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身体里的实现  

2009-09-08 13:48: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真的要感谢《海峡都市报》责编彭振东,为我保留了这么多旧作,本文刊登于该报2001年10月2日。——安】

 

                 身体里的实现

 

                                    安琪

 

很多时候,除了在身体的实现,我们无法具备更多的生活自由。一天不必借助外力即可使我们屈服在它的脚下,时间是冷的,才醒来就看见它冰制的面容。五千年的时间太硬了,越过月光,和渐渐褪色的流行物事,只有诗歌在内心的安慰里注册。我们不断翻阅它,试图为记忆安上防腐装置,但总是希望渺茫。诱惑占据空间的每一角落,甚至困境也是一种诱惑。我们粗糙地计算风,把风按比例分配给我们的呼吸器官不断打磨。世间的空气总不够用,总有一些腐烂的东西在催促我们,逼迫我们参与它们的腐烂。于是我们大声朗读清朗诗句,在皮肤的防线里构成对灰尘的压力。

平庸的摆设充斥每一瞬刻大厅,随便一坐就能摸到物质的裂缝,它那么紧地咬住我们,那么狠,仿佛一根顽强的钉子顽强地保持状态。身体也是有状态的,我们曾经在某一个酒瓶形夜晚被弯角的椅子挤到呕吐边缘,感到黑暗中发生的事不像是真的。一连三天,对抗意志的是迷乐队,是刘小枫,还是玩具或滚石?我们这样问着自己,似乎在与存在的虚无做着访谈,做着关于灵魂的审视和辅助原料的加工制造。诗歌见证了墙壁上印第安少女的姿势,蓝幽幽的荧光粉气息涂满陶渊明的菊花与箭簇,飞翔的是不安而非翅膀,更非激情。飞翔的是突然终止的蚊香和没有被套的大海,飞翔的是街道拆卸的木板和砖瓦。我们身体里的飞翔带着沉重的集装箱,呼啸着,在就要散架的天上进入到星星的隐居地,那同时也是诗歌的。

无所谓辉煌,也无所谓针锋相对。命运已经帮我们设置了障碍,无需支付小费,命运看上去更像一个勤快义工,来回穿梭,把生活弄得越发混乱。重要的是观念已经陈旧,道德练习跨栏已经多年了。如果你是道德的姐姐,你将发现,道德比你还老三岁。恐惧融入的过程也是刀都返老还童的过程,红色的士、网络城、云山……直到所有秘密的风景全部聚集到五月五,一个诗人复活的节日围拢着粽子和习俗,遥远遥远的忧患意识,投水化月,或当空凌舞。类似一种灵魂烹煮的实验仪式,澄清了身体里肮脏的部分。

不止一次我们感谢纸上的运动为我们预订了新鲜的血液,正是在夹杂着过去与现在的回答中我们接受生命不完整的遗憾,沿着没有明天的指向我们攀越灵魂的上坡路,完成命定的工作,我们就消失。我们的工作就是记录与创造,用诗歌武装单薄一生。因为不真实,所以坚守,因为困难,所以是好的。丰富的身体宁静下来,实现了它自己的扩散和定型。一个依傍诗歌完成自己的人是幸福的,即使陌生,也是人性在某市某地达到的最高点。

也是某个传统的被分解,幻觉介绍给我们一座未来的房子,液体的无知收进仓库,叙述总是简单,搬运却是那么艰难。我们被告知山体就要滑坡,风暴就要来临,一切身体里的实现结束在打火机致命的爆炸里。诗歌说:“玻璃一般的草木摇晃时,风已送来金黄。”

 

                                                   2001年,漳州。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