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刊登在《小》诗报总第一期的诗  

2009-10-31 17:28: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的骨头》

 

                 安琪

 

海有完整的皮肤在南方,清晨的海像羞涩
的小姑娘薄纱轻罩,正午,海浩瀚,平静
 
一次夜间,我和同伴住宿海边旅社,听见
晚上的海沉重、隐晦,似乎藏有无数死者
 
的幽魂。我听见风掀开海的皮肤,一层层
被掀开的水,没有白天的细浪也没有爽朗的
 
哗哗声。它们更像阵亡将士的骨头不断
推进,迈着秋风萧瑟的脚步,直接碾过我们
 
的头颅。死亡如此强大以至第二天清晨我们:
眼涩,脸干,头晕,脚轻,天地旋。
 
                      2008/4/10
 
 
《灯市西口夜歌》
 
                  安琪
 
华灯,华灯,被迎面开来的公交车撞上
撞上,撞上
夜的公交车一辆,一辆,不认你
不认我,不认这城市
不认这尘世。
 
 
                     2007/5/8
 

《我爱太阳,不爱美元》

 

                            安琪

 

太阳从你的口中吐出

太阳直接地,从你光芒万丈的笑容里照耀

这微雨、大雨、暴雨的北京从暴雨

渐成大雨,再到微雨

太阳,它不会说,却会自你明媚的脸上升起

只需它的余晖我就将

温暖至死——

 

                           2008/6/14

 

————————————————————————

 

《小》诗报2009年11月8日总第一期目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c6d1380100gbfz.html

 

第一版/经典现场

编者寄语

李少君的诗(两首)

樊樊的诗(两首)

顾城的诗

北岛的诗

谢夷珊的诗

 

第二版/心海刀锋

赵思运  我的中世纪生活·耳语

白艾昕  简易方程式

雷  默  黑暗(外两首)

安  琪  水的骨头(外两首)

徐  江  月光

韩少君  短篇之八十五

徐俊国  买药

非  亚  生活

 

第三版/闪电花环

阿  翔  小谣曲(六首)

陆辉艳  渐变

梦亦非  咏怀诗八十首之四十一

吉小吉  拥吻(外一首)

 

第四版/诗坛谈诗

吉小吉  被淡淡的伤感拯救:关于王琪的诗集《远去的罗敷河》

信息快递/诗探索奖揭晓/江非诗歌研讨会举行/十大新锐诗人揭晓/作家入户名额不限

 

约稿小启:《小》诗报发表每首10行以内新诗,300字以内诗评诗论文字,各类与诗歌诗坛有关的短消息。来稿请注明联系方式,诗歌和诗论诗评一经刊出即寄送样报和稿酬(短消息刊出后只给作者寄送样报)。本报只接受电子来稿,来稿信箱chonger9898@sina.com,xys6298992@163.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认识吉小吉

爱情和婚姻 - sigiriya - 你我的精神家园 

 

答玉林师范学院学生记者问

(2009年4月2日)

 

1、据了解您做过农民当过老师,为何走上文艺创作这条孤独寂寞之路?

   吉小吉: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不是工作之后才爱上文学的,恰恰相反,是文学让我有了工作,是文学让我的人生轨迹得以改变。我初中时期就热爱上了文学,并且在省级报纸发表了作品。初中毕业之后,因为家庭原因回家务农,没有能够像其他同龄人一样进高中念大学。几个月之后,当地供销社招工,我报名参加考试。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考试竟然是写一篇作文!我考了个第一名,顺利当起了售货员。差不多一年后我进入广西国营大伦农场当工人,在试验站的工作异常辛苦,总想着法子要偷懒休息一下。三个月后,场部学校招老师,我没有文凭,不符合报名条件,但想着可以借报名和考试的机会去玩两天,就去找站长请假。其他同事也有很多人去找站长请假去报名,站长一看就说,你们都要去报考老师,好,我就带队去报名。我本来想借机去玩的,这样一来倒真的要去报名了。当时没查学历,我被迫参加了考试——可是歪打正着,考试竟然还是写作,我又在40多位应聘者里面考了个第一名。于是,我的命运在这里又拐了一个弯。后来进了报社,再后来就是现在的工作,在政府做起秘书的行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感激文学,文学也早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是我情感的依托,精神的港湾,工作的减压器,生活的润滑剂。在工作之余,我一直无法丢下它。正是这种坚持,让许多人认为我走上了文艺创作之路,真实的情况是文艺创作伴随着我的生活而已。至于说到孤独寂寞,我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文艺创作,让我身边有了更多的朋友。

 

2、你从事文学创作为何偏偏选择孤独寂寞而且很多人都不愿涉足的诗歌领域?

