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现实主义的爱情:行动、场景和语言的混合物  

2009-10-02 15:25: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主义的爱情:行动、场景和语言的混合物

——读林茶居《多嘴诗》

 

                      文/安琪

 

2007年12月,北京放下第一场雪,如此天衣无缝的日子适宜怀旧一点,多嘴一点,向一起走过街巷的恋人,向“你”,絮叨一些往昔的海事山梦,很明显,诗人和短发姑娘“你”有着共同的成长背景,共同的,口齿不清的家乡话。这一个立意要使自己转变为小说家的诗人,所愿意做的转变之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为“你”用语言勾勒出一幅混合着行动和场景的爱情卷轴,这卷轴由13幅小图环环相扣,可展开通览,亦可单幅细赏。《红楼梦》有云“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闲涂信抹的“爱情十三拍”。

 

第一拍:爱情之于小说家和诗人的不同

诗人说,小说家的爱情是住平房,那么诗人就是住高楼的了。诗人住什么高楼——空中楼阁。诗人本质上就是诗人,尽管信誓旦旦地表白要像小说家住平房做早餐养宠物,结果还是不可避免地热爱务虚的生活:挖手心里的血。务实的小说家哪会做这种疯事傻事?想象一把刀在手心里挖还要挖出血,莫非这爱还刻骨得不够?这爱之于诗人就是和“你”回忆童年,讲家乡话,唱《国际歌》,世界观有些曲高和寡没关系,一旦诗人变成小说家后就知道用平淡的水去浇灌幸福的枝条。血总是比水少,小说家的幸福,总是比诗人多,这就是婚后的现实。

 

第二拍:谁将成为被菩萨保佑的母亲

这是一节暗含写作技巧的诗,可以喻之为词带出词,意象咬着意象。诗从“树”开篇,写出了树的根系庞杂如同毛笔在大地写字,这个联想来得形象,漂亮。树写什么字,原来是江、河二字,由江河自然联想到阅读的断流,何以为证?却原来是欠下很多书债,诸如《存在与虚无》,那么由“此存在”想到海德格尔之“彼存在”,也就自然而然了。可以不阅读海氏的《存在与时间》但不可不读海氏的《林中路》,既走林中路当遇女妖或男妖,因此不考虑做人了,不考虑做人就可以不考虑费尽心机以文心雕龙女、南方和苦难。菩萨保佑,不写诗啦,去过万家灯火的生活,去做一顿心满意足的晚餐,故事中的“你”终究是要成为母亲的,菩萨也将保佑你。

 

第三拍:性、土地,与诗意的种子

诗为诗人所欲,女人亦诗人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诗而取女人也。因为,女人比诗更近,一个在拥抱以内,一个在半径以内。一个是好姑娘一个是新诗但好姑娘比新诗更让人好奇,因此,阅读中的诗意和劳动中的收成仿佛种子认祖归宗,姑娘姑娘,今夜要和你男耕女织。

 

第四拍:张生,抑或尾生?

本节中诗人用了一个抱柱而亡的典故,但却偷偷修改了典故中尾生的姓而为“张”,是有意为之抑或记忆失误?我宁愿相信前者,这样,我们就可以给《莺莺传》中那个始乱终弃的“张生”一个惩戒:没说的,面对我们的崔姐姐,你也必须抱柱而亡!否则,妇女同胞不答应!诗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忙碌不堪,读昨晚的书,听她说事,打电话,看电视剧……而最惊心动魄的自然是“你”是不是提到的,那个“张生”的故事,你当然希望我似“张生”那般执着。

 

第五拍:山清水秀小团圆

往昔——今日,场景游移,终归一个小团圆。自然“你”该欢喜,自然“你”该骄傲,你我有着共同的乡下,在乡下,你我都是海的邻居。

 

第六拍:我有酒,但没有御寒术

一部色戒要了爱的命使“我”不免惺惺相惜,“我”借酒解决北方落叶却解决不了如何御寒,“我”醉了吗?“我”飞得这么远我拥有美丽富饶草原了吗,奶奶?

 

第七拍:每个人都有自杀冲动

刀片可以杀死人,这是谁都知道的,月光可以杀死人,这不是谁都知道的。“你”既已邀约“我”共赴情场“我”就将接受你的邀约,“你”若想死“我”必抢过“你”的遗书,亲爱的除了情场,我们哪儿也不去。

 

第八拍:雪。眼神。悲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非如此不可?

 

第九拍:美丽的媳妇,我就要到达你

“我”的故乡叫梧桐,不不,“我”的故乡叫梧龙,五岁的孩童懂得保鲜的技术,五岁的孩童出门在外,翻身趟河,去找他美丽的媳妇。

 

第十拍:结冰的我等待你授予开春的土壤

东边日出西边雨,说无情却有情,说有情却无言,言语凝冻花开不知名,只待来年开春,“你”来授予“我”土壤,将辫子扎在“我”头上。

 

第十一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今夜在北京签下协议,就签下南方的水,和“你”,前一个十年,我们有纠缠,后一个十年,这纠缠就更不容更改因为我们签了协议。后一个十年“我”年近50,脸容光艳因为有日光照映,有一个幼儿园的童心萌发。青春的错误我们不管了……

 

第十二拍:因为有你,人间真好

神在私奔向“我”的途中所以“我”说,人间真好!

