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观世音传》(第一章,第二章1——4节)  

2009-04-19 13:26: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2004年10月,我应约编著《观世音传》,记得当时自己是很投入到这部书稿中,总是在通读大量资料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再尽量用自己的语言把它写出。除了诗我没有很明确的信仰,但身为中国人,从小便跟着父母拜拜,内心已植下佛的因。我喜爱寺庙并经常能在寺庙中得到心里一动的感应即是明证。这部书后来没有出版,后来被我收藏在听安集里。现取出贴博,全书大约14万字。倘有缘之士读后愿意出版或刊印它,我将十分感谢并不取分文。——安]

 

《观世音传》

 

 

            安琪[编著]

 

 

 

第一章               兴林国

 

相传在不可考知的久远年代,在中原大地的西边,有一个国家叫兴林国。

和中原大地连年争战不同,兴林国里人民安居乐业,没有纷乱的杂念干扰他们的思绪。他们只跟着太阳和月亮早出晚归,他们满足于自己的田地,一头牛一张犁就能维持安稳的日子。

春天百花盛开时他们在花丛中舞蹈,夏天他们在烈日下辛勤劳作,秋天他们把成熟的瓜果采摘回家贮藏在地窖里。

冬天,一家老小围坐一起讲故事拉家常,念诵经文心平气和地过冬。

这就是兴林国。

兴林国的国君叫婆伽,生得英俊疏朗,待人仁厚,心地善良,是一位信奉无为而治的君主。

早先兴林国尚未建国时,身为王储的婆伽奉父王旨意讨伐四处来犯的小部落,他勇猛善战、足智多谋的美名在历次的征战中广为传扬。

但是婆伽本身并不快乐,为了打赢一次又一次的战役,婆伽用尽了智谋,并且把智谋转化为一次又一次的成功。

成功本身就包含了无数的死伤。年轻的婆伽每次在战役结束的夜晚巡视战场时,看到月光下尸横遍野,那一个个死者痛苦扭曲的脸,凸暴的眼球,跌落异处的手和脚,婆伽就只感到心里痛了一下,而没有感到丝毫的快乐。

婆伽想,为什么我们王国的建立需要这么多的鲜血和人头呢?

年轻的王储拿这疑问问他父王,父王回答:

“孩子,在部落和部落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战场上的尸体不是我们就是敌人,今日你还能问我,我还能答你,是因为我们还活着。如果不让我们的敌人死去,敌人就会让我们死去。这就是战争。”

王储点点头,有点明白,有点茫然。

18岁的王储毕竟太年轻,还参不透人生的奥秘,只是隐约觉得父王的话有些对,有些不对。但是在他内心,王储婆伽对战死者的惨相一直难以释怀。无论如何,死亡总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

王储在20岁的时候由父王作主,娶了大臣挲伯的女儿宝德,宝德时年16。长得端庄明媚,鹅蛋形的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乌黑的眼睛,挺直的鼻梁,秀气的嘴唇,婆伽第一次看见她时不禁惊叹,天下怎么会有女子跟天宫里的天女长得一模一样?

婆伽这么一想,就笑了起来。

父王看到婆伽笑了,知道这门亲事很中王储心意,自己也忍不住喜形于色。

新娘子宝德恰好符合俗语所形容的秀外慧中。外表的美自不必说,内心的善良灵慧更是令婆伽赞不绝口。

此时兴林国已经在王储的能征善战下统一了附近各部落,父王心愿已了,在安祥中顺应天命,无疾而终。

临终前他把婆伽叫到身边,嘱咐说:

“婆伽,父王寿数已尽,要去和你早逝的母后相聚了。国家交付给你父王十分放心,父王知道你是一个有慈悲心的人,但治理国家攘外安内也不能太过心慈手软,否则要被邻国欺负。这是第一;第二,你和王妃成婚这么些年,只生了二位公主,还没有太子诞生,父王内心一直盼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王孙问世,这心愿看来一时半会实现不了了。”

婆伽和宝德听了忍不住流下眼泪,两人拉着父王的手,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直到最后,婆伽才强忍悲痛宽慰父王说:

“孩儿一定尽心尽力,治理王国,至于兴林国的江山是否后继有人,乃是天意,王妃与我定会对天神虔诚膜拜,请父王放心。”

