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探花/安琪  

2009-10-19 11:46: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丑石诗报》(总41期,2006年)为探花做一个专版,约我写一篇文章,而我恰好也有话要说,遂有此文。时在公元2006年7月。存此留念。——安】

 

                      探花

 

                                     文/安琪

 

  探花在为自己起笔名的时候一定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如此引人注目地在诗歌和理论上隆重出场,因为,探花实在不像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说起来,探花从开始登陆诗坛至今,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和大多数曾经写过诗又从诗歌消失达十几年的写作者一样,探花也让自己从诗歌中消失了十几年。好在这十几年探花虽然不在诗歌中,却在阅读中,这为他今日的横空出世打下了伏笔。所以,2004年探花一探头,便摘得诗歌和理论的双分果实也在情理之中。可以不夸张地说,在当下诗界,探花迅速地被众多优秀诗人接受和认可,成为又一个走向中国诗坛的福建诗人。
  探花最为人称道并重视的首推他的《中间代诗全集》之“探花视点”,在这一场考验文本解读能力和理论表述能力的诗歌战场上,探花取得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战绩。众所周知,《中间代诗全集》收录了国内诗风各异、诗写方向不同的82路高手,并厚达2560页,单单要把它啃读完就是一项艰巨工作,更何况还得针对各人的大量诗作进行个案点评,倘若功力不够,必然出现因判断失误而产生的不得要领,或因评论语汇缺乏而出现的指认不清等症状,其后果就是,吃力不讨好。但探花胜利过关,赢得了几乎是全部被评诗人由衷的认可,这点从“探花视点”贴到网上后徐江、伊沙、余怒、林童、韦白、发星、张小云、鬼叔中等诗人的跟贴赞许或选入他们各自的诗集附录里可知一二,一般而言,中间代人是不善于表达自己喜怒的一群人,他们给予探花的公开嘉奖(这是口头的)和私下寄赠诗集显示了他们对探花认真细致的阅读及言中肯綮的断语内心是视为知己的。我为此暗暗替探花高兴。
  谁都知道,探花之于《中间代诗全集》的点评可是在我软硬兼施的情况下出手的,这就引出了探花不为人知的一个性格,像孩子一样能偷懒就偷懒。记得当初我是据理力争嘴唇磨破地要求探花为《全集》做个较为符合历史事实的点评,原因有二:1、《全集》出版至今一年多了,尚无谁真正彻底地从头到尾哪怕是通读一遍,大家(包括入选者)基本都是把自己读一下就了事了,最多也就是读读认识的几个朋友的诗作;2、探花有这个点评实力,他对诗歌本质的把握因为他完全不受诗界干扰而自然而然地具有独特的探花风格,探花几乎没有诗界某些流俗趣味的大而无当或乱扣帽子,他的评论都是从个人的文本出发而行诸文字,这些,我从他此前对我诗歌的解读中就感受得到。所以,我采取了死缠烂打的方式对探花采取一轮一轮的电话攻势,终于哄骗他先出手了十来个并且马上贴到网络,我想,只要探花你自己把自己亮到台上了,就不能不继续下去,我这个做法尽管有些狡猾,却也是内心深为探花做个长远计划的苦心之举。
  那时候,探花偶尔在网络上零零星星地回个把贴,虽是个把,却已锋芒毕露,如果任其才华毫无系统地流泻,无异于资源浪费,也无异于对探花写作生命的极不负责。其时,我正因为探花对我生命的极度负责而心生感激,想尽快地为他的才华找到出口,《中间代诗全集》的点评便是我认为的出口之一,之二之三则与个人自私自利的杂念有关,在此不好展开,说白了就是,我抓住探花做了几个对话,把我当时的一些心境一吐而空,客观上劳动了探花大驾,主观上解决了那一阶段我的个人危机,使我在当时当景里不至走向崩溃,从这点上说,我无限感谢探花的帮助。
