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在福建  

2009-09-07 15:41: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找到一篇关于福建诗歌的旧文,贴博存底。似乎已写了许多关于福建诗歌的文章了。本文首发于《海峡都市报》2002年3月5日,责编:徐丽瑛。发表时署名本人的另一笔名“陈语”。——安】

 

诗歌在福建

——读《福建文学》2002年二月“诗歌特大号”

 

                                 文/安琪

 

仿佛是约好了似的,2002年的第一道曙光微露,福建这一诗歌大省便喜事不断,好戏连台。先是在福州举办的“第十届柔刚诗歌奖颁奖仪式及诗歌月刊新年诗会”,接着是在霞浦举办的“首届中国民间诗歌发展研讨会”。中国当今两大诗歌刊物《诗歌月刊》和《诗选刊》先后登临福建举办了这样规模空前精英荟萃的全国性诗会,使得福建一时间吸引了全国诗人们惊羡不已的目光。

热血在继续沸腾,二月,《福建文学》“诗歌特大号”,以整整96个页码的篇幅隆重推出29位活跃在福建历史上各个时期的老中青三代诗人的最新力作,每人均配发照片及评论。版式和质量极其大气新颖,可谓空前。

专号开篇即以福建诗界元老蔡其矫先生的《在西藏》领军是很有说服力和震撼力的。蔡老足迹遍及全国各地,同时亦是福建诗歌新生力量的不懈发现者和推举者,深得本省诗人的喜爱和尊重。《在西藏》组诗秉承蔡老气势宏伟骨质坚硬的写作精神,在自然和人性的双重结构中不断予以读者阅读上的冲击效果和灵魂的壮美陶冶。其中,《择当甜茶馆》一句“面前空无一物/坐对每一个人微笑”细微得令人流泪。

蒋夷牧和朱谷忠兼具作协领导和诗人的双重身份。当他们在专号中以诗人身份出场时,他们使读者感受到了温暖。对生命,他们饱含感激,即使悲伤也是“当果子落地的时候/孤单却有了发现”的悲伤。同样持此立场的还有张方、黄文忠、刘小龙、李龙年等。这是一批经历了世事却依然看到了“眼光中的语言”的人。他们相信大海,相信完美,相信最初的诗画。

作为福建第三代硕果仅存的诗人,吕德安的先锋性一直保持得很好,类似沉默的锋芒即使不出声也一样晃得人睁不开眼。吕德安的每一次出手都能引起诗界注目的基本秘密在于,他固守着自己关于“一个诗的音调”,按他的说法就是“自我音调和诗歌自身的音调”,吕德安诗歌的氛围感使其具备可以触摸的形状和倾听角度。

刘伟雄和谢宜兴市来自闽东的一对诗歌搭档,近年来特别活跃。他们的诗在葆有农业文明和文化价值系统上因了时间意识、现代意识的引入而显出优秀的语言策略和难得的智慧。宁化鬼叔中泽循此进行更深入更大规模的开掘挺进,把四季轮回旋转于掌中。

如果说以上三人用的是农业视角,福州程剑平这理所当然地体现为工业视角,他的《一块铁飞上了天空》《张师傅的一天》可以轻易地捕捉到作者对现代城市生活细节说提供给人的心灵底色的模糊面目的描述或澄清。曾宏的语言表达基本上时符合于他的日常生活观察能力,从文本上来讲它们是统一的,而非裂变的。汤养宗则更进一步第试图达到理性思考的高度。

有必要对康城和徐南鹏做一番隆重评点。这两位福建70后诗群的代表,曾经同时在2001年《诗选刊》“中国七十年代出生诗人大展”专号上登台亮相,此番又同步进入本省大展绝非偶然。他们是福建70后诗群中具备优异的写作水平和有着自觉参与诗歌行动意识的年轻诗人。我总以为,写作是个人的事,也是每一个诗人都能坚持并且都能做到的事,只有参与或策划诗歌行动才是造福广大诗人或诗界的事,后者尤其艰难。一方面是行动过程的艰难,另一方面是承受被误解的艰难也就是心理的艰难。南鹏和康城在参与诗歌公益事业的热情和能力使他们获得了许多前辈诗人的认同和赞许,他们的诗歌写作也在不断的实践中获得更为广泛坚实的体验和实现。