父王平静地闭上眼。

当下举国同哀,婆伽和宝德极尽人子之职,为父王举行隆重葬礼。

七七四十九天后,婆伽登基,年号妙庄。所谓年号,就是新登基的皇帝给自己起的象征吉祥如意的名号,一方面是为了区别于前一个皇帝,另一方面,也是表达新皇帝对自己执政时期王国的希望与祝福。

婆伽为自己的年号取名妙庄也有他的缘由,婆伽从小心地善良,常常为自己的勇猛善战给敌方带来的伤亡心怀不安,而年号妙庄有佛门中“妙相庄严”之意,算是从前对敌人不得以的伤害的一种忏悔,更是表明自己从此修佛向善的一种决心。

从此以后,大臣和百都用妙庄王三个字来称呼婆伽。

和父王恩威并重的治理国家方针不同,妙庄王对王国的治理采取的是宽容、无为政策,大臣们知道妙庄王在王储时期就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如今新即位采取的是无为而治政策也是皇恩浩荡不想对百姓造成更多干扰的结果,并不是不会治理或者不想治理,更不是软弱可欺的意思,所以大家都更加自觉地遵守国家法令,安分守己为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

这样一来,妙庄王登基后兴林国更是得到大发展,国力更富强、国家更安定、国民更富有。

兴林国的声誉也因此越来越远扬。

妙庄王也乐得个自在,与宝德皇后过起了恩爱悠闲的生活。 

 

第二章        妙善公主

 

 

 

第一节        忧虑

 

妙庄王和宝德皇后相亲相爱,在国富民安中过起了悠闲自在的生活。但世间万事总是难得十全十美,尽如人意,就像那天空中的太阳朝起暮落,没有办法总是高高挂在天上;又像是夜晚的月亮时圆时缺,没有办法总是明亮圆满。

妙庄王虽然贵为一个王国的君王,拥有一个王国的领土和百姓,可说是要什么有什么,只有一件事是他的能力无法达到的。那就是,他和宝德皇后自成婚以来,膝下只有两位公主,并没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王位。这一件让他们父王临终时放不下的事,也让他们感到遗憾。

但是,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子嗣是有钱买不到,有力使不上的。

妙庄王偶尔也会闷闷不乐,偶尔也会焦虑,但也是没有办法。

好在他们的两位公主渐渐长大了,大公主叫妙音,二公主叫妙元,都长得又漂亮又聪明伶俐,又活泼又乖巧,妙庄王和宝德皇后看着也高兴。

当然,按惯例王国都是由皇子继承王位,所以两位公主再好也与安邦定国无缘,妙庄王内心还是一直报着希望。

说来奇怪,也不知为什么,宝德皇后自从生下二公主妙元后,便连续几年都没有怀孕,欲生皇子的愿望当然也就不能实现。宝德皇后是个贤惠妻子,抚育公主,热爱丈夫,她都做得一丝不差,可是生儿育女实在不是她一人可以做主的,为此,她很内疚,背地里哭了好几场,心想:难道我前世犯下罪孽,今生天神以无子来惩罚我?

这么想着更觉得无望,人也因此抑郁萎顿。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宝德皇后在后花园备下酒席,让宫女把皇上请来。妙庄王来到花园,看见盛妆的皇后和鲜美的宴席,内心有点惊讶,脸上却笑着平静地问:

“皇后设此大宴有何要事?”

宝德皇后恭恭敬敬地给丈夫行了礼,然后说:

“我自进宫以来,蒙皇上爱怜关照,已让我感恩不尽。现在我不能给皇上添一丁半子,实在愧疚,望皇上另纳王妃,也好使王国江山后继有人。”

妙庄王赶紧扶起泪流满面的皇后,连连说:

“皇后不必如此自责,自古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江山王国又何曾不是如此。你我夫妻一场,相敬如宾,我们承蒙天恩安享国富民安,已经心满意足。至于兴林国有没有王子继承王位,岂是你我凡夫俗子所能左右,我们就安心守命吧。”

说完,妙庄王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了。

宝德皇后忙令宫女给妙庄王端上茶水,自己赶紧止住悲伤,她怨自己的情绪影响了皇上,更担心皇上悲伤过度影响龙体。

妙庄王把宝德皇后拥在怀里继续说:

“在我心深处,一直都有这样的念想,我们今日无子罪不在你,而在我。我当王储的时为了王国的平安,南征北战的也不知杀死多少敌人,虽然杀的是敌人,但也是人,那时我隐约觉得这种残酷的杀戮罪业深重,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因为父王说,他人不死,必是我死。为了王国的和平,我致人于死地那么多,于理可通,于情不忍。所以,我们今日无子,已是上天开恩,因为以我的罪业,本该受到更大的惩罚,而天神仅以此惩罚我,我们更该知恩图报,体恤百姓,怜爱众生,皇后,我说得在理不在理?”

