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解读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的英雄主义情…  

2009-10-26 14:15: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的英雄主义情结

——以长诗《神秘的光环》为例

 

                                                    文/安琪

 

                             一

高鼻,深目,瘦削,修长,阿尔丁夫·翼人坐在那里,很容易就看得出是少数民族,隔着大大的圆桌他递过来一本厚厚的轻型纸印制的《中国西部诗选》和一张名片,简朴的名片上同样简朴地印着他的工作单位《青海湖》文学月刊,我特别注意到他名字上的“诗人”二字,显然这是一个发自内心对“诗人”身份深感自豪的人才能做出的举动。问他哪个民族的,答撒拉族。什么族?撒拉族。他又答了一遍,发音很纯正,明白显示受过很好的汉语教育。看他简历,果然——

阿尔丁夫·翼人,1962年生于青海省循化县。先后毕业于青海教育学院英语专业和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

2009年10月11日,北京,老故事餐吧,我认识了伊拉克诗人萨迪·优素福,也认识了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最具影响力的代表性诗人之一,这个夜晚因此显得重要,由一个诗人带出的一个民族引发了我对萨拉族的兴趣,资料告诉我们,撒拉族生活在我国的青藏高原边缘,主要聚居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及其毗邻的华隆回族自治县甘郸乡和甘肃省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的一些乡村。撒拉族使用萨拉语,也会讲汉语和藏语,没有本民族文字,一般使用汉文。

我在此简述撒拉族有关概况并非无的放矢,因为那个晚上,一圆桌的诗人许多对撒拉族深感陌生的表情使我对56个民族中的这一个有了追踪的兴趣,而这兴趣的牵引者无疑应该是阿尔丁夫·翼人,这个迄今我唯一见过的撒拉族诗人!

这很重要,每个民族都应该有至少一个能代表本民族身份、立场、荣誉的诗人、作家譬如张承志之于回族,吉狄马加之于彝族,柯岩之于满族,等等。他们不一定要用本民族的语言著书立说但他们的存在一定会使人联想到他们背后立着的这个民族。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是本民族的代表作。因此,当我在2009年10月11日的老故事餐吧认识了一个名叫阿尔丁夫·翼人的诗人并经由他的出场引发我此前未知的一个民族萨拉族时,我有了继续追踪这个诗人的兴趣。

阿尔丁夫·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并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诗《漂浮在渊面上的鹰啸》《放浪之歌——关于世纪末学说:混乱与挣扎》《萨拉尔:情系黑色的河流》等。我注意到翼人对长诗的热爱同时也注意到他对本民族所自觉承担的使命,这从他另外编著的撒拉族第一部报告文学专辑《撒拉尔的传人》(第一、第二辑)可以体现。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匆忙,我无法从阿尔丁夫·翼人口中了解更多撒拉族的历史传统及人文风貌。那么,就让我沿着他诗中的脉络去勾勒一个诗人和他身后所站立的民族。

 

                  二

开始解读阿尔丁夫·翼人的诗作之前,也许我应该提及青海大地上形塑而出的这一个诗人——昌耀。这位出生湖南桃源的汉族诗人,把自己几近一生的光阴和才华都倾注在青海这片土地上,他诗中的语言造像早已越出汉语的词汇结构而呈现出汉、回交融的气象,他也因此被视为青海大地的代言人。诚如满族作家曹雪芹用汉语创作出伟大的汉语文学《红楼梦》,昌耀也用他一生的天赋、勤奋和感悟教会我们,文学是可以在地域与地域、语言与语言之间互相穿梭出入自如的,而经由作家这种打通气脉式的写作展开的文本画卷,定然是恢弘磅礴而屡见新奇的。我想,这是单一生活在一地单一拥有一种民族身份的诗人所难以比拟的。