作为专号中的三位女性之一,伊路是越来越见功力了。她散淡的生活态度吧诗歌还原到一张白纸的位置,使无限的可能遍布在这样一张白纸中,仁者见仁,禅者见禅。

熟悉安琪的人都知道安琪的大师情结。她希望建构出一座诗歌金字塔,哪怕最终建成的是如评论家王晓渔所说的“诗歌紫禁城”,她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开阔沉稳、包容万千一直是她的追求。此次参与大展的《传奇》也是如上诗歌理想的尝试。

纵观本期诗歌特大号,可以肯定的是诗歌编辑郭志杰和评论编辑石华鹏的选稿眼光,他们不迁就,不勉强,使这样一册《福建文学》因为整体质量的齐整而尽显福建诗歌大省的风采。

 

                                              2002年2月,漳州。

 

——————————————————————

【相关链接一】登在本期诗歌特大号的诗

 

《传奇》
 
                安琪
 
我决计不用半年的停顿做借口,因为传奇
已笼罩了我
在夜里,电话里的水脉,他说,他孤独
他孤独的眼神,那么大,像一场疾病
被我秘而不宣地治愈
因为害怕,我决计此生以后暂停使用,啊,欲望
带给我诗篇的欲望!
如今只剩下双倍痛苦的拒绝。
 
真乖,我对自己深为满意
一个完整的湖州没有引人注目的行动归属于谁
太湖被圈养,隔岸是1998,记忆的鼋头渚
不真实却又隐含八月的吊瓶
那用以作为回忆的钢笔,长途汽车的沉默
偶尔的恶作剧指着窗外的广告,上书
“床上用品”:某某被套。
我们曾在灯火闪烁的瞬间百无聊赖
预感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另一个时代又将开始
诗歌与人,与东方主流意识的合谋从孔子延续
下来,我用尽足够的智慧为的是真诚不会变质
论资排辈应该缓行
后浪应该推进前浪
如此方能使诗歌的传乘得到证实
使喧嚣在喧嚣过后,安静下来。
 
还有更多艰难步履需要解释
哥伦波不是哥伦布,但一样提供崭新大陆
迷宫似的建筑,从一到六
从地上,直到地底下的会场,一些诗的声音留在墙壁
可疑的,也是高质量的会议:
“21世纪中国首届现代诗研讨会”于此成为永恒
向沈老致敬!向谢老致敬!向尖锐得令人惊恐的
伊诗长致敬!
写作体验到的激昂
虽九死而不悔。我听到关于他的传奇,潘,或者
沈,或者就是我自己?
 
我听到渐渐低沉的反思
和知识赌气是没用的,和思想赌气也是没用的
所以有永远的诗歌青年
拿着小本子,急迫地记下关于脑子的神话
自己给自己设枷锁
不在意大狗叫小狗也叫,不在意
检点检点大师情结
我生存的目的就是呼应大师,然后成为大师
 
我生存的脱胎换骨否认了一个一个日子
关怀如此宽广,狄金森如此纯粹,以至于你称她姑姑
多么冷的光救活了无数暧昧面孔
赞赏什么,抛弃什么,呼吸不带功利
问题是所谓呼吸是否就是活着的人的专利?
义愤填膺的姿势比出答案:荒谬绝伦!
哦,讲台上的真情流露,对他是命定的思索,对小人
则是用以揣度的歪门邪道
我眼含热泪,看到自己不敢张开的表情
像深悟人类之道。
 
苦难来自忧患的散失
把伟人矮化,甚至妖魔化,这是我们的嗜好
他们都举起酒杯,他们欢笑,他们说,来,为恐怖的
撞机喝彩,惟有你不著一词
你使空气凝固,那么逼真的现场感重现在我的灵魂
里,那么怦然心动的经历又一次复述一遍
这是事件的寒流经由你的关切化为暖流
这是你,不能再继续的身体
摇晃着,摇晃着,以不变应万变,却又万变不离其宗
地在风雪之地回顾帕斯捷尔纳克
 
