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观世音传》(第四章,4——8节)  

2009-04-19 13:50: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2004年10月,我应约编著《观世音传》,记得当时自己是很投入到这部书稿中,总是在通读大量资料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再尽量用自己的语言把它写出。除了诗我没有很明确的信仰,但身为中国人,从小便跟着父母拜拜,内心已植下佛的因。我喜爱寺庙并经常能在寺庙中得到心里一动的感应即是明证。这部书后来没有出版,后来被我收藏在听安集里。现取出贴博,全书大约14万字。倘有缘之士读后愿意出版或刊印它,我将十分感谢并不取分文。——安]

 

第四节               众生三·临贞

 

临贞是耶摩山下金光寺旁一个小妇人。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人,日子过得还算富足。临贞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也算是幸事,不能说天天山珍海味,也可以说是不愁衣食。

可惜,临贞偏偏生成一副多愁多病身子骨,三天两头生病,让父母特别着急。夫妻俩算了一下,从小到大,花在临贞身上的银两也不知有多少了,花多花少倒不在意,在意的是女儿的身体并未有明显改观,夫妻俩弄得毫无办法。

临贞长到一十六岁时,父母有点着急,想为她找个夫婿,只是远近人家都知道临贞是个病身子,都怕她短命,都不敢让自家的儿子娶这一个多愁多病的身子。

一来二去的,临贞二十岁了,眼见得要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父母急,临贞也急。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天一天地守在家里,一天一天地等不到人上门提亲,一天一天地看着别人家女儿出嫁生子,临贞渐渐地郁闷起来,到二十一岁时就犯上一个毛病,总是盯着别人家男子看。

父母心知不妙,女儿看来是患上花痴的毛病了。

每天早上,临贞天不亮就起床,精心地把自己打扮一番后就坐到家门口的门槛上,这时候正是男人们到田地干活的时辰。

临贞就冲着过往的男人微笑,打着手势。路过的男人中有动机不纯的,也回她一个笑,正派规矩的就饱含同情地赶紧匆匆走过。

临贞的父母看到这情景,忙连哄带骗的把临贞扶进里屋歇息。

晚上的时候,临贞就坐到窗台大声哼哼自编歌曲,有时哀伤有时欢乐,但听起来总令人感到汗毛直竖。父母无奈,相对流泪,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解救苦命的女儿。

而且,女儿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难道最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父母对天呼喊,菩萨啊,快来救救临贞,快来救救我全家吧。

 

直到妙善大师到金光寺修行,临贞父母才看到转机,他们看到,无数的人聚集到金光寺听妙善大师的讲法,并且从中得到立刻的回报。

他们的女儿临贞,也将成为受益者之一,他们相信。

 

每到三、六、九,他们就和女儿一起到金光寺,那庄严肃穆的寺庙很快让临贞安静下来。

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听妙善大师讲法。

每到这时,临贞就和树上的树叶一样安静,和地上的灰尘一样安静。

父母亲眼看着女儿表现出和平时完全不同的安静举止,内心很欣慰。

这样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听讲之后,临贞像脱胎换骨一样变了个人,脸上露出了圣洁的神色,心气也特别安祥。

最让父母高兴的是,女儿的身子骨也一天天硬朗起来,完全像一个正常健康的女子了。

 

又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临贞已经和常人没有区别了,白天也不在门槛上看人,晚上也不在窗台上唱歌。人们都说,临贞姑娘好了。

临贞姑娘从此成为金光寺的寺外信众,经常利用闲暇时间来帮寺里做些针线活,渐渐地,就有一个青年喜欢上临贞姑娘,央求父母上门提亲。

临贞父母当然很乐意,挑了个良辰吉日,两家吹吹打打,热热闹闹把一场婚事办了。

婚后的每个三、六、九日,小两口都一起到金光寺听妙善大师讲法,他们说,今日一切都是大师带来的,一年以后,小两口还抱上了漂亮的儿子,他们对妙善大师更有着说不出的感恩之情。

 

 

第五节    冬季金光寺

 

由于金光寺的影响,兴林国里信佛的人慢慢多起来,人们都在三、六、九日慕名而来听妙善大师的演讲,金光寺出现了供养十方的兴盛景况。

一般的寺庵都是由周围四方的村民施舍才能维持,但金光寺因为有良田千顷,所以丰衣足食不缺钱财。

妙善大师讲法的目的就在于感化众生,而不是图谋其他。她将所有钱财都用在布施上,连那城里的贫苦百姓,知道能够在金光寺得到救济,每到讲期也纷纷赶来,使金光寺成为远近闻名的佛教圣地。

寒来暑往,很快就到隆冬天气。

北风呼啸,贫苦的百姓因为没有过冬的棉衣棉裤,都蜷缩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开,哪里还有心思去金光寺听讲法。

看到听讲的人一期比一期少,妙善大师心里很是不安,她问永莲:

“为什么来听讲法的人越来越少,难道是我讲的不好吗?”