   吉小吉:其实我涉足的并非仅仅是诗歌,诗歌以外的其他文学体裁我都有涉足,近几年我也发表过几个中短篇小说。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写得最多的还是诗歌。在我的情感需要喷发的时候,诗歌就会很自然地出现。诗歌满足了我的情感需求,让我感到温暖。

 

3、刚开始文学创作时的情景是怎麽样的?又是什么让您能坚持走下去的?在这过程中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吉小吉:我最早的文学创作可以追溯到初中时代。当然,那时候还在青春期,没有进入自觉创作状态。那时候主要是模仿。当看了一部书之后,就想着也写一部差不多的书;当看到一首诗的时候,就想着也去写一首诗。可想而知,怎么写,都在别人的影子里面。但阅读真的就能不断地让我去写、去练习。我读初三的时候,就在当时公开发行的《南国诗报》发表了诗歌。至于说到什么让我一路走下来,因为文学给我的几乎都是快乐,我没有受到什么打击,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一定要回答的话,我只能说“感激”和“热爱”几个字了。关于最难忘的事,很多,太多了,无从说起,就说在我的文学人生中几个难忘的人吧:诗人谢夷珊、刘春、非亚、杨克以及诗人小说家林白。他们在我的不同时期,直接影响过我的写作,他们都是我相识的老师和经常联系的好朋友。

 

4、什么时候您的创作达到高峰期?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70后诗歌档案》一书中,收入了你的《影子》《天堂为什么是一个美丽的地方》等诗作。至此,收有你作品的各种诗歌权威选本达31种。你觉得现在是你诗歌生涯的高峰期了吗?

    吉小吉:在我看来,用数字去衡量创作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创作高峰期要怎么去表述呢?2000年到2003年这几年,是我作品发表比较多的年份,也是在那几年,一些朋友和评论家把我拽进了“‘70后’中间具代表性的诗人”队列中。最近这几年,我慢慢缓了下来,写得少了,发表的作品不多,但我觉得自己反而进步了。所以说,从诗歌质量上来说,我真不知道我能走多远,也就是说,我无法预知我的诗歌生涯的高峰期在哪里。

 

5、在很多人看来您现在已经拥有耀眼的光环,那今后在这基础上您还有什么设想呢?

   吉小吉:我觉得,随遇而安是一种非常好的心态,尽管它带着些许慵懒和消极,可我还是想以这样的心态走向未来。当然,这应该是我努力之后的人生心态。

 

6、据了解您去年和朱山坡先生曾进入校园讲学,而我们这个也属于校园讲学,那您最想告诫当代大学生什么呢?或者说您想通过这样的活动来达到怎样的效果?

    吉小吉:其实这个问题在我昨晚的发言中应该有答案了的。我希望大学生的观念不要被一些事物所束缚,面对现当代文学,面对中国的历史和政治,都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对生活中的事物,能保持一种敬畏,保持一种警惕,保持一种怀疑。我们应该敢于去思想,懂得去思想,我们应该有一种问题意识,敢于去怀疑一切,包括我们的课本,尤其是当下的历史政治教科书教知我们的一切。我们要抱着对事实的尊重的态度,去寻找历史的真相,让文学真正走向人性,走向心灵,走向良知,让艺术得到自身的救赎。

 

7、吉老师,请原谅我们的冒昧,我们对你的笔名“虫儿”非常好奇,为什么取名“虫儿”呢?

    吉小吉:2001年,我在一篇随笔里有这样一段话——“当然,我还会特别记住安琪的,这个‘中间代’的大姐大。她建议我别再叫虫儿,写诗就直接用本名吉广海,吉广海比虫儿好多了。但她不知道,正是吉广海这个本名,让我负载了太多的愧疚——我怎么可以叫‘广海’呢?阔大宽广的海?我卑微的生命如何能承载得起那波涛汹涌的大海?在生活当中我是何等的渺小!父母、大哥希望我成才,给我取了‘广海’这个名字,可是,我辜负了他们——我不仅未成‘龙’,连虫也成不了,至今还是未成虫的虫儿。我为什么至今还使用本名,是因为我的户口簿、身份证等证件都是印着这个名字,为了各种大家可以想象得到的方便,我只能带着羞涩去使用着。我想别后的安琪姐会理解虫儿的。”我觉得,这段话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