 

第十三拍:爱情没有正确答案

你永远无法猜中十分之十的爱情,那么,就不用担心,不用去对答案。不用管灿不灿烂,不用听水声哗啦啦……

 

结语:作为一首爱情诗,林茶居的《多嘴诗》涵容了一个人的心灵史和成长史,他离开梧龙小乡,但依稀保留着当初作为海的邻居时对蔚蓝一往情深的爱与回顾。他现居北京,有雪、有不知名的花、有小月河,而串通这一切的是“你”,你是往来天上人间的“神”,是牵连起故乡和异乡的“美丽媳妇”。因为诗人自身的“诗人身份”,他的爱情被赋予了语言指证的特权,他用比喻、象征、错乱、想象、记实、虚构等种种砖块搭建起的这座诗歌屋舍放得进一个世界也可以只放进一个“你”。弗洛姆说,爱情是一门艺术。弗洛姆又说,爱情是那些具有创造性和成熟性格的人的一种能力。也许,诗人林茶居想用这样一首充满艺术性的爱情诗证明自己的创造性和成熟的性格以此现身说法自己的能力?事实上这样一首近乎完美的爱情诗几乎让我在艺术上无可挑剔以致我只能顺手添上几笔视为花絮。

 

                                  2009-10-2

 

多嘴诗(组诗)

 

                   林茶居

 

1.

 

把这个月写完,我将作为小说家

住进平房。做早餐,养宠物,挖手心里的血

读20世纪80年代的传记

以及剑桥世界史

整理童年,爱情,与你一起走过的街巷

想那些繁荣昌盛的夜色,那些“克制不住的开阔与蔚蓝”

进一步用家乡话赞美你的文科

像《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世界观

曲高和寡,慢慢茁壮

避免发表比较平均的看法

年终岁末,泡泡功夫茶,水越来越淡——

水以婚后的方式浇灌了肉身通向幸福的枝条

 

2007.12.1下午

 

 

2.

 

而更多的树,它们的头朝下生长

让我觉得靠近,有老乡感,如同看见毛笔在大地上写字

大概写的是江与河

那么我的阅读要避免断流

事实上我欠下很多书债,《存在与虚无》

近二十年了还没有读完

后来折进海德格尔的“林中路”

在这里遇见妖,因此不再考虑做人

以一颗文心雕龙女,雕南方,雕前进的苦难

诗是自作自受的事,安顿一个国而已

有时打开窗子,发现万家都有灯火

菩萨保佑:那些被唤作母亲的人都有心满意足的晚餐

 

2007.12.1晚

 

 

3.

 

我的诗在我的半径以内

我的女人在我的拥抱以内。冬天来了

她不感到冷。她依然是一个好姑娘

比我的新诗更让人好奇

这些天在读《德语诗学文选》,多么有容貌的文字

我一次次看到自己的笨拙、苍旧与恐慌

水在低处哽咽、叹息,山高得如此真实

后面就是家乡吗?我时时这样想着

想着想着就成了不幸的孩子,习惯于中毒、革命

小规模的劳动,与地主讨论开春的种子

从土壤中认出祖宗,他们鹊桥相会

交给我男耕女织、生儿育女的夜生活

 

2007.12.2晚

 

 

4.

 

我应该更加勤勉,把昨晚打开的书读完

从最后一个句子中分出主语

忍不住慢下脚步,听听她说了哪年的事

——那年也许是个灾年,我所熟知的文字总是更适合描述苦难

“横折竖撇,千回百转,路在何方?”

莫提明日,且跟星光潜伏,妆点夜色

笑傲江湖,却等不及一个新娘的成长

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给边疆的战友电话问安。电视剧又播映了《风雪记》

看来得储存二锅头和大白菜,以及永久牌纸和笔

时不时地,你会提到那个桥下的张生

他一直在那里站着,年轻而俊朗,最终与水同归于尽

 

2007.12.3晚,4中午

 

 

5.

 

近日食欲大增。小说家素材丰富

人在事中,结尾小团圆。每天在这个时候

喝喝酒,开开玩笑,走过咖啡屋

那时的县城流传《明月光》,我的想象

保留着最初的美。什么社会,如此喜欢热闹

据说又有人在他乡自杀。这不是好事情

除了怕羞,我们也应该怕死,怕分别。离开太久

难免彼此迷路,笑容与呼吸,都变得陌生

在我的乡下,老朋友们过着有趣的日子

作为海的邻居,他们比我更善于奔波

而你要为我骄傲,这么多年过去

我依然山清水秀,热爱蔚蓝,保留了诸多的意外

 

2007.12.4晚,5下午

 

 

6.