宝德皇后听了妙庄王这一番肺腑之言,忙端起酒杯劝慰妙庄王说:

“皇上的话自然是合情合理,只是保卫家国,征战沙场,自古以来就是国君应该做的事,皇上不必如此自责。皇上请喝了这杯酒,消消愁。”

宝德皇后传令宫中乐手演奏欢快的歌曲,那悦耳的钟鼓声使先前的沉闷一扫而光,然后又令宫女跳起了优美的舞蹈,这才把妙庄王的悲伤之心和不忍之意安抚住。

妙庄王也知道皇后的一片苦心,就调整了情绪,放下一腔忧愁,端起酒杯,和皇后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后说:

“皇后还有什么话要跟联说尽管开口”。

宝德皇后微笑着说:“皇上,我以后再也不谈这个话题了,正像皇上所说的,我们能有今天这样的福份,已经是上天格外开恩的结果,既然如此,我们以后就开开心心承接上天的恩德好了。”

宝德皇后把话题转到别处说:“皇上,今天御花园一池莲花开得特别显眼,我们正好去赏赏花。”

夫妇二人相拥着来到御花园,只见那一池莲花青叶碧绿,上面滚动着点点水珠如宝似玉,在阳光下眨着晶莹剔透的眼睛,十分生动。宽大的荷叶铺满了水面,荷叶中间亭亭长出的白莲像身姿曼妙的少女婀娜多姿,又好像含着羞不说话。微风吹过,一阵阵淡雅的清香扑面而来,真是沁人心脾。

在这样一个人间仙境里,妙庄王和皇后很是开怀,不觉忘了没有皇子的烦恼,心中的愁闷也在瞬间一扫而光,他们都深深地沉入到这一片美好的景色中。

宫女们早已把酒宴搬移到此处,两人把酒临风,欢欢喜喜你敬我我敬你,又看着宫女歌舞了一会儿,眼看着月亮落西天了,他们才令宫女撤下酒席,相携着回到寝宫休息。

 

 

第二节        梦

 

这天晚上,宝德皇后做了一个梦,这梦美丽而奇怪。

在梦里,宝德皇后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地方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像雪地,又像结冰的汪洋。

宝德皇后在一片迷离中分不清来生今世,她站在这一片白色边缘,想喊喊不出声,想叫叫不出音。但宝德皇后内心是安静的,这安静在梦里她都能感受得到。

她就在这一片梦中的白色外站着,渐渐地就看见白色融化,化为一汪清澈干净的海,透明的青和蓝,海中间徐徐上升一朵金色的莲花,很慢很慢地升,初时只是一枝花骨朵,然后慢慢地绽开了,那么大那么光芒四射,但并不扎眼。

宝德皇后静静地看着这一片金色,自己感觉到被一片金光包围着,那么温暖和绚丽。

“难道我已经来到了神仙的地方?”

她想招呼皇上和她一起观赏这一片美景,却发现一眨眼,金色的莲花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缥缥缈缈的云山,那山被云缠绕着,若有若无。

山上仿佛还有一座宫殿,仔细一看又像白塔,塔上一颗明珠发出万道奇异的光芒,灿烂耀眼。她正看得出神,却见那明珠缓缓地脱离塔顶,冉冉升起,往天空的方向升去,带动着她的视野向上,向上。直到她的视野和太阳相触她才明白,原来那明珠就是太阳。

那太阳那么鲜红地停在天上,宝德皇后和它对视了一下,那太阳突然就晃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掉下。

宝德皇后惊恐得叫了一声,那太阳好像被这一叫刺激了一下,剎时坠落下来,一直就向宝德皇后站立的地方而来。未等宝德皇后跑开,那太阳直接地就砸到了她的怀里,宝德皇后更加惊恐地喊了一声,这一喊,把自己喊醒了。

醒后的宝德皇后发现她出了一身汗,身旁的妙庄王正握住她的手呢。

看她醒了,妙庄王忙安抚她说:

“你做了什么梦了,到哪里去了,在梦里还要我和你一起去?”

