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涌溢的馨香/观音书僮  

2009-09-29 13:26: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未曾相谈的朋友,也许我们曾擦身而过在文化馆、中山公园、府珵的某个时刻,感谢你的文字唤我回到过去。——安】

 

                          涌溢的馨香

           中国作家网 2009年09月27日10:53  作者:观音书僮

 

    雨季开始以断断续续的形式缱绻在这座南方的小城。

  散落了一地的秋色在入冬寒意的风里,渐渐地褪弃了温存,直至雨水铺满了斑驳的老街,那些用石板铺成的街面光滑得如景德镇五百年前已经烧制好的花瓷,闪烁着岁月的风貌曾经流淌过的光彩,到处是湿淋淋的冬水。间或,从古厝的老瓦片上一串接着一串引落下来的雨滴,节奏如鼓点击拍出来的歌唱,在入冬的小城里诉说着千百年来不同的故事情节与结尾。

  时常,我会在入冬落雨的黄昏——天色洒满了昏暗布幕的时候,独自一个人撑着伞把,围着小城里最古老的公园四周,从容而恬静地信步而行:朦胧的霓虹,雨落的花草,店里的寒暄,静静的石街,流淌过行人的脸色,天主教堂里洋溢着爱的唱响,或者,偶尔顺风飘来车轮溅起水花的声音,……

  总觉得,这座园林式的景观公园有如雕刻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虽然谈不上金贵却也典雅,不失大家风范。在她的南边是典型的明清式老街与古厝,那就象是一张城市里的老脸,记录着远去的岁月和曾经的繁华;东边却是不断重复流淌着极具现代化个性的时尚元素;往西则是那座引人注目的高耸的天主教堂,还有时时洋溢着艺术气息的文化馆,以及一户户店堂上供奉着佛光闪闪的神明。

  现代的、古老的,西方的、传统的,朴素的、华丽的,有如浓缩一般,在这座小城的公园四周很强烈地碰撞在一块,却又简约而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这让我很喜欢。喜欢在雨季的黄昏里轻轻地围着她,漫不经心地走着。只因了这种喜欢的心情,就象喜欢一位可爱的女孩一样,不需要任何特别的缘由。

  我常常想,兴许是因为我融入了这座小城太久,以至于忘记了她曾经的沧桑和走过的辉煌。然而,我总感觉那些在风残雨露中奔腾的岁月,依然蓬勃着属于这座小城的文化气息,一如北边栽种着几棵老远的米兰,她们四时飘散着一阵阵清纯的馨香,淡薄却显现着另一种沉静的质地,就象是树上一粒粒黄灿灿的米兰在风雨中摇曳着,纷纷扬扬地落下又静静地扬起,空气中继续残留着米兰的气息——那一股股沁人心脾的新香。

   米兰花香,属于这座小城,小城孕育着才情。

  间或,小街上也会飘来糖炒板栗的老香。在冬季的寒意里,那香带着夏日的温度,暖暖的,一阵阵地在街的另一头飘散开来。父亲炒老了手,儿子接了过去,不变的依旧是那只炒板栗的手,依旧是多少年来始终重复着的动作,而那“沙沙”的炒锅声响不仅滚动着乌黑得发亮的板栗子,还流淌着商贩们曾经走过的岁月——从年轻到老去,再从年轻到老去。

  曾以《致橡树》而名扬天下的舒婷对漳州老家的这种糖炒板栗是最为钟情了。她曾欣喜地写道:那一头挑子上昏着一盏灯,搁着小锅,锅里的石子焦油乌亮。锅前嵌一块滑溜灿黄的铜板。买时现从热锅里掏,搁一个铜板上、小铲子一压,栗子就张开小口,手势之熟练,节奏极强的脆响,给期待的心情推波助澜。忽然锅里爆开一个大栗子,大家猛地一惊又哈哈大笑,犹如结了一个灯花那样喜气洋洋。……

  这样的落笔足见作者心中洋溢着的温情,也正因为这种对故土深深的眷恋,多年前她曾带着自己的孩子坐着雇来的三轮车,在小城里满街寻找,只为那——一缕缕温暖的栗子香。

  我想那时,大街上留下的除了她欢快的微笑声,必定还有那缕沁人的米兰馨香,因为米兰花香属于这座小城的艺术家们。我常常以为充满着艺术天份的女人们都带着米兰的馨香,且花香四溢,一层叠韵着一层从容而又闲淡地抒写着春与夏、秋与冬。

   那么,米兰新香属于才情,板栗老香则应属于对故乡的情思吧。

  后来,舒婷离开了漳州,她带走了悠悠的岁月和饱含着对故土的情怀,却也留下了一地米兰的芬芳,小城里依然处处洋溢着那缕隽永的文化气息——一股浓浓的米兰馨香。

  也就在公园西边处的文化馆,有这样一座窄旧的老屋,便曾经有过一位诗人——一位笔名叫做安琪的女子,她就从那里简易地出发,以别样而随性的风格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那时,我时常会看见一位长发的女子从我的办公室前轻柔没骨地飘过,而我总呷着一杯水望着那袭花般的影子在眼前流逝。或者,有时我们会点个头,一个微笑。可是,我总太肤浅,对她笔下的——“红苹果,长到高处就淡了”的毕加索式的抽象写法,常常满地里晕头转向。更不懂的是,这样的才女写诗就写诗,干吗非要参加什么“新死亡诗派”嘛!以至于舒婷在文章中调侃起她的笔名时也呵呵笑:黄江滨就黄江滨,搞什么“安琪”做笔名嘛!

  也就是这样的一位女子……满身洋溢着米兰沁香的诗人,常常让人惊叹不已,她曾经可以疯狂到一天就可以完成一首新诗的创作,信手拈来,如入无人之境。大家有如在观看一位空中飞人的杂技表演——只见她不断变换着让人匪夷所思的方位,引领着小城里一群群睁大着眼睛的诗友和读者们,把一个被现代文明压榨得了无生趣的世界颠倒过来,而后,翻转成色彩斑斓的万花筒。诗,于她而言,就是生命,更是全部。

   舒婷赞叹道:她,就象野地里的一棵小草,随风一阵异香我们回眸找到了她。

   是啊,那是一缕随风飘逸而来的异香,而今我知道了,那异香就是沁人心脾的米兰花香啊!

  只是好几年前,她也流浪去了,开始作另一番诗人独具特质的表演,或许她的才情更适合去远方漂泊,去遥远的都市看云、问月,……

  而我总是非常敬佩这位本土的诗人,写诗太难,能写出好诗更难,何况是一位放弃安逸的生活而勇敢去“北漂”的女人呢!只是,这样的一位极具才情的女子,多年以后,还会以那飘逸的长发舞动于诗坛,惊起一双双企盼与关注的目光吗?

  我总这样想望着:她们……舒婷,安琪,或者其他……带着米兰馨香,间或旁边也会有一缕温暖的板栗暖香……这群小城孕育过的才女们……能一如从前永恒着那张如花绽放的笑脸——

   始终洋溢着那份米兰馨香般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