永莲回答:“大师讲得当然好,但是天寒地冻的,百姓们没有衣服穿,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了。”

妙善大师听了,顿时涌起恻隐之心,她叫人到城里买来许多布匹棉花,亲自动手裁剪,再让寺里的尼僧缝制成几百件大小不等的棉衣棉裤。

又叫人抬来大锅,预备下更多的粮食。每到讲期,她先让人将热粥煮好,让听众们先饱食一顿,再上讲堂。

对那些没有棉衣棉裤的,妙善大师就让尼僧逐个分发,这样,每个人都分到了棉衣棉裤御寒,感到十分温暖。

渐渐地,听讲的人又多了起来,甚至连那些赤贫的无依无靠的人,也不远几百里前来投奔金光寺,妙善大师吩咐对他们一视同仁,凡有愿意出家的就都收留,也不讲什么三餐一宿的话,喜欢走喜欢留全由他们。

好在寺里地方大,能容纳下这些投靠的人。

对那些拖家带口投奔而来的人,寺内不便收留,妙善大师就让吩咐发给他们一些木材,让他们在附近的山林边搭盖茅舍。

一来二去的,原来荒凉冷落的耶摩山脚,逐渐变成了一个城邑,人称金光镇,人们安居乐业辛勤劳动,生活得比在老家好多了。

他们对妙善大师的讲道也更加虔诚,并现身说法地传播到其他地方,使妙善大师的影响更为深远。

 

 

 

第六节     金光镇

 

金光镇在兴林国郊外,因为金光寺的兴盛而顺势建成镇。

金光镇占地1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0000米,居民都是来自兴林国各地的人,这些人都是因为对佛法有兴趣专程来听妙善大师讲法,最终定居下来的。金光镇的民风十分淳朴,百姓们个个安居乐业。

金光镇的兴起让妙庄王十分高兴,他经常微服私访,来金光镇走走。

妙庄王已经把治理国家的重任慢慢转移给了大公主、二公主和两位附马,自己只在需要的时刻才出来指点一二,他知道,这国家应该慢慢培养出自己的接班人,否则,一旦自己一命归阴了,岂不天下大乱?

好在大公主、二公主和两位附马都很懂事,两家人一起把兴林国治理得十分安稳。

 

这天,妙庄王微服私访来到金光镇,正赶上镇里过节,家家户户喜气洋洋忙上忙下很是热闹,妙庄王也满心欢喜。

他看到,兴林国里,杀鸡宰猪的现象不能说没有,但比起其他地方来还真是不多。

他知道,这都是妙善公主讲法传佛的结果。

在内心,他还是习惯把妙善大师叫作妙善公主。这种叫法让他觉得亲切,觉得妙善还是自己的女儿。

尽管这样叫对出了家的妙善有点不敬。

“但是,佛祖会原谅我,毕竟妙善真是我的三公主啊。”妙庄王这样安慰自己。

妙庄王发现金光镇手工业、服务业很发达,主要是生产一些香、旅游纪念品啊等等。金光寺因为妙善大师住进去后,成为整个兴林国香火最旺的一家寺庙。金光镇相应地也成为来往宾客最多旅游景点。

见此情景,妙庄王也是非常满意,他想,亏得我只有一个女儿出家,如果三个女儿都出家的话,我兴林国不就有三个旅游景点了吗?

这么一想,就忍不住笑了,把对妙善公主出家的不舍之情化解了几分。

 

 

第七节     永莲(一)

 

永莲跟随妙善大师出家来到金光寺后,天天听妙善大师说法,常常见妙善大师行善,心中的感触自然比其他尼僧多,进步也比其他尼僧快,功行大为提高,已经是深悟佛家奥秘了。

有一天,永莲正在禅房打坐,似梦非梦地来到一个缥缥缈缈的地方,看起来像天空中的某处,她一路继续向东飘去。又飘了很远,突然就来到海边,看见许多贫民百姓都拥挤在那里,个个面黄肌瘦衣裳褴褛的,脸上露出凄苦的神色。