宝德皇后偎进丈夫的怀里,把整个梦从头到尾复述一遍,听得妙庄王眉开眼笑,连连说:

“好梦啊,好梦!”

然后妙庄王当起了解梦师:

“皇后你想,你梦中看见的,分明是佛国的景象,这真是难得啊。你看见的那颗明珠,又分明是佛的舍利子。佛的舍利子哪里是凡人能看到的呢,特别是那舍利子最后又落到你的怀里,就更是孕育的征兆了。自古以来佛的一滴血都可以化为神人,更何况舍利子。皇后做这样大吉大利的梦,想来是要有身孕了,要是一朝怀孕,必是太子无疑。”

妙庄王一边解梦,一边欢喜得笑出声。

宝德皇后自然更是欢喜,也就安心保养身体,安心等着怀孕了。

这件事传遍宫中,全宫上下都怀着急切的心情,暗暗地等待着宝德皇后早日有喜。

 

 

第三节        诞生

 

说来也怪,一个月后宝德皇后惊喜地发现自己果真怀上孕了,夫妇二人连声念佛,知道梦里的一切正在应验,心中更是欢喜。

一时间,宫中上下一片喜气,都说苦等多年没有白等,太子眼看就要降生了。

宝德皇后这次怀孕和前面两次怀孕的感觉完全不同。前面两次的怀孕虽然也是恶心呕吐,但那大都发生在早晨,口味上也没有什么明显改变。

这次怀孕,宝德皇后却是早晨不吐,晚上不吐,单单是吃了荤食就吐。后来连看到荤菜也吐,到最后连闻到荤味也会吐得昏天暗地。

妙庄王因为担心宝德皇后不吃荤无法保证胎儿的营养,就让御膳房偷偷地把鱼、肉剁碎混在蔬菜里让宝德皇后吃,宝德皇后还是一下子就闻得出来,并且立刻吐得一塌糊涂。

妙庄王只好令人端下。为了表示与宝德皇后同甘共苦,妙庄王下令,宝德皇后怀孕期间,宫中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全部吃素。

这样,整个怀孕期间,宝德皇后都只以素食度日,天天吃蔬菜瓜果却也百吃不厌,而且面色红润,身体强壮。妙庄王不免感叹地说:此子看来真是佛祖的恩赐了,容不得我们为满足口福而杀生。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到了妙庄王18年2月19日这天,宝德皇后毫无痛苦地产下一个婴儿。

这时妙庄王正在书房读书,听到后宫一阵喧哗,都说:

“生了,生了。”

妙庄王忙站起身迫不及待要到产房,可是没等妙庄王走出书房,就有宫女若干匆匆赶来报讯: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诞下……”

宫女顿了一下,不敢接下去。

“太子?”妙庄王问道。

看到宫女不答,妙庄王长叹一声:

“我知道,是公主吧。”

“是。”宫女这才敢接茬,“皇后请皇上给公主取名。”

“大公主叫妙音,二公主叫妙元,三公主托佛缘而来定是个大善之人,就叫妙善吧。”妙庄王很快平息了自己的失望,询问宫女皇后是不是一切安好。

宫女喜悦地说:

“皇后诞三公主时不仅不痛苦,而且和平喜悦,更奇妙的是,三公主诞生时,天上飞来许多鸟儿,全都降临到庭院里,不停地鸣叫,音色十分清脆美妙。”

妙庄王听后心中暗想,这三公主来历果然不同凡响。先是皇后梦后怀孕,然后是皇后怀孕后开始吃素,生产时又天降吉鸟,种种一切难道不是证明三公主本就不是凡俗之躯,也好,虽然不是太子,但是个不平凡的女孩子也是好事。

这样一想,内心渐渐舒展起来,也就把等不到太子的失望之心抛到脑后。

因为之前的两个公主都是以自己年号中的“妙”字排行,称妙音、妙元,这三公主就叫妙善好了,他拿起金笺写下“妙善”二字,让宫女带去给皇后。

从此,宫中百官都用“妙善公主”称呼三公主。

 

