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想:安琪/ 泾芮  

2009-02-18 12:27: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因此“想”,已知宁夏有诗人名“泾芮”。感谢!——安]

 

    想:安琪   

 

           诗/  泾芮

 

    想:安琪和我的诗兄宇龙一样优秀
亮丽了一方
诗兄宇龙经常批阅我的诗句
诗人安琪能否不吝赐教

想:安琪是我的前辈
我不该这样大逆不道地称呼
我不想奉承
我只知道因为诗歌
诗人们相遇相知

想:安琪去了固原
怎么没去我的故乡西王母故里泾川呢
那时的安琪沐西王母之佛光
浴泾芮河之灵气一定漂亮 风光

想:安琪在北京
我要努力工作拼命赚钱
带着诗稿去北京出诗集请安琪做序
那时的安琪会不会知道
泾川有个诗人泾芮


                            2006年1月5日夜泾芮于银川

 

    寻找安琪    

 

              诗/ 泾芮

 

    安琪来固原的时候
我还不知道安琪是个诗人
尽管我已写诗好多年
安琪回北京的时候
我还不知道固原有个《现代诗报》
尽管我漂泊在宁夏

后来的后来
新消息报发了诗人林混关于宁夏诗歌的一篇文章
我们便成了朋友
林混寄来了几期报纸
我发现了诗人安琪
安琪的诗

诗人们应该像安琪一样快乐
像安琪一样快乐地写诗 驰骋诗坛
不知何时
我已学会了书写安琪的诗句
而今的安琪 你又在那里
                                             

                         2006年1月5日夜泾芮于银川
——————————————————————

[相关链接]与宁夏有关的一首长诗和三首短诗

 

《宁夏》

 

             诗/安琪

 

西平问,是否有宁夏版的口袋出来?
我说有,哈哈,此时此刻,此时此刻啊时光
不动,一只口袋正在成型
时光不动,时光如何能动,它被装进口袋里,凝固
收缩,悄悄酝酿一次关于记忆的策反
宁夏,宁夏,多久了?你发酵、膨胀
使一只口袋无限充满
 
那“银川站”字样的站台,可以换成北京站
漳州站,但那广大的羊肉味的风换不成
干干净净的泾源街道换不成
允许我让记忆颠三倒四
率先到达老龙潭,潭深若干尺,沿山小路长若干
米,山色青黑,连绵起伏泾源泾源
我们遇见了诗经时代的木铎
 
在这里,它姓张,一把诗经时代的木铎它姓张
张铎你说六盘山的历史
你说柳毅传书的历史
你指着一盘菜说“刺五加”而另一盘就叫
“蒸鸡”,这“蒸鸡”只献给尊贵的客人
在诗经时代的意境里我们都是尊贵的客人
我们这些尊贵的客人喝酒、唱和
吟小调
一路穿过黄的绿的阳光
 
黄的绿的草。贺兰山石其色如黛
就在车窗外,那山并不高大,那山像从大地上隆起来的
我说,这西部的山其实并不高耸
它们蜿蜒在公路旁仿佛没有尽头
这西部的山其实无需高耸只要它叫贺兰山
它就是岳飞、辛弃疾、陆游目光和心灵牵绕的地方
贺兰啊贺兰,贺兰山缺
因为铁蹄已到
 
铁蹄到秦长城就能止步?
煮熟的黄土,参与糯米、红糖,和种种一切加固
加牢的方式,这秦长城的伟业用尽百姓多少
血泪、财力和物力
煮熟了的土不再长草,所以没有水土流失,他们说
西夏王陵一千五百年了总是老样子
他们以此回答我关于西夏王陵是否消失的困惑
看不见任何与木有关的建筑
四野秃然
那火燃烧了三个月,整整三月,那火代替死去的成吉思汗报仇
仇这么大以至于蒙古人的铁蹄疯狂奔涌
试图把一个王朝斩尽杀绝
腥风血雨的朝代更替史如今只有一堆堆黄土覆盖的陵墓
是谁说的:
“纵使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我们在一个一个土馒头中走过
天蓝蓝
太阳黄黄,影长长
日光就要变成月光
趁那月光凄凉升起之际我们走吧
走吧
走吧,我只要一条轻轻的贺兰石链,就能把西夏栓在颈上
君轻民重
民何曾重,甚至不如一条贺兰石链
一个安奇
一个安琪
前者代表人类的求知欲,后者则是赞美与感恩
顾名思义,当我来到党项族的聚居地,我看不到党项的历史
他们被焚烧一空
化成万千尘土融入中华大地
可以想象他是你,是我
可以想像这一片山川大地,万里无云,宁夏
西夏,西夏
 
宁夏回族自治区,安安静静的拱北埋藏着的
清洁的灵魂
单永珍肯定马元章是五四以来最伟大的诗人因为他写出了
在单永珍看来最伟大的
《沙沟诗草》
我们在西吉
我们在沙沟
我们屏住气,不敢高声语
我们在须弥山
我们在火石寨
我们看到,那一片北魏北周的佛龛佛像,我们在
菩提树下
菩提只有七棵,菩提菩提,请让我觉悟
证得正果
请让我波动不停的心停下,我已没有力气再做这千年的
追寻,我在车上过了一夜,黑暗漫长
载惊载喜
我醒了三次才看到微弱的天光。
 
2005/5/14
 
 
《在泾源》
 
                     诗/安琪
 
诗人们应该像诗一样生活
像诗一样生活在泾源
像诗一样生活在张铎的泾源
 
诗人们应该和张铎一起,从诗经时代走来
一路穿过贺兰山、六盘山
一路穿过黄的绿的草
黄的绿的阳光
 
诗人们应该在阳光中喝酒、唱和像诗一样
生活在泾源
生活在张铎的泾源。
 
2005/5/7
 
 
《哭不出来》
 
                   诗/安琪
 
堵住了!
毛孔堵住了
喉咙堵住了,浑身不爽言语
不畅哭不出来!
堵住了全部堵住了整整
一个下午我呼吸
不顺脑袋不灵手
不听使唤敲不出什么字
堵住了!
全部堵住了
一些绝望
一些喜悦哭不出来!
 
 
2005/5/7
 
 
 
《从银川开往北京的快运上》
 
                  诗/安琪
 
我迟疑地凝视页面被一个不可能定住
从银川开往北京的快运上
一个不可能的可能它的白净它被换过来的
面孔清秀而模糊
它没有名字却有呼吸的沉重
语调的轻盈
它健康而青春在一个萍水相逢的夜晚过后
弟弟一样消失
 
实际上我从没有这样的弟弟从银川
开往北京的快运上我含着泪水:艰涩而有
些许的愉悦
我一动不动
一些不可能的可能被我撞见在梦中我的肥皂
沾滞、变味在醒来的夜里我感到
车身摇晃恰似过去年代的性
与爱
 
我久已忘了这两项运动
关于精神和肉体它的存在它的健康
和青春它被席卷一空的疲惫
和昏睡那是在夜里
在从银川开往北京的快运上我感到
夜太短
路也太短
我曾经设想无数的结局但唯一没有安排
这样一个过程。
 
 
2005/5/7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