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秘密的力量/哑石  

2009-07-15 14:08:00|  分类: 中间代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秘密的力量/哑石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按:一直觉得哑石的气质与他的长诗《青城诗章》很吻合,那副含笑的静默和掩不住的仙风道骨。存哑石关于中间代的一篇旧文,收入《第三说·中间代诗论》(安琪、康城/主编,2002年)。哑石,1966年出生。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现执教于西南财经大学。著有诗集《哑石诗选》等,作品入选《中间代诗全集》等。——安]

 

                 秘密的力量


                                            四川· 哑 石


    我不知道诗神是否允许我的表达,不知道葱郁万物的背后是否有另一轮太阳,当然,我更不知道自己被归入的“中间代”是否已成为出没于语词丛林的成熟灵兽?我只知道,在时光无始的流淌和喧嚣中,我古老如尘埃,簇新似新叶;我没有,确实没有巴洛克式诗人的身份感,但我相信,有人已经感到或正在遭遇到语言那秘密的力量。
    小猫种鱼  一个幼儿故事曾经点亮我对诗性事物的感知。它讲,某只小猫看见农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便满心渴望地在泥土里种下鱼骨,以期得到满树鳞甲鲜明的鱼儿,当然,小猫失败了,它理应受到世间确然无疑的物质规则的嘲笑。人类对世界的诗性态度也常常受到同类的嘲笑,可是,人类中的某些“小猫”竟然真的成功了!因为那种子(鱼骨)不是撒在泥土中而是深埋在生命和无限敞开的心灵里。他们呵护着“鱼树”的生长,像真正的农夫,熟悉这些特殊突然土壤的种种可能性。
    真实  世界常常让我惊奇,不是因为虚幻,而是它如此浩大和具在的真实。我看着它有时粗鲁,有时温柔地渗进我的写作,看着它婴儿般赤裸地领受着诗歌内在的哺育和修正。我热爱这种相互的纠结、偏移、互为构成,为什么不呢?没有必要敌对,更没有必要要求它们彼此成为对方的复印。因此,诗歌中的真实是一种更人性化的真实,是一种可生长性的真实。
    呼吸  在我看来,诗歌之树是在语言和灵魂的双重浇灌下生长的。诗人穿行于尘埃,秉持了灵魂的重量和秘密,他只能在语言中呼吸,直到成为健康的语词生活者。或许,我们不像前辈诗人那样在观念上过分地强调语言本身而是更注重语言经验的复杂性;我们不会沉迷于玩弄能指、所指的游戏,而是热衷于培养语言呼吸的包容性和渗透力。
    声音  如果说时代的潮汐已使我们当下的现实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那么诗人的声音也相应地在差异性中共同承担了某种族类的语言命运。在此,个体性的诗歌写作,一方面顽强倾心于与癖性相关的隐秘;另一方面,写作者的嗓音也强烈地呼唤着与真实相涉的独特整合性。收录在《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诗歌与人》总第三期,黄礼孩、安琪主编)一书的文本中,有些诗人,如余怒,已相当成熟地通过独异的声音承担起了自己的生命和生存;另一些诗人,如马永波,已经发展出一种丰富的技艺,写作的综合能力具备了与一个更为广大、深厚的文化现实对话的勇气……我们如果用心阅读而不被旧有的“史”学视野所拘囿,就会感到:那默默现身而来的,确实可称之为时代和文明的忠贞儿子!敞开耳朵吧,“我想跟你一起生活/享受我欠上天的恩惠/悄悄地,没有证人……”(莱昂诗句) 

                                   2001/11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