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知识分子写作”在当下中国可能吗  

2009-09-08 11:13: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1999年诗界盘峰论战正酣的时候,四川《读者报》也组织了若干专版参与,本人应约就此发表观点,撰写的此文被放在民间阵营,同期刊登的还有侯马、伊沙、沈奇的文章,同期还有唐晓渡致谢有顺君的公开信。时在1999年7月20日,该报特约责编:杨远宏。——安】

 

            “知识分子写作”在当下中国可能吗

 

                                            文/安琪

 

为明晰“知识分子”一词含义,我查找了《读书》1998年8月号张柠《白银时代的遗产》一文,得到如下印象:俄国知识分子的人格形象从十二月党人到民粹派,再到20世纪,其共同点是:一、从来都是纯情的单相思者,即倾注着对人民、对俄罗斯的爱恋;二、是一个不切实际的阶层,即迷恋于自己认定的理想,并时刻准备为这个理想去坐牢、流放、服苦役;三、拒绝与任何形式的权力(教会的、国家的)合作,即把对人的爱看得比所谓的社会正义要高。

我之引述张柠的文本,其原因就在于:我以为中国当下社会对知识分子概念的定义是混乱而泛化的。在现有话语阶层,知识分子更多的是作为有知识,或更广泛地说,是有文化念过书的人的代名词;往右一点,又是小资产阶级情调拥有者的别称。这是当下中国社会赋予“知识分子”一词的“特色”指称。另一方面,从被指认为“知识分子”(姑且这么叫吧)的这一团体来讲,他们也早已习而惯之地以社会之约定来约定自己,即认为有知识就理所当然地被命名为“知识分子”。与张柠对俄国“知识分子”阶层的概括相比,中国“知识分子”显得轻松而自在,他们不必付出理想、正义与牺牲,即可堂而皇之地进入“知识分子”殿堂。

没有苦难意识,缺少宗教情怀和对个体“人”本身的关注与忧伤,是中国当下“写作者”不能成其为“知识分子”的根本原因。过于流俗,以为就是“为人民服务”,为现实服务,这是当下中国“写作者”不能成其为“知识分子”的原因之二。不敢坚持内心理想,或内心根本没有理想,是当下中国“写作者”不能成其“知识分子”的原因之三……

20世纪即将过去,回想世纪之初的鲁迅先生(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我们不禁怀疑,我们的写作是进了还是退了?我们的“知识分子”称谓是否来得太虚妄?也许真正的“知识分子”存在于日益增长的“自由撰稿人”队伍,只有他们,才能在现有意识形态的强大包围圈里,稍许葆有个人思想和尊严的自由。

 

                                      1999年7月,漳州。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