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关于“诗歌没落”的阴谋论调可以休矣/安琪  

2009-10-16 12:30: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诗歌没落”的阴谋论调可以休矣

 

                       文/安琪

 

近日,新浪论坛上署名汪再兴的《没落的文学贵族》一文承续几年来接连不断嘲讽攻击现代诗歌的恶劣习气,对诗歌再次发表不恭言辞,其缘由据其所述为:《北京青年报》10月10日报道了10月7日发生在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附近的一副巨大的诗歌地毯的行为艺术,也就是,多名女性在地毯上一针一线织出的诗因为巨大而无法让人阅读因为谁都不能像鸟一样从高空俯瞰这首诗。汪先生由此得出“诗歌崇高、费劲消受、普遍困境”等三个诗歌问题,并进而进行逐一批判。

汪先生此举让我首先想到苏东坡和佛印的一个公案,两人斗智,互问在对方眼里自己像什么?佛印说佛,苏东坡说狗屎。没容东坡居士自喜苏小妹便说,哥哥你输了,你以为你说佛印狗屎人家就是狗屎?恰恰从你嘴中吐出的狗屎表明,你才是狗屎,而人家佛印嘴中吐出的是佛。同理推断,在我辈眼中所见到的女艺术家非凡的想象力在汪先生眼中怎么就变成了诗歌的种种不是了?在我看来,这几位女性艺术家通过在地毯上一针一线织出一首巨大诗歌的方式其意义在于,经由“针线”这种中国女性的身份意象和“诗歌”这种被中国传统世俗规范排除出去的非女性指称(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诗歌”无疑是“才”的标志)的结合(并且是巨大无比常人肉眼无法得见,非得上升到一定高度方能窥见女性织出的秘密),暗喻了中国女性自身在漫长时光中成长的艰难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努力。这样一个令我辈女性感叹并击节的艺术构想在汪先生眼中变成了对诗歌进行冷嘲热讽的触发点只能证明,汪先生已被心中偏见的魔鬼所控制和笼罩,非得在鲜花中嗅出牛屎的味道,然后再对臆想中子虚乌有的牛屎进行化学实验室般的分析检验。本来你所面对的就是艺术的鲜花而非牛屎,你硬要把鲜花说成牛屎我们也没有办法。退一万步说,倘若汪先生真觉得女艺术家在大英博物馆展示的地毯行为艺术实在令你不能忍受而非吐吐唾沫不可,你所吐向的地盘也应该是行为艺术而非诗歌啊,诗歌在此行为艺术中只是道具上的道具,并没有到喧宾夺主的地步,何以汪先生要把愤怒的眼睛投注到地毯上的诗歌而非地毯本身呢?如果女艺术家在地毯上织出的是中国地图或名人画像的话,不知汪先生又要做何批判?

如前所述,对诗歌的攻击由来已久,几千年前,汨罗江畔一个渔夫对形销影枯满脸忧戚的屈原屈大夫说:既然举世混浊,为什么你不跟着随波逐流呢?众人都醉了,为什么你不跟着吃他们吃过的酒糟,喝他们喝过的薄酒呢?我们的屈大夫说完这句话后投河自尽:我宁肯投进长流的大江,葬身鱼腹,又怎能让高洁的品德,蒙受世俗的尘渣的污垢?

中国诗歌从它源头性人物屈原开始就注定了不被理解不被接受的命运,即使在诗歌待遇最好的唐朝盛世,李白、杜甫又有哪一个得到过命运的改善、抱负的实现,和一生的安宁幸福?而以百年新诗的源头性人物来说,胡适、陈独秀又有哪一个的命运在中华大地上获得该有的荣光和尊崇?没办法,身为诗人,坚守诗歌天性中的梦想与高贵也就是汪先生所批判的“诗歌崇高”,那是理所当然的,否则就不必以诗人自居。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度,诗歌无意间充当了宗教的功能。所谓宗教,就是关于超人间、超自然力量的一种社会意识,以及因此而对之表示信仰和崇拜的行为,是综合这种意识和行为并使之规范化、体制化的社会文化体系(吕大吉语)。也就是,相对于可见的物质社会,宗教以其不可见的精神性而存在在人们的意识活动中,宗教信仰永远是一部分人的内心坚持和行为意志,无法被全民所拥护也无法取得全民共识。从这个意义上说,诗歌真的非常宗教。诗人们经常给予诗歌的一个定义词是:毒品(或鸦片),诗人们经常说到的一句话是:诗歌戒不掉。这里面就有宗教的含义表述。诗歌是这样一种宗教,它经由语言的建筑材料搭建出全然不同于现实生活中的屋舍,不同的诗歌语言搭建出的屋舍是不同的也因此,不同的诗人都能在大致相同的诗歌屋舍间找到自己的同道,并因此视为知己相处愉快。诗人们普遍相信诗歌是另一种现实,如果这个世界除了男人、女人两种群体以外还存有第三个群体,我以为它必是叫“诗人”,这个“诗人群体”是中性的,大家以兄弟相称,无高低贵贱,只有语言的使用习惯的分歧,但在内心的坦诚、本真、洒脱等品质上是相通的,诗人们构成了这个俗世世界另一高迈自足的群体,他们仅凭精神的富裕就能过得逍遥不拘,他们是这个物质化世界难以理解和想象的一群人,多年前,陈涉兄如此表达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在我看来,陈涉也是诗人的一个。

身为诗人,我们视那些贬损诗歌贬损诗人的言辞为粪土。诗人西川在《中年自述:愤怒的自由》中有过深刻的反击,对遍布媒体以攻击诗人诗歌为乐事的情景,一切热爱诗歌的诗人们可以置之不理,也可以加倍还击譬如本文。当然,最好的反击是写出更多更好的诗篇,把诗歌的屋舍建在一心巴望诗歌没落的人插上翅膀也飞不到的高处某地。

 

 

                                        2009-10-16,北京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出生,福建漳州人。1988年7月漳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中间代概念首倡者及代表诗人。1995年12月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2006年4月获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入选《当代亚洲诗人11家》《读诗1949——2009,中国当代诗100首》《中国新诗90年90家》《新中国文学60年大系,诗歌卷》等百余种选本。主编有《中间代诗全集》(与远村、黄礼孩合作,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等。出版有诗集《奔跑的栅栏》《任性》《像杜拉斯一样生活》《个人记忆》《轮回碑》等六种。入选韩国、以色列、美国等诗歌选本。曾参与编撰《大学语文》教材。现居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