  这就从《中间代诗全集》之“探花视点”回溯至与探花认识的由来了。说起与探花的认识,来自于一条河:昆玉河。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昆玉河昆姑娘是我住在曙光花园时每晚必去散步的地方,我在昆姑娘边上散步已近两年,散出了感情,某次受某事刺激就发狠要为昆姑娘写一百首诗,奈何才力不济写到第38首就词穷,只好把笔放下,然后一个叫探花的突然在丑石诗歌论坛上继续接下,从第39首一直接到第70首吧,把我大吃一惊,这个惊包含有知音的元素在内。我感觉这个叫探花的似乎写的是昆姑娘边上的安琪本身,或者说,他是经由昆玉河这条河流而达致与安的对话。我开始追问探花何许人也,但探花本人和丑石诗歌论坛上刘伟雄、谢宜兴等神秘莫测地为之保密,使我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大概在2004年6月间,探花帮我建了一个个人主页“听安集”www.tinganji.com)一下子使我的诗作及各种文字在网络上有了一个家,这个家对漂在北京的我实在太重要了,它保存了我能够在网络找到的大量文本,听安集的建立使我对探花的友情已经从平等的知音上升到恩人这一层面了,也就是说,我几乎视探花为恩人了。这种心态丝毫也没有夸张,“听安集”的建立对我的意义很大,我后来的许多约稿都得益于它的帮助,许多编辑朋友都是直接到那里取我的照片什么的。一直到后来,我的爱人也是因为听安集才知晓我的诗人身份,尽管我们的结合不一定就与诗人身份有关,但至少,“听安集”让他得以很快地进入一个完全毫无遮拦的我,客观上加速了他对我的认知。
  探花是一个网络高手,他建“听安集”,还经常义务充当一些诗友的网络技术顾问,而其实,他本身有着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再加上身体健康状况又总不太好,所以,当他因为好心肠而不忍拒绝一些朋友的请求而义务地为他们解决网络技术问题时,我总是替他不忍,当然,麻烦他最多的还是我。探花的好心肠最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他对我生命状态的关心上,2004年7月开始,我过上了黯淡的没有未来的生活,一脚踩空一样地往下坠,原先的豪情因为身后墙壁的倒塌而显出旁无所依的凄惶,那一阶段,探花时不时打个电话或在QQ上帮我排解很多困惑,我也把探花当成了精神支柱,凡有不解甚至过不下去的念头都要向他寻求救助,我和探花素昧平生,探花本来也无此义务去充当我的心理医生但他做了,并且是认认真真卓有成效地做了,只能说,探花身上天然地具有善良、侠义的品质,也正是这品质,使探花赢得了不止我一个的朋友。今天,林童、杨然、马莉等也都是探花互为欣赏互道知己的朋友。
  2005年6月,刘伟雄、谢宜兴在福州筹划举办了颇具规模的丑石诗会及第十三届柔刚诗歌奖颁奖仪式,邀我回去,在电梯间出口处,我看到一群人从中涌出,里面都是我认识的人,其中一人,面容和善,眉眼微笑,虽是第一次见到,却像是相识已久的老老朋友,他就是探花。
  那次诗会,我们交流不多,虽然不多,却已足够,仿佛见面只是为了印证:这就是探花!
  仅以此文表达对探花的诚挚谢意,感谢他在我生命的某段困顿时期帮助过鼓励过支持过,感谢他教会我生活的必须,对我已经开始的下半生,这很重要。

 

                                              2006年7月3日

 

探花/安琪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探花

 

探花诗二首

 

《刮痧》

针眼很小,但可以扎出很大的窟窿
“真是多事之秋,天怎就这么炎热”
这不,有人就习惯在秋天中暑

安取出了刮痧器
可掬的笑容搅拌着叹息
“祖国,你有幅员辽阔的脊背
我要为你刮痧”

《杨家溪之夜》

这是山青水碧的杨家溪
一些人聚在一起向神倾诉
“猿没能继续进化成人
达尔文一定是个骗子”

他们坚信上帝创造了人
就在这样的夜晚
头顶三尺有了神明的光芒

溪水流淌,流走了诗歌
进化论,还有特洛伊木马
和潜入灵魂的黑客
只有月光在裸泳

 

                      2009年9月19日。

 

(后记:这是探花用诗歌记录的2009年丑石诗会的两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来源于我的刮痧癖好:我高举刮痧板逮着热爱刮痧的美女叶青和因中暑被迫刮痧的冰儿猛刮;第二个镜头来源于月色下诗人们探讨人类的来源问题,基本达成一致:人类绝非由猿变的。在这点上我是坚定的反达尔文进化谬论者。——安琪)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