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2009-07-10 12:54: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在兰月亮,老巢清唱一曲《不再孤寂》,期间多次忘词,我于是轻轻唱合。你问这是一首什么歌,怎么这么好听。我答,张行,当年我们班的同学许多为他迷醉。

今天搜出这首歌,给你,同时纪念1984,我的高中二年级,我青春的浪漫和感伤。

 

《不再孤寂》/张行(唱)

 

就像宇宙中滑过的流星
各自有它的轨道和踪迹
是命运让我们相遇撞击
绽放友谊的光亮


就像大海中漂流的细砂
不停地忍受潮水的冲洗
是缘份让我们相知相悉
从此展开长远的情意
 

温暖在心里与我长相聚
从此生命不再孤寂
不管我得意还是不如意
总会给我勇气鼓励
 

就像是一盏长明的火炬
温暖了本是凄冷的心底
纵然有如许时空的隔离
永不变的是默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高中生活

 

                   文/安琪

 

我和叶玮芳各自扶着各自的自行车,在某幢教学楼下谈话,一个说,漳州三中怎么这么小呢?另一个说,是啊,确实不如漳州一中。这是1983年夏天的事。两个考出漳州一中的女生,在即将到漳州三中念高中时,趁着暑假,骑车先来观摩一下校园环境,然后说出如上对话。多年以后,当其中的某个人,回忆她的读书生涯,记忆最深、情感最浓的,竟然是这座当初她认为“怎么这么小”的漳州三中。

在当时的漳州,一中是省重点中学,三中是市重点中学。可以想象,对从漳州一中考出的她们而言,心理的难受难免会有,难受归难受,青春年少的她们还是很快融入崭新的环境,这里面,就有一个我。

1983年9月,开学了,我分到高一五班,班主任林光荣老师,高高大大的林老师教我们历史,大凡高大总会给人威猛之感,林老师却有一种温和的力量。他戴的眼镜明显不适合他,总是从眼睛上滑到鼻梁上。林老师有染发迹象,隔一段时间,白发就从中间分野部分开始显露,于是他又得去染了。

我的全部关于世界的历史都是从林老师那里习得的,期间,他会偶尔表露自己对历史人物的一些看法,印象最深的是他说到,看待历史人物不要拘泥于世俗小事,譬如评价毛泽东,要从他一生所做的事入手,而不是看他娶了几个老婆。这句话潜移默化影响了我,为我今后对世事的超脱埋下伏笔。

高二时我们分文理科,我报名参加英语班考试顺利通过。文科还有另一班是中文班。两班老师都是一样的。语文老师范文基,极精瘦的一个,似乎全身都是硬朗的骨头。范老师是文科班最具亲和力的老师,讲课形式咋咋呼呼,时而幽默时而深刻。因为范老师,两班学生喜爱文学的很多。范老师知识面广,每堂课开始前总要在黑板的右边抄写与即将上的课目有关的课外知识,譬如上到鲁迅的杂文,他会同时写出鲁迅的很多其他文章篇目,再一一讲解给我们听。范老师喜欢聪明灵活调皮有个性的学生,总不掩饰对这些学生的偏爱。文科两个班级各有几名学生的作文成为范文被反复念诵,我即是其中之一,我立志当作家的自信得到很大的鼓励。

班主任曾嗣英老师,眼睛深陷,皮肤微黑,脸上总是带笑,说话慢条斯理却语句锋利。曾老师是教育世家,基督教徒,英语说得极流利,常常整堂课都用英语讲授。他为每个学生取了英文名字,我的英文名字是“Aileen”。曾老师提问时喜欢一排一排地提,等一排都回答完毕再提问另外一排。每天下午第二节课以后,曾老师就把黑色的书包往课桌上一放,大家第三节课就都乖乖地在教室里自习,因为不知道曾老师什么时候会过来。

数学老师郑友惠是林光荣老师的爱人,小巧玲珑而洋气,声音清脆好听,温和却有震慑力。粉笔字也很好看,清秀洒脱。枯燥的数学在郑老师口中变得鲜活起来,郑老师有一套教学本领,我当初从漳州一中考出就是因为数学成绩太差,现在,在郑氏数学教育模式下,我的数学得到长足进展,高考居然考了个100(满分120分)。而更妙的是,高考之后,我的数学又忘得一干二净,全部还给郑老师了。

英语班大概是全年段最活跃团结的一个班级了,我的同桌陈稻惠,严谨认真,当时她家住市尾,每次过年过节都要忙着一些农村习俗。而我和陈恋英这两个城市孩子就无事可干,有一年春节将近,我们两人骑车跑到陈稻惠家,看她包粿做点心。又有一次,我一个人跑去陈稻惠家玩,累了就躺床上睡觉,迷糊醒来,看见她低头在缝补什么东西,那感觉真像妈妈。

