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安琪:回答漳州师范学院“苔花诗社”提问  

2009-03-10 10:06:00|  分类: 人访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本文系2004年应母校漳州师院某报而答。——安]

 

安琪:回答漳州师范学院“苔花诗社”提问
 
 
1.  老师,您在大学时代是位热血文学青年,能具体谈谈您的大学生活吗?
答:我对两年的大学生活一直有种不满足的感觉,太短了,第一年还懵懵懂懂,第二年刚渐入佳境就毕业了。而且我又是走读生,就是不住校的那种,大学于是就变成高中生活的延续。当然,在师院还是有很多值得记忆的事,青春的感伤、朦胧的情感、文学的实践、浪漫的不着边际的梦想,都构成了读书时代丰富的记忆。无论如何,我也有过自己的大学生活了。我至今在履历表上填写的最高学历依然是:漳州师范学院。我的学号依然牢牢地留存在我的脑海里:861401。86是我入校的那一年,1是中文系的代称,4是第四班,01是我的座位号。这个数字将陪伴我直到永远。
 
2.  毕业之后又从事了哪些工作?这期间有让您特别难忘的经历吗?
答:1988年7月师院毕业后我分配到芗城区浦南中学担任语文老师,1995年1月我如愿地调到芗城区文化馆。浦南中学在漳州郊区,老师们一般都住校。每当一个人独寝时我都非常害怕,乡村的夜实在太静了。我因此总把灯开着。有一个晚上,我在半夜突然被一种声音惊醒,我的第一个反映是老鼠来了,所以我喊了一声:“死老鼠,干什么!”转念一想不对,猛抬头就看到一根长长的竹杆从破损的窗户伸进来,一直伸到我的床边,目标直指我挂在床头的坤包。经我这么一喊,小偷迅速把竹杆缩回去,并且跑掉了。我大哭不已。这件事特别让我难忘,后来我把它写进我的长诗《加速度》里了。经由这件事我发现了自身作为女性懦弱的易受伤害的一面,那是一种天生的注定的东西。女性在性别上的劣势是明显的,这没有办法。
在文化馆,我体会到了时间是怎样周而复始地行走的,它不是向前,当然也不向后,而是原地踏步地走。从三节活动开始,三八、五四、六一、七一、八一、教师节、国庆节,每一个节日文化馆都要承办一些活动,主要是一场晚会,一路下来一年就过去了。这种生活也是令人难忘的。很难说它有什么不对,但也很难说它就对。
 
3.都说“我是舟,老师是海,没有他们的载托,我怎能远航;我是泉,老师是山,没有他们的孕育,我怎能涓涓流淌。”您觉得您今天所得的成就与您在大学时代文学的孜孜追求及老师的培养是否有必然关联?
答:大学对我今日诗歌的生成并无必然的影响。如果说有关联,那就是我的处女作是在大学期间发表的。是一篇写作课的作文,叫《家乡的小木船》,发表在《芝山》杂志。时间是1988年。现在,如同你所见的,我的写作方向主要在诗歌而非散文。大学好像是让你把兴趣固定起来的那种,它不太提供一个人的写作能力。
 
4.  什么时候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您觉得您对诗歌的感悟力是源于天生对语言的敏感性还是源于自我的后天在文学道路上的探索所得?
答:和大多数作家一样,我从小学开始就立志要当作家了,那时我的作文经常被当成范文在班级朗读,这种优越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中,它们在使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也坚定了我的志向。其实,和我同样经历的同学还有许多,只不过他们大多放弃了,而我坚持下来了,如此而已。我的诗歌写作更多源于先天的不可知的神秘力量,我经常说我是被安排,被命中的。我能感觉到诗神经常化身为人为物为情为景来点波触动我,使我得以超常发挥地写作并且做事。我经常说我的命比较好,听起来有点唯心,实际上是在提醒自己不能骄傲。
 
5.是什么原因使您毅然的离开您的温馨家庭,离开芗城这片红土,舍弃漳州的一份安逸清闲的工作北上发展?
答:主观上我一直不满足于一辈子在一个地方老死。客观上中间代的命名成功使我有了足够的自信北上闯荡。一切归结起来可用四个字概括:水到渠成。
 