 

今晚我似乎喝多了,在北方,落尽了叶子

像落伍的强盗,口齿不清,让过往的人手足无措

除了夜色,他们可以交出什么

除了迷恋,我什么也没有

这城市的街道更习惯于车水马龙

霓虹可读,雪花无解,愿你出入平安

可我想不起我的御寒术,是席地而坐还是裸奔到海

色,戒,电影汤唯,旧时代的摊子

枪声下有多少来不及发出的叫喊

倒下是因为死,也可能因为爱。到底醉了没有

只有父亲知道。而奶奶总是相信,飞得越远

你所拥有的草原就越美丽,富饶

 

2007.12.7晚,8中午

 

 

7.

 

数来数去手掌上就是多了一个口子

齐整,干脆,似乎蓄谋已久:在今日给我惊奇

仿佛被关在屋里的外人,随时准备决斗

到此时我已察看了上百遍

但辨认不出,它是刀片所划,还是月光所为

或者,我抢过你的遗书时死亡留下的警告

低语咽咽,保持必要的肤浅、粗心

该用力的是那些本来就非常深、非常细腻的地方

我必须退回到开始之处,那里才有我的好睡眠

我接受你的邀约,共赴情场

那么多化名,潜伏在当年的书信中

是不是有这样一个夜晚,告别时你说:不要走

 

2007.12.9凌晨

 

 

8.

 

“今天,12月,10日……”怎么读都口齿不清

我记得多年前就已经说好:北京放下第一场雪

如此天衣无缝。当我清晨醒来打开窗子

所有白色的事物都惊呆了

回望大地的东南角,爱情农民博学多才

他不指望丰收,他相信了一点——

没有彼此注视,大概都不会长久

铁血丹心,眼神不可更改

我走在一朵一朵的小雪中,脚底有些打滑

河水收住了国家。树收回繁华

没有什么需要准备,这一年即将逝去

从今天开始过冬,对我们来说,不会有太多的悲情

 

2007.12.10晚

 

 

9.

 

这两个字曾经相依为命:梧,桐

听起来像我的故乡梧龙,一个人丁兴旺的村子

当年的叫声大概已经长成叫神

我相信它的改变,也相信它一定知晓

那个五岁上学的顽童而今出门在外

每一刻总是来得恰到好处,轻轻挽住时光

告诉它,它有一个多么美丽的媳妇

我所要做的,保鲜住整个冬天就足够

来日不说吧,远去的尘土也无须省除

我要给你的就是这些孪生的笑、孪生的歪点子

百米之外,炊烟之中,黄昏在天边散步

我翻过山,趟过河,到达你……

 

2007.12.16下午

 

 

10.

 

我要说的,是今日的阳光,怎么有如此熟悉的香气

还不及辨别,味觉就被告诉了失败

——这熟悉是全部的,无法区分

明亮的天统治着云,云统治着它的同乡

我站在北辰路旁,认花为邻,只是叫不出花的名字

这美丽事业的工作狂,从不透露家世

我无以为言,泪在低处,流掉的只是水

很多人都走了,大概只有我结了冰

与时光交换骨头、病榻和爱情史

此后还须到此,等待你授予开春的土壤

但无论如何,我都羞于读出——这是你的假设吗

“短发姑娘,你的辫子竟扎在了我的头上。”

 

2007.12.18晚

 

 

11.

 

有时,会想想十年后的事

较之此前的一个十年,应该有更多的纠缠、本色

而我在哪里,除了诗歌、爱情,还有什么

美好而柔软的惊喜?今日读到的书

将作为血的一部分影响健康和说话的口气

“年近50,颜貌都映在日光里了。”

并且,慢慢,交给自己一个幼儿园

朋友们童心萌发,以身上的某一块疤追究某夜的贼

那些青春岁月里的错误,让教育家去总结吧

你可以看到我的不满。今夜我签下《北京协议》

也就签下了整个南方的水

小月河盖上厚厚的冰层,我一脚滑过你的人间

 

2007.12,21

 

 

12.

 

怎么流,水都不累,怎么冷水都不抖

当然了,怎么疼水也保持沉默

水照料着自己的洁净,每日健身,两岸散步着唐朝之春

饮酒谈诗,再没有比这更能避免副作用

一个童年的小角度,适合此时心猿意马

抄下月光的族谱,从夜色中找到亲人

影子为记,星星开门,这是我的新房啊

所以请看着我,休管下一句

是否靠近了死亡。我只为美效劳,生生不息

我的边境雪落三尺,我的世界史尚未成年

我的神还在私奔当中。在今年的圣诞论坛上

我只说:你好,人间!

 

2007.12.23晚

 

 

13.

 

有时就猜中其中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

少到秃顶。也许不必这样:从一开始

就陷入对答案的焦虑。虽然此事如汤沃雪

但月亮终究还是那个老月亮

此时我必须做的,是以一条河的汹涌

参与你的惊喜,以整个海的蔚蓝去形容你的羞涩

我听到了告别的音乐,你占据了今夜的舞台

蛇一般的小腿,试探,潜伏,欲语还休

给你补充一个纽扣吧,给你补充一条拉链吧

如果以姓氏笔划为序,你将在明年开花

而明年,永在期待之外。我所担心的

不是不够灿烂,而是被水哗啦啦地消灭

 

2007.12.27晚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