永莲停下脚步,询问他们来自哪里,为什么在这里流浪。他们告诉她,他们来自中原,因为受不了中原大地列国诸侯连年争战,使他们没有一天安稳日子可以织布耕田,不单没有安稳日子,他们还得被拉去打战送命,只好离乡背井拖儿带女来到这里。

他们当然想到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但一时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如今流落到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没有田地可以耕作,只好靠乞讨度日。

永莲见他们拿草根当食物,用破棉絮遮住身体,和耶摩山下的百姓相比,真有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就非常同情他们,只可惜找不到一位慈悲的菩萨去拯救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么多人带到耶摩山,无可奈何中,只好口头指点他们,要解脱苦难,除非到西方兴林国耶摩山下的金光寺,在那里他们就可以受到很好的保护,免掉苦难和哀愁。

永莲告诉完这些就想沿原路返回,谁知一阵狂风刮来,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的,那一群流浪的贫民百姓突然全部化作一只只凶猛的老虎,张牙舞爪扑了过来,永莲非常害怕和着急,急忙迈动双脚想离开这是非之地,但双脚却像被定住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她急得哭喊起来:

“大师救我,大师救我!”

就在这时,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大喊着:

“永莲醒醒,永莲醒醒。”

她睁开眼,看见了保姆一张急切的脸,一颗扑扑乱跳的心这才安顿下来。

“永莲,你走魔了。”保姆说。

永莲仔细地回想了刚才梦里的情形,觉得十分不解,内心分不清是凶兆还是吉兆,就和保姆一起朝妙善大师的禅房走去。

妙善大师听了永莲的诉说后,合掌当胸说:

“看不出你功行如此迅速,居然能入定了。”

“入定?”永莲问。

妙善大师解释道:“入定,就是坐禅的功夫做到了家,神魂才能离开身体,像浮云一样在十方世界周游,下可以看到凡间人世的烦恼,上可以见到佛国天界的清静。入定就是说,什么地方都可以到。你能够入定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入定必须清心明志一念不生,六贼外魔才不会侵扰。假若有半点杂念出现,外魔立刻顺着杂念而来,如果你这个念头是邪念,六贼就会齐来让你无法出定,从此你就会变得痴痴呆呆的,以前有很多坐禅坐成疯癫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永莲一听,吓了一跳,忙问:

“大师,我刚才到底在什么地方有了杂念呢?”

妙善大师说:“你刚才在入定中见到的种种情形,觉得那些贫民百姓可怜,你发了慈悲心,指示他们出路,这些都是善念,如果你不同情不理睬他们,那就是恶念了。善是佛家宗旨,入定有善念不足为奇,但是你不应该指点他们到金光寺来,因为这是自私之念,仅此一念就可招致外魔,所以你会看见那些恐怖的情景。”

妙善大师微微一笑,又说:“好在保姆看出你走魔了,一时出不了定,大喊一声才帮了你。永莲,你看这是多么危险啊,以后要小心,不要胡思乱想。因为这是入道的紧要关头,一丝一毫也闪失不得的。”

永莲和保姆连忙合掌口诵“阿弥陀佛”。

永莲问道:“以往听大师说法,怎么从来没有听到这些妙处,大师为什么不讲呢?今天听来,原来入道还要经过这些难关,请大师再多指点一二。”

妙善大师笑着说:“你想一想,为什么平时我未讲这些呢,因为平时听讲的都是初涉法门的人,深奥的道理他们能听懂吗?听不懂不但我的心机白费了,反而会使他们听糊涂了以后更难明白,所以,平时我讲的都是简单的道理,先求端正他们的心志,心志正了,胸中自然光明。胸中光明了再和他们讲入道的玄机,这才容易领悟。”

永莲一面听一面不住地点头。

妙善大师继续说:“话又说回来,由入定到证果,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似乎可以说是实际上又不是,这一切都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入定不过是有了相当的功行,神魂离开身躯遍游十方,但最终还是没有脱离躯体。如果入定了不能出定躯壳就会像常人一样腐烂,那脱离了躯壳的神魂过不了多长时间,也会自行消散。所以你现在这个阶段,一定要注意入定之后要能够出定,由此下去,逐渐进步,就会达到身外身的境界。”

