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我参与了一个时代的诗歌建设  

2009-07-03 14:53:00|  分类: 中间代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一篇旧稿,登于诗生活网刊2004年10月“安琪专辑”里。每个访谈都只能体现被访者当时的生存状态和所思所想,而无法阻止时过境迁很多东西的改变。本文也是如此。——安]

 

我参与了一个时代的诗歌建设

——关于《中间代诗全集》访诗人安琪

 

答:安琪

问:林童

形式:邮件
时间:2003/11/15
地点:北京亚运豪庭

 

1、《中间代诗全集》在你的努力和操持下,前期工作已经完成。你在《野山寨》中有一句诗叫“一头羊摆到桌面”,现在,有关《中间代诗全集》的话题,也可以“摆到桌面”了。请问:入选这部诗集的标准或者说原则是什么?
答:应该说,任何一个选本都无法获得全部人的认可,因为每个编选者都有自己的标准,我的标准就是:一、创作上有个性的。中间代是经过十几二十年沉淀的一代人,多数人已形成了自己的诗写个性。也就是,作品放在那儿必须能与第三代甚至同代人区别开,这样的诗稿我最器重。令人高兴的是这次这个选本称得上有个性的至少有30个人左右。即使个性不那么明显的也都是在某种手法里出类拔萃的;二、对诗歌有贡献的。那些优秀民刊的主办者和有影响诗歌活动的策划者十多年来的付出已经推动了中国民间诗歌的发展,没有理由不对他们加倍关注并给予鼓励;三、同意入选此断代选本的。

 

2、它在编辑体例上有何特点?
答:做这本书时我的最坚决的想法就是不能在万夏、潇潇的《后朦胧诗全集》之下,所以我的整个设想是上下两卷,精装,3200页左右。分为中间代诗人卷和中间代诗论卷。诗人卷收入81人,每人大概30个页码左右,剩下的给诗论卷。这一个大工程总投资估计十万,所幸遇到诗人远村鼎力支持,目前资金已到位,我在欣慰的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

 

3、我注意到,你和黄礼孩所编《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就已经注重包容性了,《中间代诗全集》的包容性更大,这是否与你所说的“诗歌,作为呈现或披露或征服生活的一种样式,有赖于诗人们从中间团结起来,摒弃狭隘、腐朽、自杀性的围追堵截,实现诗人与诗人的天下大同”相关?
答:是的,我一直提倡包容精神,这或许与我天生的没个性有关。我觉得诗人的个性应该是在诗中而非为人处事上。另一方面,中间代这一群人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登上诗坛以来迄今已有十几二十年的写作历史,其间的圈子和恩怨也是免不了的。尤其是上个世纪末的“盘峰论战”分化成的民间与知识分子两大阵营及其后出场的“第三条道路”写作,更有把诗坛一分为三的趋势。必须注意到此时的诗坛大背景是70后诗群已搭乘网络快车和70年代小说群的先期炒作而登场了。在这种情况下,相当部分出生于60年代中后期因为时间等关系没有介入第三代诗歌运动的诗人们的处境无疑十分微妙和尴尬。无论你认同与否,文学史在大概念下进行个案阐述的模式至少时至今日依然没有改变。此时,必须要有一种命名把这一代优秀诗人包容进来已经显得十分迫切而必要。我经常说我是被安排的,事实上,就是今天,当我看着堆在桌上厚达三千多页,几乎涵纳进第三代和70后之间的这一代优秀诗人的优秀作品时,我依然无法相信整整三年一切就是这样顺理成章并且不可思议地展开的。“中间代”作为一个代际概念它不是某一群体某一流派的私有物,它的包容性是自然的。《中间代诗全集》就完全体现了这一特点。你可以在里面读到任何一个群体的代表人物的代表性作品。中间代之所以被广泛认可,完全取决于它的一统诗江湖的人员构成。

 

4、这里可能会出现一个问题,即在那些把先锋挂在口上的诗人看来,你是在中庸与妥协。我认为在当下,先锋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它也应该是多元化的,即先锋的向度有差异。请问,你对先锋是如何理解的?
答:我认为的先锋是:一、作品上开拓出新写法;二、有启发人引领人的观念、行动与精神。只要具备这二种中的一种我就奉他为先锋。现在的问题是,许多人眼中的先锋就是不正常,是极端的破坏,这实在是对先锋的一种误解。你比如说,在我看来,刘邦是先锋的,项羽就不能算作先锋。如果中庸与妥协的最终结果是建立一个新的东西,我觉得那就是先锋。

