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生命何须比喻  

2009-09-07 17:34: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一篇旧文,首发于《海峡都市报》2000年11月26日。责编:彭振东。——安】

 

生命何须比喻

——读莲子《宁静的盛宴》

 

                     安琪

 

我一遍一遍地看着莲子,这个高颧骨据说也是小眼睛的女人,她的冷硬与狂热,她棱角分明的上下唇曾吐纳过多少暧昧的过路人的气息,这其中竟然有徒步全国最后壮志未酬于罗布泊的英雄余纯顺和瘦弱的精神勇士、诗人麦子。这是一场怎样的盛宴:青春、玻璃、诗歌房子、受伤的叫化子、零公里、地狱……如此纠缠错乱的生命大席竟然让她,这个叫莲子的女人全占了!

不可思议却又在情理之中。没有比喻的每一天甚至没有象征、没有假设,这样的活着才是绝唱。所有的修辞都是对人生的不自信,对死亡的提前完成。我羡慕她,这个极致的女人,当她还是女孩的时候她就被呼为“妈妈”。她说,人们(她爱的爱她的人)不会想到用情人、老婆来称呼她,有时她也被呢喃为“孩子”,更多时候是她爱抚别人为“孩子”。这样一个耗费生命的人,她的血液该是如何的争先恐后,她同时过着几辈子的生活啊!今天,当她把他们和盘端出时,我们不得不惊叹于她的奇迹和近乎自虐与他虐的坦白:我们摸到了余纯顺的残骸,借着她的手。我向往那一瞬间,世界同时拥有了血性、酒与三个人的爱情。一个女人上升到地平线之上,如果这地平线是由他和她的火山灰、小棉袄、理想的禅让、谎言与真实的乌托邦构成的话。不要问她在追求什么,更不必把道德的律令强行扣在她身上,因为,现实的筐中只有一个莲子,也许有过其他,但至少我们此刻吞食的就只是她割肉奉献的祭品。

一个人一生中该发生多少无法预料的事!如果你从来没有经历,你是否可以毫不遗憾第说,你有过想象的出走,离奇的事故,甚至荒诞的爱情和进入。诗意地存在应该是富于挑战和冒险的。在规定的秩序外营造另一份激情冲动。这个幸福的女人——莲子:可恶而令人嚼叹。她思想的容量贯彻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她多么自我,多么肆意,使旁观者饱含多么刻骨的自卑的嫉妒!一种复杂的喧闹和忧伤,如果你感到正午像午夜一样奔流,脑皮层不断地扩张、扩张,你趴在《宁静的盛宴》上放声呼吸,眼泪像理解了一样缠绕在眼眶,你决定像莲子一样痛痛快快地结果一次,并乐意承认:“我所有的情感都是以自己是否畅快为价值标准的。”啊,这是怎样的一副符咒摔打在十年后的1999年6月这个享受魔鬼都比不过的女人身上。正是她,莲子,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性别交涉,使余纯顺和麦子交替复活,使一幕本该在世俗社会腐烂的戏剧顽强地登场,最终又像一间“单人牢房”(莲子的某部诗集)地关闭。

我一遍一遍地抚摸这红封皮的体验,超现实的归途于她或许只是一轮“化过妆的月亮”,即使是化过妆,也是月亮。热月亮石适宜于凝视并且是有着悼亡色彩的,于是我们得以在这一个瞬间假设自己也有一份自传!

 

                                           1999年6月,漳州。

 

(后记:2003年某个夜晚,在北京某个诗歌场合偶遇莲子,高大而冷,想来内心必是热的。符合我对她的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