他们惊讶地发现你老了
“不知不觉已混成一个老诗人。”当你说出这一句
意味着你的敌人永远都是你自己
年轻并不表示超越
因为一切历史皆为当代史
所以历史也是不可知,并且不可信的,是谁说过
历史像个妓女,谁都可以来一下
历史是什么?你朗诵英文,用古老东方的血液与西方
同舟共济,温和而坚定
你有理由在老虎来了时候不穿鞋子
因为任何情状下,你都是一个比老虎跑得快的人
 
就像任何时候我都面临突破的窘境
分子,分母,和值。
你研究新诗有没有传统,这个时代是否有必要对诗人
进行个案分析?
深刻的太深刻,无知的又太无知
当我们对中国现代诗解剖、分类,我们承认
诗已精细到不能再精细的程度
内部世界的审视,外部环境的观照
如何统一,怎样操作?
一切都处于中间状态,像我和礼孩带去的那本书
(《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
宽阔,厚重,包含彼此。
 
团结是必要的,当风
纠结起来猛烈吹拂,所有的草木都已不见身影
而当风,分散地徘徊
我看见列车外的金黄附着在草木身上那么感伤地
抒情(这是抒情的焦虑)
我一动不动,车厢干净得像初生的女儿
我不用判断就能闻到她的乳香
道德上的实验
抑或是形式上的实验?
我想了想,全都不要,梦似乎已退出本能的范畴
世界的神在哪里?
我这样问到,并且怀疑,每个人的诞生是给世界
添乱还是给世界
带来光明?
 
我以自己的方式跟随生命倒计时
时间密不透风
像一些语言的空转,打断了痛感的培养
诗歌是母体,生育了其他文体并把自己的叙述、演唱
等等因素传给孩子
使自己越来越纯,当我们用“很有诗意”来评价遭遇到的
人事物时,我们其实是把诗作为最高标准
渴望的精神贵族,以及
情感的节奏,语言的节奏
问题永远是老的,需要更新的解答
先锋的力量因为置身外围而显得最大
它不断旋转,旋转,直到带动
中心位置缓慢改变
中心位置:传统,但绝非保守的象征。
杂乱无章的发言类似披头散发,几至晕眩
“这世上很多事可以过去,只有诗歌留了下来。”
恰恰是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引导了
一系列的革命
使新思想活跃的细胞有了新鲜的坛子
这是历史的传奇
合理的仿造,当我们选择现代放弃古典,选择西方
放弃东方,诗最终出现了许多痛苦
唯美在特定背景下已成罪过
诗与非诗
人性与非人性
我写下这些,把属于中国的更多值得关怀的东西
牢牢记住。
 