6.能谈谈您在北京“闯荡”的经历吗?
答:一言难尽,就是漂。我是2003年1月份正式北上的,一年来换了三个地方,经历过没有工资的困顿,也经历过收入尚丰的喜悦。最大的体会是,在北京一定要有真本事,混是不可能的。我能在一年之后还想北上就证明我的生存能力是没有问题的。这让我感到欣慰。
 
7.您平时的阅读是如何进行的,学生时代和走上工作岗位后有什么差别吗?哪些书对您的写作产生影响?
答:书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虽然并不是时时刻刻在阅读里。学生时代主要看中国古典名著,走上工作岗位后阅读取向转向西方。读书永远是一种融化的过程,无法立竿见影,所以什么时候阅读区别都不大。对我产生最大影响的自然是庞德的《比萨诗章》了,这几乎已是尽人皆知,很多评论家也是这样指认的。我应该感谢庞德先生的酒瓶让我装了那么多自己的酒!
 
8.能具体谈谈您的3部诗集《歌.水上红月》,《奔跑的栅栏》,《任性》吗?
答:按评论家陈仲义先生的话是,这三部书恰好总结了我的三个时期:红月时期、栅栏时期、任性时期。红月时期是描红阶段,也就是跟在别人后面走。栅栏时期有了突破的欲望,所谓奔跑。任性时期是迄今为止我形成自己风格的一部重要诗集,汪洋恣肆、博大精深、泥沙俱下等等词汇指的都是这个时期。基本上我引起诗坛注目的也就是任性时期。
 
9.黄梵给您的诗歌定性为“背叛的诗歌”,您对此有何疑义吗?
答:我觉得黄梵很恰当地给了我一个词:背叛。我的写作包括我的生命似乎与此词密切相关,我不喜欢常规的限制,背叛就是必然的。正因为必然,我的诗歌写作才能不断地在否定与肯定之间怀疑,质变,你要是把我的全部诗歌放在一起,会很难相信它们都是出自一个人的手,因为它们太不一样了。我从安逸的生活走到今天这样动荡不安的生活也是背叛因子在作怪,在北京,当我陷入困境时我总问自己“为什么我要过上这种非人的生活?”答案是:“因为你不是人。”也就是,我背叛了作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思维和生活步履。一般而言,像我这样的女人,有一个稳定的家庭一个安逸的职业,业余有一个爱好一点小名声,其实就很令人向往的了,偏偏我却一直处于想把有变为无的冲动中。实在是血液里背叛的东西在作怪。
 
10.作为“中间代”概念发起人,能请您阐释一下这个概念吗?从这一概念提出至今,您在这一方面走了多远呢?
答:中间代是介于第三代和70后之间的这一代人,他们大多出生于60年代,诗歌起步于80年代,成熟于90年代,是当下诗坛的中坚力量。这就是我给中间代下的定义。至于评论家从各自的角度对这个概念给予种种不同的阐释已大大丰富了中间代的内涵与外延,使它更具学理价值。从2001年10月凭借《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推出这个概念,到今天《中间代诗全集》的即将正式出版,头尾4年。我唯一能说清的是,如果时间回头,我不敢重做此事,太浩大,太不可思议了。我几乎已经决定,全集出来后我就不再走中间代了。够了,也满足了。
 
11.请问您现在供职于何单位?
答:在北京合德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当编辑,还是跟文字有关。
 
12.纵观师院40年校史,您可称得上“师院最有出息的学生之一”,成功之时,您有什么话想对您的学弟学妹们说吗?
答:认准一个适合你的目标,坚持下去,这很重要。谢谢你的访谈。谢谢母校漳州师院,那毕竟是我的学生时代最后的终结。
 
 
2004/3/12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24日出生。1988年7月毕业于漳州师范学院中文系。1995年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2000年参加诗刊社第十六届青春诗会。2003年获首届“独立”民间诗歌编辑奖。“中间代”概念首倡者。主编有《第三说》(与康城合作)、《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与黄礼孩合作)和《中间代诗全集》(与远村、黄礼孩合作)。著有诗集《歌·水上红月》《奔跑的栅栏》《任性》等。现暂居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