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试论中间代及中间代诗歌/张崇员  

2009-04-29 14:18:00|  分类: 中间代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每次在网络上搜索到高校在读研究生或博士生关于中间代的理论文章,总是让我感到很高兴。尤其高兴的是,在阅读这些文章中我看见了中间代和《中间代诗全集》的普及。——安]

 

                试论中间代及中间代诗歌

 

                   徐州师范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张崇员

 

2001年12月,《诗歌月刊》社在浙江金华召开21世纪中国首届青年诗会。会上安琪第一次正式具体阐述了“中间代”的概念,在会上引起了争议。她用这一名称来指出生于60年代,诗歌起步于80年代,诗写成于90年代,而不属于第三代诗人的诗人群。安琪在《中间代:是时候了!》中指出,“中间”这个可以做多重理解却又是直观简约的称谓,彰显了以下几种指认:一、积淀在两代人(即第三代和70年代后)之间;二、是当下中国诗坛最可倚重的中坚力量;三、诗人们从中间团结起来,实现诗人与诗人的天下大同。显然这一称谓与命名没有招致评论界的猛烈攻击与批评,但作为一场有策划性的诗歌命名,还是有待进一步地考察和论证的。因为“中间代”的命名与历史上出现过的“新月”、“九叶”等称呼很不一样,后者基本上是一些具有群体性质的“社团”称呼,并不指向十分严谨的写作趣味、美学情致等等,尽管涵括在这些名号下之下的诗人在写作趣味、美学情致等方面是很趋近的。而“中间代”是一个非群体性或社团、流派的称呼,而是一“代”人突破的自我命名。

 

一、 关于“代”与“中间代”的质疑

 

对于“中间代”这个称谓,我们应先从“代”这个词谈起。李皖在《一代人的肖像中》阐述了这种“代”。他说,“什么是代?代就是某一个共同的命运,就是每一个人都逃脱不开的共同经历。因为这共同的经历,每个人都拥有了一份大致的感情。因此代不全然是一个时间概念,在《一块红布》里,人的年龄段是混杂的,共同的东西是,我们是红色时代的遗民”。他道出了“代”所具有的要素——共同的感情、经历和命运,体现了某种精神氛围和品性的聚拢敛合。根据这个道理,那么,以代际来命名的“中间代”也离不开这些基本的要素:除了时间、年龄因素外,大致共同的感情、经历和命运。我们看看中间代诗人是否真正具备这些要素呢?首先,按照安琪的界定,中间代诗人是具备大致相同的年龄要素的,即出生时间界定在1960年后。但60年代人中又要从其中把第三代诗人剔除,这就使得时间和年龄要素不那么明确,我们不容易网罗和区分中间代诗人。其次,即使同为60年代出生的诗人,60年代初和60年代末出生的诗人的感情、经历、成长经历也是不同的。我们以“文化大革命”为分界线,把同一个十年出生的作家进行分析,可以得出下面的结论。比如说,60-63年出生的人,可能在文革中获得最初的目击经验和人生记忆,而且这种经验和记忆会在以后的生活和写作中得到不断的确认和强化,因为他们的成人仪式是在文革结束前後完成的。反过来说,60年代后期出生的人的成人仪式,是在国家初步敞开大门的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完成的。因此他们的感情和成长背景是差别很大的。就中间代这一代际所指认的物理意义而言,这代诗人介于第三代与70后之间。第三代诗人充满着运动情结,他们是理论先行,他们把“朦胧诗”以前的所有(现代)中国诗人称作第一代,把“朦胧诗人”称作第二代,把自己命名为“第三代”。朦胧诗人注重“人”的觉醒与“艺术”的自觉,通过对自我的重视、个性的张扬来建构价值规范和审美理想。第三代诗人是站在民间立场,倡导平民意识,以激进的方式与朦胧诗决裂,摒弃朦胧诗人的英雄主义、人道主义等精神,主张反英雄、反崇高、反优美、甚至反诗,颠覆了传统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表现出反文化的姿态。那么中间代诗人呢?在这个以代际命名的群落里,既有先锋意识,又有传统观念;既有很多诗人深受第三代诗人影响,又有很多诗人喝着朦胧诗的血液坚持知识分子写作;既有对世俗生活的沉思,又有对现实世界的分裂。因此,第三代诗人群落难以形成共同的特点,如果说有一个显著特点的话,那么就是以集体的形式出现向诗坛的中心进军。我们除了用价值观念多元化、艺术观念多元化来概括这个群落的特点之外,很难找到其他的表述方式。因此,把这些诗人集结在一起,有牵强附会之嫌。

 

二、集体身份的焦虑和狂欢

 