 

5、可以说,中间代的建设,无论从命名,还是文本建设,以及理论建设,几乎由中间代诗人完成,不像朦胧诗或第三代,不但备受关注,而且有那么多的前辈支持。你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答:中间代是比较特殊的一代,它跨度长,这其中有80年代末就登上诗坛的,有90年代中后期登上诗坛的。中间代又是沉潜的一代,沉潜的结果是相当部分诗人有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和写作特色。对这样成色复杂的一代进行解读应该说是有难度的,前辈理论家的失语也是自然的。我在做中间代理论的约稿工作时就遇到这种情况,许多前辈理论家对第三代之后的诗坛现状不了解,就问,第三代之后还有谁啊。或者问,某某是中间代吗,某某也是中间代吗诸如此类需要人解释半天的问题。许多前辈理论家对中间代是持肯定态度的,像陈仲义、程光炜、蓝棣之,以及后来的杨远宏等,但要说对中间代有着切肤之痛的体会的还是中间代人本身。另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间代人自身的理论素养之全面和强大是朦胧诗、第三代及之后的70后无法比拟的。这一代人都拥有阐述自身或时代的能力,是在诗歌写作和理论研究上都比较成熟丰富的一代,更加上对这一命名的“妥协”(徐江语)式认同,也就如你一再强调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了。我们这次收到理论卷的大部分文章都是中间代人自己完成的。而且私下里我有一个想法,希望在我们这一代里有自己的理论家。每一个时代其实都有着自己的理论家的,像朦胧诗的谢冕、孙绍振和徐敬亚,第三代的燎原、陈仲义、杨远宏、程光炜、唐晓渡和陈超,到中间代就更多了:向卫国、徐江、赵思运、马策、黄梵、树才、温远辉、马步升、唐欣、敬文东、潘友强、非亚、格式、李德武、牧野,还有你林童,还有一大批虽然没有中间代理论入选此选本,但其理论在诗界呼声很高的中间代人像伊沙、臧棣、谯达摩、周瓒、谭五昌等,简直无法一一列举。中间代人确实是能文能武啊!我的观点很实在:每一个时代都需要自己的理论家,每一个理论家也都需要自己的时代,否则混杂在前赴后继的理论队伍中,其结果也是长江后浪淹前浪啊。

 

6、不少人在反对中间代的时候,一是认为命名不科学,二是认为你是在策划。你是如何看待命名与策划的?
答:科学不科学是没有一个标准的,你说朦胧诗科学吗,当然不科学,它还是来自于反对派的嘲讽呢!诗歌史的命名我个人比较喜欢“第三代”,尤其喜欢这个词的隐喻部分。中间代我当初给予的三个解释:“一、两代中间,二、中坚力量,三、天下大同”现在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当时一门心思只往好的方面靠,忘了这个词在中国词汇里的负面意义了。好在同代那么多理论家的发挥补充了我的短视,于是,中间代跟暧昧、夹缝、承上启下挂上了钩。跟处于理想主义与物质主义中间的指称挂上了钩,按赵思运的说法就是,在上半身与下半身之间。一个概念一旦被接受了就是科学了,就像空气就是空气,中国就是中国一样科学。说到策划,我从不否认,我也不认为策划是一个贬义词。相对于各行各业许多假公济私的行为,中间代凭借黄礼孩、远村的民间资金,凭借我个人的一种本能的热情而有了今天的成果,我感到更多的是自豪。一个概念在三年时间里风风雨雨赞同者有之,谩骂者有之,而最终获得同代人的大部分支持,这本身就表明了它是成立的。我一直在强调有三个信念在撑着我做中间代:第一、这一代人确实需要一个概念来统称,个人的力量在时代的洪水涛涛面前有时是非常脆弱的;第二、我不认为我需要中间代来炒作自己,因为我的作品已经在那里了,即使没有中间代,它们也一样会被认识;第三、我不是为了命名权才做这件事,当时,我曾与礼孩商量用一些此前叫不开的名字,但在征询同代人意见时被否定,也就只好自己想了。中间代有今天可以说是诗歌对一代人的抢救,是一代人自己证明自己的结果。

 