我们前桌是冯凤锦和张志忠,后桌赵木泉、陈向东。我们这三桌关系应该是全班最好的了。每次遇到难题,我总是要么拍拍张志忠后背让他转过身帮我,要么我转过身问赵木泉。他们两人还有我同桌陈稻惠都是数学比较好的人。我则在语文上胜他们一筹。

赵木泉是一个单纯朴实的人,有一次,他和陈向东在后面讲小声话,讲着讲着突然笑起来,数学老师郑友惠就把赵木泉叫起来,问他们谈什么啦这么高兴,赵木泉说,今天不是一直在放鞭炮吗,陈向东说,八月十五娶某(闽南话,意为娶妻)很多。赵木泉是用闽南话复述陈向东的话的,全班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郑老师也笑得不行,点点手叫赵木泉坐下。

又有一次,赵木泉在回答范文基老师一个问题时首先很严肃地来一句,孙子兵法曰,居高临下,势如破竹。全班一震,然后大笑。

高考时,赵木泉考了文科第二名,考上北京语言学院,是我们班唯一一个考到北京的。

1986年,要高考了,是有点紧张,我在第一天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去考,感觉还不错,第二天第三天就都一身白色衣裙以致曾嗣英老师笑着跟我说,“Aileen这几天像天使一样”。我没敢跟他说我这是迷信。1986年是实行标准化考试和一条龙报名的第一年,也就是选择题很多,那年我在估分时估了480分(放榜时479分),而前一年的本科线是432分,我于是很高兴地跟父母说,看来我这次能上重点大学了,我第一个志愿报的是北大呢。谁知这年分数都很高,我的分数如果报考英语类的话是本科,报考中文类则是专科,而我因为喜爱文学,已经报考中文类了。我们班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最后都进了漳州师专。1987年,漳州师专改名漳州师院,并把专科由三年制改为二年制,我于是在1988年毕业,实在有点年轻。

1986年高考后的那个假期是快乐尽兴的,大家都知道去向,都没有压力,十个人结成一个游玩群体,轮流安排到每个人的家里玩。8月份在漳州是普渡月,普渡是一种风俗,以请客为标志。我们于是挨家挨户去吃,谁家普渡了大家都去围成一桌。父母们对我们也都很友爱,每家父母都能清楚叫出每个同学的名字。

我们又结伴去华安仙字潭,清一色骑自行车,去仙字潭的路上陈稻惠被路颠得过敏手上起小红点,大家就找了一个小村庄买扑感敏。仙字潭是一处潭边岩石上刻有看不懂的古文字的景致,潭水清澈,流速也不小,大家小心翼翼脱鞋下水,突然一个急流涌来,胖胖的吴家辉被冲出几米远,终于,他抓到水里一块岩石,我们几个女同学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暑假将过,最后一次聚会恰在我家,父母早早准备好茶点,早早关门睡觉,把另一间卧室留给我们这些即将去念大学的同学。其时经过三年高中生活和两个月暑假游玩,十个人中已有几对互生一种模糊的情愫,这个晚上的聚会便有丝丝的感伤。录音机响起“轻轻地捧着你的脸……”,十个人便跟着哼“告诉我不再孤单……”

那个晚上我们在凌晨两点多时骑车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战备大桥上,十辆车参差不齐停在桥边,十个人三三两两站在桥上,眼望黝黑的江水,和江面上停泊船只的灯火,九龙江静静流淌,在十双未经风霜的眼睛注视下,比我们沧桑许多。

 

 

                                                2008/3/8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1986年秋天,高考之后同学们相约到漳州白云岩游玩。左起:陈稻惠/陈恋英/黄江嫔(后来叫安琪)/黄炳辉/赵木泉(头戴塑料盆者)/吴家辉/陈建民/张志忠/孔智红。    冯凤锦/摄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1991年(?)夏天,漳州市政府,同学们再聚。左起:许惠琳/陈恋英/黄江嫔(也叫黄江滨)/张志忠/陈松江/陈建民/冯凤锦/孔智红/赵木泉/陈稻惠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1987,秋,和高中同桌陈稻惠在我们共同的母校漳州师院。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2008年4月,漳州,和高中后桌赵木泉同学合影。          范文基老师/摄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2008年4月,漳州娘家,和高中同桌陈稻惠同学合影。 黄宇/摄

1984,我们曾为张行迷醉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2008年4月,漳州娘家,和高中同学张志忠/冯凤锦/杨亚伟(大学同学)/赵木泉合影。 黄宇/摄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