 

 

第四节        老者

 

妙庄王和宝德皇后诞下三公主妙善的喜讯迅速传遍兴林国。朝野上下一片喜悦,百姓们张灯结彩像过节一样欢乐,因为妙庄王的仁政使百姓们衣食富足,心灵平和,大家都想借此感谢皇上王后的大德,所以都把妙善公主的诞生视为自己的喜事一样欢乐。

妙庄王也乐得与民同乐,索性在宫中大摆宴席三天。

到第三天,妙庄王叫宫女把妙善公主抱出来与众大臣相见。

谁知,公主一进入宴会厅便大哭不已,无论怎么哄怎么骗也止不住她的啼哭。众人都束手无策,妙庄王和宝德皇后也想不出什么妙计更分析不出什么原因,只觉得满腹疑惑,都说小孩通灵,莫非这小公主看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

妙庄王自己被三公主不停的哭泣搅得心神不宁,脸上不禁流露出不高兴的神色。

正在这时,有大臣上来禀报,说门外有一老者求见,问他什么事,他说是要给三公主献礼。

妙庄王说,既是献礼,就是一片心意,让他进来吧。

说话间上来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只见这老者鹤发童颜,身材硬朗,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仙风道骨气。妙庄王问道:

“老人家从哪里来?”

老者捋捋花白胡须,微微一笑回答:

“自然是从来处来。”

大臣们不免微露嘘声,觉得这老者避开问题实质,用这种方式回答听起来有点对皇上不恭。

妙庄王也不计较,只管继续问下去:

“请问老人家尊姓大名?今天到这里有什么事?”

老者继续微笑着说:

“皇上不必关心我的姓名来历,请先让我把今天来的原因说一下。我听说皇上新添了一位妙善公主,特意来道喜;第二也是想来告知皇上妙善公主的不凡身世。”

老者停下话头,走到妙善公主近旁看她一眼,转头对妙庄王说:

“恭喜皇上,妙善公主本是慈航降生,是来世间拯救苦难众生的。兴林国将因为她浩大无边的慈悲而名垂千古。”

妙庄王听了这一番玄妙的话不禁哈哈大笑地说:

“想不到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还拿我说笑。依你说,妙善公主是慈航大士,那她为什么不在天上享福,却要投胎做个凡夫俗子,来到尘世间受生老病死的苦楚?听起来不太合情理啊,老人家你可不能说谎。”

老者不慌不忙地说:

“皇上有所不知,这世间有人修身养性,一心一意要超凡脱俗。但也有那抱着入世信念下凡的神人,为的就是普渡众生。慈航大士就是因为看到人间充满太多的苦难,看到世人有着太深的罪孽,才发了济世救人的宏愿,投胎人间的,这怎么不可能呢。我年纪这么大了,是不会欺骗皇上的。”

“真的吗?”妙庄王若有所思地接了一句。

“是的皇上,妙善公主本来已修成了正果,成就了佛道,名号是‘正法明如来’,具有无比的大愿力,因为要度脱一切的苦难众生,所以倒驾慈航,自愿下凡历炼,日后再回归菩萨位,来救苦救难。个中奥秘,我也只能讲个一二。”

妙庄王看那老者神态自若不像是坑蒙拐骗之辈,就说:

“好吧,就算你说的不错,那为什么慈航大士不投胎为男身普渡众生,而偏要脱胎为女身呢?这好像也是不合常理的事。”

妙庄王内心一直为不能得到一子而耿耿于怀,不免借此表达出来,尽管知道有些无理,还是忍不住一吐为快。

老者淡淡一笑:

“所谓普渡众生,说的就是众生平等,又怎么会有男女的区别呢。皇上难道不知男也是女,女也是男?更何况妙善公主今后行的大事比众多男子更伟大,皇上大可不必为公主是女身而叹息。”

妙庄王心里一动,长叹一声也不言语,许久才说:

“果真如老人家所说也就算了,你既然知道三公主的来历,想来也是个得道的人。那你说说,为什么今天三公主哭个不停,谁也安抚不了?”