7、从接受美学的角度讲,我认为文学作品与文学文本是有区别的。从文学作品到文学文本,必然要有一个过程,即实现文学作品的生命增殖。文学作品总是远远大于文学文本,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文学作品是泥沙,而文学文本是泥沙中的金子。要让金子发光,必须要从泥沙里淘出,不然,它也会随泥沙一起冲入大海而被淹没。所以,金子发光是要有一定前提的,并不是所有的金子都能发光。我想说的是,你所做的关于中间代的工作,就是让中间代最具金子的东西显现出来。你觉得你所做的这一工作的成效如何?
答:也许是我在文化馆呆过的缘故,我深知舞台对一个艺术家的重要性,再好的歌手、舞蹈演员,没有舞台提供给他他也体现不出自己的水平。按照现在流行语汇来讲,用“平台”和“桌面”可能更合适,中间代就是一个平台和桌面,它提供了一个让大家从各自不同的省份登场亮相的机会,而具体的水平则不是这个平台和桌面所能左右的了。你比如格式,一下子出手了那么多中间代诗人个案把他的理论功力一览无余地显露出来。在中间代之前格式肯定是那个有深厚功力的格式,只是大家没发现而已,或者说只是格式还找不到这一个平台而已。同样一个中间代平台,有的人出来了,有的人还是不行,这就是具体的功力问题了。中间代现在更多的是给一个出生年限的限制,主要考虑到要与第三代区别开。因为第三代中有50年代出生的,有60年代出生的,如果中间代也这样的话就真的是第三代的残余了。而事实是,中间代和第三代的出场时段和机遇是不同的,没有可比性。在三年具体操作过程中,可以说中间代的优秀诗人都已被搜索一遍。前面说过,一部选本肯定有编选者个人的眼光在里面,我只能尽力而为不漏过任何一个优秀诗人。作为主编之一,我肯定要认真严肃小心判断把这一代优秀诗人尽收入蛊,这从大道理来讲叫客观公正,从个人来讲叫能力体现。同时我更不能辜负投资人、主编之一远村和对中间代的推出做出贡献的70后领袖、本部全集的主编之一黄礼孩对我的信任。

 

8、奇怪的是,最初质疑中间代的,就是中间代诗人。你如何认识这种情形?
答:没有啊,对中间代支持最大的就是中间代人了,只是有的人坦诚些,有的人忸怩些,有的人清高些不介入,有的人我实在是抱歉因为再伟大的选本也无法容纳全部人。

 

9、按理说,你编了《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后,无论人们怎样看待中间代,对你个人而言,应该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你为什么还要编《中间代诗全集》呢?况且,以诗歌在当今的地位,要完成这么大一个工程,的确很不容易。单是资金投入,虽不是天文数字,但绝不是小数目。据我了解,你费了不少周折,有时甚至感到力不从心,是什么力量推动着你继续做下去?
答:我说过我是被安排的,包括我的写作包括我的每一个行动。许多时候我都不能相信那些诗那些行动是我做的真的。我说过我是属于超常发挥型,反过来,一个经常处于超常发挥状态的人你也不能小看他,也许哪一天他会冷不防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我就这样对比较熟悉的朋友说。尽管有些自大倾向但却是真的。当初做完《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并成功地推出中间代这一概念后我在满足的同时也有遗憾,那个选本收入的诗人诗作太有限了,我于是很想再做一个类似《后朦胧诗全集》那样的涵盖面更广的公开出版的选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经典选本,中间代自然也不能例外。有时我也想,做《中间代诗全集》是不是我野心的又一次膨胀,尤其在我力不从心心力交猝的时候我就想,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是不是野心太大了,这样一个代际概念代际选本的运作又何尝是我一介女子所能完成的。你知道全集在资金的筹措上遇到了一个挫折,原定投资人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投资,但中间已经耽搁了三个月了,整个的工程也因此不得不拖后。如果说当初推动我做《中间代诗全集》依靠的是一种抱负甚至野心的话,现在则是一种责任甚至不得不为之的复杂心态了。毕竟工作太具体了,三千多页啊。

 