如果按照中间代诗人的说法,他们这一代人介于第三代与70后之间,像是被围追堵截一代的逃亡者,腹背受敌,前有大军压境,后面追兵急迫。60年代初出生的,会搞运动的,早已搭上了第三代的船,大红大紫;而没有踏上第三代的船的,当世界激变的时刻还不懂事,等长大了,听说着,回味着那个大时代种种激动人心的事迹和风景,遗憾是那么大。按他们的说法,他们是轻易地“被60年代甩了出来,成了它最无足轻重的尾声和一根羽毛”,是“碎片中天才的一代”、“游走的一代”。这代人在五十年代沉重叙事与七十年代的轻逸想象之间,呈现为诗学的悬空状态,一方面消解前一代的重,另一方面,又不能完全信任后代的轻。这一代人焦虑自己可能成为50年代到90年代最不引人注意、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代。从21世纪初他们集体的出场和仓促的命名我们可以看出中间代诗人的焦虑,他们渴望身份认定,他们迫不及待地从诗坛的边缘,以集体的方式向文坛的中心进军,以确定其在20世纪末诗坛的位置和名字,他们是欲以声势浩大的队伍验明自己的正身,以群体的诗歌为自己叙事。他们一再强调自己介于第三代和70后之间,在解构前代诗人的诗歌观念、价值体系的同时,他们善于写长诗、组诗、叙事诗,以建构这一代人的理想。不过这种建构是以集体的形式出场的,是公开进行策划的,是先有创作实绩,再进行命名式地概括,确认身份。我们翻开“中间代”的诗选,里面既有对生存世界的沉思,也有对世俗生活的描摹;既有对荒诞现实的反讽性地冷观,也有对历史传统的消解与决裂;既有对历史的断裂与并置,又有通过词语的力量对人生的质疑。在这样的诗选里,我们看到的是持不同诗歌观念的诗人的众语喧哗,是他们对时代的宣泄,是没有等级性的对现实秩序的颠覆,是对自我生活领域的消解。这使他们的诗歌富于叙事性,而极具“戏剧化”。在这里,诗歌是一种大众性活动,各种诗人放弃相对立和敌视,尽情用诗歌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歌,把诗歌融入生活,用生活的方式来写诗,是用诗歌的语言进行的叙事狂欢,是在为自己立传。在这种狂欢化的诗歌王国里,以集体的方式,唱出多元的曲调,给自己一个统一而合法的身份,它的身份就是“中间代”。他们就像侯马笔下的《那只公鸡》,高傲,从容,勇敢,浴着血,踩着贵族的步伐。他们想把90年代诗坛、甚至中国当今整个诗坛当作他们自己的天下。

 

三、民刊的支撑和教育的背景

 

从朦胧诗人强调对社会的反思和批判,到第三代诗人旗帜嚣张地揭竿而起,中间代诗人显出了一种多元多解的语言态势,他们注重个人主体精神价值的实现,注重不事声张地写作方式。这期间,各省几乎都有一至二份民间诗刊诗报由中间代诗人们策划主持。它们如河南的《阵地》,广西的《自行车》,天津的《葵》,福建的《第三说》、《丑石》,《放弃》,广东的《故乡》,山东的《诗歌》,湖北的《声样》,黑龙江的《东北亚》等等。和第三代诗人以民间流传方式印证自身不同,中间代诗人们扎扎实实地用一份份民刊撑起了诗歌的一片天。

从身份上来考察,我们会发现,中间代诗人大都出生于60年代后期,他们有条件接受较好的教育,因此他们的文化层次较高。他们很多都上过大学,有的读过硕士、博士,他们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优越,他们接受过系统的西方文化思潮的熏陶和洗礼,熟悉当代西方的诗歌理论,受过专门的诗歌技巧训练,因此他们善于在诗歌语言上凸显诗歌的价值和意义,这也是中间代诗人的一个特点。以诗人侯马为例,他生于1967年12月,它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文学学士,北京大学的法学硕士,很明显,他系统地学过有关诗歌的文学理论和技巧。他现在居住于北京。侯马对事物感受敏感,善于从不同的角度对人们习常所见的事物作别样的解读,表达对生活和事件的独特看法,如,《金别针》一诗,作者要别上金别针,让它发挥应有的价值,不能让它总是流于摆设和虚设。《现代文学馆》一诗中用反讽性的语气消解历史人物的同时,表达出“前辈们/该怎样继承/你们的孤寂和/尴尬”这样的事实。《披着羊皮?的狼?》则借“一个妓女在看守所因寒冷而欲向民警借件警服披着”这样一个事件来表达对生活的沉思,赋予了“披着羊皮的狼”以新的内涵。伊沙欲在先在诗歌话语场内突围,在他眼中,首先要《饿死诗人》,饿死不要脸而轻浮的诗人,而他自己却在为自己的诗人身份而焦虑。诗人藏隶并不担心被人误解,因为他知道“任何交待都无法阻止误解的产生”《为一只海鸟谱写的探戈》,但他仍旧执拗的对交待感兴趣,有时是对生活进行繁琐的解说,有时是把生活场景进行堆积,把一连串的词语简单的排列起来。这就是他们的诗,在他们看来,不是日常生活审美化,而是审美日常生活化,审美和审丑是一样的,都是对生活自由的表达。

随着时间的推移,附着在诗歌上的非诗因素必然要逐渐被剔出,剩下的只能是诗本身。至于“中间代”这个命名能不能确立,能不能得到学术界的认可,能不能得到人们的普遍接受,就等待时间去检验吧。

 

————————————————————————————————

 

参考资料:

 

1、  安琪 远村 黄礼孩主编 《中间代诗全集》(上、下), 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

2、  唐欣《略论中间代及中间代诗人》,《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11

3、  马策 《一代人的身份焦虑——关于中间代》,《中间代诗全集》(下)

4、  伊沙  《从这个略显荒诞的命名开始》,《中间代诗全集》(下)

5、  张桃洲  《“中间代”的“代”!》,《中间代诗全集》(下)

6、  林童  《中间代:自身凸现与多元并存的诗歌方式》,《中间代诗全集》(下)

7、  安琪  序言《中间代!》,《中间代诗全集》(上)

8、  安琪  《中间代:是时候了!——〈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序》

9、  黄礼孩  《一场迟来的诗歌命名——〈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后记》

10、 马步升 《暧昧:对中间代诗群的一种界说方式》,《中间代诗全集》(下)

11、 唐晓渡编选 《先锋诗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