“公主为何啼哭不停这我明白,公主的哭是大悲的哭,”老者回答说,“因为公主闻到了宴席上太多的鸡鸭猪牛味。今天皇上大摆宴席为庆祝公主诞生本来是一番好意,但却得不到公主的喜悦,公主素性不忍杀生,眼看到为了自己的出生皇上杀了这么多的生灵,倒为自己增加了无穷的罪孽,便是快乐也不快乐了。”

老者说完,靠近妙善公主说:

“是不是这样,妙善?”

说来也怪,妙善公主停了三秒,仿佛在回答老者的提问。三秒之后便又哭了起来。

妙庄王无可奈何地对老者说:

“好吧,就算老人家说的不错,那要怎么才能让公主不哭呢?”

“有,有,有,让我对公主唱一首小歌吧。”

老者说完,再次靠近妙善公主,轻声哼起了一支小调,一边伸出手在公主头上抚摸着,像是在灌注什么东西到公主身上。但听老者轻声念道:

 

“不要哭啊不要哭,

不要哭昏了神智闭塞了视听。

不要忘了你来尘世的缘由,

不要损失了你拯救众生的心力。

要记住啊要记住,

有三千的劫难等着你解救,

有三千的善事等着你去做。

不要哭啊不要哭

且听这神圣的梵音,它就在你耳边

它就在你心灵。”

 

老者这么一唱一念,一唱一念,妙善公主渐渐止住了哭声,她面色和悦地看着老者,那目光仿佛与老者相识。

这一幕令在场的妙庄王和宝德王后以及众大臣惊讶不已,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那老者却弓身向大家告别:

“好了,公主不哭了,老朽也该告辞了。”

说完,便如玉树临风,飘然而去,步履轻盈得像树影游移,了无痕迹。只一瞬间就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

老者这一走,妙庄王一下子醒悟过来,连连惊呼:

“快留住老神仙,快留住老神仙!”

在妙庄王心里,还有很多世事未曾明白,需要和高人交流以排解胸中的疑惑,如今好不容易高人露面了却又被自己错过,不免十分懊丧遗憾,于是下令王宫卫士赶紧追寻,同时嘱咐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伤害老神仙。

王宫卫士们接旨后立即展开地毯式搜寻,并派重兵严守几大城门,在各个路口设下据点,可是哪里找得到老者的影子呢?

妙庄王还不死心,又派卫兵分头乘上快马分东西南北四路追寻,一直寻到城外还是一无所获,沿途打听也都杳无音信,百姓们都说从未见过那位老者,三天过去了,王宫卫士们回宫交差,口说该死,内心却是万般无奈。

那妙庄王遗憾加悔恨,脸上露出不愉快的神色,口中说:

“我亲眼看着那老神仙走的,只是一会儿工夫就下令追寻,他再怎么快也不会这样快的,难道他会插上翅膀飞走不成?”

大臣们也都很惊异,连忙出谋献策,有的说今天是举国欢庆的日子,城里一定很热闹,老者要是混杂在人群里一时半会还真很难辨认出来,不如请皇上降旨挨家挨户去搜查可能还有些希望。

马上又有大臣说不行不行,百姓们现在正为妙善公主的诞生欢天喜地的,如果派兵搜查一定会惊吓他们,伤了万民同乐的喜气。更何况老者既然是神仙,自然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收留得了,也许早就腾云驾雾上天去了。

妙庄王听了大臣的辩论后又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回想了一遍,觉得有道理,只好长叹一声,感到自己实在是肉眼凡胎,神仙降临也不知觉以至错失良机,便挥挥手说:

“算了算了,神仙来无影去无踪,大家也不必费心寻找了。只怪我命浅福薄,没有办法承领神仙降临的喜庆,平白无故让他走了还有什么好说呢。”

众人便齐声安慰,都说神仙肯降临已显示出皇上的圣明,或许来日神仙会再度光临皇宫,到时候再好好伺候也行啊。

一席话说得妙庄王转悲为喜,和皇后及众大臣重新投入妙善公主的诞辰盛宴里。

老神仙降临的消息又迅速在兴林国传开了,百姓们都兴高采烈当作一件好事来宣扬。本来兴林国的百姓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是佛教徒,经过这一件事,又有一部分人加入信仰行列,兴林国更显出了安宁的吉象。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