候,他就产生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来自“终极实在”的“审美情感”⑥。记得柏格森也曾说过的一种“生命冲力”,那是一种存在于生命过程中能够支配一切的力量,在诗歌中我把它理解为贯注于作品中的一种生命能量,是一种能在作品和阅读者信息交互过程中通过“冲撞”产生出来的深邃的力量,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超脱形迹的精神力量。用中国传统美学的说法,还可以表达为诗歌呈现出来的神、韵、气、势。

                                          2005年10月22日,福建霞浦

①陈先发:《绝句之夺路而逃不逾规》,2005,陈先发网络blog
②伊沙,《车过黄河》,2004,海峡文艺出版社《中间代诗全集》
③安琪,《像杜拉斯一样生活》,2004,海峡文艺出版社《中间代诗全集》
  ④贾薇:《鞋子》,2004,海峡文艺出版社《中间代诗全集》
⑤鬼叔中:《农业夏末》,2004,海峡文艺出版社《中间代诗全集》
⑥乃克夫.贝尔:《艺术》,1984,中国文联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