一切将无所遗憾
2001年10月,中国浙江,湖州。我参与了一个时代诗歌的建设
认识到时间单元的不可比,也暴露了
从未有过的优势。

2001/11/2
 
【相关链接二】登在本期诗歌特大号的评论
 
          词语的私奔
          ——安琪诗歌印象
 
                                  格式
 
    泥沙俱下,是安琪诗歌语言的基本表证,也是其内心对应于当下世界的真实体认,从某种程度上指涉了语言的原初状态。这种状态的形成,溯及安琪善于发现每个词语的私情,并采取多种手段鼓励寄身于不同体系的词语大胆私奔,即使乱伦也没有关系。其情形有时类似于偷渡,有时又类似于走私,至于通过此类非法手段获取语言的增值部分,只有安琪自己心知肚明。 
    私奔,旧时指女子私自投奔所爱的人,或跟他一起逃走。词语的私奔显然是一种借指,强调的是对既有语言秩序的背叛,其特征表现为非仪式化,非契约化,但是心灵化。词语私奔的过程,就是破除陈规陋俗的过程,比如词性,比如语法,这些束缚语言手脚的“三纲五常”。词语的私奔始于词语的私通。词语的私通是词语私情(即词语的秘密)交换的主要手段,而私话又是词语私情的有效载体,尽管具有一定的封闭性。从结果来看,词语的私奔,是一种词语私情的私了。也正是由于私了这种方式的非法性、非透明性,而使一些按部就班的读者接受起来产生了困惑。由此可见,语言的仪式化是对读者释读惰性的迁就,同时也是对读者既有习惯的迎合。不少写作者意识不到这一点。言语的个人化,往往就是通过私密化的途径来实现的。这从安琪大量的诗文本中得到印证。 
    词语的私奔是神秘的,有时又是不可说的。它能把确定的词语变得不确定,把不确定的词语变得确定,用安琪的话来讲,“把各种可能散布在文本中”。康城曾以《语言的白色部分》为题,对安琪的《庞德,或诗的肋骨》一诗进行过比较地道的释读,但他对白色的成因挖掘得还不够精微。白色是恐怖的颜色,惊惧的颜色,又是圣洁的颜色,神秘的颜色,纯于一又大于一。白色具有某种致幻性。因为惊惧,安琪才有了语言的加速度;因为圣洁,安琪才有了对神性事物的敬畏。安琪说,“白是神的献礼!”就连九寨沟邂逅的那个小伙子都姓白,这种即时的、此在的神性,逼我们交出对每一个词语天人合一的感应。“他们为自己划定朝圣目标,然后以躯体为路”。谁敢说“词语的私奔”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朝圣”呢? 
    词语的私奔与恐惧相伴。安琪从词语的审美恐惧中,提高了对词语有限性的认识。这种词语的有限性就是不完美,这种不完美对应于她的呼吸与心跳,急促,忙乱,甚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反应在句子上,句子成份一样都不少,但词语的词性却往往面目全非。安琪依赖于直觉,抽掉了喻词,切断了转换,不是用具体可感的词来反证抽象的词,而是用形容词来修饰形容词,形容词的内在关联几乎看不见,完全依靠形容词的内在动力学。比如“忧郁即所谓的僵化症”,忧郁即表情容易单一,单一的动作往往又被视作僵化。不仔细体味,这种句子确实令人费解;一深入探察,又确实令人拍案叫绝。再如“安详而且逾越”,安详一般是平静的,平面的,逾越就意味着高度、提高。本是很寻常的一个形容词和一个动词,组合起来却有了空间的度量。安琪在促使词语私奔的途中,对词语物理空间的发掘,在中国诗界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她经常把一些词语的物理空间用喻词标识出来,以示此地无银。比如“谨慎有时像两面神,尤其在灵魂渗透镜子”。“谨慎”的常态表现为前思后想,左顾右盼,甚至首鼠两端。词语内在的位点一旦确定,它的具体状态就会栩栩如生。此时此地,安琪用一个喻词自揭老底,从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形容词内在精神强度的关注。 
    词语私奔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其中往往发生一山放过一山拦的事件。词语私奔的过程就是词的梦想实现的过程。词的梦想不仅超越了词的现象学层面,而且也超越了词的意义学层面,既不是纯粹的修辞,但同时又拥有精神的向度。安琪说,“精神能制造语言”。由此可见,任何一首诗,都应是精神的修辞。在《九寨沟》,安琪发现:“叶子呈颗粒状,细细地,尚未达标的样子,晶莹地嵌在树枝上”。安琪“迷惑于她的纯粹”,我则迷惑于“当我的目光看得见你时,我的身体和你在一起;当我的目光看不见你时,我的灵魂和你在一起”。在私奔《九寨沟》的途中,请注意上述引言中的那个“嵌”字。女性的诗写中为什么爱用这个“嵌”字?寒烟的短诗中因为有这个字,被我视之为“生硬”,现在看来这种“生硬”的感受应该转化为对女性内心的体察。女性对于异物的敏感,使她们爱上了这个“嵌”字。女性是后天的,因此喜欢天生的事物,这也许就是安琪醉于词语私奔的根由所在。需要指出的是,词语的私奔成就了安琪的精神野史,虽然看起来破碎、零散、无序,并且貌似意义的堆积,但实际上则是意义的完全消解。意义的空洞使安琪的精神野史好看,好玩,我喜欢!
 
                                                     2001/12/18,德州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