妙善大师停了一下继续说:“身外身指的是,在躯壳之外另成一身,神魂可以与躯壳脱离,不受定的捆绑,也就是说,入定之后,不再要求出定,神魂仍然凝聚,永远不会分散消灭。到了这个境界,就等于脱胎换骨成了大道。可是这种境界不是容易达到的,不但要坐禅功深,礼佛念经,还要积满三千功德受尽万般苦难,才可以有希望。佛祖当年也是经受了许多魔障和苦难,才得道的。我们现在,功行还不到,苦难还没有受够,要想成道还得继续修行,可是只要我们意志坚定,是一定能有功效的。永莲你今天能够入定就证明了,任何修行都不是白练的。”

妙善大师这一番话使永莲顿开茅塞,从此更加用心在修行学法上。妙善大师自己功行自然比永莲高深,为什么还没有得到正果,原来是她的劫难未满,积累的功德还不够。妙善大师本来就是一个深怀慧根的人,也很清楚这一切,所以只在暗中继续修行,积累功德。

 

 

第八节     永莲(二)

 

永莲是妙庄王当初为了监视妙善公主作苦役而特意安排过来的,谁知,一来二去的,永莲倒和妙善公主结下深厚感情,到最后妙善公主出家时,永莲竟然以身相随,实在是与佛法有缘的一个明证。

永莲的出身也有一段比较有趣的故事。

故事得先从永莲父母说起。

永莲的母亲在当姑娘时是兴林国比较贫困的一个村子的村民,整个家族也都没出过什么显赫人物。永莲母亲出生后,过上了和村里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只是,唯一一点不同的是,永莲母亲自幼便喜欢读书,家里穷啊,供不起她上学,她便时常利用干活的间隙跑到别人家门外听先生说书,听着听着,又跑去干活;干着干着,又跑来听书。

这样每天跑来跑去,别人都说何苦呢,永莲母亲自己,却是心中喜悦,因为,她学到了很多其他不读书的女孩不懂的妙处。自己晚上有空时就回味一番,也是一种乐趣。

到了结婚的年龄时,父母作主,把她许配给了村里面心地善良的一个农家青年。这青年家境也不富裕,也没读过什么书,就只是一个好处,心眼踏实。年轻的夫妻过起了俭朴的生活,一年后生下了永莲。

有一年村中过节,家中看来看去却没有什么好吃的,永莲母亲到田头地角采了一些昌蒲到河边,她边洗边感慨地念道:

 

自叹命薄嫁穷夫,

看看家中样样无。

岂能时常空手过,

只把清水洗昌蒲。

 

永莲母亲其实也是念着高兴,毕竟曾经听过一阵子别人家先生教的书,肚子里好歹积累了一些东西。所以,睹物思情,念那么几句一来开怀二来解愁,也是常事。

巧合的是,永莲母亲在河边念这些句子时恰好被她的丈夫听到,她丈夫虽然不是听得很懂,但也明白妻子的苦衷。就想,这么一个貌美有才的女子嫁给自己当老婆自己却不能给她一个幸福的生活,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还当什么男人呢。

要怎么样才能让妻子得到一丝快乐?

有句话叫思谋不周,永莲父亲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头牛没人管,自个儿在那里悠闲吃草。一下子动了贪念,顺手把那牛牵到集市上想卖掉后换一些酒肉回去一家子享受。

不料,才走到半路就遇到牛的主人,那牛主人一看永莲父亲牵走了他的牛,扭住永莲父亲就找官府去评理。

到了官府,永莲父亲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先承认了错误,并把自己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说了个大概,那官人一听,有点不相信,一个小妇人难道还会吟诗?便差人把永莲母亲唤到衙门。

永莲母亲一进衙门,见到一切,深感羞愧难当。又听到官人要她以“偷牛”为题作首诗,就双眼含泪,口中念道:

 

江河滚滚向东流,

难洗我心羞与愁。

我并无意当织女,

你又何必学牵牛?

 

那官人听得暗暗叫好,这首诗完全合情合理把一切嵌入进去了。他一挥手说:

“好了好了,看在这妇人的面上,今日不追究你的责任。来,牛还给主人,你们都走吧。从今往后,大家一样生活,不要心存介蒂。”

永莲父亲羞愧地和老婆回了家,做了一番信誓旦旦的表白。以后,夫妻俩齐心协力,共同奋斗,终于把日子过得美满富足。

但在内心里,他们还是很希望家族里出一两个能够脱离贫穷生活的人,恰好遇到兴林国王宫到乡间选宫女,夫妇俩认为是一个机会,就把女儿永莲送进宫中。

永莲之下还有几个弟弟妹妹,永莲进宫时也就比较安心了。

这一段关于永莲父母的故事成为永莲心头一个难以忘怀的记忆,每当想起,她也不禁脸露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