收入《中国西部诗选》的阿尔丁夫·翼人的诗作有《神秘的光环》(长诗节选)和《沉船——献给承负我们的岁月》(长诗),如前所述,阿尔丁夫·翼人是个热爱长诗写作的人。如果说,短诗创作可以凭借瞬间灵感闪现一蹴而就的话,长诗写作则无此种可能,它与一个人的呼吸长短、精神气脉、血质底蕴有关,与一个人认识世界、经历生活、丰富内心有关。叶橹教授也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始终不能出现能够抒写杰出伟大的长篇诗歌的大手笔,必定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一种缺憾和悲哀。”我一向认为,长诗写作才是对一个人综合素质的最终检验,它要求于一个诗人的是内心隐蔽的形而上的果敢亦即宏大高远的历史抱负和外在可见的语言表达能力的综合特质。有意思的是,自古以来,少数民族几乎都能追溯到自己民族发端发轫史的长篇英雄史诗譬如藏族的《格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的传记性史诗《玛纳斯》,它们被并称为中国少数民族的三大英雄史诗。其他如南方的壮族、苗族、傣族、彝族等民族中,还至少发现并记录了数百种长短不一的史诗或者史诗的一些片断。资料获悉,萨拉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也许也因此没有自己的史诗,但撒拉族却不缺少自己的历史渊源和动人的民间传说,这些,都为撒拉族诗人留下了足以填补的创作空间。

阿尔丁夫·翼人确乎已走上了通往英雄史诗的创作道路,在《神秘的光环》的一诗中他用意识沉郁的追问、生命价值论的自省,把对光的追想、对土地蕴含份量的感知以及英雄们在这片古老土地上传承不息的精神求索和行动意志,铺展在宏大叙事的背景上,他说:

 

在你面前我曾是一名无望的患者

使我重新确认物体的表象所蕴含的重量

远远超过草木细微的影子

或许这仅仅是传说  或许我们早跟自己的影子相逢

并且在光明的路上  拖着尾巴

 

《神秘的光环》叙述了一个人成为英雄的必由之路,他在大地的钟声敲响之时走来,伴随着河流的汹涌和灵魂的搏击,他渐渐地变成两个人、三个人,变成“他们”,变成“我们”。抒情、叙事主人公在文本中的不断置换建构了一个试图涵括一切的人在现世回望来处,在现世瞻望未来的既有血肉之躯又有精神心智的矛盾统一体,它是一个诗人解答自己处于何处以及自己应该做什么这一貌似宏大命题实则迫近自身的自我劝勉和激励的参照系。在我看来《神秘的光环》之所以“神秘”乃在于它对永恒之“光”的奋力企及和对无限往复之“环”的奋力突破,我之所以用上两个“奋力”是因为我确实触摸到了诗中英雄的宿命——

 

我必将赢得真理最后的审判

赢得生命自由的狂奔  犹如

被流放的牧歌永远垂挂在午夜的星空

使我的眼前呈出

一片奇妙的环景:犹如悠闲地

走来一位不明身份的人

在我身旁驻脚  向我索取

几万年前丢失在门廊下的另一半生命……

 

          三

阅读阿尔丁夫·翼人的诗作,我有了回到1980年代的恍惚,那种单方面试图凭借激情与活力揭开世界全部辉煌与残酷的青春冲动栩栩如生浮现出来,我于是不禁轻声诵读起来。“而我何以晓得这败北的人们的踪迹?” 阿尔丁夫·翼人在《神秘的光环》中如此问道。“请耐心读完。”阿尔丁夫·翼人在赠送的《中国西部诗选》扉页如此签写道。我把这理解为阿尔丁夫·翼人对他和曲近共同编辑的这部收入西北五省区41位代表诗人代表性作品二百余首的器重,在这个诗人成为物质世界失败的英雄的时代,阿尔丁夫·翼人郑重其事地要求每一个收到赠书的读者“请耐心读完”的请求不由得令人怦然心动。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说“每个人都是一个流变不止的过程而非一个已经完成的结果”,基此,我愿意在下一个相遇的时刻读到另一个流变不止的阿尔丁夫·翼人。

 

                                          2009-10-26,北京。

 

电子信箱:anqi69@163.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灯市口大街75号中科大厦A320黄江嫔

邮编:100006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