10、在这部书具体操作过程中,如果在福建,你可以投入全部精力,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就搞好,但你是来北京后才具体做它的。几乎是地球人都知道,北京也居而不易,最大的问题是生存困境。你一方面要为生存而战,另方面又必须尽可能快速地让《中间代诗全集》面世,你是怎样来处理二者的关系的?
答:如你所说,到北京生存压力非常大,尤其我前三个月在某杂志社工作,是一分工资都没领的,自己连房租手机等先就投进去六千元了。后来在大兴远村和祁国的公司呆了两个月说是编中间代,其实内心是很惶惑和苦闷的。后来亏得中岛介绍我到张小波的共和联动图书公司后经济上的窘境才得到缓解。但工作的压力很大,公司对我挺信任的,我不能不尽力啊。《中间代诗全集》由远村投资,就在我们公司做。张小波是第三代代表诗人之一,对诗歌事业也支持,决定提供公司这个平台让我操作中间代。但我自己也要懂得公司的书是我的份内工作。所以《中间代诗全集》就这样两头兼顾地努力着,实在力不从心了也请格式专程从山东赶来帮了十天,现在,整个工程已进入拿书号的阶段,一切应该快了。书出来后公司将提供发行渠道但现在的诗歌市场大家也都知道很危险。还是那句话,上帝保佑中间代。就我自己,是真的想在全集出来后金盆洗手退出诗江湖了。我不止一次说过,自从做中间代后我的诗写状态几乎停滞,有也只是苟延残喘,现在更是连喘都不行了。起初很着急,现在也习惯了。1995年我在《节律》一诗中以此结尾:“在我们的一生只能做好一件事。”现在看来有点像预言。我想我已做了超过一件的事,已经够本了啊。

 

11、当然,这些工作对你的诗歌写作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我觉得不一定是负面的。这段时间,你的主要精力是完成《中间代诗全集》出版工作,诗就写得少了,这很正常,你不必为此而沮丧。很有可能,过了这个时期,你的写作会自然上升到一个连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高度。你以为呢?
答:我不知道,我说过,我是被安排的,我什么都不会处理,家庭啊工作啊诗歌啊,我只是被安排着走。如此而已。

 

12、既然叫《中间代诗全集》,按照我的理解,台湾、香港、澳门的诗人也应该有一席之地。请问,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缺席了?
答:你的理解不正确啊,中间代是相对于大陆朦胧诗、第三代这一条线下来的,与港澳台好像没什么关系。

 

13、你在编这部大书时,读了不同风格的诗歌,你有什么感受?
答:那些具备不同创造力写出不同品质诗作的诗人提供给我的阅读惊喜是我编辑此书最大的收获与财富。它们肯定要在将来的某一时刻以某一方式体现出来我相信。

 

14、你觉得在理论建设方面还应做哪些工作?
答:具体到中间代是,因为这一代人同时兼具诗人和理论家双重身份的人太多,所以对这一代人的跟踪追寻将不会终止。如何做我不用操心。

 

15、在我阅读的福建籍女诗人中,冰心之于文学研究会(或称小诗派),林徽因之于新月派,郑敏之于中国新诗派,舒婷之于朦胧诗,安琪之于中间代,都是有很高的造诣的。特别是你,不但命名了中间代,还身体力行地推动中间代的发展,现在更是领衔《中间代诗全集》的编辑出版,正如你一篇文章的标题:我参与了一个时代的诗歌建设。你觉得你所做的工作对中国新诗的建设意义何在?
答:这不是我自己能够定义的。我被诗神选中做这一项伟大的事业我觉得很荣幸。

 

16、人们老是抱怨诗被冷落,在我看来,恰恰是因为诗人对读者的冷落所造成的。比如歌,可以通过歌手与观众(听众,也可以说是读者)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自然容易被接受。但是诗呢?不是读者不喜欢诗,而是我们的传播工作做得实在是糟糕透顶。在这个时代,诗歌生产者、作品、读者、出版、发行、传媒等可谓是一个系统工程,任何一个方面都不应忽视。现在又要回到策划的话题。能否告诉我们,这部书出版后,你是怎样规划的?
答:我的计划是让中间代这个概念不只停留在诗界,它应该推而广之扩大到艺术的各个门类,譬如摇滚、美术、行为艺术、学界、电影人等。我知道很多艺术门类都有“中间代”现象,即出生于60年代而又起步成熟于90年代的一拨人。当初陈晓明先生在拿到《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时的第一句话就是:小说界也有中间代,指的就是在80年代末风起云涌的思想解放运动中没有介入并被命名的一代。

 

17、这部书完成后,你还计划干什么?
答:考虑到远村兄对本书巨大的投资,我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他的损失,我希望能够在宣传上做大,希望入选者和读者能够踊跃购买此书。先考虑这些吧。

 

18、请你预测一下中间代的走向?
答:中间代肯定是诗歌史上无法绕过的一代,《中间代诗全集》肯定是诗歌史上无法绕过的一部全集。最后我先不打自招承认我和大多数有想法的人一样有诗歌史情结。套用一句老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决不是好士兵。
谢谢你的访谈。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