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2009-03-01 09:59: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执笔/顾北、阳光

 

 

刚刚出版了《诗歌蓝本》(总第五期)与《那一瞬间》专题诗集的漳州猛将老皮风尘仆仆从车上下来时已近下午1时。握他有力的手就觉得实在。我(顾北)、王柏霜(不雨)、张志平(牧心雪)、郑国锋(巴客)、叶紫把老皮与他那书法家朋友老张一起迎进崔家菜大堂,吩咐服务生中午饭按点过的菜谱紧锣密鼓地上来。老板很夸张,拿来冰与不冰的啤酒各一半。外面的天阴沉沉,还好正宗的四川菜倒是麻辣地心呼呼的热。这是2月27日的午饭时分。我喝下一口酒才渐渐恢复了话语的权利,话也就逐渐粗糙了起来。这次是隔了近一年时间的见面,老皮的任务是将新近出版的《诗歌蓝本》50本带给福州常联系的诗友,顺便也将他自己新出的《那一瞬间》诗集送来。在我印象里,端坐舒园之中的老皮对各方到来的诗友迎来送往,异常热心;来福州的次数并不多。福州诗人历来低调得可以,只愿意每次三五个聚餐游玩,出门结交朋友的确实少而又少。这次要不是巴客下月初将赴京参加“两会”,急着要将《诗歌蓝本》带往京城,老皮同志估计不会如此迅速赶来找我们“呼几杯”。酒是一杯又一杯地往喉咙里倒,诗人酒桌不谈诗,谈女人。碍于小叶在场,大家只能“满怀喜悦”“充满幻想”“赞美之词不绝于耳”聊聊诗坛趣事,聊聊福漳之间诗人们的战斗情谊。真正都说了些什么,我记性不好,都忘了。就不详述了。

送他们住进酒店我就回了单位。老卓短信问:住哪里?我想提前会他,晚上怕没时间。

这次活动,考虑到这期《诗歌蓝本》发了许多福州诗人作品,特别是“开卷诗人”郑国锋、“福州的声音·安琪专场”活动时大家接龙朗读的顾北、安琪合作的幻想性先锋实验文本《昨夜一恍惚想到安琪和她的诗》(含活动图文)均全文刊登,大家感动之余顺势就办下了“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为此我前一天特地问了远在京城艰苦奋斗的安琪:老皮要来了,你有什么说的?安答: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想法不谋而合。

想到弟兄们肯定不会在第二时间里(我提前一个晚上在我博客公布了这次活动的通知)到我博客看到通知,在不雨、牧心雪兄提醒下,我又匆匆忙忙给这期《诗歌蓝本》的福州诗人都发了短信。最近对福州诗人不定期的诗会活动我和不雨、牧心雪、巴客他们都有了共同看法,就是:由于平时这样的活动实在是随意而为,说了就做。但具体经办的人需要短信通知大家,通知哪些人?谁最终确定会来?来多少人?……等等都俱不确定性,实在是办一次活动都要……。我们想啊,什么时候能统一有个“说法”的……这样事不两误,一清二楚,免了许多闲话。不知这样的想法大家觉得怎样(三个六点水共删除文字98字)?

话扳两头讲。该晚澳洲画家林肯·米勒夫妇做东请了老皮等诸诗友,我、鲁亢、曾宏、王志明(原星期五诗社成员,后移民澳洲,现以作画为生)、巴客等纷纷作陪。又灌了许多啤酒。近八点时分一行人出了饭馆的门,冒着抽丝般的春雨施施然往西禅寺茶馆而来。

 

 

27日晚八点刚过,老皮诗歌专场研讨会准时鸣锣开场。当晚,户外细雨霏霏的夜有些冷清,却适合写诗的人独自撑伞,吟吟漫步西禅,老时间,老地方,主将顾老刀说:我们开始吧!诗就是最好的信号弹,你准备好了吗?嘿,老皮来了!诗歌蓝本来了!我们来了……

当晚到场参加“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的诗友有:老皮、张庆昌(书法家,老皮朋友)、不雨、牧心雪、顾北、张文质、鲁亢、曾宏、郑国锋、程剑平、雨花、阳光、散步的鱼、卓美辉及2个朋友、水为刀(书法家)、黄颖英、梅花、崖虎、林肯·米勒(画家)、郭莲娜(经纪人、诗人活动家)、老徐、黄珊(记者)等二十多人。不雨、牧心雪、顾北、巴客等人其间一直参与了准备和接待朋友的工作。牧心雪、巴客更是全程组织参与,并于28日陪同老皮兄弟视察了林肯·米勒与郭连娜的最新艺术空间——蓝水湾!据说后来到了福州著名的“七米”咖啡,在包厢里具体都发生了什么本博就知之为不知了,不过巴客有图为证(详见巴客的《影像传说》)。

顾老刀作了发布会的开场白并代读了安琪的贺文《无可救药,或诗歌蓝本》,其后与会诗人开始针对老皮的新诗集《那一瞬间》自由发言。现将他们的“诗人语录”摘抄如下,因记录速度跟不上,内容有所跳跃缺失,或失误,敬请大家原谅。

曾宏:我看过老皮的好几本诗集,之所以很喜欢,是因为看起来短,但很耐读!诗贵在能一行胜过十行,内在的心灵世界,以及他对生活,心灵的承担。看过几行很有内涵,化技术、融技术于诗中,这境界是许多人想到达却无法到达的。写作,让更多的人得到享受。写诗是个人内心、精神世界的一种表达。写诗也是一种生活。

《那一瞬间》包含前世今生,包含他的很多感想,我想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平时跟老皮没怎么电话,没怎么留言,但我想好朋友是不用多说话的。通过诗,心灵是相通的,他很快乐,快乐就在漳州的龙海。他的诗,很短,很流畅,感觉有生活有内容,很短暂,却无限放大了它的内容。技巧的成熟度,决定一个诗歌作品的精致与漂亮!“尽量避免太明显的结尾。”其后曾宏饱蘸深情地用诗歌的语言朗诵了老皮的诗作《蓝色忧郁》。

鲁亢:《那一瞬间》的起意是稳扎有度地入题的支点,或可“托起一个我的地球”。加拿大女诗人以《那个小镇》成诗结集,各作数行,意境锐利,印象至今。故而想到对吾兄首现三篇,胡诌些许:容以马尔克斯“世界如此新鲜,诸事尚未命名,只能用手来指”让创作者共勉之(读者倒不需要),而“那一瞬间”是否有望行“头次命名”之责,给予新奇和有时间刻度的人性游戏露脸的机会——即便只针对“世界和生命”。去除郁结的流俗感慨的思维惰性之垢,以轻盈之思反省沉重之体,让“手认”灵现为“第一次说”,因“那一瞬间”来之不易。
    记录“那一瞬间”是很不容易的事。我曾在老皮的博客上留言“‘世界如此新鲜,诸事尚未命名,只能用手来指’,即所谓的发现或首见,实现你的命名。作者不要轻易地把它放弃掉,囿于偶见偶得之随意性。要包罗万象,还有经验的再创造。不要仅仅是陈述后的定论,内在的张力和多样性似胜于外在显性的完整,自得其满不见得不是挤走了模糊诗性的空间。读你的诗没有障碍,欢喜入出,但最好能给我讶异的感觉。充分的利用“那一瞬间”的命运。还原一个陌生的世界,语言和结论的陌生,意识的陌生。“那一瞬间”发博以后,像自己把一个气球吹上天后,逐渐膨胀,那感觉越来越饱满。诗人很成熟了,思想与技术的惯性也暴露出来,即激情之后,略有所失——还可以更好,实现在第二季。
    老皮的随笔和诗歌的立脚点和切入点相同,谦和的状态里头,有个人的阅读习惯,思考和挣扎,某种意义而言是互补。一个诗人如果写作的习惯老道了以后,“那一瞬间”就不假思索地蹦了出来,感觉快了,应调整写作的速度。介入一些新鲜的东西。把一个所要写的东西都逼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倒也不必,反而能让阅读和理解更加愉快。诗歌有许多的不确定性。

张文质:我属于写作较早的人,但极少参加诗歌活动。与鲁亢投缘共同创办了教育1+1网“是一个圆里不同的趣味。老皮可以在一个小镇上独立地面对他的情感!诗歌是个好东西,顺着一种惯性直走下去,不是参天大树,长成灌木丛也无妨。最隐蔽的,或许就是最好的!”

匠心之作与随心之作的区别在于不是波光倒影,而是生活流的呈现。而作为感受者,每一天翻一页。

程剑平:我离开诗歌已经很久了,早前巫小茶为一个民刊向我约稿,我这么说。现借用巫小茶的一个短信:说我远离了诗歌,是对诗歌的一种敬重!

“一扇窗口,一个敞开的窗口,一扇格子窗,每一个趣味都不同!”

评论会后,诗友们用普通话、日语以及三明客家话、闽南话、福州话等不同的方言,朗诵了老皮的诗歌作品,真是别具特色!

                                                 2009年2月28日夜

 

安琪(场外发言):我是在公交车上的一个半小时里读完《那一瞬间》的,此前在老皮博客大致读过但总不如拿在手上来得入肺。感想一,若我和鲁亢的“请问系列”要结集成册当也是这样小薄本的手感;感想二,里面若干诗题让我觉得亲切,这是当时QQ上我要老皮出题给我锻炼诗艺的产物,老皮每次抛过来一个题目后我们就各自当场写,再当场发布。老皮贡献给我的题目很多而我只给他一个《剪刀和牙签构成的角度》,我读到这首时特别留心他用短短九行写出了一幕可以拍成短剧的场景,证明了诗歌语言确实可以“以少胜多”;感想三,除了每首九行以“那一瞬间”起句的百余首诗作,老皮在这本诗集里还用“鸡零狗碎”为题嵌入了他的日常随想,这写小短章确实是老皮生活状态、思想感悟的记录,它让我相信了老皮对诗歌所持有的态度: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似乎对老皮而言,写作是过程而非结局。因此他身心放松,自得其乐。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老皮新书《那一瞬间》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歌蓝本-5》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老皮
“福州的声音·老皮专场”诗会综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会场

 

                                           (照片摄影:郑国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福州的声音·安琪专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oit.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nj0.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p3j.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qxr.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ojq.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num.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p2u.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olt.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ox3.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ni3.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mny.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n1s.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asi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